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章 我的功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什么情況?

  他們兩人是不知道出口在哪的,因為庾慶之前找到了出口時也沒有告訴過他們。

  可若是說出口在那個山谷,兩人就有點納悶了,若在那山谷,那之前找來找去的說法算怎么回事?

  記錯了地方不成?

  兩人也覺得不太可能,老十五這家伙的腦子記東西,不說什么過目不忘,但確實還可以的,師兄弟幾個都不如,不太可能記錯才是。

  更何況,那山谷在地圖上的位置幾乎就在整個地圖的最中心點,能搞岔了?

  搞岔了沒關系,兩人記得老十五說那山谷里藏有什么龐然大物,這要是撞上去還得了?

  就在兩人想提醒時,庾慶突然再次點了點地圖,強調道:“我不會記錯的,就在這里!”

  他此舉吸引了眾人都往地圖上瞧,而他自己卻趁機甩了兩位師兄一個眼色,皺眉示意。

  兩位師兄到嘴的話卡主了,懂了,老十五知道他們的擔憂,心里是有數的。

  也越發不懂了,明知那山谷里藏有危險,還想大家過去,老十五特么的想干什么?別嚇人好不好。

  然一些默契還是有的,知道老十五應該不會在這種事情上害他們,估摸著是有什么特別的原因,只能是耐著性子提心吊膽的看情況再說。

  見庾慶指出了出口位置,金化海的腦袋湊近了觀看,想努力記住,不過看后卻又疑惑,“你指的這個地方怎么是一塊空白,連路都沒有?”

  庾慶笑了,“你覺得那女人給我的地圖能畫上逃生出口不成?有也不會畫,沒有畫上,一片空白就對了。”

  眾人聞言恍然大悟,金化海也默默點頭,皆深以為然。

  南竹和牧傲鐵又忍不住瞟了眼庾慶,也算是服了這家伙,應付人的話隨口就能冒出來。

  最讓兩人受不了的是,那廝應付人的話還總說的很有道理的樣子,胡說八道的話聽著居然比真的還真。

  見出口確實不遠了,金化海沉聲道:“既然不遠了,那就快點趕路吧,別又被那些妖邪給纏上了。”

  他說的算,大家立刻再次出發。

  這一動手,庾慶又發現了不對,發現這幫家伙的手上居然都多了件武器,看武器已經整體泛黑的色,稍想便能明白,這幫家伙應該是之前從那些鬼胎和傀士手上奪來的。

  他想起了那能從人體內開花的場景,想提醒點什么,可轉念一想,又還是閉嘴了。

  然一直到最后都未出現他擔心的那種場面,想到司南府不是一次進古墓又釋然了,人家某些方面的準備肯定有,就如同柳飄飄他們進來不怕一樣。

  眾人一路急速前行,且警惕著四周。

  接下來的一路,平順的很,未再遇見任何妖邪的干擾,只有不知遠處哪個地方隱隱會有隆隆打擊聲傳來,庾慶估摸著是柳飄飄那些人。

  走了很長的路,還是一路平安,一路坦順到讓南竹和牧傲鐵不時目光碰撞,又不時打量四周的根須。

  兩人一點都不懷疑白衣女子已經看到了庾慶在地圖上指點的出口。

  所以,兩人懷疑是白衣女子在故意給庾慶放水還是怎的。

  這才是兩人暗暗驚疑的地方,老十五又和那白衣女子默默配合上了不成?

  當一行終于抵達了地圖上的一小塊空白區域時,一條地圖上不存在的通道出現了。

  走到通道盡頭,那處地下空間,那處地下山谷,還有那座地下橋,又出現在了前方。

  突兀的畫風,與之前見過的地下環境截然不同。

  金化海等人皆止步于盡頭洞口,舉著手里的螢石朝外面四處照明,奈何光線又照不太遠,小心著朝外面東張西望。

  嗤!金化海忽屈指彈出了一枚螢石,看著螢石遠去,看著螢石化作一點微光落于深谷。

  庾慶又抖出了地圖給他看,“金先生,你看,我沒說錯吧,這里別有洞天吧,那女人故意不畫的,是我無意中找到的。”

  “是我多慮了。”金化海點頭認可,環顧眼前空曠的漆黑環境,也有幾分感慨,“當年也算在這地宮里到處鉆過,沒想到還有如此廣闊的地下空間存在。”

  庾慶玩味一笑,心想,那賤人若是不想讓你們發現這個入口的話,只怕有從邊上經過你們也未必能發現。

  “出口在哪?”金化海忽問。

  庾慶將地圖收好,指了指下面,“就在橋下的山谷里,只是被堵死了,清理出來可能有點麻煩。”

  金化海:“那就趕快清理,直接從這下去嗎?”

  “你們稍等。”庾慶扔下一句話,便揮手示意一下,直接帶著兩位師兄先上了橋而去。

  稍等什么?其他人有點莫名其妙。

  金化海正想也上橋跟過去,庾慶回頭喊了聲,“別動,橋的年頭久了,不結實,負重不行,一不小心就得塌,一次性只能過兩三個人。”

  金化海將信將疑,慢慢收回了腳,盯著橋面嘀咕了一聲,“不結實嗎?不應該呀,這地宮里的東西都不容易腐朽才是。”復又抬頭喊道:“你們干什么?”

  庾慶:“等我到了另一頭喊話,你們再三個人一組分批次過來。”

  這邊只好稍等,眼睜睜看著三人拿著螢石的身影漸漸遠去。

  師兄弟三人到了橋的另一端洞口,也是第一次到這邊洞口。

  稍微深入一段距離后,庾慶抬手示意停下,對著空洞洞的通道出聲道:“女仙人,看戲還沒看夠嗎?你打算看到什么時候?”

  南竹和牧傲鐵心弦一緊。

  “笛笛笛……”大頭的鏗鏘鳴叫聲又起。

  前方黑漆漆的通道內出現了一個白影,近后正是那白衣女人。

  白衣女人見面就問:“你什么意思?”

  說實話,她也有點被搞糊涂了,不知道這位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搞的她都不好再怒氣沖沖下手了。

  “什么什么意思?”庾慶兩手一攤,“你不是要我解決那些人嗎?不管過程如何,我做到了,大部分幫你解決了,剩下的也給你帶來了。”

  這次,連牧傲鐵都有些繃不住了,喉結聳動了一下。

  他和南竹都沒想到,老十五這家伙竟然到了梁上吊繩、套了脖子后再睜眼說瞎話的地步,這不是找死嗎?

  白衣女人果然冷笑道:“你幫我解決了?明明是我麾下不惜代價解決的,紅口白牙的怎么就成了你的功勞了,外界世風日下到了如此境況嗎?”

  庾慶嗤聲冷笑,指了指自己腦殼,“想想,仙人,你再好好想想那些人是怎么死的,怎么突然瞬間就那么巧的都把后背亮給了你去捅刀子的。”

  白衣女子略怔,被他這么一說,是感覺有些不正常,其實她之前也感到有些意外,百來號人突然就被她順利解決了大部分,順利到她有些喜出望外,本以為要付出的巨大代價竟然節省了。

  當然,她依然冷哼道:“要憑一條三寸不爛之舌硬扯成你的功勞嗎?”

  庾慶大言不慚:“當然是我的功勞!我告訴你,就算你不發動那次進攻,他們后面也得出意外,也照樣要死,而且會死的更多,上百人會死到只剩一個人!”

  白衣女子:“繼續編,我說過,會讓你嘗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你好歹活了幾千年,怎還是滿眼的婦人之見?我不用嘗那滋味,也不需要編!”庾慶側身,揮手指向黑漆漆的洞外,“點亮外面,我會用事實讓你清醒過來。”

  白衣女子與之對視。

  外面突然遙遙傳來金化海的吶喊,“阿士衡,好了沒有?”

  庾慶再指了指外面,示意快點。

  白衣女子慢慢抬手,最后似下了決心,忽衣袖一揮。

  于是很快,那座山谷再次變得光明且美輪美奐,宛若夢里仙境。

  橋頭另一端洞口的金化海等人瞬間滿臉錯愕,瞬間被眼前的美景給驚呆了。

  此時他們也看清了另一個橋頭洞口的情形,看到了走出來的庾慶三人,也看到了與庾慶并排而出的白衣女子。

  見此幕,司南府眾人大驚,立馬感覺這個地方不對勁,金化海戳指向白衣女子,怒喝:“阿士衡,你作何解釋?”

  庾慶示意這邊停下,與那邊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離后,方淡淡一笑,隔著橋大聲回道:“金化海,多好的名字啊,黃金化成了海,奈何呀,依然止不住你的私欲貪心。為了得到‘小云間’的秘密,不惜親手殺害司南府近百號人手,你還是想想你該怎么向地母解釋吧!”

  司南府其他人皆有些懵。

  白衣女子和南、牧二人則明顯有些疑惑,奇怪這廝不是搶功勞么,怎么又把功勞推給了別人?

  金化海內心劇震,表面卻勃然大怒,“阿士衡,竟敢在此信口雌黃,是何居心?”

  庾慶:“你進過這座古墓,早年也跟古墓里的東西交過手。此地的鬼胎能幻化成石壁,待人靠近后,會趁機襲擊人,這個你敢說你不知道?你身為號令者,為何還喊出那句‘盡量背靠石壁,減少受敵面’,以致手下瞬間大部慘死?”

  司南府諸人頓驚疑不定。

  金化海恨不得沖過去宰了他,然對方把他誘來這里,還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令他不敢造次,擔心有什么陷阱,只能是激烈駁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早年進來并未見過鬼胎幻化石壁,戰時背墻減少受敵面有何錯?”

  庾慶亦戳指大喝:“為何只讓手下那般做,自己卻無絲毫靠墻之意?狗賊,你分明是看到了獨吞‘小云間’秘密的機會,在借刀殺人!”

  說到這個,他肚子里也滿是火氣,自己本想借對方的勢脫身離開古墓,誰知對方卻起了歹心。

  想也能想到的,最后就是讓他吐出秘密、朝他下手了。

  害得他為了自保沒辦法,只能是好馬又吃回頭草,心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