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六八章 翻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像嗎?”庾慶表示懷疑,其實他也覺得這就是火蟋蟀,自己養了那么久的火蟋蟀,一看便知,簡直是一模一樣,只是忍不住再次看了看四周,“若幽角埠附近也有火蟋蟀,那還有必要去古冢荒地找嗎?”

  牧傲鐵問:“會不會就是你的放屁蟲?”

  庾慶和南竹齊刷刷盯向他,都有點像是看傻子的感覺。

  南竹:“老九,六百多萬兩銀子買的蟲子,換誰能放了?”

  牧傲鐵的理由簡單,“它就沖老十五飛。”

  此話一出,庾慶和南竹又愣住了,相視一眼,是哦,剛才好像是這樣。

  庾慶捻著蟲子問了聲,“大頭,是你嗎?”

  蟲子沒反應。

  庾慶想想不對,就算是“大頭”,也不會說話回應,當即揮手又將蟲子扔了出去。

  蟲子振翅凌空,空中兜了一圈,又落下了,不理其他人,還是落在了庾慶的肩膀上。

  這回,任誰都看出了什么叫目標明確,三人面面相覷。

  南竹驚疑,“這不可能吧,六百萬多萬的東西,鑒元齋能放咯?”

  小鎮里不時有人出來,從三人身邊經過,能來這里的人,估計都是去幽角埠的。

  庾慶東張西望一番,朝一旁走去,走到路旁,隔空一掌轟去,將一團風滾草給壓癟了,然后蹲地撈了在手中揉搓成團,繼而扔回地上,指著喊了聲,“大頭,哭一個。”

  他肩膀上的蟲子立刻跳開,落在了枯草團中,發出一連串的“哭哭哭”的動靜,啐出一陣火星子,很快便將那團枯草給點燃了,然后一個閃身又落回了庾慶的肩頭。

  地方很荒涼,遠處有雪山,夕陽很美,三人很愣。

  三人守在一小團燃燒的火焰前,皆目瞪口呆。

  路過的行人,眼神中有疑問,也有看傻子似的。

  火很快滅了,庾慶看了看自己肩頭的蟲子,慢慢站了起來,與兩位師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想說同一句話:價值六百五十萬兩的蟲子自己回來了?

  已經毫無疑問了,能聽懂庾慶口語的火蟋蟀除了“大頭”不會有別的。

  南竹兩眼放光,忽嘖嘖有聲,“怎么就回來了呢?”

  是啊,庾慶也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難道是秦訣良心發現,給放了?”

  南竹嗤了聲,“你自己相信嗎?”

  庾慶搖頭,自己也覺得這理由說不過去。

  牧傲鐵:“不是被放的,就是自己跑的。”

  庾慶和南竹琢磨了一陣,南竹問庾慶:“你覺得這蟲子自己能跑掉嗎?”

  庾慶抬手摸著稚嫩小胡子,沉吟道:“這廝一旦全速跑起來,一般的玄級修士想抓到它確實不容易,鑒元齋怎么會這么不小心?”他轉身看向了那座破舊的木牌樓,很是不解,“就算是逃掉的,問題是,怎么會在這里等著我們,‘大頭’總不能未卜先知,知道我們會回這里吧?”

  這事確實有點費解。

  不太說話的牧傲鐵又開口了,“上一次進幽角埠之前,我們在這里停過,歇了腳,進過食,你還把它給放了出來,它在這里到處飛過,還跟一只鳥干了一架,它有在這里放過風!”

  啪!南竹驟然擊掌叫好,指著蟲子道:“沒錯,沒錯,老九說的沒錯,幽角埠外圍,它恐怕只熟悉這里,只記得這個地方。哈哈,老十五,它不是在這里等你,這四周太荒涼了,它恐怕是找不到地方去,沒想到剛好在這里撞上了你。”

  是嗎?庾慶無語,伸手又從肩上把“大頭”給拿了下來,很想問問究竟是怎么回事,奈何這蟲子又不會說話。

  南竹等了身旁的路人過,忽低聲道:“豈不是又能再賣它一次?錢的事情不就解決了。”

  庾慶思索了一陣,隨手把蟲子掛在了自己胸前,搖頭道:“姓秦的早斷了我后路,事先跟我簽了契約,還有錢莊做見證人。現在市面上只要一出現火蟋蟀,他肯定就要懷疑是我,我們太弱了,他再下手一次的話,恐怕就不僅僅是搶錢了…至少短時間內不好再這樣干,將來看看情況再說。”

  言下之意是,他不排斥把“大頭”再給賣一次,但現在需小心謹慎。

  南竹想想也是,那姓秦的確實不是什么善茬,小師叔來了也未必能保住他們,確實不是他們能隨意招惹的。

  不管怎么樣,現在師兄弟三人看“大頭”的眼神確實不一樣了,這已經不是普通的放屁蟲了,身價幾百萬兩呢,比他們還值錢,又都指著它再發一筆。

  之后,庾慶躲在一個角落里稍作喬裝打扮,便離開了。

  南竹和牧傲鐵則返程而去,商量好了,師兄弟三人在幽角埠出口一帶碰面,就是被搶的那一帶。

  真可謂是從掌門到下面沒一個有出息的,苦哈哈的跑來跑去……

  幽角埠,妙青堂外,一個穿著寬袍大袖的蒙面人從大門外晃過。

  蒙面人正是庾慶。

  他的易容方式也簡單,和牧傲鐵換了身衣裳,衣裳顯大。

  又把馬尾辮盤起。

  然后就是蒙面,公然蒙面是他一貫的風格,好像蒙住了自己的臉就行。

  他沒有從大門進去,只是從門外溜達而過,小心觀察著四周。

  繞開,繞了一圈,轉到妙青堂后院,找準了鐵妙青居住的那個院子,趁著四周無人的時候,驟然一個翻身而入。

  落地四顧,他還是頭次進鐵妙青寢居的院子,發現小院子滿是花花草草的芬芳,這女人住的地方果然就是不一樣。

  就在他鬼鬼祟祟摸到一間房間門口時,突然門開一道縫,唰!一支銀霜劍鋒突兀而來,橫在了他脖子上。

  門徹底打開了,持劍人不是別人,正是警惕而出的鐵妙青。

  鐵妙青寒著一張臉,“擅闖私宅,何人竟敢藐視幽崖禁令?”

  庾慶怕她激動失手,趕緊道:“老板娘,是我。”

  “……”鐵妙青一愣,這聲音她自然不陌生。

  庾慶這才敢抬手,一把扯下了自己的蒙面。

  “探花郎…”鐵妙青失聲,滿臉訝異,收回了手中劍,但劍還是小心橫在身前,不過眼神莫名變得有些慌亂,下意識看了看四周,有點急了,低聲催促道:“我婦道人家寡居之地,豈可私會男子,莫壞我名節,也莫毀你自身清譽,你快出去!”

  不急都不行,若是外面有人看到有個男人翻了她的墻,還遲遲不出去的話,想不誤會她做了見不得人的事都難。

  丈夫過世后,這個小角院里不會再讓任何男子進入,為避嫌,都是月門外說話的。

  同時,臉頰上也已浮現一抹紅暈,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不知探花郎突然悄悄潛入她私密寢居地是什么意思。

  憑她的姿色,她自然是見過太多男人對她的心意,自認還是有些魅力的,自然也把庾慶翻寡婦墻的行為往那方面去想了。

  心里甚至閃過某個念頭。

  她之前明顯感覺到庾慶和其他男人不一樣,明顯對自己沒什么興趣,覺得可能是大才子眼界高,可能是看不上自己。并不是說她自己有什么齷齪想法,但私下還是忍不住對著鏡子照了照自己。

  此時庾慶翻墻來見,又感覺到了自己的魅力,心緒有些恍惚之余,同時又驚又惱,對方以這種方式來見,實在是太過無禮,這探花郎把她當成了什么樣的女人?

  庾慶嘴上豎了豎手指,“老板娘莫叫,這般無禮實屬無奈,遇上點麻煩,借我點錢,我立馬就走。”

  借錢?鐵妙青愣怔,對方當時給她兩百萬的時候,她也估摸庾慶身上還有不少的錢,怎么會反過來找她借錢,當即疑問道:“出什么事了?”

  正這時,外面突然穿來孫瓶的喚聲,“小姐。”

  聽腳步聲,明顯朝這邊來了。

  庾慶還好,鐵妙青卻是差點嚇了個魂飛魄散,這要是被人看到她在私下寢居之地跟一個男人私會,那還得了?哪怕這個男人是探花郎,難怕看見的人是孫瓶,她不想要這誤會。

  她壓根沒多想,第一反應便是一把抓了庾慶胳膊,趕緊的,直接順手將庾慶推進了自己的房間,緊急給了個不要出聲的手勢,然后迅速把門一關,快速將劍歸鞘,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站在了臺階上。

  幾乎是前后腳的事,她劍剛歸鞘,孫瓶的人影便出現在了月門外。

  見小姐在,孫瓶立刻走了過來,近前后,發現鐵妙青的臉色明顯不對,疑問:“小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嗎?”

  事實上是,鐵妙青推了庾慶進房間,這轉身之后心神稍定她就后悔了,那是自己的寢居臥房。

  然后悔也沒用了,再拉出來也來不及了,也越發不敢讓人發現了,這要是讓人發現自己臥室里藏了個男人,那她真的是百口莫辯了,哪怕解釋的對象是孫瓶。

  故而,臉色不好看,正心驚肉跳著,生怕庾慶在屋內發出任何動靜。

  當然,她也有理由解釋,“心情不好,練劍發泄了一下。對了,瓶姐,你怎么突然回來了?”

  妙青堂是經營不下去了,伙計也沒了,已經關了門,但兩人也不好坐等,還是得有人出去在幽角埠走動,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機會,鐵妙青因姿色所累,不好拋頭露面,只能是看家護院,讓孫瓶外出奔波。

  天才一秒:m.piaotian5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