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九二章 仙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這哪來的這么個白衣女子?

  師兄弟三人都能確定,前前后后進來的人當中肯定沒這般穿著打扮的人,除非后面還有其他人進來了還差不多。

  白衣女子側顏站在石橋邊緣,石橋沒有扶欄,讓人擔心一失足會掉下去。

  有點距離,光線也不太好,看不清女子長什么樣。

  是人?是鬼?是妖怪?

  牧傲鐵手中螢石往庾慶眼睛上送了送,表示眼瞼上的東西早就沒了。

  不需要說話,師兄弟三人立馬掏出“藍色妖姬”往自己眼瞼上抹。

  之后三人再去看那白衣女子,詭異的是,沒有人氣不是人,沒有妖氣不是妖,沒有陰氣也不是鬼。

  渾如死物。

  南竹松了口氣,“嚇我一跳,這應該是什么雕塑吧,活靈活現真像那么回事,誰擺在這嚇人的?”

  這個問題問也是白問,無人能回答,就他廢話多而已。

  三人當即繼續前行,登上了石橋,不時觀察四周,同時也警惕那白衣女子雕塑,畢竟這是邪門地方,直接無視也做不到,心理上還是暗藏了防范。

  說實話,打量四周環境的三人很意外,沒想到這地下還有這樣類似山崖峽谷的空間。

  就在沒幾步就要走到石橋正中,也就是快要到那白衣女子雕塑的位置時,白衣女子動了,緩緩偏頭看向了他們,神情淡漠。

  這一幕差點把三人給嚇一跳。

  “笛笛笛……”

  庾慶馬尾辮里的大頭也在這時又發出了鏗鏘鳴叫聲。

  根據之前的經驗,師兄弟三人幾乎是同時揮劍,同一個動作,高、胖、瘦呼哈哈一起上,砍她!

  依舊是不堪一擊,只是師兄弟三人的反應有些過激,誰叫這么個黑漆漆的場景中,橋上站個白衣女人嚇他們。

  白衣女子當場被三人聯手砍爛了,綠汁四濺,變回了惡心的鬼胎模樣,迎面掉下了石橋,落向了下面的山谷。

  稍后,能聽到山谷下面有噗通聲傳來。

  南竹呼出一口氣,“這‘鬼胎’在搞什么,之前還能變化成咱們認識的人,現在怎么突然變成了一個陌生人,這不是擺明了引人警惕嗎?”

  牧傲鐵提醒,“和以前的‘鬼胎’不一樣,以前的沒有人氣也有妖氣,這次的什么都沒有,像是死物。”

  庾慶和南竹沉默了。

  “人氣?妖氣?”

  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在山谷中回蕩響起。

  師兄弟三人突然有汗毛豎起、頭皮發麻的感覺。

  這個女人的聲音他們不陌生,雖只聽過一聲短暫嘆息,卻是印象深刻,此時一聽就想起了早先剛進古墓時的情形,和那聲嘆息是同一個人,語氣中有略帶幽怨的感覺。

  三人相視一眼,從對方的反應中看出來了,不是幻聽,也不止自己一個人聽到了。

  三人環顧四周,旋即一凜。

  石橋的另一端洞口,走出了一個人影,稍近些能看出,就是一個糊滿了黏液的惡心毛猴子。

  公然以真身模樣走來的“鬼胎”在變化,體表蠕動變化,很快又變成了那個白衣女子。

  師兄弟三人還是頭次眼睜睜看到“鬼胎”是怎么變化成人的。

  這也就罷了,更令三人驚疑的是,步步走來的白衣女子身上,人氣,妖氣,邪氣,在不斷轉換著,似乎在回應牧傲鐵的話,你想要什么氣我都能給你。

  “這什么怪物,看來以前進過古墓的人對這‘鬼胎’了解也不多呀!”南州的聲音略有點緊張。

  都明顯感覺到了,這次的“鬼胎”露面好像不太一樣,好像有什么別樣花招要沖他們來。

  尤其是感覺到那一聲嘆息的人應該是朝他們來了。

  庾慶一個手勢,師兄弟三人某方面的默契真不用說,立刻轉身飛掠而去,直接脫離石橋,沖向了來時的洞口。

  遇上這樣的事,最好的辦法就是先躲遠一點再說,俗稱安全第一,再俗點就是逃跑。

  然而相逢就是緣,有些事情是躲不掉的。

  沖到洞口的三人忽急停下來,且慢慢后退。

  稍后,洞里又走出一人,又是一個白衣女子。

  師兄弟三人不斷回頭,后面的白衣女子還在,兩邊的白衣女子是一模一樣的。

  庾慶突然一個閃身而出,只一劍就將前面的白衣女子給斬殺了,還是那么的不堪一擊,甚至是沒有任何躲避的意思,又倒地變成了“鬼胎”的尸體。

  他還是想除掉攔路的先躲回迷宮似的通道去。

  “我隨時能讓那些妖修找到你們。”

  白衣女子簡簡單單一句話回蕩在山谷,頓令除怪欲跑的庾慶僵住了,南竹和牧傲鐵措手不及反倒沖到了他前面,又雙雙停下,雙雙回頭看向庾慶,怎么不跑了?

  這時,洞內走出了一群白衣女子,令二人不得不往回退。

  同時,石橋的另一端也出現了一群白衣女子,全部長的一樣。

  兩邊洞口的一大群白衣女子都在向石橋中間集中。

  師兄弟三人被逼得后退,南竹和牧傲鐵想動手殺出去,這次是庾慶揮劍張臂阻止了二人,擋著二人一并后退,同時大聲喊道:“你想干什么,想嚇唬我們嗎?”

  此話一出,兩邊走來的白衣女子突現異常之舉,突然瘋了似的,從石橋兩邊飛撲,紛紛自盡似的跳橋了。

  一直后退的師兄弟三人錯愕,只見前方只剩一名白衣女子朝他們走來,再回頭看,橋上空無一人。

  對方似乎展現出了某種程度上的善意。

  迎面走來的白衣女子右手抬起,長袖迎著山谷一掃。

  奇跡立刻出現,整座山谷瞬間變得星光燦爛,旋即又如星潮浩瀚。

  橋上,山壁上,橋下的山谷,還有頭頂上,附著的、地宮隨處可見的那種根須開始舒展出光斑,不斷有光斑向每一條根須灌注,最終停止后,每一條根須都散發著柔和的白色熒光。

  此時師兄弟三人也終于將白衣女子的面貌看了個清清楚楚,長發披肩,長相只能說是還可以,談不上多好看,神情淡漠。

  赤足走來的樣子倒是好看,每一腳踩在那些根須上都有波光漣漪,猶如在星河踏波而來。

  赤足一落地,周圍的根須便如同活了過來,溫柔觸碰。

  漆黑幽暗的地下山谷空間,變得煌煌亮堂,變成了一處如夢似幻之地,恍如仙境,真的是太美了。

  美到讓師兄弟三人目瞪口呆。

  美到讓師兄弟三人有點害怕,對方給他們的感覺有些高深莫測。

  這還是那個傳說中的陰森古墓嗎?邪門依舊。

  三人看了看自己手上被襯托的黯然失色的螢石。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望樓的情報上沒看到過,傳說中沒聽說過,柳飄飄他們也沒提到過還有這樣的場景。

  問題是,一只“鬼胎”能有這揮手間點亮一片天地的駕馭能力嗎?

  三人感覺到了,這個“鬼胎”不是正主,正主應該是駕馭“鬼胎”的人,是這個女人長相的人嗎?幕后黑手出現了嗎?

  庾慶喊話,“你是什么人?”

  白衣女子邊緩緩走來,邊緩緩說道:“你希望我是什么人,我就是什么人。”

  庾慶:“既然露面了,又何必故弄玄虛。”

  白衣女子:“不死不滅之人,用人間的話來說,仙人。”

  仙人?師兄弟三人同時一愣,旋即相視一眼,眼神里都有懷疑,真要是傳說中的仙人,需要躲在地下用這樣鬼鬼祟祟的手段嗎?

  白衣女子終于站在了三人跟前。

  “笛笛笛……”

  躲在頭發里的大頭又鏗鏘鳴叫了一番報警。

  這次,師兄弟三人沒有再砍對面的女子。

  白衣女子盯著庾慶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身上的這只蟲子就是地火之精吧?”

  是說大頭嗎?庾慶疑惑道:“地火之精?也許是吧。”

  白衣女子:“地火之精,乃地火靈氣孕育凝結而成,八百年方能化形一次露面,露面一次也只有三十六天,只為交配,之后又隱于地火不出。此乃至陽之物,能克陰魂,百邪不侵,通常用于煉藥和煉制寶器,活物乃是不染風塵的精靈,淪落于世必絕食而亡,怎會在世間風塵中跟著人到處亂跑,它不會跑的嗎?”

  師兄弟三人面面相覷。

  庾慶心里在嘀咕,她說的是大頭嗎?

  南竹和牧傲鐵也在心里嘀咕,說的是那放屁蟲嗎?

  師兄弟三人都感覺這白衣女子把大頭說的好高級的感覺,只是都感覺對方說的有些不對勁。

  什么八百年才露面一次,什么不染風塵的精靈,什么淪落于世必絕食而亡,三人心里都在嘀咕,絕食個屁,貪吃的要死,不吃的撐死都是好的,一個大屁便能涂炭一方,真沒看出人家說的那份高雅來。

  至于會不會跑,庾慶想了想賣掉了又跑回來了的情形,遲疑道:“現在應該不會跑吧?”

  白衣女子頷首:“八百年才出現一次的東西,你能遇上,還能隨從于你,可見你也是個身具機緣之人,倒也不枉我露面見你。”

  庾慶:“別說那么玄,我們三個走南闖北什么沒見過,不吃這套,你到底是誰,真身躲在幕后究竟有何企圖?”

  南竹和牧傲鐵聞言也挺了挺胸膛,手中劍顯擺著給師弟助威。

  白衣女子:“我在此住了三千年,你們破我家門,擾我清凈,反質問我有何企圖,是何道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