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八八章 地宮入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按理說,就算是有人做手腳又封堵了起來,也不可能出現這種找不到的狀況。

  南竹卻是一副沉冤得雪的樣子,在兩位師弟面前嘀嘀咕咕,“看到了嗎?看到了沒有?我就說你們冤枉了我,我說一塊塊挨著敲過去的你們不信,現在看看,這么多人反復敲,一樣沒用。”

  他這口冤氣一直憋的無處傾訴,搞的自己都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敲擊的過程中真的走神疏忽了,現在方明白自己之前確實是被冤枉了。

  然而現在沒人在乎他之前是不是有被冤枉,世間只有他自己在乎,壓根沒人理他。

  庾慶皺眉不語,觀察著四周,有一點他算是明白了,見元山的妖修以前也不知道古墓里會出現這種狀況。

  也就是說,這是新情況?

  怎么可能找不到出口?

  一群妖修也覺得不可能,他們的反應和庾慶三人之前的反應是一樣的,擴大范圍去敲擊。

  庾慶三人跟著他們一路折騰下去,想不跟著也不行,身不由己。

  “不對!”

  柳飄飄突然出聲,引起了身邊人的注意,庾慶三人盯著她,不知她怎么了。

  朱明池問:“大掌衛,怎么了?”

  柳飄飄揮手指向了四壁,“這石壁很干凈。當年我們最后一次退出時,是進來放火燒過的,你們看這通道,竟沒有一點煙熏火燎過的痕跡。”

  眾妖驚疑四顧,不少人伸手到墻上摸了摸。

  不說不知道,一說才發現果然如此,因此地石頭的顏色本就偏黑,之前并沒人注意到這方面。

  這話也提醒了庾慶,令他皺了眉頭。

  南竹也留心觀察了一番,摸著下巴嘀咕,“若真是這樣的話,就算有人搞鬼,誰又會閑得無聊把這么長的石壁給擦干凈,且擦的連一點煙熏火燎的痕跡都沒有?”

  轟!柳飄飄忽一掌轟在了石壁上,震碎了一塊長條大石,有了缺口后,她又揮手掰開了另一塊長條大石。

  沒徹底掰下來,尾端還卡在石壁上,但已經讓人看清了石塊的后背。

  石塊的背面才如同柳飄飄所言,有著明顯的煙熏火燎痕跡。

  眾人看看四周,很是訝異,不知誰這么無聊,將所有堆砌的石塊都給翻轉了一遍不成?

  一看這狀況,朱明池和童春秋也接連動手,從石壁上拆下了幾十塊石頭,結果發現有的石塊背面有煙熏火燎的痕跡,有的沒有,拱狀弧頂上的石頭背后都是干凈的。

  這情形越發讓人摸不著頭腦。

  重點是,石塊后面的壁上有許多拳頭般大的窟窿,施法查探后,發現深不可測,不知通往哪里。

  柳飄飄指著石頭散落一地的現場,“老朱,你帶點人守在這里做標記,其他人再繼續往前敲,若真能一直讓人轉圈圈,我就把這堆砌的石壁全給拆了,看看后面究竟藏了什么鬼,我就不信找不到道!”

  她手一揮,大部分妖修繼續敲著墻壁前行。

  皺著眉頭思索了一陣的庾慶向柳飄飄走去,有話要問,誰知卻被看守的小妖一把給摁住了。

  “你想干什么?”小妖喝止。

  南竹和牧傲鐵略繃心弦,不知這老十五是不是又要搞什么。

  兩人擔心吶,好不容易過了眼前的坎,后面還不知道怎么辦呢,這位又主動湊上去干嘛,又要惹是生非不成?

  柳飄飄回頭一看,見庾慶似乎要與她交流,抬了下手,“讓他。”

  小妖這才放開了人。

  庾慶湊到了柳飄飄身邊伴行,問:“大掌衛,古墓當年出口被封后,有沒有人挪開洞外堆積的亂石進來過?”

  換了尋常人這般被抓了,柳飄飄壓根不會理會,然而身份和背景這東西許多時候確實比能力更有份量。

  柳飄飄想了想道:“不清楚。若不是你們這些人跑來搞什么,誰沒事會往一個掏過的墳里跑?何況里面還有妖邪,派人守在這里也沒任何意義,沒有守衛,也就不清楚有沒有人進來過。”

  庾慶又問:“你們進來的時候有沒有聽到山洞里有什么奇怪的聲音?”

  柳飄飄不解,“什么聲音?”

  庾慶:“一個女人的聲音。”

  “女人的聲音?”柳飄飄驚疑,“她說了什么?”

  庾慶:“沒說什么,就是一聲嘆息,我們三個都清楚聽到了,你們什么都沒有聽到嗎?”

  “沒有。”柳飄飄很肯定。

  庾慶沉思不語了,隱隱感覺眼前的蹊蹺和那個女人的嘆息有關聯。

  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但走了多少路大家卻有估算。

  前前后后走了十幾里的路,不但不見盡頭,也沒有再和定點做標記的朱明池等人碰見。

  之前庾慶三人逃跑被追上時也沒有跑出這么遠的距離。

  若說在繞圈,應該早就和朱明池等人相遇了才是。

  這未免也太邪門了。

  詭異,再往前走下去不知哪才是盡頭,一群妖修漸惴惴不安。

  火把也都用的差不多了,基本都摸出了螢石照明。

  童春秋忽道:“大掌衛,有點不對,這么久了,老朱見我們這么久沒回應,就算不追來看看,也會派人過來找我們,現在卻沒一點反應,會不會出事了?”

  柳飄飄沉聲道:“你親自帶人去看看,一旦發現不對,就用力攻擊石壁向我發信號。”

  “好!”童春秋應下,揮手又帶走了三十名妖修,快速原路折返而去。

  這邊則繼續敲擊墻壁前行。

  然并未再走太遠,一行便停下了。

  眾妖眼前竟然出現了另一番場景,臺階,向下的臺階。

  對同樣場景中幾乎走到有些麻木的妖修來說,有點別樣提神。

  石塊堆砌的筆直通道到此為止,臺階和石壁是直接在山體中開挖出來的,渾然一體,不再有堆砌的整整齊齊的石塊裝飾,其實就是洞穴的樣子。

  洞穴上方垂掛有不少植物的根須,或長或斷,不知怎么從石頭里長出來的,上面附有不少散碎如同沙粒的亮片,不知是什么東西。

  柳飄飄從眾妖中走出,讓后面妖修將所剩不多的火把遞來了一支,之后隨手扔下了臺階,火把落在了臺階下面燃燒,上下高度達數丈。

  觀察了一會兒下面的環境,柳飄飄回頭看,突然脆生生道:“這條通道不是平的!”

  庾慶問:“什么意思?”

  柳飄飄瞥了他一眼,“這個地方我來過,在離洞口半里路左右的位置,幾處臺階轉下來,與洞口的落差大概達二十丈左右。前面半里路是入口通道,到了這個地方,才是真正進入地宮的開始。”

  這里與洞口的落差達二十丈?眾妖略驚,南竹失聲道:“我們豈不是已經到了地下深處?”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庾慶亦轉身看向了來路,之前一路都是平整的直道,平路怎么走到了地下二十丈深的位置?

  他又回頭問柳飄飄,“也就是說,讓我們奔波許久的這條通道,以前其實只有半里路的長度?”

  柳飄飄點頭,目光泛冷打量四周,“你們之前兜圈的時候可能在平行,現在其實一直在下坡,只是坡度不易被察覺,不是緩坡就是階差,這視線下是不容易被發現的。總之有人在通道上做了手腳,而且是動了大手腳。”

  庾慶明白了她的意思,“也就是說,我們之所以找不到出去的洞口,并不是我們找錯了位置,而是水平高度出現了變化,也許我們敲擊石壁的時候把胳膊抬高一點就找到了?”

  柳飄飄:“應該是這樣。”

  庾慶默了默,“難怪你們剛進來的時候,我們三個立刻趕去就找到了洞口。因為我們去的太快了,機關來不及調整水平高度,否則容易被發現。”

  “機關?”柳飄飄反問,“什么機關能在地下做這么大規模的調整,如此負重運作,還能不讓我們察覺出運轉動靜,這得是怎樣恐怖的機會才能做到?”

  話畢臉色忽變,猛回頭看向來路,“不好!幕后黑手隨時能改變通道方向,老朱和老童怕是不知會被引向何方。”

  正這時,臺階下的地宮方向突然傳來一陣隆隆震響,似乎有什么打斗動靜。

  柳飄飄聞聲側耳傾聽,稍后直接一個閃身飄了下去,眾妖立刻跟著跳了下去,庾慶三人是被拎下去的。

  一群人在地道內急速前行,這被人擄走的感覺確實不好,庾慶忍不住大聲喊道:“大掌衛,這樣著實不好受,你能不能先解開我們身上的禁制,你放心,這鬼地方我們不敢單獨亂跑,只能是跟你們一伙。”

  他只是喊來一試,有用沒用先摟一耙再說,誰知柳飄飄竟還真的答應了,聲音從前面傳來,“給他們解開。”

  于是師兄弟三人又得了自由,也跟著一群妖修黑燈瞎火的往前跑。

  沒跑多久,前面突然成片停下,庾慶跟著稍停,踮起腳尖往前一看,看到了柳飄飄背雙劍的背影,當即分開人群上前了,發現已經到了一處十字交叉的樞紐之地。

  上面依舊垂著許多的根須,在根須的下面,竟有三條盤膝打坐的人影。

  庾慶借著朦朧光線仔細觀察后,略驚,發現不是別人,正是之前消失的那三個苦力,似乎還保持著消失前的動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