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六八章 凄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盡管聽了爺爺這么一堆的道理,可聞馨還是感到恐懼,天然的認為,自己只是個女人,怎么能承擔男人的責任,聞氏這么大的一份家業,自己一個女人怎么可能擔得起來?

  對眼前劇變的害怕和傷心,還有對未來未知的恐懼感,同時在心間涌現,醞釀成了莫名的巨大壓力。

  她一直被保護的很好,突然間就承受了這么大的壓力,心情只剩“驚恐”能形容。

  她搖頭:“爺爺,馨兒不行的,馨兒做不來,爺爺您會好的,您一定會好的。”繼而回頭朝聞魁哀求道:“魁爺爺,快找大夫,快找大夫救爺爺啊!”

  聞魁黯然不語。

  聞袤:“爺爺不行了,不要讓爺爺死不瞑目。丫頭,讓你繼承家主之位不是草率的行為,而是經過了長期考慮和研判才做出的艱難決定。爺爺觀察了你多年,你行的,鼓起勇氣來,憑你的心性和頭腦,假以時日定能有所擔當。

  早前之所以不告訴你這些,也是為了保護你,否則你必然要成為眾矢之的,否則你這次是躲不過這一劫的。

  不要哭,事已至此,哭也沒用,要面對,一些話,你要記住。

  你聽好了,爺爺既然做了決定,既然決定了把聞氏交給你,就意味著代表整個聞氏做出了事關聞氏家族命運的至關重要決定。

  將來,你會有你自己的家,也會有你自己的孩子,倘若將來的某一天你想把聞氏家業傳給你自己的后人,只要你能做到,也無妨。世上沒有永不凋零的家族,遲早都是會消失的。

  對青蓮山來說,他們哪怕早已膩了聞氏,也要顧惜名聲,倘若聞氏自己人把千年傳承折騰斷了,對他們來說也是兩可之間的事。爺爺也是利用了他們這個心態,才將你這女兒身給推上了繼承人的位置。

  當然,若你覺得聞氏后人中有值得托付聞氏家業的人,你也愿意讓聞氏后人繼續執掌的話,也行!

  你將家業傳給自己后人,你的后人將銘記你開創的功業。你將家業傳給聞氏后人,聞氏后人也必尊崇你的功德。爺爺沒能顧好你爹娘,如今也沒機會送你出嫁了,這就當是爺爺送你的最后一份嫁妝吧!

  還有許多事情,爺爺都記述在了地道密室內,你手上的戒指能打開密室,去那里了解這個家族的所有秘密吧。”

  聞馨聽了個懵懂,淚如雨下,漸泣不成聲,抓著他的手,“爺爺,是誰在害我們,為什么要對我們下此毒手?”

  聞袤:“你不要傷心,也不要難過,這是我聞氏的千年宿命,每當家業傳承之際,各種稀奇古怪的事都出過,腥風血雨反倒不算什么。兇手是誰,你會看到的。魁子…”

  聞魁靠近俯身,“老爺。”

  “咳…”聞袤口中嗆出些許血,“外人是無法輕易在聞府內做這般手腳的,必有內賊!日防夜防,家賊難防,現在還搞不清是什么狀況,也搞不清內部究竟有多少人參與了此事,青蓮山的人里面會不會也有人卷入呢?

  我死后,你的身份難以控制住局面,你若宣布丫頭這個女人是聞氏的繼承人,也沒人會相信,反倒會誤以為你有所企圖,圖謀不軌之人必然要趁機置你和丫頭于死地。

  魁子,宣布我死訊前,先把丫頭秘密送進地道,否則丫頭可能會有危險,掌門不來主持局面,不能震懾住宵小之前,就不要讓她現身。”

  聞魁:“好的。只是,老奴有點擔心,萬一青蓮山掌門趕來后態度有變,如何是好?小姐怕是要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聞袤有氣無力道:“無須多慮,青蓮山若敢食言,自有高人出手帶走丫頭,青蓮山攔不住的。會有人將丫頭送到宇文老先生那,憑宇文老先生的影響力,青蓮山還不敢肆意妄為,可保丫頭平安!”

  見老爺子留有后招,聞魁有些紛亂的心緒大定,點頭道:“老奴明白了。”

  “馨兒…”

  “爺爺。”

  “青蓮山掌門沒到之前,躲在地道里,千萬不要出來。”

  滿臉淚痕的聞馨有些不明所以,什么地道?

  聞袤的臉色突然給人紅光滿面感,眼神變得明亮,說話的聲音清晰了不少,“馨兒,事發前,你突然離席,突然被宋萍萍喊走是怎么回事?”

  聞馨抹淚,“萍萍姐說有好玩的東西給我看。”

  “什么好玩的東西?”

  “沒看到。到了湖邊的亭子里,萍萍姐說他師兄待會兒就把東西拿來,還沒等到東西,就出事了。”

  聞袤閉目喘息了一陣,最終閉著眼睛道:“魁子,丫頭在地道期間得有人送飯,宋萍萍,讓她給丫頭秘密送餐。”

  “是。”聞魁嘴上應下,目中卻有驚疑神色,地道的秘密,宋萍萍可不是合適的保守這個秘密的人,這是要事后將其處決掉嗎?所以忍不住問了句,“老爺,要善后嗎?”

  聞袤:“有心守護丫頭,自會無恙。要不要善后,有些決定交給丫頭將來自己去做決定…”說話的聲音是越來越小,最后沒了聲,也沒了動靜,除了嘴上的血跡,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握著爺爺手的聞馨察覺到了點什么,驚恐地看著爺爺,不敢出聲,生怕打擾了爺爺睡覺一般。

  倒是聞魁試著喚道:“老爺,老爺…”他慢慢伸手去試了試聞袤的鼻息,發現須發皆白的聞袤已經沒了氣息,當即仰天一聲長嘆,旋即后退幾步,跪下磕了幾個頭,算是為多年的主仆之情做個了結。

  不待聞馨最后的情緒爆發,他又迅速起身叮囑,“小姐,這里雖然是你的家,但此時對你來說,這個家才是世間最危險的地方。你要噤聲,不能讓人知道老爺已經過了。時間不多了,你咬住這個,快跟我走…”

  也不管聞馨愿不愿意,他直接拿了塊毛巾塞進聞馨嘴里,防止她哭出聲來,然后強行將悲鳴嗚咽的聞馨給拽走了……

  一座園子,里里外外突然變得火光熊熊,突然被一群人手合圍。

  園內,開門而出的右綾羅一見現場官兵與便裝人手混雜的場面,皺了眉頭。

  一名官員走出,“你就是碧海船行的執事右綾羅?”

  右綾羅沉聲道:“是我!你們擅闖私宅,意欲何為?”

  那官員面無表情道:“聞府家宴,突遭人下劇毒,連聞氏家主亦命在旦夕,有些情況想找你們了解了解,勞煩你們跟我們走一趟。”

  “什么?”右綾羅大驚,“聞袤也中毒了?”

  那官員揮手喝道:“全部帶走!”

  一群官兵沖上來如狼似虎般將右綾羅等人給扣押,右綾羅示意手下不要反抗,就這樣乖乖被帶走了……

  城中一家客棧也被官兵給圍了,客棧大門外聚集了一大群人看熱鬧。

  秦訣和崔游也被官兵給推搡了出來,也同樣沒有反抗,眾目睽睽之下給押走了……

  聞府二房,躺在榻上的聞郭氏臉色蒼白,還很難看,不過人算是緩了過來。

  其丫鬟門外快步進來后,低聲稟報:“夫人,確定了,家主已經去了。”

  聞郭氏兩眼瞬間一亮,當即掙扎著爬了起來,“走!”

  一處庭院內,地上擺滿了尸體,管家聞魁站在一群尸體中間環顧,亦忍不住浮現滿臉蒼涼,實在是太慘了。

  大房從當家的聞建堂開始,到夫人聞容氏,到三個兒子一個女兒和女婿,還有幾個孫子、孫女、外孫,都未能搶救過來,都死了,包括新科進士聞言安在內。

  二房當家的聞建明,女兒聞慧,女婿,及外孫和外孫女,皆臉色烏青的靜躺在地。

  家主聞袤外嫁的兩個女兒、兩個女婿,以及數個外孫和外孫媳婦,還有外孫女和外孫女婿,再加上一群重孫輩,近三十號人也靜靜躺了一地。

  共死了五十多號人,聞袤的子孫幾乎全軍覆沒。

  聽到情況稟報的聞魁忽驚疑道:“二房夫人和兩位少爺及其家小都救過來了?”

  “是的。”一名護衛解釋道:“詢問過,不幸中的萬幸,他們開宴前剛好吃了不少的東西,宴席上也就沒吃什么,可能因此而中毒較輕,算是救了過來。”

  聞魁立馬有所懷疑,然而回頭看到二房當家的尸體,再看到二房女兒女婿及小孩的尸體,又變成了將信將疑。

  “用家畜做嘗試后,基本上已經確定了毒發方式。宴席酒菜里的毒還是檢查不出來,不發作根本無毒,一旦被毒煙催發,立刻變成致命劇毒。”

  聞魁臉頰繃了繃,也算確定了聞馨躲過一劫的原因,道:“燒火放煙的人抓到了沒有?”

  護衛道:“抓到了,就是兩個普通下人,也中了同樣的毒,我們找到時,已經陷入了昏迷,基本上已經沒氣了。幕后黑手設計的巧妙,先讓他們中了同樣的毒,待他們點火燃燒毒引子時,必然是首先吸入的,等宴席這邊反應過來找到他們已經晚了,已經被滅口了,沒人知道是誰讓他們去燒火的。很有可能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參與了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