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五零章 疑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心頭刺還未拔去,說什么長生比錢好,他絕不接受!

  如此青嫩的年紀,一般不會去想老了的事,還是只看眼前比較實際。

  “……”小師叔竟無言以對,慢慢抬頭看天,一聲嘆:“唉,師兄,我看你在天之靈也沒辦法瞑目了。”

  庾慶現在是一門心思想賺大錢,不跟他扯那沒用的,心思又回到畫上,說道:“生同寢,死同穴。師叔,你說這同穴之地會不會是一座墳墓?”

  小師叔微微頷首,“有這個可能。”

  庾慶:“誰的墓?誰的同穴之地?顯然是制作藏寶圖的人,那么只要搞清這幅藏寶圖的來歷,知道藏寶圖原來的主人是誰,才能想辦法找到他的墓。如今的第一步,咱們就是要想辦法弄清藏寶圖的來歷,本來我以為阿士衡可能知道,結果他人走了。”一臉惋惜。

  小師叔略挑眉,大概明白了這廝為何會突然偷偷摸摸趕回來,原來是為了找阿士衡打探消息。

  心中有數后,反問道:“藏寶圖的主人你不是已經知道了么?”

  庾慶訝異,“我哪知道?”

  小師叔:“你不是說鐘粟告訴了你是來自‘冠風揚古墓’嗎?”

  “是說了…”庾慶說著一愣,狐疑,“寶圖的主人就是那座古墓的主人冠風揚?”

  小師叔雙手對穿進了寬大袖口里,抱在腹前來回踱步著,“應該就是他。‘云圖’的江湖傳聞,我以前也聽說過。傳聞古時候有一仙家洞府叫做‘小云間’,洞府仙人返回仙界前,遣散了侍女。

  其中一位侍女名叫‘云兮’,返回人間后嫁給了一個將軍,這位將軍就是冠風揚。

  據傳侍女臨終前才向冠風揚透露自己侍奉過小云間的仙人,并遺留了一幅字畫給冠風揚,說是通往‘小云間’的地圖,若能參破,便能找到那位仙家的洞府。

  好像是恰逢改朝換代,冠風揚未來得及去找那仙家洞府便戰死了,追隨的心腹部將把他給秘密安葬了。傳言那幅‘云圖’也隨同冠風揚一起安葬了,說是找到了冠風揚的墓,就能找到‘云圖’。

  后來司南府不知從哪知道了消息,獲悉了冠風揚的墓在‘見元山’,便展開了大肆開挖,大概就是阿節璋參與的那次。

  據說古墓中盤踞了許多的妖邪,司南府那次損失慘重,什么都沒找到。如今看來,原來那次已經找到了‘云圖’,只是被阿節璋給悄悄拿走了而已,這個阿節璋隱藏的還真夠深的,連司南府都被他給騙了。”

  再看桌上畫,“欲得長生,同穴之地!對比傳說的話,還真是對上了,像是那個‘云兮’給‘冠風揚’的留話。”

  庾慶品味了一下這個故事,點頭認可師叔的說法,忙問:“那他們的‘同穴之地’在哪?”

  小師叔回頭看他,“你有病吧?我哪知道他們的同穴之地在哪?”

  庾慶干笑,“師叔不是見多識廣么。”

  小師叔嗤了聲,“若這畫和傳說都屬實的話,云兮這八個字明顯是告訴冠風揚一人的,他們夫妻的同穴之地在哪,怕只有冠風揚一個人知道。”

  庾慶狐疑,“會不會就在埋葬冠風揚的古墓里?”

  “應該不會。”小師叔琢磨了一下,指了指字畫,“若這一切都是真的,依我看,這夫婦二人恐怕并未葬在同一個地方。若真在一起的話,司南府那次找到的恐怕就不是‘云圖’了。”

  庾慶懂這意思,歪著腦袋盯著畫,“但是…師叔,若傳言是真,你不覺得這個云兮給人的感覺有點古怪嗎?”

  “怎講?”

  “就這八個字,你試想。冠風揚應該是知道云兮葬哪的吧,若不知道,云兮不可能說這話,很有可能云兮就是冠風揚給安葬的。那這就有些奇怪了,自己的葬身之地有秘密,既然想告訴自己的丈夫,為何不明著告知,還要留下這個迷藏般的字畫讓冠風揚去揣摩?”

  “你這么一說,是有點奇怪。也許這就是冠風揚未能和妻子同穴合葬的原因,因為沒破解這個謎團?或是妻子的葬身之地隱秘,他戰死后部下不知地方未能將兩人合葬?”

  庾慶立問:“發現冠風揚古墓的‘見元山’在哪?”

  小師叔想了想,“在錦國東部的巒州境內,山在妖界范圍內。據說當初司南府進去開挖的時候是先和妖界那邊做了溝通的,只不過一開始的借口是錦國朝廷挖礦,后來搞出事了,才被妖界發現了。”

  庾慶:“那邊地形如何?”

  “我又沒去過,怎知地形如何…”小師叔說到這,似乎意識到了點什么。

  庾慶指了指自己額頭,“師叔,你再好好想想,人間的范圍基本上是慢慢擴大了,古墓地址現在若在妖界境內,當年不在妖界境內的可能性便很小。姑且不說冠風揚的部下為何將他埋葬到那種地方去,古墓的妖邪是怎么回事?能躲藏那么多妖邪的古墓,只怕地下的空間不會小,這又豈是冠風揚死后能臨時選出的安葬地?”

  小師叔挑眉:“你懷疑他們夫婦已經合葬在了一起,懷疑冠風揚的古墓就是所謂的同穴之地?”

  “沒錯。”

  “這都是你的猜測,而司南府那幫子人卻是實地勘察過的,憑那些人的實力,有什么問題還輪得到你來發現?”

  “也不一定吶,阿節璋吞沒了‘云圖’司南府不就不知道嗎?”

  “你干嘛?你不會真想跑去尋寶吧?”

  “既然是寶,為何不尋?我們既然勘破了寶圖中的玄機,坐視不理豈不暴殄天物?師叔,傳說若是真,那個云兮留畫這一手怎么看怎么蹊蹺,你我不妨聯手把這寶地給找出來。”

  小師叔指著自己鼻子,“你讓我跟你一起去干這事?”

  庾慶驚呼:“師叔,這多好的事啊,換別人,我還不肯告訴寶圖的秘密呢。”

  小師叔隨手將桌上字畫一撥,直接給掀落在了地上,“你忘了門規了?不到萬不得已,必須要有一個真傳弟子在觀中坐鎮,我們兩個一同跑去妖界冒險,還是干同一件事情,萬一出個什么事,你是想讓玲瓏觀被滅門嗎?”

  他這次確實是有點生氣了,這為了錢而不管不顧的行為有點惹怒了他。

  庾慶一默,也看出來了,俯身撿起了畫,慢慢折好,“算了,反正我現在回觀里也不合適,你留下坐鎮,我自己去就行了。”說罷轉身就走。

  小師叔臉頰一繃,突然出聲道:“站住!”

  庾慶背對停步。

  現場安靜了一陣。

  “我說了,司南府掃過一趟的地方,你再去也沒什么意義,何必白跑這一趟。還有,妖界,可不是你說闖就能闖的。”

  “這個我自會想辦法解決。”

  “按理說,內門弟子也是要有外出歷練的,你師父去的早,還來不及安排你歷練的事,你此去就當做是出山歷練吧!”

  小師叔松了口,因為知道攔不住這廝,他不可能一直守著人不放,只能是堵不如疏。

  庾慶立馬轉身,收起寶圖,又喜笑顏開了。

  小師叔:“帶兩個人手去吧,多兩個幫手也好。你那三個師兄,自己挑兩個,留一個在觀里給我打雜。”

  庾慶一愣,指著外面道:“他們?身手還不如我。”

  “話不是這樣說的,他們再不濟,在江湖上也闖蕩過一些年頭,比你有江湖經驗,出門在外,有自己人幫襯總是好的。至于去干什么,這事也沒必要瞞他們,攤開了告訴他們,自己兄弟,心往一處使準沒錯的。”

  “這秘密告訴他們?”庾慶吃驚不小。

  “怎么了?我玲瓏觀弟子個個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有沒出息的,有貪便宜的,但還沒有長反骨的,都是好樣的。除了門規約定的內傳之秘,其它的皆可共知。你把這么大的秘密告訴他們,能相信他們,他們也才能相信你。都是同門,門內可以鬧點矛盾,外面遇事還得站一塊!”

  庾慶有點納悶,他倒不是不相信那三位,他覺得玲瓏觀的財權還是自己說的算的比較好。

  “走吧!”小師叔招呼一聲,先開門出去了。

  庾慶無奈跟了出去,跟著直奔前院空地,人還沒到便聽到一陣哼哼嗬嗬的打斗聲。

  大殿外的空地上點著篝火,三條人影正在來回穿梭互相交手練手。

  三人中,那個須發如墨,眼大神足的,名叫高云節,是庾慶的二師兄,也是同輩師兄弟中目前的老大。外形頗有風采,平常言談舉止也很穩重,加上年紀差不多有五十歲,有歲月沉淀的味道,永遠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

  輩分其次的是七師兄,名叫南竹,長相一般,就是身材穿衣服比較費布料,是個大胖子。按理說胖子一般都顯得比較和氣,心寬體胖樂呵呵那種,可這位七師兄貌似是個少有的比較嚴肅的胖子,雙手長期交叉在大肚子上,身板筆直不茍言笑的樣子。

  再后就是九師兄牧傲鐵,面部輪廓有棱有角,方方正正的腦袋,眼角和嘴角似乎常掛有冷冷傲意,身材高大,練武時把衣服一脫,更是一身的肌肉疙瘩,硬過石頭的感覺。貌似醉心于武學,自己號稱自己是“武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