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五五章 棄文從武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這夸人的詞有夠直白的。

  抑郁了許久的鐵妙青竟忍不住噗嗤一笑,她倒是不介意探花郎的嘴花花,想見識一下探花郎的文采風流與一般人差別有多大,奈何一開口就很俗,感覺這不像是探花郎的水準,依然是之前認識的那個俗人。

  什么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她真看不出這位就是那個名揚天下的探花郎,當初聽到四科滿分會元的名字叫‘阿士衡’時,她是難以置信的,直到得到了各方面的確認。

  她目光落在了另兩人的身上,“這兩位是?”

  庾慶:“我的人,叫他們老七和老九就行。”

  南竹和牧傲鐵頓時面無表情,感覺在大美人跟前丟了面子。

  牧傲鐵抱臂胸前,又恢復了冷傲看人,一副不為美色所動的樣子。

  鐵妙青跟兩人不熟,只微微點頭致意了一下,之后伸手請了庾慶坐,她正要問對方怎么突然來了這里,誰知庾慶盯著她的鬢邊小白花問道:“家里有喪事?”

  鐵妙青臉上浮現淡淡苦澀意味,輕言細語道:“快半年了。”

  “呃…”庾慶略怔,稍作盤算,古冢荒地一別,赴京途中走了差不多三個月,在京中又花了個把月備考,之后零零碎碎的時間加一起,那一別至今可不就快半年了么,不禁疑問:“難道是…難道是…”

  “是拙夫。”鐵妙青點頭,直接回答了他不好問出口的問題,時間這么久,也算是走了出來。

  “啊!”庾慶吃驚不小,急問:“難道是火蟋蟀未能及時送到這邊,還是說有人捷足先登完成了任務?”

  早先因火蟋蟀不吃東西,擔心過火蟋蟀能不能活著抵達幽角埠,后和火蟋蟀接觸久了,發現火蟋蟀挺耐造的,應該沒那么容易死。

  “任務我們是最先完成的,火蟋蟀是我先送到的,只是拙夫未能等到我歸來便去了。”鐵妙青一臉不堪地搖頭。

  “這…”庾慶真不知該如何評價,半晌憋出一聲嘆,“怎會這樣?”

  “也許這就是命吧!”孫瓶一聲嘆,說出了事情原由。

  他們想盡辦法帶回了火蟋蟀,卻沒想到出了件誰也沒想到的意外,妙青堂老板顏許居然自盡了!

  只因時而清醒時而昏迷的顏許無意中知道了為了給自己續命,鐵妙青借了許多的外債購買珍貴藥物。顏許知道自己難有轉圜的機會,為了避免將妻子拖入無盡深淵,于是留下遺書去了。

  問題是顏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大家都瞞著他,沒有讓他知道自己妻子為了救他不惜接了幽崖的任務跑去冒險了,也是因為他的身體太虛弱不想讓他擔心。

  結果,火蟋蟀是帶回來了,卻晚回了十余天,匆匆趕回的鐵妙青幾乎崩潰。

  而后面的麻煩是,借了人家的債是要還的,為了籌錢救丈夫,其實鐵妙青已經將妙青堂給賣了,只是契約上給了一定的寬限而已。顏許死后沒多久,債主就來談收鋪子的事情。

  丈夫已去,想到這間鋪子是丈夫生前送給自己的,鐵妙青因思念丈夫,也正是因為丈夫不在了,她又有了保留下妙青堂的想法,想買回妙青堂。

  因完成了幽崖的任務,她可以向幽崖提一個條件,大可以要一筆錢將妙青堂買回,甚至還可以多出不少錢來。

  然而妙青堂新主人不干,你想買回去也行,附加了齷齪條件,說白了就是看上了鐵妙青的美色,想嘗嘗滋味。

  鐵妙青不肯答應,又被逼無奈,只好向幽崖提了另一個條件,就是幫她贖回妙青堂。

  幽崖答應了,這種事情幽崖出面解決起來很簡單,買家不可能不給面子,給足買家所需便可,于是妙青堂重新回到了鐵妙青的手中。

  庾慶聽完唏噓不已,真沒想到當初費盡工夫抓火蟋蟀的后果竟會是這樣的,真正想保的人沒保住,反倒保住了商鋪。

  他不禁多瞟了兩眼又勾起傷心事的鐵妙青,心里嘀咕,那這大美人豈不是變成了寡婦?

  心里再次唏噓。

  他這樣想倒沒有別的意思,他承認鐵妙青長的好看,也喜歡,但他的喜歡和男女之情的喜歡不一樣,純粹是覺得這女人長的好看的那種喜歡。

  若鐵妙青一直蒙著面,讓人看不出年紀的話,也許還能讓他多幾分遐想,現如今摘了面紗明顯能看出年紀應該是過了三十的,很可能比自己大十多歲,他實在是喜歡不起來。

  通俗點說,就是不喜歡年紀大的。

  他這個年紀的人,情竇未開過,還不知男女情欲為何物,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將來情愛的另一半肯定是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良人,他正值純潔和美好的憧憬期,讓他喜歡上一個比自己大十幾歲的女人,且有過丈夫,他是做不到的。

  何況還是個寡婦,他這樣的年輕人的心理上是絕不會接受的。

  說白了,就是他現在的身心真的還很年輕。

  南竹和牧傲鐵則有些意外地打量鐵妙青,沒想到這女人還挺可憐的,也沒想到庾慶能有這么漂亮的朋友。

  “節哀!”庾慶最后也就憋出了這么兩個字,又多看了眼對方的打扮,素顏朝天,不施任何粉黛,不戴任何首飾。

  明白了,這并不是家里剛死了人的原因,事情已經過去快半年了,這是未亡人在為亡夫守節,以示不會改嫁之志。

  鐵妙青牽強一笑,“沒事,已經過去了,只是突然見到你,想到你當初的算命之說。如今想來,不免覺得好笑,探花郎定是博學多識,知曉什么戲法,我應該是被你給騙了。不過我很奇怪,你是怎么知道我丈夫有麻煩的,燒過的草灰里怎么會有我寫在手心里的字,你又是怎么抓到火蟋蟀的?”

  當初對方說卜算過,說能幫她救丈夫,經歷了一些事情后,她當真了,直到回到妙青堂,發現丈夫死了,美夢破滅了,才意識到自己是上了當。

  南竹和牧傲鐵不知具體情況,但聽出了庾慶對這女人用過坑蒙拐騙的手段,兩人憑著對庾慶的了解,倒也不意外。

  庾慶卻有些尷尬,“雕蟲小技,雕蟲小技不值一提。”

  見他不愿多說,鐵妙青也不勉強,依然好奇,“你能來,還真是稀客,怎會突然間想到來此?”

  既然說到了,庾慶也就不客氣了,“有一事想請老板娘幫忙。”

  鐵妙青與孫瓶相視一眼,都有些意外,問:“什么事?”

  庾慶指了指身后兩人:“能不能給我們三個都弄上個妙青堂的身份,幫我們弄一枚幽居牌。”

  鐵妙青奇怪,“你們要這身份做甚?”

  庾慶:“好比你們在古冢荒地,能自由進出妖界,能避免被妖修找麻煩。”

  鐵妙青又問,“你們去妖界又是做甚?”

  這個問題,庾慶就不好回答了,只能是保證道:“我知道一旦用了妙青堂的身份,就等于是妙青堂為我們做了保,一旦惹出事幽崖就要問責妙青堂,不過老板娘大可放心,我們一定不會給您惹麻煩的。”

  鐵妙青沉吟了一陣,最終微微搖頭。

  庾慶暗急,忙問:“老板娘如何才能放心幫這個忙,有什么要求不妨說清楚。”

  孫瓶插話道:“探花郎,不是小姐不肯幫你們,而是想幫也無能為力,妙青堂我們可能保不住了,一旦妙青堂不在了,給了你們妙青堂的身份又有何用?”

  庾慶狐疑,“幽崖不是已經幫你們拿回了妙青堂嗎?難道還有人敢在幽角埠硬搶不成?”

  孫瓶惆悵而嘆,“看來你們是不太了解幽角埠的情況,幽角埠的商鋪總共是三千家,這個數量是衡定的,不會多也不會少,自從幽角埠開埠以來,一直如此。

  但這并不意味每家商鋪就能高枕無憂了,幽崖的免費保護也不可能永遠白白享受下去,若真如此的話,幽角埠早就變了味。

  幽角埠不是專司的避難所,三千家商鋪,在幽崖那邊是有交易量上的排名的,這個交易量幾乎沒人哪家商鋪敢作假,一旦被幽崖查出,便是死路一條,沒人能救!

  幽角埠每三年要核算一次排名,交易量排在最后的三十家,會被直接踢出幽角埠,會另換一批符合條件的人來補這三十家的空缺。

  原來,商鋪一直是東家在經營,各方面的貨源和客源也都是東家在維持,小姐是從不管這些事的。東家傷病倒下后,妙青堂一下就塌了半邊天,沒了東家的經營,原來固定的貨源和客源方面都出了問題。

  大家的精力也都集中在了東家的傷病上,已經將買賣耽誤了好久,加之為東家續命的藥材過于昂貴,花費太大,我們也沒了足夠的錢維持商鋪貨品買賣的周轉,一直拖到東家過世后,我們在幽崖的排名已是墊底的倒數第一!”

  庾慶無語一陣,也不知自己倒了什么霉,問:“沒辦法解決嗎?”

  孫瓶:“有啊,趕在最后排名核算結果出來前,完成大量的交易。奈何排在后三十名的這個時候都在力爭上游,會造成向上的連鎖反應,想在短時間內超過他們談何容易,唉!”神情明顯透著無力感。

  鐵妙青忽冒出一句,“如今倒有一個簡單的辦法解決。”

  眾人聞言一振,庾慶兩眼放光,“愿聽老板娘高見。”

  鐵妙青兩眼其實也有點放光,盯著他,“聽說你的詞賦如今是萬金難求一篇,你不如多作些好的詞賦,交由我妙青堂專賣,這樣妙青堂一定能很快擺脫危機,也能幫上你忙,如何?”

  眾人立刻齊刷刷盯向庾慶,孫瓶已是滿臉興奮。

  “……”庾慶凝噎無語了好一陣,最后冒出一句,“我覺得還是談論一下孫掌柜的那個辦法比較好。”

  鐵妙青急道:“為什么?大家都能得利不好嗎?”

  庾慶一本正經道:“我已棄文從武,絕不回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