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九四章 我等無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庾慶接了布帛到手,給了兩位師兄一個眼色,才打開了查看,是一大塊的白布。

  南竹主動送上了手上的螢石幫忙照明,牧傲鐵則緊握手中劍,隨時警惕防范著白衣女子。

  稍微將地圖一看,庾慶和南竹的腦袋都大了,那叫一個密密麻麻的線路,壓根分不清哪是哪,發現有三種不同顏色,當即問:“三種不同顏色是什么意思?”

  白衣女子:“代表不同層次,綠色最淺,紅色居中,黑色最底層。”

  庾慶立馬抬眼盯著她,“豈止三層,我們到這都不知道下了多少層的臺階。”

  白衣女子:“你所謂的層是樓層,圖上顏色指的是地下的一定層次,一張圖難以表達出每條通道的高低。”

  庾慶略默,繼續盯著地圖查看。

  “這蛛網似的還真是迷宮了。”南竹嘖嘖不已,目光忽然在地圖上一陣亂掃,“咦,我們途中看到過一些洞窟,地圖上沒有任何這方面的顯示。”

  白衣女子提醒:“有通道的地圖還不夠嗎?你還想要什么?”

  南竹也伸手牽起地圖:“不對吧,出口位置在哪?”

  白衣女子:“出口地段的情況你們經歷過,那地方已經被我改造,可以千變萬化,沒有固定的通道。只要你們好好完成了我的交代,我自然會放你們出去。”

  南竹當即質問:“我怎么知道你會不會遵守承諾?”

  庾慶卻出聲打岔道:“仙人,說到出口,我很奇怪,那么大的地段,那么多的石塊,你是怎么在我們眼皮子底下做到千變萬化還能不讓我們發現的?”

  白衣女子:“那不是你該關心的,我說了,做到了,我就會放你們出去。”

  庾慶聳肩,又繼續看地圖。

  南竹忽又指著地圖問道:“我們所在的位置,在哪?”

  白衣女子:“這里沒有畫進去。”

  三人同時盯向她,南竹問出了三人都想問的問題,“為什么不畫?”

  白衣女子淡漠道:“沒必要畫,少一些地方對你們的行事沒任何影響。”

  察言觀色的庾慶忽抬了抬手,阻止了南竹再問下去,“一些小節就沒必要在乎了。”

  “……”南竹無言一陣,很想問問,這種事情也能如此馬虎的嗎?最終忍不住提醒道:“年輕人,做事要謹慎,不要這么沖動!”

  庾慶不理他,對白衣女子揚了揚地圖,“還有什么要交代嗎?”

  南竹不忿,還想說什么,一旁的牧傲鐵卻扯了下他袖子,也示意他打住。

  意思很明顯,眼前交由老十五去做主。

  怎么說呢,出山前,小師叔是交代過他們,讓他們以自己在修行界的江湖經驗助力老十五。

  然事情走到現在為止,牧傲鐵明顯感覺到了吃力,明顯感覺到自己和七師兄以前的那些江湖經驗太低級了,說白了就是他們以前接觸的層面太低級了,放在現在的許多事情上根本不夠瞧的。

  估計小師叔當初也沒想到他們會遭遇這樣的破事,誰也不可能事先知道,知道就不會讓出來了。

  有些事,以前在玲瓏觀還不覺得,一起經歷了一些事情后,師兄弟幾個不說誰聰明誰笨,但老十五確實比他們有膽略,遇事的處理方式上也跟他們不一樣。

  他們遇事最多只能想辦法怎么去應對。

  老十五卻是個遇事解決事的人,是個遇事能做決斷的人。

  遇事,有膽子和有膽略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譬如幽角埠的時候,卷入了鑒元齋和妙青堂的紛爭,現在回頭想想,真要是按了他們的主意和見解來,只怕還不知怎么收場。

  沒事的時候,他也覺得老十五這人不靠譜,容易讓人生氣上火,但真要惹出麻煩了,似乎交由老十五來處理更合適。

  南竹回頭,見他拉扯,只好閉嘴了。

  白衣女子:“你準備怎么解決掉那些妖修?”

  庾慶:“先看看情況再說,反正你隨時能聯系上我,我們隨時可配合。”

  白衣女子沒說什么,代表著認可了。

  “走了。”庾慶手中挑著地圖的長劍歸鞘,揮手招呼一聲。

  他大搖大擺在前,兩位師兄警惕在后。

  白衣女子忽道:“看地上。”

  庾慶三人回頭一看,又按她指示看向地面,只見糾纏在橋面上的根須突然豎起了長長一排,發出了微弱亮光,如細小觸手般輕抬。

  白衣女子告知,“這是一種指路方式,不容易被發現,不便言語時注意觀察。”

  “知道了。”庾慶點了點頭,帶著兩位師兄繼續走人。

  白衣女子目送,竟有幾分欲言又止,實在是庾慶太好說話了,幾乎是她說什么就是什么的感覺。

  按理說,這應該是好事,但卻讓她感覺有些不踏實。

  難道就一點都不擔心她食言嗎?

  她反而感覺那個胖子比較正常一點。

  思之再三,她還是對著三人離去的背影喊出了一句,“最好別耍什么花樣,否則我隨時能讓那些妖修找到你們。”

  “你放心,我們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庾慶背對著揮了揮手。

  南竹好無語,感覺這老十五輕松愜意的很,心大成什么樣了,當是來逛街的嗎?

  話又說回來,進洞前,頭次來這種場合,他已經做好了害怕的心理準備,結果被老十五東搞西搞到氣氛不太對了,莫名其妙把“害怕”給搞丟了,害自己這個當師兄的操碎了心。

  一行進洞走了沒多久,遇見了第一個岔路口,庾慶又端起了地圖,牧傲鐵手上的螢石送了過去。

  一瞅庾慶的樣子,南竹就猜到了他在找什么,伸手撈了庾慶的脖子過來,低聲耳語道:“在找剛才那山谷石橋的位置吧?我剛才說的時候,你說是小節不在乎,你到底想干什么?還有,人家說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是不是答應的太痛快了?”

  牧傲鐵一看七師兄動作,就能猜到七師兄想說什么,估計是和自己相同的疑惑,只是不知老十五那樣做是什么意思,他也想知道。

  遂伸了耳朵過來靠近聽,不然聽不清。

  他自然能理解七師兄的這份小心,正常的說話在這地宮根本瞞不過那個女仙人的耳朵。

  庾慶隨后低聲在兩人耳邊提醒,“不痛快行嗎?她為什么在那跟我們見面?那山谷里怕是藏著能對付我們的殺招,我們同意則罷,不同意就是個死,她不會讓我們暴露她的存在!”

  之前三人一路在地宮里亂竄,到了那山谷石橋時,他以為是一路躲避妖邪的糾纏無意中闖至,后來察覺到不對,才意識到他們很可能是被人針對行進方式一路設置了阻礙,進而無形中左右了他們的行進路線。

  憑對方掌控全局的能力,完全有能力做到這一點。

  簡而言之,他們可能是被刻意引導到那個山谷的。

  眼見為實,那女人完全有能力借助任何“鬼胎”在任何地方現身和他們見面,為什么要將他們引到那個地方去?

  他的觀字訣也不是擺設,山谷里邪氣噴薄時,他就觀察到,山谷下面似藏有什么龐然大物在暗中涌動。

  兩位師兄聽的暗暗心驚,南竹驚疑,“你怎么看出來的?”

  庾慶:“當然是因為我比你英明。”

  “……”兩位師兄同時回頭看這不要臉的家伙,皆一臉鄙夷。

  南竹:“別鬧。那她告知的那個仙家洞府,是真的還是假的?”

  庾慶:“你傻呀,我才不管她真的假的,不能活著離開的話,再真也是假的,現在想辦法活著離開才是首要的。”

  從一開始找到被封堵的出口想出去的時候,他就已經放棄了繼續深入古墓尋找仙家洞府的線索。

  情況不對勁,超出了他們的準備范圍,再繼續下去就不是貪心了,而是傻了,他當時就已經果斷放棄了,若不是被柳飄飄等人給逼了回來,他早就先逃出去了,寧愿面對外面的麻煩。

  聞聽此言,牧傲鐵深以為然地略點頭。

  南竹了然,卻也有些失望,“鬧了半天是瞎扯,見你問那么詳細,還以為那什么呢。”

  庾慶嗤了聲,“你當我愿意陪她瞎扯?人家當面拋出個天大的誘惑,背后卻在磨刀霍霍,你說我接還是不接?我不接你覺得我們能輕松走出那山谷嗎?”

  南竹嘆了聲,算是理解了,沒想到已經是從危險邊上擦身而過了,但也無法放輕松,“柳飄飄他們可不好殺,這個忙不好幫啊!你打算怎么弄?”

  庾慶:“殺個屁,誰愛殺誰殺去!能威脅到那邪魔的勢力沒了,你敢保證她能兌現承諾?咱們得多傻才能干出性命由人的事來,能不能活下去自然是要自己去爭取。”

  “啊?”南竹略驚,“這個恐怕由不得我們吧,她隨時隨地盯著我們呢。”

  庾慶:“也由不得她,我們又不是死人能任由她擺布。拖著,等援兵來了再說。”

  “援兵?”南竹不解,那眼神明顯在問,我們哪有援兵?

  庾慶;“熱鬧還沒開始呢,這才進來了幾個人,估摸著司南府的人還沒登場,回頭有這仙人受的。總之誰能搭救咱們,誰就是咱們的援兵。唉,我等無能,也只能是做墻頭草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