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三七章 鼻青臉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只是,弄快布包臉,站在門口未免顯得有些奇怪。

  聞馨一行來到時,還沒走到門口就遠遠看到了那個包著腦袋的怪人,連聞言安都忍不住意外,指了下,“大白天蒙面包頭,這是府里的什么新行情嗎?”

  聞馨不解搖頭。

  陪同前來的馮管事臉色陰沉了下來,不知道劉貴在搞什么鬼。

  幾人到了門口,迎接的劉貴和庾慶一起行禮,“五少爺,三小姐。”

  聽聲音,除了聞言安外,其他人都聽出了蒙頭包臉的是誰。

  聞馨內心驚疑,這位莫不是知道了什么?立問:“牛有慶,你怎么啦?”

  馮長典也問:“怎么回事?”

  劉貴看出馮管事不高興了,趕緊解釋道:“牛有慶聽說三小姐要來,主動打掃庫房,不小心扳倒了雜物架,一堆東西倒下來砸傷了臉。他怕臉上的傷不好看,怕有礙三小姐觀瞻,找了塊布遮擋。”

  他趁機把自己給撇清了,特意強調是庾慶自己主動打掃庫房才受的傷。

  后半句話說的其實也是事實,庾慶確實是怕鼻青臉腫的不好看,怕給聞馨留下難看的印象,故而找了塊布蒙面。

  馮管事一聽是因為迎接三小姐受了傷,倒顯了自己西雜院家丁的忠勤,不算壞事,臉色稍霽,又對聞馨和聞言安伸手請進。

  聞馨卻是不急,盯著庾慶道:“既是受了傷,當及時醫治。萍萍姐,摘了他的頭套,幫他看看。”

  “呃…”庾慶忙擺手道:“不用不用,區區小傷不礙事,小的養個幾天就好了。”

  宋萍萍才不跟他啰嗦,也好奇傷成了什么樣居然要這樣蒙面,迅速伸手,一把就將庾慶頭套給摘了。

  露了真容的庾慶很無語,更無奈,他又不好閃躲,事到如今也只能是任由欣賞了。

  心里也算是釋然了,若真是戴個頭套就糊弄過去了,那他這傷可就受的冤枉了,還好自己這次下了狠心。

  眾人目光齊刷刷集中在庾慶臉上,齊傻眼,見識到了什么叫做腫成了豬頭,鼻青臉腫到那叫一個面目全非。

  也終于明白了這位為什么要戴頭套。

  宋萍萍手上的頭套慢慢遞還給庾慶,罕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雖然人家是下人,但是自己強行讓人出丑,確實是有些傷人,可她真的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狐疑道:“怎么感覺你這傷像是被人打的?”

  接了東西的庾慶立道:“也算是打的,一堆東西撲頭蓋臉打下來。”

  劉貴幫腔道:“當時整個架子要倒,他雙手用力推著,松不開手為自己遮擋,任由了一堆東西劈頭蓋臉,就搞成了這樣。”雙手還比劃了一下動作,搞的他親眼所見似的。

  趕緊戴回頭套的庾慶在旁連連點頭,那正是他向劉貴解釋的場面。

  聞馨無語了,敢情她不來的話,人家還不會受傷,因為她要來,所以忙著打掃清潔才出了意外。

  也就是說,她若是不求穩妥,不事先通氣,直接帶著人來的話反而沒事。

  她看看五哥的反應。

  豬頭一個,聞言安自然不認識,對庾慶淡然道:“以后干活小心點。”

  庾慶忙欠身道:“是。”

  聞言安不再多言,伸手對聞馨示意,“馨兒,是在里面嗎?走吧。”

  聞馨略咬唇,擠出牽強笑意點頭,眼中略有失望。

  對她來說,事情成了這個樣子,聞言安已經沒了來的必要,現在也只能是繼續走過場。

  小院仄小,入內的聞言安四處打量了一下,多少有些意外,這整個雜物間還沒有玉園的主院大,沒想到聞馨會把靈寵放這里養。

  小紅忽指向屋檐下,“紫龍在那睡覺。”

  小狗子確實又在屋檐下呼呼大睡,一連吃了三頓飽,好吃好睡好舒服。

  聞馨請了五哥過去看。

  聞言安過去一瞅,不由啞然失笑,“這就是你那個靈寵,怎么像條狗?”

  “才不是狗。”宋萍萍略不滿,蹲下撫摸紫龍毛發,“目前只是還小,還沒長開而已。你看,毛色其實是淡紫色,待它長大了,毛色那才叫漂亮呢,來去猶如一團紫云飄過,縱橫山林的話,連一般妖獸也不是其對手,掌門這是送了重禮給馨兒,你不懂就不要亂說。”

  聞言安被說的有些尷尬,唐突到了青蓮山掌門身上,感覺自己確實說錯了話,當即連連道歉,“是我不識明珠,是我妄語了,萍兒姑娘不要與我一般見識。”

  宋萍萍噘了噘嘴,不說話了。

  聞言安也蹲下了,也伸手撫摸了一下小狗子,摸后頷首贊道:“這靈獸果然是不一般,毛發竟如此光滑順手。”實則是對這種玩意一點興趣都沒有。

  一旁的庾慶心里嘀咕,拜你所賜!

  他剛成為聞府家丁時,飯堂的菜并無什么油水,這位進士一回來,大房心情好,對家丁們大賞,西雜院這邊又是殺豬,又是宰羊的,小狗子飯菜里滾幾滾后,井水沖不干凈,想不滑溜都難。

  馮長典和劉貴則在旁輪流拍馬屁,五少爺說好,他們也附和著接連說好。

  聞言安也就稍微意思了下,之后起身對聞馨道:“馨兒,確實是好東西,恭喜你獲得好寶貝,只是我現在不宜久留,待我先忙完眼前的事再說?”

  聞馨也沒了挽留他的必要,嗯聲道:“五哥且忙,不用管我。”

  聞言安又朝眾人略點頭致意,旋即帶著自己的貼身仆從快步而去。

  眾人又一起到門口送了一下,盡管人家說不用送。

  回到院子里,聞馨又站在了酣睡的小狗子跟前,忽問道:“連番過來,都見紫龍在沉睡,它一天到晚在睡覺的嗎?”

  這個,別人還真不好回答,馮長典和劉貴皆偏頭看向庾慶示意,讓他趕緊回答。

  庾慶當即上前道:“也不全是,基本上吃飽了就會睡。”

  宋萍萍:“吃的都是我給你的食嗎?”

  她交代了只能喂那個,庾慶還能怎么回答,自然是點頭,“是的。”

  聞馨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紫龍在她們那,死活就是不肯吃,若不是親眼看到這牛有慶喂食下紫龍乖乖主動吃了,她們實在是不敢相信。

  聞馨還想跟庾慶說點什么,但是當著眾人的面又不知道該說什么。

  庾慶也在悄悄打量身邊的她,也想跟她說點什么,但是又不能說什么。

  “紫龍什么時候會醒?”聞馨沒話找話。

  庾慶:“小的也不知道,接觸的時日尚短,它什么時候醒還沒有摸清規律。”

  聞馨微微頷首,瞥了眼庾慶的臥室,遂慢慢走動在屋檐下,走到臥室門口時往里面打量了兩眼,稿紙什么的桌上看不到了,唯有一本冊子,不知想到什么,目光微動。

  當著眾人的面,她不好再進陌生男子臥室,轉身道:“回去吧。”

  宋萍萍和小紅跟了她走。

  出門后,小紅回頭朝庾慶喊道:“阿慶,要照顧好紫龍。”

  稱呼變了,當成了一伙的感覺。

  “是。”庾慶應下。

  西雜院三人也到了外面恭送。

  走出沒多遠的聞馨不知想到什么,忽回頭喊了聲,“馮管事。”

  馮長典略怔,旋即又快步追了上去,跟隨伴行道:“三小姐有何吩咐?”

  聞馨邊走邊問:“這雜物間的東西進出是不是都要做登記的?”

  馮長典笑道:“這是自然的,也是起碼的規矩,進出的東西若是沒個數,若是隨意領取的話,豈不是要出亂子。每一樣進出物件,包括是誰送來的或是誰領走的,都會詳細登記在冊,到了時間是要對總賬的。”

  聞馨又問:“由誰負責登記?”

  馮長典不知她為何問這么詳細,詳實告知,“自然是由負責看守雜物間的人。”

  聞馨:“牛有慶嗎?”

  馮長典:“目前是他。當初招他進來,之所以將他分到雜物間,也正是看他會識字、寫字。”

  聞馨:“字寫的很好吧?”

  馮長典哈哈道:“三小姐,這又不是考狀元,看個雜物間而已,用不著寫多好,只要能把賬目記清就行,他的字也就勉強湊合吧!”

  湊合?聞馨有些訝異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這位的鑒賞能力如何,復又問:“還有別人負責登記嗎?”

  馮長典:“三小姐,看守雜物院算是很輕松的活,用不著兩個人。”

  聞馨頷首,“馮掌柜,我就好奇隨便問問,你先忙你的。”

  “好,恭送三小姐。”馮長典留步拱手目送,心里在嘀咕,不知這位突然詳細過問這些個是什么意思。

  雜物院內,劉貴松了口氣嚷嚷,“沒想到連五少爺都來了。牛兄,應付過去了,沒事了,這里我幫你頂一下,你去側大門等你老娘去吧。”

  現在還去個屁!庾慶腹誹,嘆了聲,指著自己的蒙面,“你覺得我現在還能去嗎?”

  劉貴一怔,也是,這要是讓老人家看到了還不得擔心死了……

  一座小庭院里,花白頭發的聞府管家聞魁跟前站了幾名漢子,聞魁正對幾人面授機宜,月門外聞馨三人的身影出現了,聞魁略怔,旋即揮手偏頭道:“你們去吧。”

  幾名漢子也沒與聞馨照面,迅速奔另一道門消失了。

  聞魁恭敬行禮道:“三小姐,您怎么來這了,是找老奴嗎?”

  聞馨有些好奇地看了眼幾名漢子消失的方向,才回道:“魁爺爺,我想進趟文樞閣,行嗎?”

  文樞閣藏有許多古籍,不能順便進出,除了族長聞袤外,其他人進出都要按規矩來,先從管家聞魁手里拿到準許才行,否則文樞閣那邊的看門人不會讓你進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