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八六章 狹路相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遠處還有一點白光,看著也眼熟,明顯就是外界那堆亂石入口處的天光。

  南竹和牧傲鐵面面相覷之后,皆看向庾慶,神色皆透著異常動容。

  或者說,兩人被驚著了,心頭都浮現一個疑問,這請神問路的迷信把戲真的有用?真的是祖師爺在冥冥中指路不成?

  看到了出口,趴在墻體缺口處的三人也都松了口氣,差點以為自己要困死在里面來著。

  牧傲鐵不知想起了什么,皺著眉頭看向了南竹。

  南竹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拍著壘塊的墻體,顧左右而言它,“咦,奇怪了,看這墻體不像是有機關推動的樣子,難道真和那女子的嘆息有關,難道真有女鬼作祟不成?”

  牧傲鐵不讓他轉移話題,硬生生挑明了,“你也說了,這邊的墻是你敲的地方,你為何錯漏了此處?”

  庾慶也冷冷盯向了南竹。

  南竹頓一臉憋屈道:“得,我就知道你們要誤會我,就怕你們不信。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摸著良心的告訴你們,我真的沒錯漏,我真是挨著分寸一點點敲過來的,我也搞不清為什么我敲的時候聲音是正常的。有鬼,你們記得那女子的嘆息聲嗎?我相信真的有女鬼,你們一定要相信我!”

  牧傲鐵和庾慶眼神里的意味很明顯,大家有矛盾歸有矛盾,若是把情緒帶到這種事情上,搞出偷工減料的事,那就過分了。

  南竹看懂了,越發是無處申冤的樣子,拍著堆砌的石頭道:“這么邪性的事情就擺在眼前吶,你們寧愿不信我,也要信這鬼地方不成?對了,老十五,你之前說洞口出現了,還有好多人進來了,可眼前你看,洞口又被封了,這太邪門了。”

  庾慶回頭看了眼,“這地方確實不對勁,走,我們先出去摸摸外面的情況,看有沒有機會脫身離開。”

  兩位師兄頓一臉錯愕,有點錯愕不信的感覺。

  牧傲鐵:“走?離開?你不找了?”

  庾慶:“這地方確實不對勁,有點超乎了我們的想象,我們有必要再對這座古墓多做一些了解再做決定。”

  他是想找到仙家洞府不錯,可他又不傻,犯不著找死。

  之前覺得能倚仗自己的觀字訣在古墓里有所作為,走了一遭才發現,自己的觀字訣在古墓里竟然沒什么作用,這等于抽掉了他的底氣,哪還敢造次,三人總不能憑自己的修為再闖一次吧?

  南、牧二人想想也是,不過也明白外面能不能走脫還是個問題。

  “嗯,先悄悄溜出去探探情況。”表示認可的南竹開始拆墻。

  誰知才轟隆推倒一塊石頭,便驟然有“嗚”的呼嘯破空聲傳來。

  三人一驚,來不及看什么情況,幾乎同時閃身避開。

  咣咣咣……

  震響,幾支武器接連射來,將洞口的石頭崩的亂碎橫飛。

  三人這時才看清有幾條人影撲了過來,并有厲喝聲同時傳來,“哪里跑!”

  一聽這聲音,就知道是要對自己不利的。

  庾慶喝了聲,“快走!”手中螢石揮了個手勢。

  兩位師兄立馬跟了他往里躥去,沒辦法,這位師弟的實力更強,要逃命的話,還是跟著師弟比較安全一些。

  五名妖修閃身而至,快速撈回了自己的武器,其中四人追去,另一人快速回去向柳飄飄等人報信。

  庾慶三人在黑暗通道內急速快閃,全力狂逃。

  后面四名妖修窮追不舍。

  雙方的追趕距離始終無法拉近,可見彼此的修為差不多,庾慶頓放心不少。

  被派出探路的小妖,修為也確實沒多好。

  甩動著一身肥肉閃跳馳騁的南竹有點急,“老十五,人在洞口,不往外跑,還往里跑是幾個意思,做甕中鱉嗎?”

  庾慶:“既然是沖我們來的,你確定你知道外面是什么情況?你覺得外面能沒人把守?一頭撞出去自投羅網嗎?我們跑的這個方向肯定是沒人過去的,管他的,一直往前跑,看通往哪里。”

  南竹:“萬一前面是條堵斷的死路怎么辦?”

  庾慶:“瞎扯淡,拎起腦子想想,誰修這么長的通道是為了修條死路的?”

  此話一出,南、牧二人想想也是,頓時多了幾分逃脫的信心。

  兩人有時候也不得不承認,老十五雖然不是什么好東西,可若是論腦子反應速度,兩人大多時候還真未必比的上老十五這個小年輕。

  當然,南竹還是不免擔心一聲,“他們這樣追著不放的話,也不是個事啊!”

  庾慶:“先跑,若真是不識相,這幾個人我來解決。”

  此并非虛言,他的修為高過兩位師兄,陪著跑是不好扔下兩人不管,連他兩位師兄都追不上的人,他還真未必會放在眼里。

  之所以跑,是之前感察到進來的不止這幾個人,怕招來更厲害的,可若是真不給活路,那他只好出手解決掉這幾個。

  “藍色妖姬,看看是什么人。”

  庾慶提醒一聲,自己已摸出藥膏,邊跑邊抹了兩道淡藍在眼瞼上。

  南、牧二人聞聲也這般做了。

  這次來見元山,某人確實做了不少的準備,也確實是花了不少的銀子。

  窮有窮的活法,富有富的過法,換以前的話,庾慶是不可能花一大筆錢買“藍色妖姬”這種的東西的,口袋里揣了十萬兩銀票都不覺得多后,消費方式略有變化。

  三人陸續回頭一看,察覺到了妖氣,頓時明白了,追趕他們的人是見元山的妖修,越發慶幸沒直接往外跑。

  跑著跑著,突然,師兄弟三人目光一亮,隱隱見到前方出現了亮光。

  “咦,終于跑出這見鬼的通道了,聽說之后的地形如同迷宮,我們…”

  南竹的聲音略有逃命時刺激的亢奮,然而他的亢奮聲很快便戛然而止。

  他們看清了亮光是什么,是火光。

  燈火輝煌!

  好多的火把,好多的人,形形色色的人。

  一堆人堵在前面的通道,且妖氣騰騰,不見一點人氣。

  這說明什么?說明前面全部是妖修,全部是妖怪!

  不需要招呼,三人腳下緊急剎停,有點懵,怎么會有一群妖修在這里堵著等他們?

  前面無意中堵住了他們的妖修先是聞聲紛紛看來,后也有點懵了,不時看看前面,又看看后面。

  尾隨追趕而來的幾名妖修也懵了,緊急停下了,一臉的驚疑不定。

  在他們的后面,又沖來十幾人,由掛著鏈錘的童春秋親自帶領追來了。

  接到報信后,再趕來,還幾乎能同時追上,可見這十幾人的修為如何。

  然而這十幾人看清前方的情形后也愣住了,也緊急停下了,目瞪口呆,明顯也有些懵了。

  原因無它,堵在前面的那一大群妖修正是見元山大掌衛柳飄飄等人。

  現場突然就安靜了,一群妖修驚疑不定的氛圍很明顯。

  前無出路,后無退路,庾慶師兄弟三人的第一反應是背靠背戒備,也被這群妖修的反應給搞懵了,看看前面,又看看后面,沒一個吭聲的,也沒一個有反應的,不知這兩幫妖修究竟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

  最終還是柳飄飄分開一群妖修走了出來,一身紅衣,背負雙劍,叉腿而立,火光下頗有幾分英姿颯爽。

  她目光跳過了庾慶三人,盯著童春秋,問:“老童,怎么回事,你們從哪鉆出來的,怎么跑到了我們的前面?”

  “呃…”童春秋愣了愣,回道:“大掌衛,我們沒鉆吶,我們是一條直線跑的,怎么就撞上了你們,你們從哪個岔路穿插過來的嗎?”

  大掌衛?庾慶立馬盯向了柳飄飄,根據這稱呼,根據望樓提供的情報,立馬猜到了這人是誰,同時大概也猜到了那個“老童”是誰,頓暗暗叫苦,見元山為了抓他們還真夠下血本的,連見元山掌控武力的頭號人物都出動了。

  何止是他,南竹和牧傲鐵也是看過望樓情報的,亦緊張了。

  南竹偏頭靠近牧傲鐵耳邊,小聲嘀咕了一句,“老九,老十五這神棍沒說錯,果然進來了一群人。”聽話里的語氣似乎寧愿庾慶搞錯了。

  柳飄飄聽了童春秋的話卻是皺眉。

  扛著大斧子的朱明池喝道:“老童,你說什么夢話呢?你們出動了,去向又情況不明,我們怕你們有失,怕會馳援不及,一直在原地等著你們,壓根就沒動過,穿哪門子的插,是不是你們自己跑岔了路沒發現?”

  童春秋當即大聲保證道:“絕沒有!我們是順著筆直的通道跑的,連彎都沒有拐一下,不信你問他們!”揮手指向身后一群人。

  “沒有跑岔啊!”

  “大掌衛,我們真的是筆直跑來的啊!”

  “是啊,我們路上甚至沒有發現任何岔路。”

  “對,路上壓根就沒有岔路。”

  一群妖修紛紛點頭響應童春秋的話。

  聽他們這么一說,庾慶三人面面相覷,隱約明白了他們之前為何總走不到頭,難道一直在兜圈不成?

  柳飄飄眸波閃爍不已,忽盯著童春秋問道:“老童,我早上吃了什么?”

  童春秋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對方有點懷疑他的真實性,進過古墓的人都清楚是怎么回事,當即道:“大掌衛早上什么都沒吃,屬下問您要不要吃點什么,您說不想吃。”

  聞聽此言,柳飄飄明顯松了口氣,放下疑惑先處理眼前,朝庾慶三人抬下巴示意了一下,“你們追的就是他們三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