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四八章 掃興之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公子如玉,可能說的就是這種人吧,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是有那味道的。

  突然出現這么個年輕男子,還是管家聞魁親自陪同,重點是帶到了三小姐居住的玉園。

  未出閣女子的居所,哪是隨便什么男人都能進的地方,聞魁不會不懂規矩。

  庾慶不用多想也猜到了來者是誰,除了那個宇文公子不會有別人,看來這次是真要和聞馨見面不可了。

  更讓他不爽的是,這個什么宇文公子長的確實不比他差,感覺也確實比他這個鄉下小子有風度的多,鬼知道聞馨見了會是個什么感覺。

  庾慶心里嘀咕罵,還沒迎娶,就急于相見,臭不要臉的!

  他才不想主動跑到宇文淵跟前點頭哈腰,因為對方不配!

  所以哪怕是管家聞魁親自陪同,他也裝作沒看見,裝作注意力在棋盤上,也不提醒背對的小紅。

  小紅對此一無所知,她下棋還做不到庾慶那樣可以隨意分心……

  宇文淵其實也不知道這里就是聞馨居住的玉園,畢竟沒有從正門進來,是從小門逛進來的,沒看到字號。

  小門也是為了方便聞馨這邊去正院吃飯少走彎路后來開辟的一個月門。

  而聞魁也沒有告訴宇文淵是來聞馨住的地方。

  這也是聞袤老爺子的意思,既然孫女害羞,不愿來見,那就安排宇文淵逛一逛玉園,能遇上最好,遇不上想必也能讓孫女偷偷看到。

  回頭再反向安排一次,讓聞馨游逛時被宇文淵給無意中看到。

  聞袤對自己孫女的才貌還是有信心的。

  當然,也是為了一對年輕人能安心,這婚事后推個兩三年實在是讓人不好說,誰知道會不會出現什么變數。

  聞袤陪貴客走著聊著,兩人自然而然也就看到了亭子里對弈的情形。

  一看是兩個下人,這大白天的居然有閑情雅致在眾目睽睽之下對弈,著實罕見,至少宇文淵是沒見過的。

  “窺一斑而見全豹,連下人都有此雅致,可見聞氏之和諧,千年世家果然是名不虛傳。”

  宇文煙由衷而嘆,能這樣放縱下人的人家確實少見,至少他家的下人白天就算不干活,也不敢公然這樣干。

  聞魁笑而不語,不解釋,夸贊的話可以接受。

  當然,他也清楚,玉園這邊情況特殊,聞府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如此。

  忽見這一幕,宇文淵倒是覺得頗為有趣,反正也是閑逛,不知不覺就朝對弈的亭子走了去。

  聞魁略怔,也沒說什么,繼續陪同,只是悄悄往聞馨居住的那棟房子瞟了兩眼,不知聞馨能不能看到。

  庾慶眼角余光已經看到了兩人在走近,心里嘀咕,跑過來干嘛?

  他不想以下人的身份對宇文煙行禮,若是真過來了,他就沒得選擇,除非不想在聞氏干了。

  很快,宇文淵和聞魁進入了亭內,倒也有風度,輕聲而到,不打擾二人下棋。

  庾慶繼續裝不知道,裝下棋入神,希望這兩位也就隨便看看,然后就離開。

  他想裝,但是小紅不配合,小紅突然發現棋盤上多了人影,忽抬頭看去,見到聞魁,一驚,趕緊起身行禮道:“總管。”

  盡管是聞馨身邊人,她在聞魁跟前卻不敢無禮。

  還是那句話,聞魁雖也是下人,卻是聞氏真正的二號人物。

  至于邊上的年輕人,小紅不認識,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不過也很快反應了過來,大概猜到了是誰,目光不斷偷偷打量,需知這可能就是她將來的男主人。

  庾慶沒了辦法,只好也站了起來,誠惶誠恐的樣子行禮,“總管。”

  事已至此,聞魁介紹了一下,“這位是宇文淵宇文公子。”

  “宇文公子。”小紅和庾慶又趕緊一起拜見。

  確定了自己的猜測,小紅一張臉已是興奮泛紅,發現宇文公子長的真好看,不時偷瞄房間,不知道小姐看到沒有。

  宇文淵擺手,“不必多禮。是我打擾了你們,不用管我,你們下你們的,我保證觀棋不語。”

  哪敢無視他們再下下去,小紅欠身,第一個后退著轉身離去。

  見她走了,宇文淵對庾慶無奈攤手,“看來我是個掃興之人。”

  庾慶心里嘀咕,知道就好。

  聞魁:“公子言重了,公子能看他們下棋,是他們的榮幸。公子,要不,坐下歇歇腳?”他自然知道小紅是向聞馨通報去了,想看看聞馨會不會出面來見。

  目光盯著棋局審視的宇文淵嘴上回了句,“不累。”之后又伸手從棋甕里抓了枚白子,慢慢納入棋盤,接小紅的手,幫小紅補了一子,然后揮手示意庾慶,“來,繼續。”

  庾慶和聞魁雙雙愣住,旋即又雙雙體會到了是什么意思,能跟這么個下人下棋,自然平易近人,沒什么架子。

  庾慶一邊眉頭略挑,發現還真有送上門找刺激的。

  他就不信自己下棋也下不贏對方,雖然他并沒有跟很多人下過棋,但那是他曾經修煉觀字訣練習推演能力的基本功,若連下棋也不如人家,那他也算是認了,承認自己是廢物,活該聞馨嫁給人家。

  罷了,聞魁剛好希望給聞馨和宇文淵創造機會,遂也示意道:“阿慶,既然宇文公子不吝賜教,你就打起精神來接招吧,長長見識也好。”

  庾慶的反應其實是快的,順口就是丑話說在前頭,也有意激將,“總管,真讓小的打起精神來下?”

  那語氣很明顯,還有那瞥向宇文淵的眼神,擺明了在說,不會搞的宇文公子難堪吧?

  聞魁聞聽此言,心里莫名一頓,想起來了,這人不是普通的下人,真正的身份還不知道是什么人,棋力恐怕不是一般的下人能比的,這要是以一個下人的身份把宇文淵給贏了…連聞府的下人都不如,那就有點尷尬了。

  然話已經說出口,不禁猶豫用詞,想怎么把話給圓過去。

  宇文淵本是平易近人、聊表歉意之舉,現在突然發現變味了,聽了聞魁前面的話,還想客氣說互相賜教之類的,結果庾慶隨后的話就把他搞愣住了,如今再看聞魁的反應,頓時無語,幾個意思?聞管家不會真認為自己下棋還不如聞府的一個家丁吧?

  如果一點深淺都不知道,也就罷了,可他又不瞎,沒下完的棋局擺在這,就擺在他眼前,就這水準,聞管家居然還猶豫,是在搞笑,還是在看不起自己?

  他當即樂了,有點被逗樂了的感覺,他自己也不知是不是被氣樂了,對庾慶笑道:“自然是要打起精神來下,難道看不起我,要故意讓我贏不成?”

  聞魁欲言又止,最終也不吭聲了,已經不好再說什么了,再說就是看不起宇文公子了,怕是要讓宇文公子誤會。

  庾慶見成功封了他的嘴,當即點頭應戰,拱手請,“公子請坐。”

  本想隨手落子玩玩的宇文淵坐下了,也伸手讓他坐,“輪到你了。”

  庾慶目光往棋盤上一掃,捻一黑子不帶多想的順手就落下去了,痛快,利索。

  之后才慢慢坐下了,伸手又抓一把棋子在手備戰,那氣勢,就差雙手擼起袖子開干了,心里也發了狠,老子今天若是不能讓這小白臉給聞馨烙下一個不好的第一印象,掌門的位置退位讓賢!

  這家丁落子的干脆利落,面帶微笑的宇文淵感受到了,多看了兩眼,之后目光回到棋盤,斟酌著落子。

  聞魁也打起了精神在旁觀看……

  小紅直沖書房,敲了敲門聽到允許后立刻推門而入,只見小姐坐在書案后一筆一劃地寫字。

  小紅趕緊跑回門口又關了門,這才跑到書案旁,興奮提醒道:“小姐,來了,宇文公子來了,管家陪著,就在外面亭子里呢。”

  聞馨持筆的手略抖了一下,明顯有些緊張,“嗯”了聲,繼續寫字。

  小紅愕然道:“不去見見嗎?”

  聞馨反問:“他可有說是來訪于我?”

  小紅思索著說道:“倒沒說,看起來是管家陪著閑逛,但不需要說啊,不就是那意思嗎?”

  聞馨又搖頭:“既然沒說是來訪,男未婚,女未嫁,與禮不合。”

  宇文家是文壇名家,聽說是重禮數的,她可不想自己讓人給看輕了。

  小紅不解:“人都來了,哪怕是個客人,主人也該露面接待吧?”

  聞馨:“魁爺爺不正在盡地主之誼嗎?”

  小紅嘆氣,只好作罷,旋即又笑嘻嘻,“小姐,宇文公子長的還不錯呢,你看了沒有?”

  聞馨搖頭。

  剛才不知道宇文淵來了,現在倒是知道了,其實也想看看,但小紅又在身邊,她也不好意思去偷看。

  小紅立馬催促:“那你去看看呀。”

  聞馨緊張且臉紅,還在搖頭。

  無法勉強,小紅無奈,“我先去給他們上茶。”轉身快步而去,走到門口一開門,見到亭子里的情形,一愣,旋即又快步回來,“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聞馨停步抬頭,“怎么了?”

  小紅:“阿慶沒點尊卑的,居然在亭子里和宇文公子對弈。”

  聞馨略怔,那兩位怎么會坐一起下棋去了?

  “阿慶那臭棋簍子,連我都下不贏,還敢在宇文公子面前獻丑,這不是丟我們玉園的人嘛,真是氣死我了。”小紅氣得跺腳,確實有些不高興的樣子。

  天才一秒:m.piaotian5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