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七三章 錄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一旁過來一名面目敦厚的漢子,名叫孟韋,往窗外窺探著問道:“先生,您說的是哪個小胡子?”

  右綾羅一手秉著山羊胡子,盯著外面樓下的人群道:“那個大胖子身邊的,留著馬尾辮的,老是東張西望的那個。”

  這么一提醒,孟韋目光稍一巡視,很快便捕捉到了目標,“好的。”轉身迅速離去。

  到了下面挑重測試的地方,孟韋也不急,就在邊上看著,目光偶爾會往人群中的庾慶身上瞥上一眼。

  測試也簡單,就是挑東西和扛東西,設置了坎、坡、階和跳板,還有一些坑坑洼洼,讓你負重兩百斤來回走一趟,看過程和表現來錄用。

  不少上場應試者懊惱嘆息而去。

  輪到庾慶后,憑他的實力,這不算什么事,挑上兩百斤于障礙間麻利就是個來回,搬起重物上肩,于障礙間又是一個麻利的來回。

  樓上窗口捏著胡須的右綾羅不知為何,見了庾慶干體力活的嘚瑟樣子后,嘴角莫名抽搐了一下,有牙疼的感覺。

  下面的孟韋不由回頭看了眼樓上窗口,感覺似乎不需要關照了。

  樓下,暫時過關,等通知的庾慶退到了一旁,與其他同樣等通知的人站在了一起。

  緊接著便是之前站在庾慶后面的南竹上場。

  朝著重物大步而去的南竹正在挽袖子,負責測試的人忽朝他直接揮手道:“你不用試了,回去吧,下一個!”

  什么意思?南竹愣了。

  正等著他的庾慶也愣了,還在排隊的牧傲鐵也意外了。

  南竹自然不服,喊道:“我還沒試,你怎知我不行?”

  負責人嘆道:“你對著鏡子照照自己的尊容,你覺得你是干體力活的人嗎?你太胖了,我們不要,別啰嗦了,下一個!”

  此話頓時惹得一群人哈哈大笑。

  下一個正是牧傲鐵,師兄弟三人是一起來的,排隊自然也排在了一起,一見是這情況,牧傲鐵都不知道自己該不該上場擠掉自己師兄了。

  什么叫狗眼看人低?南竹今天算是領教了,一張臉給氣的,還想好好跟這些人理論一下,結果見到庾慶對他使眼色,明顯在示意他不要鬧。

  南竹只好以大局為重,憋了一口惡氣扭頭去。

  “下一個!”負責人再次喊話。

  牧傲鐵被身后等得不耐煩的人推了一把,回頭看了眼,然后朝重物走去。

  就這身板,就這塊頭,還沒上手測試,以貌取人的負責人就已經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這一幕看的已經出局的南竹咬牙切齒不已。

  結果也沒有讓負責人失望,牧傲鐵的體格不是擺設,輕易征服了重物和障礙,得以站在了庾慶邊上一起等候最后的應聘結果。

  至于七師兄的遭遇,兩人既感到意外,也承認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人家的眼光也沒錯,七師兄那體格確實不像是能干這行的。

  測試完畢后,過關的總共是二十六人,不相干的人驅趕了出去,柵欄大門一關。

  孟韋過來扔下一句話,碧海船行當場就將這些過關的人都給錄取了,惹得一群人歡呼。

  柵欄外面不少人在圍觀,羨慕里面得到了好飯碗的人,南竹也趴在柵欄前眼巴巴看著,他也不算是唯一因外貌被淘汰的,還有年老體弱的。

  里面過關的則開始填寫個人情況,船行要做人員清單。

  孟韋關注著庾慶的填寫情況,想知道這是什么人,能讓樓上先生親自開口關照,看到填寫的名字叫做“牛有慶”后,感覺很陌生。

  而填完情況的庾慶也通過現場感覺到了孟韋是這里能做主的人,遂觍著臉湊了過去,點頭哈腰道:“大老爺,那個胖子不是懶胖的,是天生的胖,他真的很厲害的,我見過他挑兩百斤的東西一口氣走十里路不停,您再給他一個機會吧。”指了指柵欄外眼巴巴的南竹。

  牧傲鐵隨后也過來幫腔,“我能證明,那胖子能干重活。”

  孟韋看看庾慶,又看看牧傲鐵,默了默道:“等我看看人手夠了沒有。”說罷又去了屋內。

  他直接上樓,又到了樓上屋內,找到了右綾羅,將庾慶的請求告知了他,問他意見。

  右綾羅從窗前晃過,看了下柵欄外的大胖子,“也就是說,是一伙的。”

  孟韋:“應該是,還有他邊上的那個大塊頭。”

  右綾羅:“既然是一伙的,那就錄用了吧。”

  “是。”孟韋應下,后又忍不住問道:“先生,那個牛有慶是什么人?”

  右綾羅疑惑,“哪個牛有慶?”

  孟韋意外,“您讓關照的那個小胡子,他不是叫做牛有慶嗎?我看他填的名字就是牛有慶,牛肉的牛,富有的有,歡慶的慶。”

  “牛有慶”右綾羅似乎品味了一下,面露古怪神色,“那么一個大才子,怎編了個這么俗的名字?”

  孟韋驚疑,“假名字?大才子?先生,這人究竟是誰?”

  右綾羅走到長案后面坐下,嘆了聲,“應該就是那個讓我們頭疼的人,如果我沒認錯的話,正是那個摔冠而去的探花郎。見鬼了,到處找不到,竟然在這里撞上了。”

  孟韋近乎驚呼,“他就是阿士衡?”

  右綾羅:“外貌上是有不小的變化,不過按理說是沒有認錯的,雖只在他跨馬游街的時候見過他一次,但我特別認真記過他,尤其是那東張西望的德行,簡直是一模一樣,十有八九不會錯。唉,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他竟自己主動撞上門了。”

  孟韋明顯驚疑不定,“先生,他怎會跑來這里應聘苦力,感覺似乎不太正常。”

  右綾羅呵呵,“我剛剛也不明白,這種人再落魄也不至于如此,隨便寫點什么都不缺吃用。后一想,應該是和我們的目的一樣,也是沖見元山來的。我們搞不懂司南府又沖見元山來是什么意思,反倒是這小子恐怕比我們更清楚。”

  孟韋訝異,“何以見得?”

  右綾羅:“他逃離錦國京城的那天,鐘府的一個下人出現在司南府外拼命扣門,人進了司南府不久后,地母親臨鐘府,還收了他的未婚妻做弟子,如今司南府再次密謀見元山,而他又在同一時間鬼鬼祟祟靠近,這其中必有一些關聯。

  所以說,我們搞不清的情況,阿士衡可能知道點什么。既然如此,他不是想借我們進山嗎?那就順便帶進去好了,剛好可以放在身邊看看是怎么回事。”

  孟韋神情凝重道:“先生,若真是他,人既然找到了,不是要將人請去殷國嗎?真要把他搞出了什么事的話,我等怕是不好交差。”

  右綾羅忍不住捏了捏額頭,確實很頭疼的樣子,最終嘆道:“話是沒錯,可這小子沒事找事,既然已經卷入了這種事,那事情就必須要分個輕重緩急了,我相信上面是分得清輕重的。就這么辦吧,出了事我擔著!”

  “是!”孟韋應下。

  “我們的人手都招齊了吧?”

  “共招了二十六人,我們自己的二十人,都借由這次招工到位了,如果再加上那個胖子,就是二十七人了。”

  “究竟是不是那小子,我還要再確認一下,做個局,你去安排一下”

  木柵欄大門又打開了。

  負手而來的孟韋指了下南竹,“那個胖子,給你個機會,你再來試試。”

  一聽又來了機會,南竹立刻從圍觀的人群中脫穎而出,對著孟韋好一頓點頭哈腰,一副我一定好好表現的樣子,顯得非常的狗腿。

  若是兩位師弟也被涮掉了,大家同命相連也就罷了,憑什么偏偏就他不行?他心里極不平衡,因而倍加珍惜這次的機會。

  屁顛顛跟了人去后,他還對觀望的庾慶和牧傲鐵連連使眼色,一副稍等馬上就來的樣子,臉上肥肉閃耀著興奮的紅光。

  結果證明他是能力的,挑上重物就是來回,扛上重物上下沒問題,兩趟下來臉不紅氣不喘,是個剛烈的胖子。

  孟韋一個偏頭示意,“行,去登記吧。”

  “誒!”南竹鞠躬一下,立刻小跑著找那位涮掉他的負責人去了。

  待孟韋過去后,庾慶又再次點頭哈腰地對人家表示了感謝。

  牧傲鐵默默抬頭看天,莫名感覺這個門派有點慘,也不知此生能不能看到玲瓏觀弟子挺直腰板出頭的那一天。

  庾慶似乎感覺到了這位“傲氣”的師兄在想什么,趁沒人注意時,低聲給了句,“咱們這次是要深入虎穴,大丈夫能屈能伸,少在臉上掛相,要演什么像什么。”

  不一會兒,孟韋一聲招呼,把一幫人都帶進了附近的倉庫。

  倉庫里擺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擺放著筆墨紙硯。

  孟韋站在桌子前,面對眾人道:“你們當中有會識字、寫字的嗎?有的話,站出來,寫幾個字給我看看。”

  眾人面面相覷。

  師兄弟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吭聲,當做不會書寫的樣子。

  他們可不想干其它的,只想當挑夫進山。

  有人喊道:“我們是來干力氣活的,還要會識字、寫字的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