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五四章 探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一聽不是來買東西的,反而在問別的商鋪在哪,店家當即沒了笑臉,答非所問:“妙青堂只是家小鋪面哦,未必有客官您滿意的貨品,不如您先看看本店的能不能讓您滿意再說。”

  知道人家誤會了,庾慶解釋道:“不是來買賣的,是來找人的,勞煩掌柜的指點一二。”

  店家上下打臉他一眼,朝一個方向指了指,“往那邊直走,過三座橋,再左拐直走,見到一片小洲,上面有幾十家商鋪,妙青堂就在其中。”

  庾慶謝過告辭,然剛要轉身,又想到點什么,好奇道:“聽說幽角埠商鋪上千家,掌柜的既然說妙青堂只是家小鋪面,何以如此清楚其所在?”

  柜臺上合上名錄的店家道:“你打聽地方,我能指點你,你反倒不樂意了不成?”

  庾慶忙擺手道:“不是不是,只是有些奇怪。”

  店家呵呵一笑,最終還是頗為玩味地給了句話,“老板娘鐵妙青嘛,出了名的大美人,幽角埠商家誰人不知?”

  “呃…”庾慶多少一愣,知道鐵妙青應該漂亮,但并未見過真面目,沒想到竟是一個能以美貌在幽角埠揚名的人物。

  又有客人進店,店家連忙招呼。

  庾慶不再打擾,拱手告辭。

  店家也只是揮了揮手,讓他快走。

  出了門,師兄弟三人按照店家指點直行,一路逛街,遇橋則過。

  幽角埠內穿插的河流較多,橋也很多。

  河中有船只來往,駕船的船夫一律是獨目人,胳膊長達一丈左右,雙臂劃水比真正的船槳好用。要靠岸時也省事,長胳膊往岸上一扒就穩當靠岸了,連纜繩都省了。

  就是船夫的長相有點怪,面門上就一只大眼,站起來高達兩丈,干瘦,四肢合攏而立就像根棍子,四肢晃蕩開了就像是竹節蟲,纖長。

  獨目人長的雖怪,但長手長腳的身高就是優勢,修行界的許多行業還是蠻喜歡雇獨目人的。

  街頭和船上都時常能看到半妖怪來往,半妖怪不代表修為就不行,只能證明修行途中曾遭遇過不順而已,妖界第一人就是半妖怪。

  庾慶在夕月坊見過的“除鼠”也不時出現在街頭撿走垃圾。

  過橋,經過上空豁口投射的自然光光柱,背對了光柱,庾慶的目光才看清了前方的異象,為前方盡頭一座沉浸在幽暗中的高聳崖壁所吸引,整體看起來像一個“風”字造型,風字中間的交叉圖案像是陡峭的交叉臺階,能隱約察覺到有人在上面行走,燈火闌珊,還不時有星星點點的光斑時隱時現,于幽暗中透著一股神秘。

  不用人介紹,庾慶也能猜到,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幽崖了,掌控幽角埠規則的所在。

  按照指點,過了三座橋,左拐直走到盡頭,果然見到一座被曲水環繞的小洲,確實只有幾十家商鋪,于整個幽角埠的熱鬧來說顯得比較冷清,但也有其優勢,一道天光幾乎籠罩了整個小洲,估計是幽角埠少有的白天不點燈籠的地方。

  師兄弟三人過橋登上小洲,在這里能看到類似外界的綠色植物,估計太陽當空直照的時候,這里還能被陽光照耀一段時間。

  三人也不趕,在小洲上不疾不徐逛了半圈后,終于看到了掛著“妙青堂”匾額的商鋪,前面是鋪面,后面是庭院。

  庾慶帶頭走了進去。

  店家是名男子,一抬眼,立刻站起,熱情招呼,“三位貴客想買點什么?”

  這個男人面生,庾慶不認識這人,沒說話,摸出了一粒金屬“扣子”,正是鐵妙青當初從身上摘下的那枚幽居牌,放在了柜臺上推過去給對方。

  店家一見這鐵扣便是一愣,拿起辨識了一下,發現上面“妙青堂”三字沒什么問題,當即有些驚疑不定,上下打量庾慶一番后,立刻轉身到后門掀開簾子朝后面大聲喊,“掌柜的,你過來一下。”

  很快,一個面相潑辣略顯豐腴的婦人掀開簾子從后面出來了,不是別人,正孫瓶。

  孫瓶掃了庾慶等人一眼,旋即問坐堂的男人,“什么事?”

  那男人將幽居牌給了她。

  拿到幽居牌的孫瓶稍作辨識,猛然一怔,再抬頭仔細看三位來客。

  庾慶朝她擺手笑道:“孫掌柜還真是貴人多忘事。”

  孫瓶定睛識別,旋即露出大喜神色,失聲驚呼,“阿…”看了看四周,似乎擔心隔墻有耳,又改口道:“你怎么來了?”快速扭身從柜臺后面出來了,竟忍不住在庾慶胸口捶了一拳,“年紀輕輕的,干嘛留這么難看的胡子,害我差點沒認出來。”

  柜臺后面的男人目光閃爍不已,能看出是熟人,只是能讓孫瓶如此欣喜的熟人,還真是罕見,暗暗揣測來的究竟是何等人物。

  他不由觀來者身后兩人,一個不假顏色,一個冷酷孤傲,這架勢一看就不是一般人,令他越發好奇庾慶的身份。

  胡子難看?庾慶笑容一僵,他一直覺得自己胡子挺好看的,不太喜歡負面評價,干笑道:“掩飾,掩飾!”

  “走!跟我見老板娘去了。”孫瓶拉上他胳膊就往柜臺里面扯,結果發現南竹和牧傲鐵也跟來了,不由頓步疑慮,“這二位是?”

  里面是內宅,又有女眷居住,一些不靠譜的男人確實不好放進去。

  庾慶哦道:“我的兩個手下,可靠,大可放心!”

  手下?南竹和牧傲鐵臉色略沉,但也不能說人家說錯了,人家的身份的確是掌門,只是感覺這說法有點侮辱了他們。

  偏偏在外界,兩人又不好暴露三人之間的真實身份,或者說是不能暴露玲瓏觀,這是玲瓏觀弟子外出行事最基本的操守。用小師叔的說法就是,不管外面有什么風浪都不能招惹回家。

  孫瓶見他保證了,只好準許了南竹和牧傲鐵一起進內宅。

  鋪子里坐堂的男人越發驚訝了,越發好奇庾慶的身份,一個保證就能帶兩個陌生男人進妙青堂的內宅?

  一進內宅庭院,庾慶四處打量。

  內宅院子不大也不小,至少不如外面的一些大商鋪大,花草樹木錯落有致,透著雅致,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

  院子四角又各封了一堵墻,各開另一處月門,等于在四角又隔出了四間較為私密的小院,而大院中間則是一座亭臺水榭布局的軒閣,四面挽著紗簾,可供會客。

  孫瓶請了三人在軒閣內稍坐,自己快步去了左邊里角的院子。

  不一會兒人又出來了,后面還跟出了一名能讓人瞬間眼前一亮的嬌麗女子。

  款款行來的體態曼妙,一束烏發卷提在腦后,充分展露出光潔的額頭和面容,一眼便覺清爽。

  玉面芙蓉,眉目如畫,雪膚紅唇,是個美到一眼便能入人心眼的女子。

  因其美,一顰一動、舉手投足之間似乎都能揮灑出國色天香的韻味。

  什么叫好看的女人,這才叫好看的女人,那種風華真的是有顛倒眾生感,足以讓許多男人只羨鴛鴦不羨仙。

  三個男人當場看呆了。

  南竹一臉嚴肅沒了,錯愕,訝異,怔怔盯著走來的人。

  牧傲鐵那始終掛在嘴角的淡淡傲意也沒,腦袋偏了過來,不再偏著頭用眼角看人了。

  庾慶嘴微張,他從眉眼上的樣子大概認出了來者正是鐵妙青,頗為驚訝,知道鐵妙青長的好看,但是沒想到鐵妙青能長那么好看,難怪外出要蒙著臉不肯摘下面紗,這一摘下面紗簡直就是禍水啊!

  他懷疑這女人若不是躲在幽角埠,沒人敢在幽角埠亂來的話,只怕早已是命運多舛。

  也終于明白了之前打聽的那位店家為何能清楚知道小小的妙青堂在哪。

  不過他看出了鐵妙青的眼神中多了幾許別樣神采,是一種淡淡的憂傷。

  穿著一襲黑裙裳,鬢邊別著一朵小白花。

  這打扮…漸漸回過神的庾慶驚訝,這明顯是家里有喪事的打扮。

  步入軒閣,鐵妙青面對上了庾慶,似乎習慣了男人看自己的反應,露齒淺笑,聲音依舊好聽,“探花郎大駕光臨,妙青堂真正是蓬蓽生輝!”

  能再見庾慶,她也頗為感慨和欣喜。

  有些事情是做夢都想不到的,想不到自己偶遇的一人幫了自己忙不說,竟然還是個舉世無雙的大才子!

  當她聽到錦國科考的消息傳來后,真正是震撼了,再看到流傳來的文章時,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才華橫溢!

  不但是她,孫瓶夫婦又何嘗不是做夢一般,都不敢想了。

  后來又聽說了探花郎摔冠而去的事跡,繼而又風聞散盡錢財救萬千災民性命的事。

  如今天下誰人不知錦國探花郎,這儼然已經是一個傳奇人物!

  她們本以為此生可能不會再有機會與那位探花郎相遇了,又是一個做夢都沒想到探花郎竟然主動登門了。

  鐵妙青聽到通報,甚至有那么一剎那的晃神誤會,該不會是被自己的美色給吸引來的吧?后來想到人家根本不知道自己長什么樣,是自己想多了。

  也正因為如今的‘阿士衡’今非昔比,這才有之前的孫瓶親昵舉動,能直接將外面男人拉進內宅。

  一聽這稱呼,庾慶就頭疼,苦笑道:“這里沒什么探花郎,都過去了,若真有探花郎,花就在眼前。老板娘,真沒想到啊,你竟長這么好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