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八七章 又消失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是不是這三人,童春秋也不能完全確定,他帶著人也是后追到的,朝先一步追趕的小妖遞出詢問眼神,那小妖立刻回道:“大掌衛,沒錯,就是他們三個。”

  柳飄飄盯向了師兄弟三人,“你們膽子不小,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擅闖我見元山禁地!”

  庾慶看看前后圍堵的陣勢,再加上知道了對方是什么人,知道憑他們三個是無法再跑掉的,強行突圍也是自找沒趣,鬧丟了性命更劃不來,手中劍一翻,唰一聲插回了劍鞘,偏頭對兩位師兄嘀咕一聲,“沒搞清我們來意,不至于殺我們,見到洪騰,我有辦法自保,認栽吧!”

  南竹深以為然,沒必要自找罪受,立馬跟著長劍歸鞘,見牧傲鐵還是一副猶有不甘的樣子,他當即幫忙,拽住牧傲鐵的手,奪了他手中劍,幫他插回了劍鞘內。

  庾慶攤手道:“大掌衛,我等束手就擒。”

  一群小妖立刻一擁而上,當場將三人給制住了,童春秋出手一檢查,探明了三人的修為,忍不住啐了聲,“還當是什么高手。”

  見目標如此順從,柳飄飄倒有些意外,旋即想到什么,又問:“進來了九個人,還有六個去哪了?”

  庾慶嘆道:“我也想知道去哪了,我們一進來就出事了,有三個莫名其妙當場斃命,身上開了花,人也被吸干了……”他把三名苦力中招身亡的經過講了下,見一些妖修驚疑,然柳飄飄卻似乎一點都不感到驚奇,當即明白了,人家知道那是什么東西,遂問了句,“大掌衛,那花是什么東西?”

  柳飄飄:“婆兮!”

  婆兮?師兄弟三人回頭相視一眼,皆沒聽說過,也都有些納悶,見元山明顯知道古墓里存在這東西,可望樓提供的情報里,居然絲毫沒提及這玩意,是沒買最貴情報的原因嗎?

  殊不知,這是誤會了望樓,望樓真要是能無所不知那還得了?

  冠風揚古墓里的古怪,進去過的人大多諱莫如深,大多被封口了。原因簡單,對介入過的勢力來說,我們拿性命蹚出的路不會給對手白白去用,希望他們之外的人或者對手進去也吃個大虧。

  柳飄飄也沒興趣對庾慶慢慢解釋什么,再問:“還有三個呢?”

  庾慶:“我們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回頭來找時,已經不見了,這通道有點古怪,我們之前想離開,原路返回怎么都找不到出口。”

  不少妖修前后張望,童春秋等人從前面出現已經讓他們感覺到了古怪。

  柳飄飄再問:“你們是碧海船行的人?”

  庾慶:“是也不是。”

  童春秋立刻過去推搡了他一把,“把舌頭捋直了說話,不許繞!”

  見庾慶被推的撞在了墻上,牧傲鐵立刻面泛怒意,欲沖來,卻被身旁妖修一把給摁住,后者一腳踢在他膝蓋后面,當場將其給摁跪在了地上。

  牧傲鐵越發不甘,晃身掙扎,奈何被點了穴道,一身修為受制,壓根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話又說回來,就算修為沒有受制,憑他們師兄弟三人的修為在這里也沒什么反抗的能力。

  撞在墻上的庾慶卻連忙對牧傲鐵推掌示意,示意他不要沖動。

  “誤會,誤會。”南竹臉上的嚴肅沒了,在那朝摁住牧傲鐵的小妖點頭哈腰,拜托不要為難的樣子。

  庾慶只能是再次解釋道:“我們進山的身份是掛了碧海船行的名頭,但卻是在碧海船行招聘挑工苦力時混進來的,目的自然也是為了進山。”

  這說法和洞外孟韋的說法沒什么區別,柳飄飄哼了聲,“倒是個對碧海船行忠心耿耿的苦力,死也要幫碧海船行撇清!”

  庾慶知她誤會了,倒不是要幫碧海船行撇清,而是要撇清自己和碧海船行的關系,有些話孟韋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人家壞事照干,卻不會擔任何責任,他若敢牽連到碧海船行頭上去,能過了見元山這一關也過不了碧海船行那一關。

  他當即大聲道:“大掌衛,我們確實不是碧海船行的人,我借碧海船行的名頭前來,只是為了完成家父的夙愿。”

  扛著斧子的朱明池樂了,“什么夙愿還要跑到墳墓里來完成,莫非這里埋了你爹不成?”

  庾慶:“言重了,外面那個進來的洞口正是家父當年命人開挖出來的,沒有家父,你們未必有機會進來。”

  童春秋不屑,“你父親誰呀?”

  庾慶淡定道:“家父前虞部郎中阿節璋!”

  此話一出,頓令現場一片死寂,安靜到似乎能聽到火把燃燒的動靜。

  別的地方的妖修可能不知道阿節璋是誰,但見元山這里,就是因為這座古墓的原因,上上下下的每一個妖修都知道阿節璋是誰。

  朱明池和童春秋愣愣盯著庾慶上下打量。

  柳飄飄臉上的冷漠亦蕩然無存,明顯有些發愣,竟有幾分傻傻盯著庾慶的感覺。

  南竹眼神呆直直的盯著庾慶,心里直接冒出一個字:草!

  單膝跪地,一臉不忿的牧傲鐵也愣住了,緩緩抬頭看向了庾慶。

  師兄弟兩人都沒想到老十五關鍵時刻會冒出這一出,這位不是很反感別人把他當做阿士衡的嗎?

  一群妖修全部靜靜盯著庾慶。

  好一會兒,柳飄飄才試著問道:“你叫什么?”

  庾慶依舊淡定,“在下進山沒用真名,在下阿士衡!”

  柳飄飄頓滿眼的訝異。

  朱明池連忙抓著胡子撓個不停問:“你就是那個考了什么四科滿分的探花郎?”

  庾慶嘆道:“過去的事了,沒必要再提。”

  童春秋也湊了過來,一臉稀奇的樣子圍著踱步來回,“大名鼎鼎的探花郎能跑這里來?”

  柳飄飄問:“你憑什么證明你是阿士衡?”

  庾慶:“這個簡單,不知你們可聽說過玄國公應小棠?”

  一群妖修又是一靜,那可是個大人物,在錦國敢和司南府對著干的人物,豈能沒點耳聞。

  柳飄飄:“知道又怎樣?”

  庾慶:“我落在你們手上也跑不掉,你帶我們出去,容我修書一封給玄國公,他自然會向你們證明我的身份。”

  眾妖面面相覷。

  柳飄飄沉默了會兒,又問:“他們兩個是什么人?”

  庾慶:“玄國公身邊打雜的,我辭官離京時,玄國公把他們兩個送給了我,照顧我日常。”

  南竹和牧傲鐵很無語,我們怎么就成了打雜的?

  然而兩人也不傻,知道庾慶在救他們,不給他們安個身份的話,很容易被見元山的妖修給宰了。

  柳飄飄:“你這是在搬出應小棠嚇唬我們嗎?我告訴你,我們見元山不吃這一套,就算是應小棠親自來了,這里也不是他能擅闖的地方。”

  庾慶:“大掌衛問什么,我答什么而已,何來嚇唬一說?”

  柳飄飄哼道:“你擅闖此地,我們就算殺了你,應小棠也說不得什么。”

  庾慶順著她的話客氣應承,“那是自然。”

  邊上的朱明池和童春秋的神色卻有些不太自然,二妖心里清楚大掌衛這話有點給見元山臉上貼金了,應小棠哪是他們惹得起的,大王見了一方諸侯的巒州牧呂開都得客氣著,更何況是應小棠那種地位遠高于呂開的人。

  見元山畢竟還是在錦國境內,真要鬧翻了臉,人家有的是辦法找你麻煩。

  就算是論武力,見元山也不是應小棠的對手,只怕人家的一支狼衛就能掃平見元山。

  這種事情又不是沒有發生過,曾有妖界某個山頭的妖修作亂為禍人間,不等妖界自行處理,應小棠一聲令下,狼衛千里奔襲,就是個直接蕩平!

  柳飄飄繼而又問:“另外六個也是應小棠的人?”

  庾慶搖頭,“不是。那六個我們其實不認識,他們也是應聘的苦力,我們也一直以為他們是應聘的苦力,直到進古墓前,我們才發現他們不是苦力那么簡單。”沒說是碧海船行的人,也不會做那個證。

  柳飄飄;“你來這里找什么?”

  庾慶:“家父生前判斷‘云圖’還在墓里。”

  南竹和牧傲鐵發現老十五嘴里幾乎就沒什么實話,搞的他們都不敢吭聲了,生怕說錯了對不上。

  “若有一句假話,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柳飄飄對庾慶砸了一句狠話,揮手轉身而去,“先把他們三個帶回去。”

  一群妖修跟了她去,庾慶三人也被押著跟隨。

  童春秋倒是快步追到了柳飄飄邊上,“大掌衛,死了三個,還有三個不知去了哪,不追了嗎?”

  柳飄飄回頭瞥了眼庾慶,“若他說的情況屬實,那三個人肯定活不了了,沒必要再冒險追了。你兜了一圈的事有點蹊蹺,以前沒有過,看看大王的意思再說。”

  童春秋想想也是,便沒再說什么。

  然而一行走了一陣后,忽陸續停下了,一個個東張西望。

  庾慶師兄弟三人能深切明白這些人的感受,因為他們之前親身經歷過,出口又不見了!

  出口呢?不見了自然要找。

  一群人往前走了走,還是沒找到,于是師兄弟三人又被盯上了,柳飄飄問:“怎么回事?失蹤的三個人在搞鬼嗎?”

  庾慶道:“不會,這事我們之前也遇上了,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出口,知道你們進來后,我們才察覺到出口的位置,敲擊石壁找到了被石頭堆砌的洞口。之前你們當中追我們的人,應該看到了我們正在拆墻。”

  此話一出,很快便有小妖出來作證,證明確實如此。

  那就沒什么好說的,柳飄飄立刻讓人敲墻聽聲尋找。

  一群妖修肯定了出口的大概位置,便咚咚咚的敲了個不停。

  敲了很久后,別說他們,庾慶三人也漸漸感覺到了不對,那封堵的位置似乎又消失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