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二七章 神之迷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唔…”宋萍萍凝噎,面有遐思神色,慢慢點頭,顯然也覺得有道理,突然一個轉身就走,“我先洗洗。”

  這是同意了,讓等她。

  先任由了小狗子在籠子里哀嚎,三個女人都跑去洗漱了。

  等到三人再集中,小紅打開了籠子。

  開籠子的咔嚓聲一響,小狗子嗷嗷叫的聲音戛然而止,模糊緊閉的淚眼也馬上睜開了,迅速扭頭看去。

  見到門開了,小狗子立馬挺身跳了起來,直接就跑了出去。

  回頭再看一眼籠子,果然得了自由,立馬跳腳撒歡,吭哧吭哧地就跑了,沖下了臺階,甩著毛絨絨的屁股,沖進了院子里的草叢,披荊斬棘般而去。

  三個女人相視一眼,旋即都拎著裙子跑下了臺階,追去。

  臨走前,小紅還不忘扯上了一小袋從青蓮山帶來的“狗糧”,畢竟大早上的也算是到了進食的時間。

  三個女人追到一排花草叢前就停了,小狗子不走正路,哪里隱蔽哪里鉆的感覺,她們沒辦法跟。

  “我來。”宋萍萍飛身而起,在花草樹木上方點踏飛掠,一路追蹤著小狗子的動向。

  聞馨和小紅可沒這本事,只能是老老實實走正道,先跑出院子,然后找路繞行。

  一出玉園,聞馨不好意思再拎著裙子跑了,家教如此,也覺得不雅觀。

  小紅知道,喊道:“小姐,我去追萍萍姐。”

  然沒一會兒就不見了宋萍萍的人影,她也不知該往哪去了。

  好在宋萍萍很快又在遠處現身了,揮手示意主仆二人往這邊來,她給出示意后又閃身消失了。

  哪怕是宋萍萍能高來高去,這一路追蹤下去也不容易。

  小狗子老是不走人的道,也不知它是怎么找出的一條路,會從不少人家的地盤上過,譬如有些人的庭院也由不得誰想擅闖就擅闖的,也有護衛的。

  好在都是熟人,宋萍萍解釋一下就過去了。

  一路那叫一個折騰。

  幾人也總算是明白了,為什么小狗子在聞府自己家里也老是會跑丟了……

  大清早的,庾慶扛了個掃把,院子外面那條路的一半清潔責任是他的,例行清掃。

  掃著掃著,一個小胖墩身影出現了,庾慶偏頭,眼睜睜看著它跑到了自己的跟前,正是小狗子。

  庾慶左右看了看,沒見其他人,也依然裝作不認識,低聲奉勸,“來晚了,吃的剛倒掉了,一邊去。”

  昨晚這小狗子嚎叫的那叫一個凄慘,他懷疑是不是從他這邊吃了過夜發餿的食物,導致把肚子給吃壞了,因而想和小狗子撇清關系,免得被連累。

  嘴上低聲警告,繼續掃地,當做不認識。

  小狗子卻不這樣想,居然撲棱一個跳起,撲在了他那唰唰的掃把葉上,那樣子似乎把庾慶的掃地當做了跟它玩。

  這臭不要臉的,還賴上了,庾慶面無表情,掃把一撇,直接將小狗子給掀出個半丈遠。

  胖嘟嘟一個翻滾爬了起來,搖頭擺尾,興奮哈哈的樣子,一個撲棱接一個撲棱躥了過來,又撲上去咬住了掃把葉子,口中發出低沉而歡快的嗷嗚,紫水晶般的眼睛亮晶晶地盯著庾慶,尾巴搖的更歡快了,那意思好像在說,再來!

  看情形真把庾慶撇清關系的舉動當做了逗它玩。

  咦,庾慶發現這小狗子還真有點死皮賴臉了,當即一腳將小狗子給踢飛了出去。

  也就是一腳撩遠了點,小狗子的身份背景在哪,打狗要看主人的,哪敢真踢,真踢出事了怕擔不起責任。

  “嘿,那小胡子,你干什么?”

  一個女人厲喝的聲音突然傳來。

  庾慶回頭一看,只見內院側門出來了一個面容姣好的藍裙女子,明顯在指著自己發出警告。

  他見過,正是昨晚在假山中偷窺時見的,心頭一凜,頓暗暗叫苦,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踢一腳時竄出來,頓感麻煩了。

  扶著掃把的他,有點坐蠟。

  想也能想到,在這些人的眼里,他一個下人的命怕是還不如這小狗子的一個腳指頭值錢。

  聽到喝斥聲,小紅第一個跑了出來看怎么回事。

  后面的聞馨也加快了步伐,出來跟著看去,問:“萍萍姐,怎么了?”

  宋萍萍冷著一張臉走去,“這狗家丁,竟敢用腳踢紫龍。”

  “……”聞馨和小紅一愣,旋即也快步過去。

  看向這邊的庾慶也愣住了,見到聞馨也來了,頓時心跳加速,向來還算冷靜的他,竟有些莫名的緊張,沒想到這么快自己就要和聞馨直接見面了。

  當然,他現在更擔心的是踢狗子的事,被人親眼看到了,麻煩了,還不知聞馨要怎么看他。

  不過見到又再次撲棱來咬住掃把的小狗子,心念一閃,有了。

  三個女人先后來到,宋萍萍一臉寒霜,小紅已是指著庾慶鼻子質問:“你踢了紫龍?”

  庾慶忙擺手道:“沒有沒有,小的哪敢,小的在跟它玩。”

  宋萍萍瞪眼喝斥:“放屁,我親眼看到你用腳踢的。

  “小的真沒有,剛才就這樣…”庾慶說著又伸腳演示了一下,又一腳將狗子給撩飛了,這次爆發力的力度上含蓄了很多。

  撩飛了狗子,立刻擺動掃把逗弄。

  呱唧砸落在地的小狗子又翻身而起了,見到果然在逗它,又興奮哈哈地蹦蹦跳跳來了,又撲上來咬住了掃把葉子,搖動著尾巴等著再來,那叫一個滿眼期待。

  “……”宋萍萍凝噎無語,撇了撇嘴角不說話了。

  三個女人都看出來了,是在逗小狗子玩,小狗子自己的反應就是最真實的說明。

  想想也是,這聞府,誰敢腳踢青蓮山掌門送來的靈寵,何況還是個下人。

  聞馨看了眼庾慶腰上牌子上的名字,微笑點頭,“牛有慶,沒事了,她們誤會了,你忙你的去吧。”

  庾慶是第一次近距離將她的面容看了個清清楚楚,目光與之交碰,莫名情愫映入心田,略欠身行禮避開了她的眼神,應了聲,“是。”

  小紅已經快速蹲下了,一把將小狗子搶抱了起來,“不要咬了,紫龍,那是掃地的掃把,臟死了。”

  庾慶也不掃地了,拿著掃把轉身走了。

  小狗子頓時不干了,又在小紅懷里拼命掙扎了起來,“嗷嗷”叫喚個不停,明顯在朝著庾慶離去的背影叫喚。

  宋萍萍:“放下吧,讓它繼續找,看它要去哪。”

  小紅只好將它放回了地上。

  小狗子一得自由,立馬撒開小短腿朝庾慶沖了去,又撲去咬掃把。

  庾慶趕緊將掃把扛在了肩頭,順便回頭看了眼聞馨三人,人家嫌他掃把臟,他自然要識相點。

  沒了掃把,小狗子立馬沖到了庾慶的腳下鉆來鉆去繚繞。

  這就不好了,搞的庾慶都不會走路了,生怕踩到了它,尤其是當著聞馨等人的面又不好有任何排斥的舉動。

  又不好顯示出自己習武的躲避反應能力,他只好停下了,小狗子立刻跑到他前面坐地,抬頭眼巴巴看著庾慶,尾巴搖的歡,討好的意味很明顯。

  庾慶當即快步繞開,小狗子回頭又纏上了,又把庾慶給逼停了,人一停,它又坐地搖尾巴,眼巴巴的。

  就這狗德行,庾慶忍不住暗里嘀咕,這紫云犼跟土狗有區別嗎?

  聞馨三人已經看傻了眼,不知這是什么情況,這紫龍來到聞府后,對誰都無感,還從未見它對人這么友好過,尤其是這般依賴一個人的樣子。

  “喜歡掃把?這喜好挺特別…”宋萍萍嘀咕一聲,忽快步過去,伸手道:“小胡子等等,掃把給我。”

  庾慶還能怎樣,一個下人,除了無條件服從,沒有任何選擇,只能將掃把雙手奉上。

  掃把到手的宋萍萍頗為興奮,擺出了我要征服你的架勢,嘴里“啾啾”發聲,掃把葉在地上唰唰擺弄著,意圖引誘小狗子注意。

  然交出掃把的庾慶邁腿一走,小狗子立馬就起身跟上了。

  當然,掃把搞出的動靜也確實引起了小狗子的注意,不過也只是回頭看了眼,看了眼宋萍萍和她手上搖擺的掃把,那一瞥的眼神不知該什么形容。

  宋萍萍動作僵住,嘴角抽了抽,感覺自己就像個小丑,有一種莫名羞辱感,也不知是不是看錯了,她剛才好像從紫龍的眼神里讀出了看白癡的意味,漠視了她。

  看著不管啥花樣,老子只跟一人走的小狗子,聞馨和小紅都給驚著了,驚奇萬分的感覺!

  小狗子似乎也從再次相逢的喜悅中冷靜了下來,不再在庾慶的步伐中間穿梭,開始伴行。

  邁著小短腿,甩著毛絨絨的屁股,搖著歡快的尾巴,伴隨著庾慶的步伐一路并排前行,一起回家的感覺很明顯吶。

  然而庾慶不可能帶它回去,一看這德行,怎么弄?

  他又停下了,指著跟著停下的小狗子,問宋萍萍等人,“這…小的怕再出現誤會,你們不帶走嗎?”

  三個女人已經是一臉懵,滿臉的我是誰、我在哪、我看到了什么,滿臉的神之迷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