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七零章 掌門來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之所以敢下如此重手,是因為二房夫人說了,聞魁還不能死!

  大概的意思是,有些東西還沒找到。

  也就是說,只要不把人弄死,怎么樣都行。

  什么叫下人?就是體察上意之人。

  有些事情不需要講明,這些做下人的某方面特別敏感,是能感覺到的,二房不喜歡聞魁,二房當家后是不會再讓聞魁翻身的。

  事實上已經擺明了,二房已經開始當家了!

  一拳之后,不容痛苦的聞魁喘過氣來,鞭笞聲又繼續響起……

  “夫人,信已經送出去了,莊子那邊已經派人過去了。”

  二房廳堂內,貼身丫鬟匆匆回來,對聞郭氏稟報了一聲。

  聞郭氏微微點頭。

  信是聞郭氏的親筆信,是寫給自己娘家求助的信,她娘家雖比不上聞氏,但也是一方望族,她求助自己兄長派人趕往聞馨未來夫家,埋伏于去宇文家的路上,一旦發現聞馨,立刻秘密截下。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四周稍有風吹草動都會讓人不安,她已經感覺到了聞馨身上有問題,不將問題掌控在自己手上寢食難安。她感覺聞馨逃往宇文家是最安全的,所以覺得那是聞馨有可能的逃跑方向,不得不提前做準備。

  至于莊子那邊,是她自己的產業莊子,本就是她自己出嫁的嫁妝,莊子里的人手都是她自己的人手,她現在要緊急調用一批自己的可靠人手過來聽用。

  至此,感覺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受了傷的身子倍感身心疲憊,熬到差不多天快亮,聞郭氏終于熬不住了,昏昏沉沉睡了過去,只是一直沉浸在噩夢中。

  結果渾渾噩噩的睡了還不到一個時辰,又被吵醒了。

  聞馨的丫鬟小紅被抓回來了!

  “你干什么?放開我,快放開我!”

  如同小雞子似的被拎來的小紅掙扎亂叫,她還沒過渡到失勢的狀態,在她出走前的聞氏,沾了聞馨的光,哪有什么人敢對她這樣,因而令她十分惱火。

  最終被人擲于地上,摔出一聲哎喲,再抬頭,發現聞郭氏正居高臨下站在她跟前。

  遁離聞府的五輛馬車,派出的人手倒是追查到了,其中四輛只找到了車,人不知跑哪去了,連車夫都找不到了。這令聞郭氏越發不安,盡管聞魁未做任何反抗,但她依然感受到了聞魁帶給她的巨大威脅,意識到出了這聞府,離了她這主子的眼前,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聞魁對聞氏勢力的影響力不是她能比的。

  剩下的一輛馬車,也就抓到了一個小紅。

  見是她,小紅立刻要爬起行禮,誰知聞郭氏卻一腳踩在了她的手背上。

  “啊!”小紅吃痛呲牙。

  聞郭氏臉上閃過快意,以前的聞馨仗著老爺子的寵愛,連身邊的下人都要壓這邊下人一頭,連她見了都要對這么個小丫頭客客氣氣,如今真正是踩在了自己的腳下。

  她慢慢蹲下了,漠然問道:“說,聞馨在哪?”

  小紅手抽不出,痛著回道:“夫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管家安排我上了一輛馬車,讓我什么都不要問,讓我跟車夫走便可…”

  啪!聞郭氏甩手狠狠賞了小紅一記耳光,“還敢嘴硬!”

  說罷起身,偏頭示意了一下,她的身邊人立刻一擁而上,將小紅死死摁在了地上,一人找來繡花針就往小紅指甲里插,現場頓時響起小紅的凄厲慘叫……

  晌午時分,有一只大鳥從天而降,化作人形落入了聞府,千里郎到,送了信來。

  信來自青蓮山,收信人是樊無愁。

  信是青蓮山掌門的親筆信,是收到了樊無愁的傳訊獲悉聞氏驚變后給的回信。

  信上就兩句話,首先是要求這邊務必保護好聞馨,另則是掌門表示明天就會親自率人趕到。

  “師父,怎么了?”鄒云亭過來問了聲,他也是做賊心虛,想多掌握點動態。

  樊無愁隨手把信給了他看。

  鄒云亭看后道:“看這樣子,掌門一行已經在路上奔波了。”

  樊無愁嗯了聲,心思依然在揣摩信上內容,信上就這么兩句話,言簡意賅,但他能感覺到,字越少事越大。

  掌門要法駕親臨,而排在這事前面的卻是保護聞馨,保護聞馨放在了首先重點強調的位置!

  先是聞魁寧愿受制也不肯暴露聞馨,明顯有保護聞馨的意圖,如今掌門又在強調保護聞馨,他意識到了,這個聞馨身上似乎有什么非同尋常的意義。

  也因此而醒悟過來,忽回頭,對鄒云亭沉聲道:“你,親自帶人去二房那邊,立刻把聞魁要過來,為師要親自審訊。”

  鄒云亭頓猶豫,“二房那女人死了那么多家人,瘋子似的,若是固執不給怎么辦?”

  “固執?”樊無愁甩頭看來,冷冷道:“為師要親自審訊,讓你帶人去要人,你聽不懂嗎?”

  鄒云亭頓時懂了,拱手一聲,“是。”

  樊無愁又道:“還有那個剛抓回的小紅,也一并要過來!”

  看到了掌門的書信,他的態度開始偏頗向某一方,開始保護聞馨那邊的相關。

  “是。”鄒云亭應下,轉身揮手招呼了幾個人一起離去。

  不一會兒,急匆匆的一行便闖進了聞氏的私家地牢,強行將聞魁從刑架上解救了下來。

  聞魁人已經被折磨的不像人樣了,給人奄奄一息的感覺,是用半扇門板給抬出去的。

  折磨了聞魁一晚的那位,眼睜睜看著青蓮山的人把聞魁給弄走了,滿臉的驚疑不定,眼睛里也浮現出了恐懼感。

  小紅也是被半扇門板給抬走的,被解救下來后已經昏迷了過去,身上到處是血跡。

  青蓮山的人親自出面了,聞府一些看家護院的也不敢阻攔,急匆匆趕來的聞郭氏也攔不住,她只能喝了聲,“鄒公子,煩請借一步說話!”

  鄒云亭也正想找她算賬,當即揮手示意其他人先把聞魁給送回去,自己則隨了聞郭氏去長廊那邊漫步說談。

  邊上沒了外人,聞郭氏立刻問道:“什么意思?”

  鄒云亭沉聲道:“我還想問你什么意思,你說了放過聞馨的,為何還咬著她不放?”

  聞郭氏答非所問,“我已經發了書信給我娘家兄長,讓他們派人在通往宇文家的必經之路上攔截,總之不能讓聞馨去宇文家,人一旦去了,那就真的成了宇文淵的女人,和你再無半分瓜葛。你若是不信,我現在就把我貼身丫鬟喊過來讓你問話對質。”

  鄒云亭被她搞的一愣,大概懂了對方的意思,敢情這樣做的目的還是為了兌現給他的承諾,然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沉聲道:“那你為何要往她頭上扣下毒的帽子?”

  聞郭氏艷麗面容上翻出嘲諷神色,“你是不是傻?名不正言不順憑什么動用聞氏的力量去把那位三小姐給抓回來?只要人回來了,很容易恢復清白,隨便一查就能知道她根本不可能有能力干出下毒的事,她也沒有這樣做的必要。”

  鄒云亭盡管還將信將疑,但已經沒了話說,長久以來無法擺脫聞郭氏的糾纏不是沒原因的。

  聞郭氏又道:“你難道不知道聞魁在聞氏的能量非同小可?你把他撈出去知不知道會是多大的后患?”

  鄒云亭冷哼,“你也有怕的時候?我倒是奇怪了,你居然沒有除掉他。”

  顯然在嘲諷,你可是連自己丈夫和女兒都能下毒手的人。

  聞郭氏咬牙,“姓秦的要查什么你不是不知道,老爺子不在了,知情者恐怕只有這老家伙。給不了姓秦的交代,他就算不敢暴露,所掌握的東西也足以讓二房繼承不了聞氏。”

  鄒云亭:“你不是答應了人家掌握聞氏后,要動用聞氏在濘州的勢力幫他找到人嗎?”

  聞郭氏:“聞魁知道很多聞氏的秘密,家主信物也被他藏起來了,現在不要扯遠了,快說,你師父突然把兩人要走是什么意思?”

  “可能和掌門的來信有關……”

  鄒云亭稍微沉默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把來信內容告知了。

  “保護聞馨!青蓮山掌門讓保護聞馨……”聞郭氏愣住了,口中喃喃有詞,臉色漸變,咬牙道:“一個不諳世事的丫頭,老爺子寵著她,聞魁拼死要保護她,青蓮山掌門也要保護她,憑什么?代表家主的信物也不見了,這里面絕對有問題,這丫頭不能留了。”

  鄒云亭臉色一沉,“你想殺她?”

  聞郭氏明眸目光深沉盯著他,“你的話提醒了我,聞馨被如此重點保護,怎么會簡單到就一輛馬車離去,她的貼身丫鬟離開了居然也沒跟她在一起,我們可能中了聞魁的障眼法,聞馨很有可能還藏在聞府內。府內必須要找找看,找到她,要么你殺了她,要么你帶她運走高飛,要么坐等意外出現你我一起完蛋,那樣你什么都得不到,你自己看著辦。”

  鄒云亭臉頰緊繃,現在只想殺了對面這女人。

  聞郭氏繼續道:“和聞馨有關的人,我都在盯著,如今想來,你那個師妹很不正常,出了這么大的事,還能老神在在的一個人居住在玉園,憑她和聞馨的關系也不見任何著急,我現在懷疑她是不是知道點什么。她是青蓮山弟子,府內人手也不好對她怎樣,你是她師兄,她又喜歡你,你對她下工夫比較容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