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二八章 指定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聞馨忽低聲問身邊二人,“紫龍不吵也不鬧了,很乖,急著出來,不會就是想找他吧?”

  找他?扶著掃把的宋萍萍不解,快步而去,喊道:“喂,小胡子,你之前是不是接觸過它?”指向小狗子。

  庾慶想說沒見過,但小狗子這糾纏,說沒見過怕說不過去,遂道:“就這兩天掃地的時候見過兩次,后見有人找,把它給抱走了。”

  宋萍萍狐疑,“真就這樣?”

  庾慶能怎么回答?只能硬著頭皮道:“是。”

  宋萍萍轉身,把掃把推給了小紅,又扯了小紅帶的“狗糧”袋子到手,遞給了庾慶,“拿著。”

  庾慶茫然接到手,順手捏了捏,不知什么東西,也不知什么意思。

  宋萍萍:“里面是特制給它吃的食物,你喂它吃。”態度強硬。

  庾慶只好扯開袋子,摸出了一顆半透明的琥珀色的膠裝球體,鵪鶉蛋大小,捏著還有彈性,也不知什么做的,慢慢蹲下了送到了小狗子的嘴邊,碰了碰它嘴巴。

  小狗子一見這玩意,明顯有些排斥,低聲嗚咽了一下,偏頭,往后退了兩步。

  庾慶又送上前,琥珀色的球體又碰碰它嘴巴。

  小狗子抬眼凝視著他,神情顯得有些委屈,嘴巴被連碰幾次后,終于不情不愿地張開了嘴,一口銜進嘴里,嚼了幾下后昂首吞進了肚子。

  三個女人則已被這一幕震驚!

  吃了?這次不是灌進去的,是自己主動吃的!

  三個女人滿臉的難以置信,真正是活見鬼般的神情。

  因為她們知道這小狗子斷奶后給喂食有多難,整天整天的又哭又鬧啊,如今竟然在一個外人跟前如此乖巧,而且還是個家丁,還是低級家丁。

  三個女人很想說,這怎么可能?

  小狗子吞掉了“狗糧”后,就蹭到了庾慶的腳下,咬住庾慶的褲腳,拉著他走,好像在說,我吃了,可以回去了吧?

  庾慶抬頭看幾位的反應,貌似在問可以了嗎?

  然而三個女人的反應有點奇怪,他搞不懂這幾位要干嘛,搞的他都沒心思去悄悄關注聞馨了,慢慢站了起來,試著問道:“小的可以走了嗎?”

  三個女人的目光還在盯著地上,只見小狗子咬住庾慶的褲腳使勁往后拖,無疑把吃奶的勁都用了出來,然而太弱小了,根本拖不動,停下對庾慶搖搖尾巴,見庾慶無動于衷,又咬著拖。

  庾慶當然知道這小狗子是想回他的院子,大可不必理會,問題是眼前三位什么意思,又試著說道:“小的還有活干。”

  “干活?”宋萍萍抬頭問:“干什么活?”

  庾慶指了指七八丈外的院門,“小的管著一處雜物院。”

  宋萍萍偏頭往內院方向一甩,“別干什么雜物院了,走吧,跟我們走。”

  她這話一出,聞馨和小紅都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小狗子不吃食的辦法有了,讓這位幫助喂食不就行了。

  庾慶一愣,目光微閃,看向了聞馨,心頭暗暗竊喜。

  小紅卻出聲道:“萍萍姐,府里下人有府里下人的規矩,這里歸西雜院的馮管事管,他的人我們不能隨便領走的。”

  宋萍萍:“簡單,你快去,喊那個馮管事過來呀。”

  小紅當即看向聞馨,后者微微點頭,也是這個意思。

  “好,等我一下,很快回來。”小紅扔了掃把,拎著裙子就跑了。

  庾慶表面波瀾不驚,想到要和聞馨呆一塊了,內心里暗暗興奮不已。

  “我說,咱們站路上干嘛。那個…”宋萍萍指了不遠處的院門,看了眼庾慶的腰牌,“牛有慶,去你院子看看。”

  聞馨看了看地上還在拖褲腳的小狗子,也點了點頭。

  庾慶當即彎腰撿了地上掃把,然后邁步走人,小狗子立刻松口,屁顛顛蹦跶在旁伴行,至于什么聞馨和宋萍萍是不帶正眼看的。

  這一幕讓兩個女人好無語,感覺養了條白眼狼。

  爬院門臺階時,小狗子身軀圓鼓鼓,腿又短,臺階有點擱肚子,連蹦帶爬拼了老命才上去的感覺。總之跟著推開了院門的庾慶一起進去了就很歡快,開始在院子里亂鉆亂跑,到處找。

  到了門口臺階上的聞馨卻有了顧慮,遲遲不敢進去。

  宋萍萍回頭看,知道她的顧慮,“哎,沒事,又不是孤男寡女,不是有我陪著嘛,你站門口讓路過的人看到了多難看。”

  聞馨嘴角抿了抿,這才嘗試著邁步進去了。

  二女入內一看,真的是一間很小的四合院,還真是個堆雜物的地方。

  此地的色調,在充滿光鮮的聞府內,猶如另一個世界,院子外面的花草樹木都是精細修剪過的。

  聞馨站在院子中間沒亂動,只是慢慢四處打量,宋萍萍卻是伸頭伸腦到處逛了逛,看到庾慶休息的狹窄單間,撇了撇嘴,顯然不屑。

  庾慶搬了兩張椅子過來,聞馨見到后微笑擺手,表示不用,庾慶只好放了回去,之后束手站立在屋檐下。

  他想過去跟聞馨搭訕,然而又知道那不是自己這個下人該做的事。

  到處找了一圈的小狗子也坐地在庾慶對面,抬頭看著庾慶,偶爾嗚嗚兩聲,很委屈的樣子。

  一人站屋檐下,一狗坐地上,一人一狗對視,中間隔了條排水溝。

  沒等太久,就有腳步聲匆匆來到,先是小紅從門口跑過,后面則跟著兩個男人。

  “這里。”宋萍萍喊了聲。

  很快,小紅跑了進來,掃了眼院子里的情況,到了聞馨身邊,“小姐,馮管事來了。”

  來的不止馮長典,還有劉貴,二人一進來,連忙對聞馨畢恭畢敬行禮,“三小姐。”

  免禮后,馮長典又對宋萍萍點頭致意,“宋姑娘。”

  宋萍萍直接朝庾慶抬下巴,“這個牛有慶是你們西雜院的人?”

  “是。”馮長典應下,有些驚疑不定,不知怎么回事,小紅找到他時只讓快點過來,說三小姐在等。

  宋萍萍:“跟你打個招呼,這個人,三小姐有用,我們帶走了。”

  “這…”馮長典遲疑了一下,拱手道:“三小姐,老奴冒昧問一聲,您要他干什么?”

  宋萍萍代為答話,指了與庾慶對視的小狗子,“他適合給三小姐養靈寵,我們要帶走,有問題嗎?”

  這還真有問題,馮長典苦笑,看了眼庾慶,伸手請道:“三小姐,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聞馨意外,按理說不應該拒絕自己才是,正要點頭,誰知宋萍萍嚷道:“馮管事,你哪來這么多事,有什么話不能直接說嗎?就問你一句給還是不給。”

  馮長典無奈,只好實在告知道:“宋姑娘,府里有府里的規矩,我也是照規矩行事。是這樣的,牛有慶是剛招進來的家丁,暫時只能在外院當差。進內院的家丁每一個都要詳查出身來歷,在不能確定沒問題前,是不能放進內院當差的。

  這是府里很久以前就定下的規矩,若要破例的話,老奴是沒有權限的,至少要管家親自準允才行。

  不過恕老奴直言,就算找管家,想讓管家答應,那也得分是什么事,讓牛有慶直接去三小姐您身邊去當差,那可真不是小事。在沒有把牛有慶進府前的來龍去脈甄別清楚前,恐怕管家也不會直接答應,可能連族長都不會輕易點頭,肯定得有個過程才行。”

  宋萍萍、聞馨、小紅面面相覷,都聽懂了意思,如此說來,恐怕還真不行,是她們把問題想簡單了。

  庾慶也有美夢破滅感,心里暗暗咒罵,大戶人家規矩真多。

  馮長典觀察了一下眾人的反應,又拱手道:“三小姐,依老奴看不如這樣,您要是放心的話,不如就把靈寵放在西雜院養,我們一定幫您照看好,怎么樣?”

  宋萍萍擺手,“這也不是誰想養就能養好的,你們沒用,就得他來養。”手指庾慶。

  一旁低眉順眼的劉貴當即一臉的驚疑不定,有點羨慕地看向庾慶,不知這位怎么就入了三小姐那邊的法眼,這要是通過了聞府的甄別在三個月后留下了,一旦進了內院,怕是要成為連他都得巴結的人物。

  馮長典一愣,旋即道:“那也簡單,那就放這里給他養好了。”

  “這里?”宋萍萍翻了個白眼,反問:“這里是人住的地方嗎?”

  她的意思是,連人都不好住的地方,這環境怎么養靈寵?

  但旁人聽來就有點刺耳了,庾慶無語,馮長典亦無語,都無語了,讓人怎么回?

  聞馨看了眼庾慶,心生歉意,忙道:“沒事,可以的,就放這里養好了。”

  宋萍萍話畢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哼了聲,沒再多言了。

  “好。”馮長典擠笑應下,轉而對庾慶道:“牛有慶,三小姐器重你,委以你重任,你可得好好做,可不能疏忽,能做好嗎?”

  庾慶納悶了,他還真沒養過這玩意,鬼知道怎么養,然想到這樣一來就有可能經常與聞馨見面了,遂恭敬道:“小的一定盡力而為。”

  馮長典頷首:“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訴劉貴,也可以直接來找我。”

  庾慶:“是。”

  事情算是就這么敲定了。

  門外,南竹來到,本想進院子的,想打探一下昨晚有沒有進地道,結果聽到雜物院里有人說話,留了一手,繼續往前走,見到院子里的一群人后,當即不再回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