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八五章 找到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這個時候,這種場合中,也確實不好再起內訌。

  牧傲鐵深吸氣,忍下了這口氣,與南竹各自左右,各自解了劍下來,以劍柄咚咚敲擊兩邊石壁不停。

  庾慶則在兩者之間計算步行的距離,同時觀察著手中的焚香煙氣變化。

  他也不知道眼前的情況是怎么回事,明明有入口進來的,怎么會突然消失了?

  至少他肯定一點,就算是有機關,只要機關產生變化就會有動靜,有了動靜就會有氣流,有了氣流變化,手中的煙氣就會受到影響。

  尤其是在封閉空間內,一旦某一點打開了缺口或機關有了變化,整個空間的氣流都會被牽扯,牽一發動全身,對煙氣的牽扯會很明顯,所以他要保持觀察。

  咚咚咚的敲擊聲不停在幽暗通道內回蕩。

  敲擊聲的飽實度持續著,聽覺上沒什么明顯差異。

  一路敲擊下去,火把陸續全部熄滅了,三人又扯開了內襯的衣角,將包裹好縫制在里面的熒石給拿了出來,剝開包裹,頓煥發出淡綠色光芒,光色帶點慘白。

  這都是庾慶來見元山之前就準備好了的,在這方面不敢省錢,每個人都準備了六七枚,反正總共買了二十枚螢石,三個人分。

  這點光線雖不夠明亮,不過修行中人的視力調節方面還不錯,純黑的地方看不見什么,只要給上一定光源,在一定范圍內的視力觀察還是沒問題的,火把也就是照的遠一點而已。

  咚咚咚……

  敲擊聲一直在幽暗通道內回蕩,一行在通道內越走越遠,庾慶的一顆心也漸漸沉入谷底。

  敲擊聲沒什么變化,手中焚香換了幾炷,觀字訣也沒看出什么來,實在是古怪。

  按他一路的計算,已經走了很遠,可前路依然看不到盡頭。

  凝神敲擊墻壁聽音的南竹忽停下,似乎也感覺自己走了很遠,問了聲,“走多遠了?”

  庾慶沒瞞他,“三里路的樣子。”

  “什么?”南竹吃驚,牧傲鐵亦停下了敲擊。

  “筆直的一條通道,沒有任何拐彎,怎會有這么長的距離?”南竹驚問。

  牧傲鐵亦問:“整座山多寬來著?”

  庾慶:“不太清楚,在外面目測估計,最寬的地方應該不會超過五里。”

  南竹:“調頭之前,那邊沒看到盡頭,這里走了三里又沒看到盡頭,問題是我們連下坡路都沒走,筆直平坦的通道在這山體內能有這么長嗎?光通往墓室的甬道就這么長,怎么可能?”

  庾慶:“繼續敲。”

  南竹怒道:“還敲?這明顯有問題。”

  庾慶沉聲道:“我知道有問題,山體寬度應該不超過五里,現在走了三里的樣子,那就再走兩里又何妨,說不定前面就是出路,再敲!”他扔掉了手中的香尾,又摸出供香打開火折子重新點上了。

  南竹:“若是真沒出路呢?”

  庾慶指向一旁石壁,“那就用笨辦法,直接在山體上開洞,我倒要看看能不能挖出去。”

  南竹和牧傲鐵看向前方黑暗深處,又同時回頭相視一眼,想想也是,已經走了三里,再走兩里又何妨,說不定前方就有出路,現在停下豈不可惜。

  咚咚…

  牧傲鐵帶頭敲擊,南竹亦隨后,一行繼續在黑暗甬道中前行。

  外界入口,站在一堆石頭上守著的孟韋忽回頭,只見一群人飛掠而來,為首的三人他認識,昨天來時拜見過。

  最中間身負雙劍的紅衣女子,乃是見元山負責武力方面的頭號人物,人稱大掌衛,柳飄飄。

  左邊扛著大斧頭的光頭佬,還有右邊身上掛著鏈錘的魁梧漢子,正是柳飄飄的左膀右臂,朱明池和童春秋。

  上百名妖修一窩蜂似的飛掠而至,柳飄飄三人更直接飛落在了孟韋跟前。

  孟韋拱手笑道:“大掌衛怎么來了?”

  柳飄飄面容艷麗,眸波冷冽,“孟韋,你竟敢擅我妖界禁地,是何居心?”

  孟韋立馬收了笑意,“大掌衛這話未免也太言過其實了,你們哪只眼睛看到我進了妖界禁地?”

  光頭佬朱明池揮大斧指去,怒喝:“你手下進去了一幫,還敢狡辯,當我們瞎子不成?”

  孟韋:“都是我臨時招來挑賀禮進山的苦力,我也不知為何突然會變成這樣,徘徊于此不敢越雷池一步正是此故。大掌衛來得正好,盼拿下那群圖謀不軌者,好查個明白,我碧海船行絕不包庇。”

  “哼,臨時招的苦力?倒是把自己摘的干凈,這鬼話你自己信嗎?”柳飄飄一聲冷哼,沒再啰嗦,也沒再管孟韋,揮手示意了一下,立刻有一群妖修跳下石坑,鉆進了古墓入口探路。

  柳飄飄等三名頭領隨后也陸續跳了下去,快速進了洞。

  山大王洪騰接到消息,獲悉有人進了古墓,立刻聯系了那位三爺。

  那位冷眼旁觀的三洞主,獲悉碧海船行的人還真是直接進了古墓,多少有些訝異,感覺碧海船行的行事有點不正常,不過他很清楚碧海船行的背后是什么人。

  三洞主也有些繃不住了,殷國那邊直接出手了,是不是也掌握了什么他們不知道的情況?他難以坐視,雖未全面展開動作,但還是讓洪騰這邊先派出了得力干將進古墓介入。

  柳飄飄等人奉命而來,沒空跟孟韋理論,賬回頭自然有人去算。

  上百名妖修紛紛快速進入了洞內。

  孟韋目送著,慢慢負手身后,皺起了眉頭,這么一大幫子妖修進去了,也不知阿士衡那些人能不能扛住,他只希望阿士衡之所以敢進古墓是有所倚仗。

  躲在山林中的秦訣和崔游依然在暗中觀察著……

  入口山洞內,一群妖修小心抵達了通往古墓的破口,陸續鉆入了古墓通道內,一群火把照的四周亮堂堂。

  鉆入其中的柳飄飄揮手示意了一下,一隊人馬循著深入的方向快步而去……

  咚咚咚,南竹和牧傲鐵還在各分左右敲擊著石壁。

  步行在中間的庾慶目光忽一閃,只見晃悠悠而起的青煙忽亂了飄蕩節奏,跌宕了一下。

  他驟然止步,避免了自己步行對青煙所產生的干擾,緊盯青煙自身的變化以觀字訣快速推演其跌宕變化的因果。

  敲擊墻壁的南竹和牧傲鐵陸續發現了異常,皆回頭看他。

  “洞口出現了,好像還進來了不少的人,走!”庾慶忽一聲緊急招呼,立馬閃身而去。

  神叨叨什么,還真來勁了不成?南竹和牧傲鐵錯愕,轉念又覺得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立刻閃身追去。

  這可就比敲石壁行走的速度快多了,幾里路快閃之下也要不了多少時間。

  沒多久,庾慶突然停步,手中拿著螢石四處照明,后面閃身而來的兩人差點沒撞上他。

  南竹也左右看了看,“洞口呢?不是還有好多人嗎?”

  庾慶忽指著一側石壁道:“洞口就在這一邊的石壁后面,范圍大概是二十丈以內。敲,繼續敲,以此處為中點,你們往左右各敲十丈的距離,應該能找到。”

  具體的位置他沒有感應出來,如果是通風的地方,他還能根據風速來估算出具體點的位置,然只是一個封閉空間陡然出現了缺口,導致了氣流陡然牽扯煙氣而已,能依據的判斷條件不足夠,憑他目前的觀字訣能力,只能估計出一個大概方位。

  南竹氣樂了,“老十五,你瘋了吧,我們不久前剛敲過這里,這邊是我親手敲的,哪來的洞口?”

  庾慶懶得跟他啰嗦,解下腰間佩劍,親自上手以劍柄敲擊石壁,反正范圍不大。

  咚咚咚……

  通道內快步疾行的柳飄飄突然停步揚手。

  一見她手勢,身前掛著鏈錘的童春秋立刻大聲喝道:“停下!”

  熊熊火光下的眾妖立刻停步,皆安靜了下來。

  這一安靜,立刻聽到了隱隱約約的敲擊聲,眾妖陸續回頭看去,都有些奇怪。

  朱明池:“誰在那敲個不停,又有人進來了不成?”

  童春秋:“會不會是之前進來的那些人?”

  朱明池:“那一頭是古墓真正入口處,建造成后,就用特制的夯土填實了,比石頭還硬。那一頭已經被堵死了,走不了多遠就是盡頭,之前的人進來了這么久,怎么可能還在那邊?”

  略顯遲疑的童春秋微微頷首。

  柳飄飄感覺有些不對,立刻發令道:“這古墓比較邪性,多去幾個人看看是怎么回事。”

  當即有五名小妖聽令后快速折返查探……

  咚…咚…咚…

  在石壁前不停走動敲擊的庾慶突然停下,手中劍柄再次用力重復多敲了跟前石壁幾次。

  別說他了,就連南竹和牧傲鐵也聽出了這塊石壁被敲擊的聲音不對,與其它位置被敲擊的動靜比較起來,反響略顯空洞,有朦朦感,不夠厚實。

  兩人也很吃驚,難道真找到了洞口不成?

  庾慶手中劍放下,突然一腳踹出。

  咣!一塊長條大石飛了出去,墻壁被庾慶一腳給踹穿了,出現了一塊豁口。

  三人幾乎同時湊到了豁口前,手中螢石幾乎同時從那塊缺口伸了出去,借著光線往墻的另一邊看去,有一處空間,上下一打量,立馬就認出了,正是他們之前進這通道時破開樹根封堵的地方。

  也就是說,他們找到了進出古墓的洞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