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五三章 幽角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一道橫亙高聳的山脈,以造化乾坤之手筆,將一片大陸由南到北一切為二,錦國和殷國各自征服大陸的步伐皆止步于山脈左右的山腳,因天險無法再擴張。

  這里既是兩國的分界線,也是整片大陸的分界線。

  日出日落,山山水水,玲瓏觀師兄弟三人一程又一程,終于抵達了這一帶,止步在一座陽光明媚的雪山腳下。

  一邊是連綿起伏的雪山,一邊是一座突兀陡峭的山壁。

  融化的雪水薄薄漫過巖石地面,淺到連腳掌都無法淹沒,卻因長年累月的沖刷,將那高聳的山壁腳下侵蝕出了數不清的洞窟,一眼看去幽深。

  然卻不斷見到有人扔出滑板,踩著滑板跳入那幽深的洞窟,跟著流水一起消失在地下。

  師兄弟三人站在一塊流水中地勢較高的巖石上,以胖、瘦、壯的排序而站。

  其實庾慶也不瘦,是挺標準的身板,只是經不起兩位師兄的襯托,在兩位師兄中間顯得比較弱小。

  身軀肥胖的南竹依然是身板挺拔,雙手交叉搭在大肚皮上,因肚子大,總給人身子后仰的感覺,神情永遠嚴肅,永遠一副要教育人的樣子!

  梳著馬尾辮,嘴上蓄著稚嫩小胡子的庾慶雙臂抱在胸前,腦袋好奇地左右搖擺,看著一個個踩著滑板唰唰過的人。

  方方正正腦袋,面部輪廓有棱有角的牧傲鐵,亦抱臂胸前,腦袋微偏,下巴微微上揚,導致看人似乎像在用眼角審視,給人冷冷的孤傲感。

  噠噠噠的木屐聲傳來。

  一只短褲短袖露著膀子的“半妖怪”赤足穿著木屐踩水而來,人的身子,貓的腦袋。

  身子很魁梧,貓頭也很大,如同獅子頭一樣大,身后還拖著一條長長的貓尾巴。

  一看就是修行進階第一次化人失敗的后遺癥,導致外形定格于此,基本上很難再有徹底化形成人的可能,因而被稱為半妖怪。

  江湖中稱此地的貓妖為“大貓”,因為本體確實很大,看腦袋大如獅子頭就知道了。

  它們不主動招惹人,外人一般也不敢惹它們,因為它們來自幽崖。

  眼前大貓的腦袋是麻色的,俗稱花臉貓,站在三人跟著,背來的一大堆滑板嘩啦扔在了身后,隨手從腰上簍子里抽出一根芝麻桿似的晾曬干后的植株。

  從植株頂端抓住,一把往下擼掉枝葉。

  嚓!一手掐掉了細嫩一頭,又掐掉了板結的底部,叼在了貓頭大嘴巴上,摸出火折子點燃了另一頭,然后便叼著大煙棒子當著三人面吞云吐霧,一雙瑪瑙珠子似的大眼睛盯著他們。

  個頭有那么高,連大塊頭的牧傲鐵都要稍微抬頭才能與對方目光對視。

  三人不知他堵在他們跟前是什么意思,大眼瞪小眼。

  大貓從一堆滑板上拿出了一頂傘大的斗笠,將斗笠上的圖案亮給三人看后,扣在了自己腦袋上,抬手夾開了嘴上的大煙棒子,朝著他們腳下吐出煙氣,偏頭示意了一下。

  三人齊刷刷低頭一看,發現地上也有一幅簡易圖案,和人家斗笠上的一模一樣,當即明白了什么意思,傻愣愣的三人當即又齊刷刷后退了幾步,把人家的攤位讓還給了人家。

  因為附近出售滑板的大貓不少,一看就懂。

  大貓又叼上了大煙棒子,拖著一堆滑板上了干爽的地方,擺出一張椅子坐那等著,椅子后面的尾巴不時搖晃著甩動,偶爾還沾水甩兩下。

  “看會了沒有?”南竹問庾慶。

  庾慶目光跟著一只滑板去了,摸著小胡子,“應該沒什么難度吧。”

  南竹朝賣滑板的大貓抬了抬下巴,示意買去,自己先掏出了十兩銀子。

  牧傲鐵也掏出了十兩銀子。

  兩人都去找大貓各買了張滑板,沒有幫庾慶買,各買各的。

  一路上,三人為了誰付錢的事,差點又翻臉動手,后來達成協議,各自所需各花各錢,集體花費三人均攤,掌門的身份也占不了這便宜。

  “一塊板子而已,居然就要十兩銀子。”庾慶嘀咕了一聲,但還是掏錢買了一張,他現在真的是窮,上次搶劫陶永立同伙的銀子這來回路上花銷的,已經所剩不多了。

  小師叔給了南竹和牧傲鐵各一千兩銀子,一個銅板都沒給庾慶,你不是能掙錢嗎?你不是不肯談那十幾萬兩銀子的事嗎?自己受著。

  “跟緊。”南竹招呼一聲,扔下滑板,一腳踩上去,扭動著肥胖身軀滑水而去。

  牧傲鐵緊隨其后。

  庾慶硬著頭皮扔下跟上,唰一下就貼著地面滑了出去,歪歪扭扭著調整方向,不時還要伸腳出滑板外觸地掌控一下方向,看準了兩位師兄進了哪個洞窟,自己也跟著滑了進去。

  一進洞,視線瞬間變暗了不少,好在洞壁上都間隔著鑲嵌了發光的螢石,既是照明也是路標。

  地勢彎彎曲曲一路向下,流淌下來的水流也是一路跟隨地勢向下。

  下滑的速度很快,一開始令庾慶心驚肉跳,擔心轉彎不及會不會撞洞壁上去。

  然而往往就在速度要失控的時候,就會出現一片水灘,沖過水面有緩沖效果,降速了。

  憑著一身修為,庾慶很快掌握了平衡訣竅,漸漸放松自如,后續一路暢快放飛。

  滑行了好幾十里遠的樣子,一幅地下世界的畫面突然出現在眼前,腳下也沖入了一條河流,慣性助人滑過水面抵達了對岸。

  河流減速下,南竹和牧傲鐵輕松抬腳上了岸,不顧腳下被沖走的滑板。

  緊跟上岸的庾慶喊了聲,“這就直接扔了?不是說最好的進入和離開方式就是這東西嗎?”他已經順手將板子撈在了手上。

  牧傲鐵一臉冷酷不說話,南竹老神在在地說道:“下游有收集的,離開時可以不花錢領一塊。”

  原來是這樣,庾慶立馬揮手將滑板扔回了河里,這才有了閑心面對眼前的地下世界,幽角埠!

  很大的地下空間,穹頂上零星分布的豁口透下天光,宛若一道道巨大光柱打下,將這地下世界勾勒出了朦朦朧朧的輪廓,一座城!

  一座巨大的地下城!

  后方不時有人踩著滑板渡河來到,三人不好擋路,邊走邊看。

  南竹和牧傲鐵以前行走江湖時來過這里,庾慶卻是頭一回,久仰大名,滿眼好奇。

  沒有城墻,城內有多條蜿蜒而過的河流,沿河兩岸都是商鋪和房屋,建筑風格和人間也沒太大區別,也許更有古意。

  城中植物大多都是會發光的熒光植物。

  經過穹頂豁口下,置身在自然光的光柱下,庾慶抬頭望,感覺像是置身在萬丈深淵底下,豁口邊緣倒是長了些花紅葉綠的錦繡植物,光影襯托下頗為夢幻。

  每一處穹頂豁口都不一樣,有的圓,有的扁,有的像裂痕,有的水簾嘩啦啦滴落不停。

  據說有能耐的也可以從豁口直接飛降到幽角埠來,只是外界并非坦途,山勢陡峭,起伏不定,遠不如從地下滑進來省事,省那十兩銀子可能不太劃算。

  城的上方飛舞著一片片如夢似幻的星云,不斷來回穿梭,反復飄蕩不停。

  組成那片星云的是幽崖放飛出的一種叫做“云光蟲”的東西,類似螢火蟲,組合成一條條字幕在大大小小商鋪的頭頂上飄來飄去。

  “三十萬兩收‘冰魄’一枚!”

  “九百九十萬兩出售‘孽靈丹’一顆!”

  停步抬頭的庾慶看著頭頂上飄過的字幕嘀咕自語,眼皮跳了跳,價值一千萬兩的東西直接便宜了十萬兩,這要是能買下來就賺了,轉念一想,也不知自己這輩子能不能見到九百萬兩放一起是什么樣的。

  只怕把自己賣了都湊不出九百萬兩,覺得自己想多了,又盯著其它飄過的字幕瞅了一陣。

  據說這都是有買賣需求的人找到幽崖,出費用讓幽崖向幽角埠發出的公告。

  手上有貨出售,或者想買的,覺得價錢合適的商鋪,看到消息后會前往幽崖交割。

  當然,不想張揚,想悄悄去某家商鋪買賣東西的個人也隨便。

  在幽角埠,各方勢力是達成了協議的,就算是皇帝的璽印被人偷到了這里賣,只要不是幽角埠商鋪偷的,那便是合規的正常的,任何外部勢力都不能打擾幽角埠的正常買賣,貨物出了幽角埠后,你們愛怎么處理都行。

  還有,幽角埠的大大小小商鋪之間是不分買賣種類的,只要你路子夠廣,能弄到貨,你想做什么買賣都行。

  說到底,商鋪之間的競爭力就是看誰的貨源廣、花樣多,然后就是價錢能否讓人滿意。

  城里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妖魔鬼怪云集的感覺,有許多人都穿著斗篷或遮擋著臉。

  看看街道兩旁的商鋪,庾慶就近進了一家。

  店家一抬眼,立馬熱情招呼,“貴客想買點什么?”回手指了指自己身后貨架上琳瑯滿目的樣品,又搬出了分門別類的物品名錄,讓庾慶要什么盡管指出來。

  庾慶擺了擺手,表示不是來買東西的,“掌柜的,向你打聽一下,知不知道‘妙青堂’在哪?”

  天才一秒:m.piaotian5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