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四二章 新機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庾慶聽后很是無語,發現有錢人的世界不是他能感同身受的,他堂堂一派掌門為了幾兩碎銀奔波玩命,竟還抵不上人家女兒身出嫁隨便一項的嫁妝,是遠比不上。

  同時艷羨不已,唏噓道:“誰娶了三小姐,這輩子還真是衣食無憂了。”

  劉貴:“那是自然。不過也得分對誰,不能門當戶對的話,嫁個窮小子怎么可能有這么多嫁妝,對方門第越高,女方家里才能給的越多。不能給家族帶來好處,不能給家族增光添彩,得不到家族認可的婚事,只怕三房的產業能不能從家族中順利帶走都是個問題。

  咳咳…說過頭了,三小姐的嫁妝自然是不會出這問題的,宇文老先生乃是文壇巨擘,與他聯姻,整個聞氏臉上都有光。聽說朝堂上不少官員都自稱是老先生的學生,有些甚至是身居高位,不說別人,就說五少爺在京為官,以后也必然是要受益匪淺的。可想而知,三小姐出嫁,光大房就要添一筆能讓三小姐感覺到份量的豐厚嫁妝。

  牛兄,三小姐身邊是沒什么親信的,就一個宋萍萍和小紅。宋萍萍是青蓮山的人,是不會隨嫁的,小紅則是貼身丫鬟,陪嫁過去也是要在三小姐身邊忙活的,外面那么多事哪顧得過來。

  那筆嫁妝給到三小姐手上后,三小姐自己若是沒有可用人手,那就是家族這邊指派人去幫忙打理,若有自己人手可用,那就用不著別人插手。總之不可能直接落宇文家手上,聞家不會答應,娘家又不是沒人,宇文家也是有臉面的人,干不出這厚臉皮的事來。

  而牛兄即將成為三小姐身邊唯一的選擇,只要牛兄能得三小姐信任,將來為三小姐打理產業的人除了牛兄不會有別人。牛兄,這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肥差,別人求都求不到,你如何能拒絕?”

  “呵呵。”庾慶干笑一聲,語氣已經放緩了,“我是怕我能力有限,怕做不好啊!”

  “咱們做下人的,不需要別人說你好,三小姐覺得你好就行,走吧,有了好處別忘了兄弟我就行。”劉貴拉上他就走。

  庾慶干笑,“那就試試看吧,不懂的地方還請牛兄多多指教。”

  “咱們誰跟誰,好說,有什么事張口言語一聲就行。”

  兩人就差勾肩搭背,落在其他家丁眼里,發現這兩人關系果然不錯。

  很快,兩人進了雜事房。

  這次,馮管事站了起來,繞出長案,有親自迎接的感覺,倒是讓庾慶有點受寵若驚。

  看兩人樣子,馮管事猜到了點什么,笑道:“劉貴應該都跟你說了,我就不多說了,總之去玉園當差,是你的福分,西雜院這邊待你也不薄,以后到了三小姐那邊還要幫我們西雜院多多美言吶。”

  庾慶點頭哈腰,“不敢不敢,管事有什么盡管吩咐就行。”

  “誒,以后是論不到我來吩咐了。”看到他手里的碗,馮管事笑問:“還沒用早吧?”

  劉貴插一嘴,“他剛要去飯堂,就被我拉來了。”

  馮管事:“那就先去填飽肚子吧,這是在西雜院的最后一頓了,劉貴,你去打個招呼,開個小灶,另外雞蛋多煮一些,回頭讓牛有慶帶走慢慢吃。”

  “好。”劉貴應下。

  馮管事:“吃完了就回去收拾,收拾好了就來找我,我親自送你去玉園做交接。給你一上午的時間收拾,夠吧?”

  “夠了夠了。”庾慶還能怎樣,除了連連感謝還是連連感謝。

  回頭跟著劉貴直奔飯堂,劉貴進廚房打招呼去了,庾慶則趁機給飯堂內的牧傲鐵和南竹使眼色。

  待到小灶的東西弄好,庾慶是提了一摞食盒回去的。

  推開西雜院的門一看,發現南竹和牧傲鐵已經在了。

  “這又兼了給誰送飯的差事不成?”南竹瞅著食盒好奇問。

  關了門的庾慶把食盒往地上一放,“看你們好久沒吃過一頓好的,剛從飯堂小灶弄來的,要吃趕緊。”

  兩位師兄確實齋了好久,聞聽此言,趕緊過去打開了看,引入眼簾的就是一只大缽子,揭開一看,香氣撲鼻,是一大碗灑著翠綠蔥花的肉片湯。

  又趕緊打開第二層看,好家伙,全是煮熟的雞蛋。

  再打開第三層、第四層,也還是雞蛋。

  其實總數剛好是一百個。

  “能吃?”牧傲鐵問了聲。

  庾慶:“就是拿來給你們吃的。”

  牧傲鐵當即捧著湯脖子咕嘟了幾口肉片湯,鮮美,交接給了南竹后,立馬拿起雞蛋,雙掌一搓,碎殼一掰扯就干凈了,白乎乎的蛋肉兩口就下了肚。

  “最近,這嘴里真是淡出鳥來了,總算能換換口味了,這人吶,再怎么修煉也還是個俗人,口腹之欲這輩子怕是斬不斷了。”南竹嘴里嚼著東西含糊。

  兩人蹲在地上,輪流你一口湯,我一口湯的,也懶得問怎么來的,先吃了再說,相信老十五不至于下毒害他們。

  庾慶也蹲邊上慢慢剝蛋吃,偶爾也接他們遞過來的湯喝一口,這肉片湯確實鮮美,不需要什么廚藝都行。

  很快,一大碗湯沒了,雞蛋也干掉了六七十個。

  南竹這時才撮著牙花抬了抬下巴,“這么豐盛,哪弄來的。”

  庾慶默了默,道:“西雜院給的,馮管事交代廚房弄的,算是給我送行的。”

  “送行?”師兄弟兩個異口同聲,皆訝異。

  庾慶:“嗯,我要離開這了,剛接到話,聞馨點了我去她玉園當差,估計是那狗子放這養不合適,要讓我去玉園幫忙養靈寵。”

  南竹嘿了聲,對牧傲鐵道:“那位三小姐危險了,本就被賊惦記著,這下還把賊給拉到了自己身邊,怕是清白難保啊!”

  庾慶:“誒誒誒,吃飽了撐的,瞎說什么呢?”

  南竹呵呵道:“給你臉,讓你裝,你還真當我們瞎啊,屁大小孩看著大的,真以為我們看不出你對那三小姐的心意?”

  牧傲鐵直接捅破了,“你喜歡她。”

  庾慶:“少放屁,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南竹抬手,“好了,一張嘴死犟死犟的,仗著年輕耍無賴,我們不跟你爭。

  老十五,你喜不喜歡她,我們不管,不過有一點我要提醒你,去了人家身邊后,千萬控制住自己,你跟人家是兩個世界的人,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門不當戶不對是沒有好結果的。

  重點是差距太懸殊了,人家還是定了婚的,有一萬個理由聞家也不可能讓這個女兒跟你,你也沒那個實力從聞家手上帶走她,所以千萬不要感情用事亂來。這玩意,陷的越深,越難以收場。

  哥哥我是吃了這虧的,差點連命都丟了,不要步我后塵,會很痛很痛的,咱們還是賺點錢提高自己的修為最實在,有了實力干什么才有底氣,也不會缺漂亮女人,你說是不是?”

  牧傲鐵點頭,“老七說的沒錯。”

  庾慶嘆道:“想什么呢,就是要跟你們說錢的事。據我所知,這個聞馨出嫁后有許多的嫁妝……”他把劉貴說的情況又向兩位師兄了一下。

  “嚯,有這么多嫁妝?”南竹吃驚不小。

  牧傲鐵沉吟不語,目光徐徐閃動。

  庾慶:“應該不會有假,很有可能是真的。”

  南竹驚疑:“也就是說,你有機會執掌這筆巨大產業?”

  “不然呢。”庾慶攤了攤手。

  南竹:“娘的,這每年隨便過過手,就算不貪不占,也得一身的肥油啊!這么大產業攏在手上那就是財勢啊!”

  庾慶勾了勾手,待兩人腦袋湊近了,低聲道:“我是想說,真要能執掌這個,咱們還有必要去找什么小云間嗎?”

  南竹遲疑,“問題是,你不能保證這份產業最后就一定是你來打理,變數很多。”

  庾慶:“所以咱們得爭取。其實咱們都知道,云兮的話壓根不可靠,咱們去小云間純粹是找不到財路之下的無奈之舉,就是想去碰運氣。如今來了這個機會,那可是實打實擺在眼前的,確實是不好錯過。真要是放棄離開了,萬一小云間就是云兮在鬼扯,我們想再回頭謀聞氏的這份好,可就沒了機會。”

  牧傲鐵:“三個月期滿,我們兩個都要走。”

  南竹:“是啊,你留下了,我們兩個十有八九要被趕走。”

  庾慶:“不是還有我在嗎?我留下了,首先可以爭取執掌那份產業的機會,其次沒了三月期限,我可以不慌不忙慢慢打聽石磯灣的事情,總之你們在外面配合我行事就行,屆時小云間你們愿意去找就繼續去找。”

  南竹呵呵,“萬一云兮真的是鬼扯,你敢情是不吃虧的那個,我們還得盡在背后幫你干見不得光的事。”

  庾慶:“七師兄,你傻呀,只要那份產業歸了我管,該用誰還不是我說的算嗎?劃撥一份價值幾千萬兩的產業歸你管怎么了?到時候咱們都不會缺修煉資源。”

  兩位師兄眼睛放光,南竹:“我看可行。”

  牧傲鐵略猶豫,“山里的玲瓏觀怎么辦?”

  庾慶:“讓小師叔在那守著好了,這些年,他一直在外面瀟…在外面操勞,如今也該我們分擔分擔了。”

  南竹:“對極,對極。只要心在,人在哪修行還不是一樣,就當這次外出歷練的時間長了點。”

  天才一秒:m.piaotian5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