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六九章 變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看了看四周,他又低聲補充道:“總管,這事可不是一兩個下人就能辦成的,能下毒,還能躲過府內的監管,不是對府內情況十分了解和能隨時掌握的人,根本不可能做到。”

  這個不需要他說,聞魁心里清楚,問:“查出是什么毒了嗎?”

  護衛道:“我們搞不懂,得問青蓮山那邊的見識。”

  正這時,傳來一個女人的哭哭啼啼聲,眾人看去,只見聞容氏在兩名下人的攙扶下踉踉蹌蹌而來后,跪地撲在了丈夫聞建明的身上,哭的那叫一個撕心裂肺。

  現場也有州府官員,見狀唏噓搖頭,深感今晚的聞氏遭遇了一場浩劫。

  沒辦法,聞言安是朝廷命官,盡管聞氏這邊未必歡迎他們介入,但他們也不可能不聞不問。

  不遠處的角落里,鄒云亭默默盯著似乎要哭出血淚的聞郭氏,只感覺后背有陣陣寒意冒出。

  他深知這次的幕后黑手就是這女人,沒辦法,他也被逼著參與了。

  沒有他的參與,沒有他幫忙調開監管護衛的視線,聞郭氏安排的人難有機會下手。

  當時聽聞計劃時,他立馬拒絕,卻立刻遭到了聞郭氏的要挾。

  那一刻,他真的起了殺心,想殺聞郭氏滅口。

  然而聞郭氏卻擺出了兩件事。

  一是威逼,說我死了,你我的事情立馬會有人抖出。

  二是利誘,說可以放聞馨一條活路,說只要她這房當了家主,就能幫聞馨悔婚,也能讓聞馨嫁不出去,更能創造機會讓聞馨暗中成為他的女人。

  他當時是大吃一驚的,不知這女人為何會知道他喜歡聞馨。

  誰知這女人說,兩人歡愉時,他情到深處偶爾會喊聞馨的名字。

  威逼利誘之下,他答應了,有了他這個青蓮山坐鎮聞氏的長老的親傳弟子協助,許多事情頓時好辦多了。

  他本以為這女人毒殺其他人是想扶持自己丈夫上位,誰知竟連自己丈夫都給殺了,竟連女兒、女婿和外孫他們都沒有放過。看這情形,若是這女人自己能做聞氏家主的話,怕是要連自己兒子也不放過吧?

  事到如今,他豈能不知,這女人殺自己丈夫和女兒女婿他們,就是為了撇清二房的嫌疑。

  這女人的心狠手辣,簡直令人發指,更令他不寒而栗。

  一想到這女人的糾纏,他就有種被毒蛇給纏上了的感覺。

  事已至此,他只希望這女人能說話算話,能幫他得到聞馨,這是他如今悔恨萬分中的唯一指望和慰藉。

  “爹!”

  “姐!姐夫!”

  聞郭氏的兩個兒子,聞言尚和聞言平也被人攙扶過來了,兩人滿臉虛弱,腳步更加虛浮無力,見到地上逝去的親人,頓時悲呼不已。

  不少人都在仔細觀察二人反應,起先是隱隱有些懷疑什么的,聞氏出現這種慘況很容易讓人往奪產方面聯想。然熟知二人秉性的人都知道,這兩位不至于有這么精湛的演技,看起來倒像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事實上兩兄弟的確什么都不知道,如同旁觀者觀察的那樣,其母知道二人演不像。

  排除讓人浮想聯翩的猜疑,所有人都從兩兄弟身上看出了別的意味,家主的子孫幾乎都死光了,就剩這兩位了。也就是說,族長的這兩個孫子成了聞氏的唯二繼承人。

  聞魁緊繃著嘴唇,神情復雜,他是知道繼承真相的,知道兄弟二人和繼承人身份無緣,但他卻不能說。

  他默默觀察了一下其他人,看出來了,大家伙看兩兄弟的眼神已經是出現了微妙變化。

  趴在丈夫尸體上哭哭啼啼了好一陣后,聞郭氏忽抬頭,朝聞魁喊道:“管家,我公公身體如何?”

  聞魁深吸了一口氣,沉聲回道:“族長已經去了。”

  “啊?爹啊……”

  聞郭氏一聲悲呼,又哭天喊地的爬了起來,跌跌撞撞而去,兩名下人趕緊扶上。

  角落里的鄒云亭嘴角抽搐,眼睜睜看到了這女人的精彩表演。

  聽到族長爺爺已經死了,抹淚哭泣的聞氏兄弟亦震驚,趕緊搖搖晃晃爬起,也被人扶著去了。

  很快,聞袤遺體前,響起了母子三人的凄慘痛哭。

  “爺爺,你不要嚇我們啊!”

  “爹呀,建明走了,您這個家主也這樣扔下我們不管了,有人要害我們,我們怕呀!”

  外面云集了一群人,靜靜看著這哭天喊地的一幕。

  抹淚哭的死去活來的聞郭氏忽目光一頓,以為自己看錯了,抬袖抹了把淚,再盯著聞袤的手指細看,只見手指上有長期戴戒指的痕跡,而那枚代表聞氏族長和家主身份的戒指卻不見了。

  她突然驚呼一聲,“誰偷了爹的東西?”

  此話一出,連悲慟萬分的兩個兒子也怔住了。

  外面當即進來了幾個人看究竟,聞魁和樊無愁也進來了。

  聞郭氏指著聞袤手指上的印痕,回頭問:“爹的戒指哪去了?”

  眾人狐疑,最后目光都落在了聞魁身上。

  樊無愁也知道那枚戒指的意義,當即問聞魁,“魁子,之前我還看到在聞兄手上,戒指哪去了?”

  聞魁:“我了起來,族長臨終前交代,要等到青蓮山掌門來了,才能拿出來。”

  在聞馨手上的話他不會說,現在也不敢說,哪怕是面對樊無愁。就像聞袤生前懷疑的,青蓮山是否也有人卷入了此事?

  既然是這樣,樊無愁也就不好再說什么,人家說了掌門來了就會交出的。

  然有些做賊心虛的人卻是特別敏感,譬如聞郭氏,她首先想的是,為何這個時候要突然將戒指給緊急起來,這肯定有什么特別的原因。

  然而也實在是想不出原因,就是隱隱感覺哪不對。

  想不通,只好繼續哭哭啼啼。

  差不多了,被人勸節哀,被人扶出去時,抹淚的聞郭氏目光突然掃到了人群中的經常和聞馨在一起的宋萍萍,猛然想到了什么,忽回頭問道:“馨兒在哪?”

  眾人目光四處搜尋一陣后,又齊刷刷集中在了聞魁身上。

  聞魁:“應該是傷心過度,正在玉園休息吧。”

  眾人想想也是,也就罷了,繼續進行善后事宜。

  他們罷了,不代表心中隱隱不安的聞郭氏能罷了,攙回去的途中就以擔心聞馨的安全為由,讓人把聞馨接到她身邊來照顧。

  結果立刻捅破了聞魁的窗戶紙,發現聞馨壓根不在玉園。

  聞郭氏立馬感覺到不對,立刻讓人查找。

  此時的二房號令一出,效果非凡,如此微妙而暢快的變化連聞郭氏自己都感覺到了,一聲令下,無人不從。

  主子都死光了,就剩這一家了,大家又不瞎,不聽這邊的聽誰的?

  很快便查出,之前有五輛馬車出了聞府,有人看到聞馨的丫鬟小紅在其中一輛車上。

  重點是,還查出了這是管家聞魁安排的,有人為了在聞郭氏面前表現,居然連管家聞魁都敢出賣。

  一抬臨時的小抬椅,一群人簇擁著,抬著聞郭氏直奔樊無愁落腳處,聞郭氏也不找聞魁,首先找樊無愁講明情況,要樊無愁給個交代。

  不得已,樊無愁只好讓人把聞魁招來。

  把查出的情況一抖,樊無愁質問:“魁子,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聞魁:“待掌門來了,我自會解釋。”

  真相他不會說,安排離去的五輛馬車就是為防范有人追查聞馨下落而布下的疑陣,讓人以為聞馨離開了,為拖到青蓮山掌門駕臨爭取時間。

  實在是,聞氏的地道雖然隱蔽,但也經不住掘地三尺的去搜查,遂故意晃了晃小紅當誘餌,為局勢不受他控制時提前做了手準備。現在看來,很明顯了,局勢確實已經不受他這個管家控制了,否則他的秘密安排不會暴露,放在事發前根本不可能有人敢出賣他。

  樊無愁臉色沉了下來,“魁子,你不覺得你前后矛盾的話很不正常嗎?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最好立刻給我個交代!”

  坐在抬椅上,隱隱不安的聞郭氏已經繃不住了,趁機爆發,“樊長老,你還看不出來嗎?宴席現場,沒有中毒的人都有嫌疑,而他和聞馨就是嫌疑最大的人,現在的種種看來,他和聞馨一定有問題!”

  樊無愁略皺眉,之前聞袤還沒咽氣時的話他還記得,聞袤說聞馨沒有作案的動機。

  人群中的鄒云亭聞言大驚,感覺這女人瘋了,居然在咬聞馨,然他又不敢站出來指責對方食言。

  聞郭氏忽喊道:“來人,把我們這位大管家押下去好好審一審!”

  現場人手頓面面相覷,不少人小汗一把,對聞氏的二號人物動手嗎?

  見無人響應,聞郭氏頓歇斯底里吶喊,“你們還在等什么?”

  二喊后,有些人的態度有所松動了,最終有人把牙一咬,揮手一聲吆喝,立刻有數人沖上來,當場將聞魁給別了胳膊押走。

  樊無愁見之不忍,皺眉道:“聞郭氏,你這有點過了?”

  聞郭氏立刻大聲反駁,“明明可疑,難道要不聞不問不成,我一家人都快死光了,難道要等到真兇跑掉嗎?”

  “……”樊無愁竟也凝噎無語,也確實是聞魁身上有太多的疑點。

  人群中,宋萍萍兩手捉著衣角,咬唇不語,眼睜睜看著聞魁被押走。

  哪怕是聞魁的那些心腹手下,此時也只能是眼睜睜看著,沒人敢說什么,也不好說什么。

  很快,聞府的私家地牢內,響起了一陣鞭打聲。

  綁在架子上的聞魁被打的衣衫襤褸,渾身是血,曾經的聞府二號人物瞬間就被打成了反派。

  鞭打聲止住后,拎鞭漢子上前托起了聞魁的小巴,“大管家,這是何必呢,我看你還是招了吧?”

  聞魁氣喘吁吁道:“我往日待你不薄,今日方看清你。”

  拎鞭漢子哈哈一笑,“什么叫待我不薄?老家伙,你是不是搞錯了,我效忠的是聞氏,又不是效忠你。這天變了,一朝皇帝一朝臣,你翻不了身了,不懂嗎?老實交代,大家都自在。”

  聞魁緩緩扭頭一旁,不予理會。

  咣!拎鞭漢子突然一記重拳,打出了肋骨咯嘣斷裂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