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六四章 認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話畢,他怒然起身便去,儼然是言盡于此,已經沒了什么好說的。

  南竹和牧傲鐵兩邊回頭,不時看看淚眼的鐵妙青,又不時看看拂袖而去的庾慶。

  最終還是某個念頭勝過了這邊的美人淚。

  “老十五那家伙太過分了,鐵娘子莫哭,我幫你罵他去!”南竹扔下話也走了。

  牧傲鐵雖沒吭聲,但也跟去了。

  這一出手送人都兩百萬兩銀子了,師兄弟二人都想知道老十五那家伙到底賣了多少錢。

  鐵妙青和孫瓶則已經呆住了,有些話雖然難聽,但卻是一盆當頭涼水,能讓人清醒……

  回到屋內的庾慶已經是在收拾包裹,顯然準備走人。

  跟進來的師兄弟二人配合默契,老七給眼色,老九立馬關門,隨后雙雙堵在了庾慶跟前。

  庾慶一轉身,差點沒撞二人身上去,沒好氣道:“滾開!”

  不滾,不但不滾,南竹還一把搶走了他手上的包裹,問道:“你這是準備去哪呢?”

  已經不追責小師弟的背信棄義了,關鍵是兩位師兄也聽明白了,小師弟這樣做可能真的沒錯,對大家都好。

  庾慶:“瞎了還是聾了?都已經撕破臉了,還好意思住人家里嗎?都收拾東西去,住客棧去,我請客!”

  老七、老九相視一眼,發現果然是發財了,這么豪氣,竟主動表示請客了。

  南竹湊近了些,低聲道:“你老實告訴我們,那放屁蟲子究竟賣了多少錢?”

  庾慶:“關你屁事!”一把搶回了自己的包,繼續收拾東西。

  不管老七怎么問,他就是不說自己賣了多少錢。

  別人關心你有多少錢,能有好心?

  一旦讓兩人知道了底細,一路上得被煩死。

  見這家伙不露口風,兩人也沒脾氣,動手來的硬的又打不贏人家。

  無奈之后,南竹好奇道:“你之前說誰是鐵娘子師兄來著?”

  庾慶:“鑒元齋大掌柜秦訣,鐵妙青的父親是他師父,這關系想必秦訣沒必要說假。鑒元齋的手段我見識過,你們也聽說了,殺人、下毒、脅迫之類的,心狠手辣,無所不用其極,且有財勢,根本不是我們能擋的,你們兩個想跟人家搶女人,先掂量下后果,別說我事先沒提醒你們。”

  兩位師兄的神色皆有些不自然。

  不過南竹忽又道:“那個裘茂豐真的被策反了?”

  庾慶:“哼,人就站在秦訣邊上候命,你說呢?”

  南竹唏噓,“如此說來,鐵妙青的丈夫只怕未必是無意中聽到了消息,是人有心讓他聽到也不一定。”

  系好包裹的庾慶愣了一下,稍琢磨后微微頷首,“你這么一說,時機上確實有問題,早不自盡晚不自盡,偏偏在鐵妙青得到了火蟋蟀之后。完全有可能是秦訣這邊接到了傳訊,知道鐵妙青已經得手,在無法掌握鐵妙青動向之下,怕幽崖救好顏許,又不敢明著在幽角埠殺人,便采取手段逼死了顏許。”

  南竹搖頭道:“若真是如此的話,那這個鑒元齋大掌柜確實有些可怕。”

  庾慶將包裹往身上一背,“都是我們的猜測,也輪不到我們來管,人家也不會領情,走吧!”

  “罷了!”南竹擺了擺手,放棄狀,長嘆,“唉,眼睜睜看著一弱女子遭人迫害,我真是于心不忍,非我們正派弟子所為。”

  庾慶扭頭便罵,“弱你大爺!眼還瞎著呢?你要鬼迷心竅到什么時候?誰弱女子?人家抹兩滴淚就弱女子了?外面那兩個女人都是玄級修為,你倆在人家面前就是個渣渣。我說你們吧,長的難看,修為差,沒錢又沒本事,還矯情的不行,人家憑什么看上你們?選你們她還不如選她那個師兄去,都給我醒醒吧!”

  玄級修為?兩位同時愣住,心中皆有些汗顏。

  不過小師弟那話說的有夠難聽,兩人臉上都有些掛不住,南竹嗤了聲,“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還好意思說別人。”

  牧傲鐵也淡淡給了句,“無他,唯皮厚爾!”

  庾慶驚咦,攤手道:“我怎么了?比你們強太多了好不好!長的玉樹臨風,一派之尊,文采風流,會試榜首,金榜一甲進士,金殿見過皇帝,京城做過大官,乃天下名士,你們兩個鄉巴佬能跟我比嗎?

  我是清心寡欲的正人君子,我是不想那些個,我若想的話,什么女人不隨便拿下,給個眼神寡婦就得春心蕩漾,勾勾手指鐵妙青就得投懷送抱,只要我愿意,她明年就得給我生倆兒子!”

  “嗤,一年生倆兒子,你當是豬下崽呢?”

  “她給我生雙胞胎不行嗎?”

  “你行,你有種別在這里吹,去拿下給我們看看,真能勾勾手指就讓她投懷送抱的話,我們兩個跪下磕頭喊掌門!”

  “你以為我是你們兩個老男人,見到女人就眼花?我是有節操的講究人,我找的肯定是冰清玉潔、貌若天仙的黃花大閨女!”

  “老十五,你別嘴硬,我們倒要看看你能找到什么樣的女人……”

  師兄弟之間嘴上互嘲不停,互相看不順眼,手上收拾東西也沒停。

  等到都背好了包裹,嘎吱開門而出,三人又同時愣住了,只見院門外站著兩人,正是鐵妙青和孫瓶。

  三人相視一眼,走出屋檐,下了臺階,穿過小庭院,與院門外兩人面對在了一起。

  “我剛才仔細想了想,探花郎說的沒錯,一語驚醒夢中人,有些事情確實是我在一廂情愿,我確實已經沒了能力保住妙青堂,卻執著于此,越陷越深,甚至是害死了其他人。朱上彪他們兩個至今音訊全無,裘茂豐的背叛讓我有些害怕!”

  鐵妙青嘴上歉意連連,眼圈是紅的,顯然哭過一頓厲害的。

  說到自己丈夫,孫瓶神色黯然,且有擔憂。

  這是認錯來了,庾慶皺眉道:“我記得你丈夫出事,就是程山屏泄露了他的行蹤所導致的吧?吃了一次那么大的虧,莫非你還沒長教訓不成?”

  鐵妙青搖頭,“自然是長了教訓,朱上彪是秘密出行的,只是…若真有心,同住一個屋檐下的人,恐怕事先也能掌握一些征兆。事情到底辦的怎么樣了,連個信都沒有,我已不敢多想。”

  庾慶已不知該說這女人什么好,若真如對方所言的話,那這妙青堂恐怕就剩這兩個女人了,想了想,也只好寬慰道:“你丈夫以前把你護的太好,你沒管過生意上的事,這冒然接手,出漏子也正常,加上又一直有人給你使絆子,不給你喘息的機會,換誰都容易捉襟見肘,慢慢來吧。”

  鐵妙青苦笑,拿出了那一沓銀票,“突然見到你來,我是很高興的,我以為是天不絕我妙青堂,真的是寄望于你,因在古冢荒地見識過你的應變能力。”

  庾慶自嘲一笑,在京城莫名其妙就被人給搞了,一個大坑明擺在眼前愣是看不出來,差點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被人攆的跟野狗一樣逃竄,自己有鬼的應變能力。

  “之前提到玄翡谷,我們也是藏了私心的,寄望于你的能力,希望能有所收獲。現在想來,確實如你指責的那般,不該讓別人拿著性命去冒險。”

  庾慶又是微微一笑,說實話,他之前突然決定留下,也是動了打玄翡谷主意的念頭的,是想留下慢慢摸清情況再說的,現在嘛,他已經有了錢,而且能解決幽角埠的身份問題,自然沒必要跑到一方大妖的老巢里去冒險。

  “無功不受祿,這兩百萬兩銀票,我確實受之有愧,不過受形勢所迫,我還是決定收下了。畢竟現在還沒有到最后,還有一線希望,如果朱上彪真的找到了貨源回來了呢?這兩百萬兩也許能解決我大問題!這錢暫且當我借你的。”

  庾慶忽然想到了與秦訣的交易過程,朱上彪離開了這么久,秦訣不可能不知道,但秦訣似乎并未當回事,他隱隱感覺朱上彪怕是回不來了。

  然而只是自己的懷疑,也不好亂說,沉吟道:“老板娘,我聽秦訣說,他是你父親的弟子,你父親曾說過把你許配給他,可是真?”

  還有這事?南竹和牧傲鐵的神色明顯關注了起來。

  鐵妙青點頭,“確實如此。”

  庾慶頓遲疑道:“那我就真的是不明白了,秦訣我見了,有膽略,有氣魄,也有手段,長的也不差,財勢更是明擺著的,更何況還對你一往情深,你為什么不選他,你丈夫比他強在哪,比他長的好看不成?”

  鐵妙青搖頭,“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原本也是一心想著嫁給他的,可他走上了邪路,甚至還修煉了邪法,父親是怎么死的,我至今都懷疑與他有關,我真的是怕了。”

  孫瓶亦插話道:“鑒元齋就是他與一群邪門歪道的人合伙開的,他是所謂的大掌柜,還有所謂的二掌柜、三掌柜。鑒元齋開張在妙青堂后面,如今的實力卻排在了幽角埠前百之內,崛起之快,不知用了多少見不得光的手段。探花郎,這人真的很可怕,我奉勸你最好少與他打交道,離他遠一點,一旦被他纏上了,你怕是脫不了身的。”

  天才一秒:m.piaotian5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