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六一章 怎么又是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來者是個短須、蠟黃面色的中年漢子,正是當初在古冢荒地追蹤妙青堂一行的鑒元齋執事崔游。

  庾慶一打量,卻覺得面生,毫無印象,不認識,而對方竟能一口道破自己的身份,再輔以所言其它,不禁令他驚疑,回頭看向孫瓶,露出詢問神色。

  孫瓶一見來人已變臉色,聽到后話,立刻沉聲道:“崔游,你想干什么?”

  崔游:“孫瓶,我請我的客,你急什么?”

  庾慶立刻問孫瓶,“什么人?”

  不勞孫瓶回答,崔游主動答道:“鑒元齋執事崔游,我家大掌柜在樓上恭候探花郎。”

  鑒元齋,這個名字,庾慶一聽就想起來了,不就是古冢荒地追蹤的那伙人么,這些人和妙青堂究竟有什么恩怨他不太清楚,不過牽涉到鐵妙青的還能有什么事,他懷疑十有八九就是男女之間那點事。

  見到鐵妙青本人真面目后,他就越發肯定了,之前想跟南竹和牧傲鐵說的其實就是這事,想讓兩個家伙小心點,你們的‘情敵’可能不簡單。

  沒想到還沒來得及提醒兩人,這鑒元齋就主動找上門了。

  庾慶略挑眉道:“我好像不認識你們吧?”

  崔游:“確實不認識,不過一回生二回熟,坐下來聊聊不就熟了么。”

  當時在古冢荒地的情況,庾慶記憶猶新,知道這伙人的能量不小,他也不想輕易得罪,嘴上客氣道:“改天吧,我現在有事,改天我親自登門拜訪你們大掌柜。”拱了拱手就要離開。

  崔游卻是伸手一攔,“探花郎,這恐怕不行,我家大掌柜已經備好了酒菜等著,好生生的一片心意,您這樣甩手就走了,讓我們大掌柜面子往哪放?”

  孫瓶頓時喝斥,“崔游,你們鑒元齋想在幽角埠綁架不成?”

  “言重了,天下還沒人敢在幽角埠妄為。”崔游一句話撇過,又對庾慶拱手道:“探花郎,我們大掌柜真心想交您這個朋友,也知道您要去干什么,特意過來攔您一攔,起碼沒必要成為敵人,您說呢?”

  話里隱隱然有了威脅的意思。

  孫瓶咬牙道:“走,不用理他,諒他們也不敢在這里亂來。”

  庾慶看看她,又看看崔游,抬手摸了摸小胡子,對孫瓶道:“要不,你先去看看,我去上面打個招呼?”

  孫瓶又驚又惱,“探花郎,你不可被他們蠱惑,在幽角埠大可放心,不用怕任何人。”說罷竟拉了庾慶的胳膊,要強行將人給拉走。

  庾慶揮手一甩,甩開了拉扯,有點火大,“還去個屁呀!人家說的很清楚了,知道我們要去干嘛,特意在這里攔著呢!我就奇了怪了,剛剛才在妙青堂內宅聊的事情,我們都沒出門,別人怎么就知道了?

  你們那個伙計去了哪,現在還用猜嗎?我就納悶了,你們妙青堂怎么就像條到處漏水的船,怎么哪哪都是窟窿,上回是程山屏,這次又來,你們搞什么?”

  話說的很直白了,你們這條到處漏水的船,讓我怎么上,陪你們一起沉嗎?

  崔游聞言笑了,“在古冢荒地就見識過探花郎的本事,果然是個聰明人。”

  裘茂豐也叛變了嗎?孫瓶有點懵了,也可以說是被庾慶的話給驚醒了,再看崔游那笑意,頓時紅了眼眶,拉住了庾慶的胳膊,“裘茂豐若生異心,那只能說是我們識人不明,和這場交易無關,不影響我們直接去幽崖。”

  語氣近乎哀求,對她來說,這幾乎是保住妙青堂的最后機會。

  事態很明顯,若裘茂豐是叛徒,鑒元齋的人此來就是為了截下妙青堂這最后的機會。

  崔游卻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沉聲道:“孫瓶,你竟敢在幽角埠大街上對客人動手動腳,是想強買強賣嗎?當幽角埠的規矩治不了你嗎?我勸你好自為之!”揮手一把推的孫瓶踉蹌開了,轉而又對庾慶笑著伸手,“不用理這窮途末路的瘋女人,請!”

  庾慶果真不理會,跟著進了酒樓。

  站在街頭的孫瓶失魂落魄,似乎難以置信,她們好心相信這探花郎,覺得這樣的大才子應該不是食言之人,怕探花郎多想,因而沒有簽定買賣契約,卻不想竟這樣被鉆了空子。

  她年紀也不小了,一直也算是堅強,這一刻突然覺得委屈至極,眼中忽然有淚,看了看經過時好奇打量的人,抬袖一把抹去淚,趕緊跑回妙青堂報信……

  酒樓內的一座單間,桌上酒菜已經擺好,一名錦衣華服的男子負手站在窗前,頭戴玉冠,長相尚可,頗有氣派,略顯陰郁的目光低垂,盯著街頭抹淚離開的孫瓶。

  崔游領著庾慶入內,通報了一聲,“大掌柜,探花郎來了。”

  窗前男子轉身回頭,一見庾慶,面露笑意,過來拱手相迎,“久仰探花郎大名,今日得見,足慰平生。在下秦訣,鑒元齋掌柜之一。”

  庾慶亦笑著拱手,“久仰久仰。”

  目光往一旁角落里瞥了瞥,有一眼熟之人站那,不是別人,正是妙青堂的伙計裘茂豐。

  看到這家伙,他心里就清楚了,果然沒錯,妙青堂經營的那叫一個千瘡百孔。

  裘茂豐顯然也有些尷尬,他是被喊來認人的,這里除了他沒人見過探花郎長什么樣。

  如今已經不需要了,崔游揮手示意了一下,裘茂豐立刻轉身退下。

  庾慶卻沒放過他,突然伸手攔了一下,問:“這位看著有點眼熟,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裘茂豐臉上尷尬難消,不知該如何回答,看向了崔游和秦訣。

  知他是明知故問,秦訣淡淡一笑,“之前正是妙青堂的伙計,不久前已經轉投了我鑒元齋,現在是我鑒元齋的人。”

  庾慶哦了聲,抬起的手放下時拍了拍裘茂豐的胸口,“原來是你出賣了我。”

  他其實也不想來,也不想讓妙青堂那邊認為他背信棄義,可他沒辦法,這個鑒元齋的情況他是一點都不知道,感覺實力不小,他沒必要莫名其妙樹個強敵。

  那個孫瓶說的沒錯,在幽角埠有幽崖鎮著,鑒元齋是不敢亂來,可他不能在幽角埠躲一輩子吧,他還帶著兩個玲瓏觀弟子呢,出了幽角埠怎么辦?

  就妙青堂搞的這些破事,已經害他被麻煩纏上了,他能怎么辦?既然躲不了,他怎么的都要過來先搞清情況再說。

  裘茂豐嘴唇嚅囁,但最終還是沒出聲。

  秦訣又道:“各為其主而已,談不上出賣。”又偏頭示意,讓裘茂豐先退下。

  奈何裘茂豐一挪步,庾慶又伸手摁在了他的胸口,“不急,我想問問你,為什么要背叛妙青堂?”

  秦訣又代為答話道:“沒什么背叛,良禽擇木而棲罷了。”

  庾慶盯著裘茂豐道:“你做良禽也好,做禽獸也罷,你背叛妙青堂和我無關,但是不要搞我。妙青堂以前有一個叫程山屏的,聽說過沒有?搞到了我頭上,我把他給宰了!”

  裘茂豐嘴唇瞬間緊繃。

  秦訣嘴角也微微動了一下,發現這位探花郎果真是有點邪性,確實不像個讀書人,略警告道:“探花郎,他只是個奉命辦事的,沒必要為難他!”

  庾慶終于正兒八經面對他道:“我被人賣了,心里不太高興,發點小脾氣也不行嗎?”

  秦訣哈哈一笑,伸手往坐席上請,“探花郎請!”

  庾慶不再理會裘茂豐,去席位陪著秦訣坐下了,明顯是一張臨時更換過的小桌子,能避免談話雙方隔的太遠。

  裘茂豐如釋重負而去。

  秦訣伸手請用,“幽角埠的手藝,嘗嘗如何。”

  庾慶沒有動筷子的意思,淡然道:“我如果沒記錯的話,鐵妙青的丈夫應該是被人下了毒。”

  秦訣不否認,“他是該死,探花郎是聰明人,不至于被人這般對待。”

  庾慶:“我跟妙青堂其實不熟,許多事情壓根不清楚,有點好奇,你干嘛非要跟妙青堂過不去,因為鐵妙青那個大美人嗎?”

  秦訣淡淡笑道:“她是我師父的女兒,算是我師妹吧,師父生前當我們倆面說過,要把她許配給我的。后來我出山歷練,妙青有一次跑到了這幽角埠游玩,遇上了顏許,沒能經住顏許的甜言蜜語,相識連一個月都不到,便委身給了顏許,定居在了這幽角埠。換句話說,他們是怕了我,躲在了幽角埠不敢出去!

  于是我便在幽角埠創建了鑒元齋,我拿回我失去的東西,有錯嗎?”

  原來是這么回事,庾慶思索了一下,道:“你們的私人恩怨,沒必要把我給卷進來吧?”

  秦訣:“你當我愿意?我也不想牽連你,是探花郎你要介入這事。本來上次在古冢荒地,妙青已在我的掌控中,結果你橫插一手,壞了我的事,還廢了程山屏那顆子。

  妙青只要還躲在幽角埠,我便奈何不得她,眼看妙青堂即將消亡,眼看我就要拿回我的東西,你怎么又突然跑來了?你去哪不好,干嘛來這里?又搞出個什么‘火蟋蟀’,逼得我不得不緊急出手,你一來又把裘茂豐那個暗子給廢了。

  怎么又是你?我怕了你行不行?

  所以,探花郎,我們好好談談吧,做朋友還是做敵人,你自己選!”

  天才一秒:m.piaotian5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