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六零章 我名叫庾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自己回自己的家天經地義,也不在管家聞魁之前交代的禁忌中,外面當即安排了馬車將人送返。

  聞馨急匆匆鉆進了車廂并催促車夫盡快返回,另兩位隨從只能跟隨。

  一路上,宋萍萍和小紅都在議論阿慶和族長他們到底是怎么回事,唯獨聞馨一聲不吭,半撥開窗簾,人靠在窗邊怔怔看著外面的街景,依然是男人打扮。

  車窗外的人來人往,還有耳畔嘰嘰喳喳的議論,都不能讓她眼睛動一下,丟了魂似的。

  回到聞府,馬車停在了玉園大門外時,她才被喚醒了過來。

  下了馬車,聽到馬車離去的動靜,看到眼前嘰嘰喳喳的兩個女人,聞馨神色間忽有所意動,回頭朝車夫喊道:“你再等等,想起有事要辦,還要用你的車。”

  “是。”車夫只能緊急勒停馬車,三小姐的話不敢不聽。

  聞馨快步入內,宋萍萍追上,好奇問道:“還要用車干嘛?你一旦回來了,再出去可是得向府里先報備的,麻煩的很。”

  “你們幫我去。”聞馨回了句。

  宋萍萍愕然,“去干嘛?”

  聞馨沒說,直接回了書房,摘下頭上的氈帽擱在了一旁,于案前拎筆,小紅趕緊幫忙磨墨。

  蘸了墨,聞馨在一張紙上快速寫了一些名堂,才遞給二人,道:“去幫我買點禮物來,你們兩個一起去吧。”

  小紅接了紙張看,宋萍萍也湊了腦袋過來,看到上面都是些胭脂水粉之類的妝容用品,二女頓時歡欣不已。

  兩人可喜歡這些東西了,奈何聞馨素顏欺人,向來素顏朝天,基本不用那些東西,小紅一個丫鬟就更不好用了,搞的宋萍萍想用也不好意思,加之她又喜歡學聞馨。

  如今見到要讓二人去買這些個東西,想到要逛這些個鋪子二女就已經是興奮不已了。

  “買給誰的禮物呀?”宋萍萍好奇問。

  聞馨微笑:“不告訴你們,回來你們自然就知道了。小紅,多帶點錢去,看到什么合適要買的,一并買回來。”

  “嗯嗯。”小紅連連點頭,直接去了一旁的書架,打開一個抽屜,從里面翻了張銀票出來。

  之后兩人就興沖沖地跑了,也不慮聞馨一個人在聞府會不會有事,跑出玉園爬上馬車就使喚了車夫快走。

  馬車踏踏而去,聞馨也從書房出來了,獨自走到了亭子里,慢慢坐下了,靜靜等待著。

  連女裝都沒有換回來,生怕會錯過什么。

  小半個時辰不到,不出她的預料,庾慶回來了。

  沒有走大門,是從族長居住的正院那邊回來的,就是這邊經常來往那邊用餐的那道月門。

  其實先一步出發的族長一行比聞馨她們回來的還要稍微晚一些,因聞馨催促了車夫快速返回。

  在車上,聞袤就把話拐到了搬離玉園的話題上,庾慶也知道暴露了身份再住下去不合適了,會壞了人家聞馨的清譽。

  本是要派人來幫忙收拾的,庾慶不用,也提了要求,盡管萬氏那邊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可他還是希望在自己離開聞氏前盡量不要張揚他的身份。

  理由也簡單,怕來訪的人太多,他不愿露面,聞袤表示理解,交代給了聞魁去操持。

  其次也是他個人也沒什么東西好收拾的,無非就是把從雜物院偷偷轉移過來的私人物品給帶走,東西都藏在軒閣內,自己取就好,不用別人幫忙。

  他也沒想到聞馨已經回來了,沒想到已經趕在他前面回來了,他還想悄悄離開來著。

  別說他,就連管家聞魁他們也沒想到聞馨能提前趕回來。

  他看到了她,坐在亭子里的她也看到了他。

  她盯著一路走進園內的他。

  他與之稍作對視,便偏移了目光,當她不存在一般,沒朝亭子去,正常經由一條小徑走向了軒閣。

  沒有像往常一樣,往常家丁見了小姐自然是要去行禮拜見的。

  這次沒有,以后也不會再有了。

  無視的剎那,猶如素不相識的剎那,聞馨一口氣噎住,雙手無處可落,纖指摸到衣角突然揪緊了,想主動過去,但她的家教和矜持又不允許她這樣做,頓感無比煎熬,眼睜睜看著庾慶進了軒閣。

  進了房間的庾慶把門一關,背靠著房門,怔怔失神了好一陣,最終雙手捂面用力來回狠搓了把臉,讓自己臉上涌起了微笑,這樣自己似乎也開心了不少。

  他又走到桌前,看著依然靜靜趴在桌角的大頭,還一動不動,肚子已經消癟恢復了正常。

  他伸手拿起捏了捏大頭的肚子,大頭立刻四肢動彈掙扎了一下。

  確認還活著就行,只是這個鬼樣子也不好藏在袖子里。

  東張西望,看到一旁的小茶壺,立刻拿來,揭開蓋子,將大頭扔了進去,蓋子一蓋,還有壺嘴可通氣,扔進包裹里也不怕憋死大頭。

  回頭又撬開了房間的一塊木條地板,拿出了里面的劍和包裹。

  劍重新掛回了腰上,包裹打開,拿出了里面的銀票和散碎銀錢塞進了衣服里面,如今也不怕被人發現自己有不匹配家丁的錢財。一些行走江湖必備的藥物也隨身放置了,然后抓了裝有大頭的茶壺搖了搖,扔進了包裹里一起打了包。

  背好包裹,走到門口,手落在了門把手上卻遲遲不敢開門,因為他知道聞馨就在外面看著。

  這一刻,他突然感覺好難。

  對方只是個弱女子,他不知道自己殺人越貨的勇氣去了哪,連人販子都敢做的自己,怎會連面對一個弱女子的勇氣都沒。

  他忽抓住自己腰間肉,狠狠用力擰了一把,才讓自己稍分神,才一把拉開了門,才讓自己面無表情什么都不在乎的樣子走了出去。

  他走了出來,亭子里的聞馨一見他準備好了離開的裝扮,猶豫不定的她突然就鼓起了全部的勇氣站了起來,快步出了亭子,快步走向那條小徑的必經之路。

  百年難得一見的四科滿分會元,名滿天下的探花郎,一個隨便寫幅字就能價值百萬的天下第一才子,不惜隱沒在她身邊當下人,表白被她拒了后,又默默為她給聞氏擋住了殷吉真,她內心是一直澎湃著感動的。

  如此天之驕子,本該是多么驕傲的一個人,卻為她放棄了所有驕傲和尊嚴,此時此刻她知道若是不給他一個交代,或是不給自己一個交代,自己這輩子怕是都無法走出來。

  庾慶自然看到了她的動作,不知對方要干什么,想到要話別,心頭黯然,繼續悶聲前行。

  然該面對的事情終究還是面對上了,聞馨攔在了前路,等著他。

  而他也終于站在了她的跟前,周圍是花團錦簇,兩人四目相對。

  “要走了?”

  聞馨主動開了口,只是說話的聲音略微有些顫抖,她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嗯。”庾慶擠出牽強笑意,“走了,感謝三小姐這段時期的關照。”

  聞馨卻直勾勾盯著他問:“你究竟是誰?”

  庾慶的牽強笑意中泛起些許苦澀意味,最終鼓起勇氣道:“我名叫庾慶!”

  聞馨繃緊了嘴唇,低了頭,最終幽幽一聲,“跟我來。”

  轉身而去。

  庾慶略怔,不知干什么,但還是跟了她走,一直走到書房門口,見聞馨推門進去了,他愣在了門外,跟進去的話于理不合。

  誰知聞馨回頭看了眼,發出略帶顫抖的低低聲音,“沒事,進來吧。”

  庾慶頓時心旌蕩漾,邁步進去了,踏入書房的剎那,忽感覺自己心跳如擂鼓,允許他跟她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再看對方的神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誤會了什么。

  入內后,他環顧打量了一下書房的環境。

  聞馨于書架上拿了一只金屬圓筒,打開了,倒出了里面的兩幅字,一張張鋪開在案上,用鎮紙壓好了,才抬起似水明眸道:“過來看看。”

  庾慶一副規規矩矩如牽線木偶的樣子,走了過去,往兩幅字上一瞅,頓時愣住,感覺眼熟,好像是自己的字,因他自己的字已經形成了他自己獨特的風格。

  聞馨指著左邊一幅道:“這是五哥從市面上重金買來的探花郎阿士衡的墨寶。”

  庾慶已在那上面打量,目光落在了“外面三只傻鳥”的字樣上,這六個字終于幫他想起來了,這應該是自己在玲瓏觀練字時寫的草稿,怎會流落到了市面上被人販賣?

  此令他內心驚疑不已,知道他真實身份,還能從玲瓏觀拿出他草稿紙的人,他立馬有了兩個懷疑對象,不是阿士衡就是小師叔,除了這兩人應該不會有別人。

  兩人把自己的字拋出去應該是為了掩人耳目,繼續掩蓋他的身份。

  就在他滿心狐疑時,聞馨又指向了右邊那幅,臉上神情中略浮現一抹羞澀,“這是在雜物間,在你的臥室里無意中發現的你練字的草稿,發現與五哥買的字相似,我就拿了一幅來,與左邊這幅反復對比過后發現,兩幅字完全一模一樣。我希望你能親口告訴我,你究竟是誰?”

  天才一秒:m.piaotian5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