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一七章 升級園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小紅若有所思,大概聽懂了,但又為難道:“可它不喜歡吃你帶來的那種食物啊,灌給它吃,它會吐掉。”

  劍眉男子:“清心寡欲的食物自然沒什么口感,不喜歡吃很正常。它不想吃就讓它餓著,餓的受不了了,自然就會吃。這小家伙才剛斷奶,正是養成良好飲食習慣的時候,不要慣著它。再過上個把月,待它腸胃化食能力上來了,就可以讓它服用孽靈丹了,屆時隨著它慢慢長大,靈智也會漸漸開啟,會成為你家小姐最佳良伴的。”

  孽靈丹?南竹目光微閃,心中暗暗震動,乖乖,這小狗子居然要服用一顆便價值千萬兩銀子的孽靈丹?

  他有時候實在是搞不懂有錢人家的想法,一顆孽靈丹的價值,足以培養出一個玄級修士,寧愿把這么多錢隨便花在一只寵物身上,也不愿隨便花在人身上,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他發現自己這輩子活的還不如有錢人家的一只狗。

  小紅將小狗子抱了起來,“紫龍,這下你要餓肚子咯,誰叫你不乖。”

  馮長典忍不住問了句,“這靈寵看起來是真像狗。”

  劍眉男子淡笑道:“馮管事,這可不叫狗,叫做‘紫云犼’,現在還沒長開罷了,長大了可比狗大多了,一爪下去,輕易能讓獅虎豹腦漿迸裂,一般的猛獸見了它都得繞著走。”

  馮長典唏噓,“以前可沒見過,三小姐什么時候養起了這玩意,長大了可得小心著點。”

  小紅驕傲道:“是青蓮山掌門大人送小姐的禮物呢,楚公子三天前才帶下山的。”

  一聽是青蓮山掌門送的,馮長典把覺得養這玩意危險的話咽了回去,哦哦應承了兩聲。

  南竹心中又嘖嘖不已,青蓮山掌門那可是大派掌門了,也不知這三小姐究竟是什么人,竟有這么大的面子。

  此時,馮長典也才意識到這個胖子還在,當即嗯聲道:“你做的不錯,先回去吧,說了會有重賞就會有重賞,不會少你的。”

  “是。”南竹一臉諂媚地笑著退下了。

  那劍眉男子和小紅也沒久留,一起帶著小家伙離開了。

  至于南竹,一走出晾曬場,就被一群羨慕的家丁圍住了。

  “喂,胖子,馮管事賞你什么了?”有青衣家丁問。

  南竹攤手,“不知道,說是回頭給。對了,那丫鬟是誰呀,怎么看起來連馮管事也要給他們面子。”

  青衣家丁嘿嘿道:“那可是三小姐的貼身丫鬟小紅。”

  “三小姐又是誰?”南竹趁機打聽。

  夕陽西下,聞府西邊的側門外,河巷里停泊了一艘小貨船,牧傲鐵和其他家丁一起,陸續上船裝糧,兩只籮筐裝滿了便挑著上岸,往府里送。

  糧是精細的新糧,底層的百姓未必吃的起,在聞府卻是定期補充給府內的各大廚房。

  盡管只能在護院的目光注視下走規定的路線,不過牧傲鐵也算是有機會進了聞府的內院。

  一路上,他都在默默觀察四周,記路線和地形,暗暗揣測“文樞閣”在哪……

  南竹也同樣在進府的第一天就混進了聞府的內院,雖然進入的層次比較膚淺。

  他只能在剛進內院門庭那一塊地方的苗圃區域轉悠。

  夕陽下,一個大胖子跟著一位老園丁學習怎么除草,怎么給花木剪枝,怎么給花草樹木澆水之類的。

  整個聞府的花草樹木,有專人不斷打理,要一直保持鮮艷、保持繁茂,保持永遠的欣欣向榮也是給客人看的,這便是大家族的排場。

  馮管事說話算話,獎賞下來的很快,先是直接獎了一兩銀子,其次便是做這份園丁的活。

  算是派了個輕松活,重點還能學點技藝,而且每個月的工錢還能多五十文。

  這便是馮管事所謂的重賞。

  這便是南竹獨吞了師兄弟三人的功勞所得到的重賞。

  南竹當面笑臉接納,轉身便嗤之以鼻,腹誹不已,靈寵多值錢,幫你們找回來才獎一兩銀子,真把老子當什么都不懂的鄉巴佬了,早知如此,還不如讓老十五開了葷,大家一起嘗嘗鐵鍋燉靈寵的滋味怎么樣。

  說到底,他壓根看不上這種獎勵。

  實則對其他普通家丁來說,這確實是一份重賞。

  太陽快下山了,干完了活的家丁們紛紛收功,紛紛去用餐。

  師兄弟三人又在飯堂碰面了,都吃不慣,還都得硬著頭皮過來。

  打飯的時候,人家巴不得多打點,他們三個也不好讓人少打點。

  庾慶有了經驗,他有自己單獨的窩,好處理,裝了一碗飯菜后就直接回頭離去,有人問就說帶回去慢慢吃。

  南竹和牧傲鐵的眼睛余光注意到后,也陸續起身跟了去。

  一路上,一前一后的,小心留心著四周,走到庾慶院子門口,確定沒人看到,才趕緊鉆了進去。

  院內,庾慶就坐一張椅子上等著,在飯堂看到兩人賊眉鼠眼瞅自己的樣子,就知道兩人會來。

  “唉,這玩意實在是吃不下去,這要是能送出去多好,街頭要飯的怕是做夢都得笑醒了。”

  南竹嘴上嘰嘰歪歪,人走到庾慶身后,直接將一大碗飯菜倒進了庾慶之前洗的干干凈凈的鍋里。

  牧傲鐵有樣學樣,也倒進了那口鍋里。

  回頭看的庾慶愣住,忙站起道:“你們不吃的東西往我這倒是什么意思?”

  “唉,你一份也是處理,兩份三份也是一樣處理。”

  “我說,誰是掌門?”

  “現在都是家丁,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說這個還有意義嗎?我這里打探到了不少的情況,你想不想知道?”南竹反問,人已經在井旁扔下了綁著繩子的水桶,打了水上來,隨后把自己碗塞給了已經蹲下準備洗碗的牧傲鐵,讓一起洗。

  庾慶見狀,嘴上問著:“什么情況?”手上動作也不慢,趕緊把碗里飯菜也倒進了鐵鍋里,然后塞給了牧傲鐵一起洗。

  牧傲鐵冷眼掃向二人,明顯在問,你們把我當什么?

  南竹嘿嘿道:“老九,我幫你搬椅子去。”

  之后抖著一身肥肉跑進了庫房,迅速拎了兩張椅子來,這邊庫房里這些個東西不少。

  庾慶先坐了回去,再次問道:“什么情況?”

  南竹抱著肚子坐好了,靠在椅背,喘出一口氣,“我算是弄明白了,能在這聞氏做長久的家丁,不是府中的家生子,就是簽了賣身契的,其他的幾乎沒有什么留下的可能。

  也就是說,我們最多只有三個月的時間,等到這邊大祭的事情結束了,若還弄不到我們想要的東西,就得滾蛋。”

  庾慶:“這個不用你說,想也能想到,我就不信三個月的時間還進不了‘文樞閣’。對了,那個什么靈寵是怎么回事,你搶了我的功勞跑了,得了什么好處?”

  洗完碗站了起來的牧傲鐵走來坐下,“聽說獎了一兩銀子,升級做了園丁學徒,一個月多五十文工錢。”

  南竹有點尷尬,岔開話題,“還好我們趕來的及時,阻止了你下殺手,否則事情就大了。那靈寵就是傳說中的‘紫云犼’,是青蓮山掌門送給聞氏三小姐的禮物,才剛從山上送來沒幾天。”

  庾慶意外,“能讓青蓮山掌門送靈寵做禮物,這三小姐什么人?”

  南竹:“聞氏當代族長聞袤,生有三子兩女,娶的娶,嫁的嫁,都各自有家室。小兒子夫婦倆生下一個女兒后,不知出了什么事,遇難了,留下了一個孤女,名叫聞馨。

  聞馨無父無母,打小就是由族長聞袤一手帶大的,也許是隔代親,極得聞袤疼愛,所以在聞家的地位不一般。聞袤還有兩個孫女,不過都出嫁了,所以都稱聞馨為三小姐。

  聽說這個三小姐貌美溫良,知書達禮,琴棋書畫皆會,是個飽讀詩書的才女,乃是聞袤精雕細琢的掌上明珠。我估摸著那位青蓮山掌門送靈寵也是沖聞袤的喜好。”

  聽他這么一說,庾慶差點流哈喇子,怎么感覺就是自己夢想的另一半,咽了咽口水道:“那個什么聞馨真有你說的那么好?”

  南竹:“我又沒見過,我哪知道。聽說人是不錯,不過有一點不好,說是已經定親了,可惜了。”說著唏噓搖頭。

  庾慶樂了,“人家定親了,你可惜什么,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紀了。話說誰呀,能配得上這家世背景的好姑娘?”

  南竹:“記不清了,據說是聞袤親自給孫女找的對家,說是什么復姓‘宇文’的什么文壇巨擘的孫子,說是讀書人都知道的一個大人物,這行情你應該一聽就知道是誰吧?”

  庾慶哼了聲,實話實說,語氣卻不太好,“沒聽說過,鬼知道是哪灘臭狗屎。”

  南竹愣了一下,沒想到連飽讀詩書的老十五都沒聽過,繼續道:“聽說男方本人也不錯,也是個大才子,鄉試的時候考了第三名,本該與你同屆赴京趕考,誰知突生惡疾,給耽誤了,只好再等下屆了。”

  “嗤!”庾慶滿臉不屑,“我都不敢稱自己為大才子,他也配?”

  牧傲鐵冷不丁冒出一句,“你都沒見過那姑娘,就開始說算話,有點過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