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五五章 償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隨后又補了一句,“你我還真是心有靈犀,剛才喊你‘林兄’就是因為想到了你和林成道關系好。”

  庾慶指了指彼此,“我與你關系不好嗎?”

  殷吉真哈哈笑,不置可否,現在不必說什么違心話,不過倒是真的愿意跟這種人成為朋友,岔開話題道:“你現在住在哪,改天我好登門拜訪,也好看看你這無官一身輕究竟有多少自在。”

  庾慶的目光忽觸及了橋上的聞馨,對視了一陣,旋即又避開了,微微低頭,沉吟不語。

  殷吉真一愣,稍等,打破沉默,問:“士衡兄,怎么了?”

  庾慶深吸了一口氣,似做出了什么決定,笑道:“先說你。濘州有個鼎鼎大名的大家族,叫做萬氏家族,聽說你即將成為萬氏的女婿?”

  殷吉真看了眼萬勝群那邊,隨之淡笑:“是。回鄉省親主要就是為了卻這樁終身大事,要不了多久就要完婚了,屆時你方便赴宴嗎?”

  庾慶:“我就不去了,免得給你惹麻煩。”

  殷吉真懂他的意思,他自己其實也有點顧慮,“我估計你現在也沒用真名,否則不可能躲在濘州不為人知,用你現在的名字赴宴也沒關系。”

  庾慶:“你的婚事先放一邊,眼前你我馬上要成為對頭了,還是先化解此事吧,免得你我自相殘殺。”

  “對頭?”殷吉真愕然,“何出此言?”

  庾慶:“萬氏今天要干什么,你不知道嗎?萬氏力爭的文會,你不參加嗎?”

  殷吉真狐疑,“參加。我其實很排斥,你知道的,我是御史臺言官,不方便,奈何經不住說辭,實在是推辭不掉,沒辦法,不是…你說這話什么意思,難不成你也要參加?”

  庾慶笑道:“濘州除了一個大名鼎鼎的萬氏家族,還有一個大名鼎鼎的聞氏家族,你剛才問我住在哪,后者便是。”

  “……”殷吉真啞口無言。

  盯著這邊的萬勝群面露疑色,不知未來妹夫怎么了,為何會這般吃驚模樣。

  好一會兒后,殷吉真才驚疑不定道:“這文會只有各自家族的人才能參加,士衡兄豈能介入?”

  庾慶:“看你這話說的,你能以萬氏女婿的身份參加,難道我不行嗎?聞氏家族子孫多的很,想挑幾個女兒出來應付一下還不容易嗎?萬氏劍走偏鋒開的頭,聞氏自然也能不要臉。”

  殷吉真木訥了一陣后,才尷尬問道:“你是用真名上場,還是用現在的假名?”

  庾慶:“真名假名都不重要了,沒見到殷兄之前,我還未曾想過退讓,如今見殷兄還把我這個江湖草莽當朋友,什么都不用說了,我直接跟聞家說,我自嘆不如,認輸退場,免得你我自相殘殺讓人看笑話,以成全殷兄盛名。

  說實話,老是掛個什么天下第一才子的名頭,讓人渾身不自在,不如成全了殷兄,我也免去了盛名所累,得個輕松自在,省得走哪都被人惦記,煩死了。再說了,你是榜眼,我是探花,榜眼本就該排在探花前面的,理所應當,實至名歸!”

  “……”殷吉真又傻眼了,被這番話給雷住了,眼珠子僵硬著動了動,一把抓住了庾慶的手腕,“打住!我說士衡兄,你隨性的毛病能不能改一改,怎么盡想起一出是一出的,在京城官帽子一扔,說不干就不干了,嚇大家伙一跳,如今又來了不成?

  我說,你隨性沒關系,別坑我行不行?什么叫你認輸退場成全我?我…嗨,你到底怎么想的,你自嘆不如,認輸退場,那也得有人信吶,這玩意不是你我私下商量就能定的。你真要因為我認輸退場了…話說,你憑什么認輸,你不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嗎?”

  庾慶順口來了句,“那我上場后再輸給你?”

  “……”殷吉真啞了啞,旋即哭笑不得地扔開他手腕,“老兄,你別鬧了好不好,公開贏你,也得拿出能贏你的東西啊,贏你和贏別人不一樣的,你名氣太大了,你輸了人家會講肯定是有別的原因,你信不信還會有人懷疑是朝廷對你施壓了。

  士衡兄,贏你,擺出來比試的東西也要能服眾啊!你那四科答卷就是我難以逾越的高峰。我若贏了你,那才是麻煩的開始,天下文士紛紛擾擾,我這輩子都別想清靜了。再說了,你那天下第一才子的名頭太沉重,我可背不動,你別害我。”

  庾慶干瞪眼,“我說殷兄,我認輸不行,上臺輸給你也不行,你這就有點強人所難了,這是在朝我耍官威嗎?我告訴你,我可不吃這一套。”

  殷吉真摁手,“打住,知道你不吃這一套。我朝誰耍官威也耍不到你頭上,你是什么人?想辭官就辭官,官帽子說扔就扔,未婚妻說不要就不要了,就是這么任性,對你耍官威有用嗎?”

  庾慶:“那你想我怎樣?讓你贏,你居然不敢贏,我認輸也不行,難道非要演一場讓你輸的戲碼才行?你非要跑上去輸干嘛,是你不要面子,還是朝廷命官的臉面不值錢?要不,我用假名上場輸給你?”

  殷吉真:“假名?誰敢保證將來不會曝出真相來?聞氏能找到你,輸了能咽下這口氣?一旦曝出,那就成丑聞了,我拿自己的仕途較這勁干嘛?行了行了,打住,別說了,我退出,我退出行不行?反正我也不想參加這破文會,正好了,你倒是幫我下了決心。”

  庾慶有點意外,醞釀的說辭還沒說到位,沒想到對方就這么主動配合了,倒是省了他的口舌,遂虛情假意道:“這不合適吧,萬氏那邊你怎么交代?”

  殷吉真:“這個你就別操心了,我非要不參加,他們也不可能用刀架我脖子上逼我參加,讓我參加這個本就有點瞎扯,回頭怕是還得向御史臺上書辯解,作罷最好。”

  庾慶:“行了,你若不參加,聞氏那邊我也就有理由推辭掉了,省得暴露我在濘州。我說,我在濘州的消息你可得幫我瞞著點,免得多事。”

  “理解。”殷吉真頷首,看了看四周,“時間也差不多了,既然已經這樣決定了,我看咱們的敘舊還是改天吧,文會開始前我得給萬氏一個交代,比試開始了再鬧人家一個措手不及不合適。”說罷還嘆了口氣。

  庾慶嗯聲點頭,拱手。

  “你這胡子真不好看,還是刮了吧。”殷吉真扔下話,拱了拱手大步而去,招呼上了萬勝群一起離開。

  很快,那邊連同護衛人手一起撤走了。

  庾慶摸著自己的小胡子,感覺殷吉真的審美層次確實不怎么樣,不懂欣賞。再說了,自己這小胡子也是為了發揮易容作用。

  萬勝群追上殷吉真,再次追問:“吉真,此人是誰?”

  殷吉真苦笑而嘆,“是誰我不好說,你也不要問,問了我也不會說,總之是個絕代牛人!”

  “絕代牛人?”萬勝群愕然,感覺未來妹夫這說辭未免有點夸張,濘州有這樣的人物他能不知道?

  目送了一行離去,庾慶回頭看向橋上,果然,聞馨等人已經走來。

  小紅是第一個跑來的,她還特意折了根柳枝到手,擼掉葉子,走過來不疼不癢地抽了庾慶一下,“林兄?老實交代,你怎么就成了林兄?”

  “小紅!”快步而來的聞馨再次喝斥,發現這丫頭最近對阿慶的態度確實有點過了,竟然還動上手了,打在阿慶的身上,她莫名感覺有些心疼,為他感到委屈。

  當然,她也奇怪那人為什么會稱呼阿慶為“林兄”,那位是殷吉真的話,應該知道阿慶的真名,怎么會稱呼“林兄”?

  一邊稱呼“王兄”,一邊稱呼“林兄”,感覺兩邊喊的還挺順口。

  庾慶倒沒有跟小紅一般計較,隨口回道:“出來討飯吃,誰還能沒兩個化名遮羞。”

  宋萍萍走來漠然問道:“那個王兄是誰?”

  庾慶隨口胡編:“曾經也是個討飯吃的,現在發達了。”

  宋萍萍凝視了他一陣,也沒多說什么,她已經安排了人去跟查來路。

  文會要開始了,一行也沒有再逗留,開始趕往。

  途中,趁著和庾慶拉開了點距離的機會,宋萍萍低聲對聞馨道:“馨兒,這個阿慶肯定有問題,下棋能贏宇文淵就已經很可疑了。那個‘王兄’十有八九就是殷吉真,如此一來,阿慶用一盤棋害得宇文淵不能登場比試的原因也找到了,這個阿慶很可能就是萬氏派來打入聞氏的奸細!”

  聞馨無語凝望著她,竟感覺對方說的好有道理。

  旁聽的小紅確是膽戰心驚,滿臉的難以置信,宋萍萍還對她輕輕“嗤”聲,示意不要露出端倪。

  小紅當即唯唯諾諾,都不敢去看庾慶了,臉上神色也流露出了幾分頹喪。

  三個女人的異常,庾慶也感覺到了,但不以為然。

  突然撞見殷吉真,只要不傻的,都能看出他有問題。

  他也無所謂了。

  他已經決定了,觀看文會的時候,要趁著人多時悄然退場消失。

  事到如今,既然已經引起了懷疑,那就安全第一。

  他知道聞府的進出密道,聞府還有老七和老九做內應,還有鄒云亭幫他辦事,所以他回不回聞府已經不重要了,可以撤了。

  突然撞見殷吉真,讓他的離開計劃不得不提前了。

  走之前,他幫聞氏擋下了殷吉真,算是對宇文淵不能上場的歉意。

  其實他很清楚殷吉真的實力,那是真正的狀元之才,就算宇文淵上場也很難是對手。

  只是,離開聞氏前,他不想再欠聞馨什么,擋下殷吉真算是償還,以后再無相欠。

  曾經的他,殺人越貨也是不眨眼的,哪有什么欠不欠一說。

  天才一秒:m.piaotian5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