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四九章 同穴之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之所以說是起碼能讀得通順,是因為他看不太懂什么意思。

  這字句總共就八個字:欲得長生,同穴之地!

  欲得長生還好理解,這同穴之地是什么意思?

  也不知是不是并非這句話,于是他又繼續搓動對折的字畫套字,這邊套完一遍,又反向再套一遍。

  一直折騰到了半下午,他純天然的身子曬變了顏色,才將所有的可能性都給套了遍。

  連句通順的句子都沒有,唯一算得上通順的,還是只有那八個字。

  其實也就是排除一下其它的可能性,確定了沒有其它可能性,他又開始興奮了。

  因為僅憑那句‘欲得長生’就沒錯了,就肯定是和仙家洞府有關了。

  “同穴之地”是什么意思?

  他從樹上跳了下來,在山頭上晃來晃去,好生琢磨了許久。

  按照正常思路來理解,生同寢,死才同穴,所謂的“同穴之地”難道是指一座墓不成?

  照鐘粟的說法,那份藏寶圖不就是來自一座叫什么冠風揚的古墓么。

  難道就是那座古墓不成?

  想想又覺得不對,寶圖出自那座古墓,不代表指的“同穴之地”就是那座古墓。

  再說了,當初司南府大肆挖掘過,是不是長生之地顯然已經被驗證過,可以排除。

  也就是說,寶圖上暗藏的那八字若想解開,還需知道這寶圖的來歷才行。

  他當時急著逃離京城,鐘粟講的不清不楚,他也不知道鐘粟知不知道寶圖來歷,再去京城找其問問不成?

  想了想,還是否掉了這個想法,京城之地有點不愿再去觸碰。

  他倒是想到了另外一個人,阿士衡!

  那廝明顯對自己隱瞞了寶圖的秘密,阿節璋他們當年既然能去發掘那座古墓,顯然是知道寶圖來歷的,也就是說,阿節璋很有可能告知了阿士衡!

  沒錯,找阿士衡最穩妥!

  有了奮斗的目標,庾慶立刻將十六萬兩銀子的事拋到了腦后,其實也不愿再去想了,努力當做忘了!

  回頭立刻穿上曬干的衣服,收拾好東西,又跑進了泥濘之地,一路向前飛奔,又活過來了。

  一天后,他徒步跑出了災區,找了個地方洗了洗,找到了等待在災區之外接頭的陶永立的手下,背后偷襲,將人打暈,洗劫了錢財,路費有了,然后牽上自己的青驄馬就跑了。

  算是跟這個團伙徹底分道揚鑣了,明顯不想再在人販子圈混下去了……

  小半個月后,長途奔波趕路的庾慶終于回到了梁陶縣,回到了九坡村。

  偷偷摸摸回來的,沒敢在九坡村露面,月色下悄悄摸進了自己從小長大的玲瓏觀,躡手躡腳摸向亮著燈火的房間,那是小師叔的房間。

  摸到窗口,剛想扒窗戶往里偷看,屁股上便驟然被人崩了一腳。

  活生生被人給踢的跳起,回頭一看,窗外朦朧燈光下也能看出是個很帥氣的男子,正是小師叔本人,不過已經換上了道袍,又是另一種風情的帥氣。

  四目相對,小師叔嗤了聲,走到門口,推開了房門,先進去了。

  庾慶被踢的沒脾氣,也跟著溜了進去,關門前還向外東張西望一番。

  小師叔道:“回自己家就別跟做賊似的,那三個家伙在練功,沒空理你。”

  庾慶這才放心關門。

  兩人面對上了,小師叔又道:“不是讓你辭官后先別回來嗎?你這要是被人給盯上了,豈不是要給玲瓏觀惹麻煩?門規你不知道嗎?外面再怎么風大浪大,也別把麻煩帶回家。”

  說到這個,庾慶有點火大,坐了茶幾另一邊,“師叔,你還好意思說,我聽了你的辭官,差點沒把我給坑死……”嘰里呱啦把自己被圍捕的事情給說了遍。

  小師叔呵呵,“我又沒逼你,你有種別辭,寫詩作賦去。”

  “……”庾慶撇了撇嘴,算了,不提這茬了,話鋒一轉,“阿士衡呢?”

  小師叔:“走了。”

  庾慶一驚,“回九坡村了?”

  如何能不怕,阿士衡一旦回了九坡村,一旦被外人認出京城的‘阿士衡’是假的,那還得了?

  “沒你那么傻。他走了,你辭官的消息傳回來后,確定你沒事了,他就走了,大概是不會再回來了。你身份的事也大可放心,他讓我你,從今以后你就是真正的‘阿士衡’,大可以放心用這個身份在外行走,他會換身份。”

  “這…考上會元的事,我不是故意的,你跟他說清楚了沒有?”

  “說了,他說既然是意外,就不怨你,說已經是把你給連累了。特意讓我告訴你,說沒事,說事情既然已經這樣了,他反而解脫了。”

  “解脫?”

  “嗯,說從小被父親用棍棒逼著走那條路,其實早就心生煩膩,奈何在父親生前答應過。如今事出突然,注定如此,他說自己正好解脫了。”

  “會不會只是為了安慰我們?”

  “我之前也這樣認為,他似乎也看出來了,后來吐露了點心扉,我想他大概是真的解脫了。”

  “怎講?”

  “在他看來,這個朝廷已經沒救了,這個朝廷不值得他為之效力。他認為忠于這樣的皇帝沒任何意義,只要這樣的皇帝還在,這樣的朝廷還在,就算鏟除了司南府也沒用。他說自己母親的死,哥哥、姐姐的死,就算不是皇帝親手殺的,皇帝也難辭其咎,他認為自己父親對皇帝的忠誠過于迂腐。他說,那種愚忠他做不到!”

  庾慶沉默了。

  小師叔也不說話,挑撥燈芯,容他慢慢去消化。

  好一會兒后,庾慶才又問道:“他的胳膊怎么樣了?”

  “我回來后給他檢查了一下,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等我回來有些晚了,他手肘的碎骨以異常的方式生長,想要治好,又要重新打碎。我是沒能力治的,但是修行界有這方面的高手,找到了合適的人,應該還可以恢復。我本說給他想辦法,但他了解了自己的傷勢后,拒絕了,說他自己會處理。”

  “他自己能怎么處理?”

  “他應該有自己的辦法。”

  “他去哪了?”

  “不知道,他不肯告訴我要去哪,也不肯告訴我今后要干什么。不過我們似乎也沒必要太擔心,那小子是聰明人,應該有自己的打算。給他送了封信去縣城,后來出山的路口就來了輛馬車把他給接走了,事情就這樣,他就這樣消失了。”

  “唉!”庾慶有點惆悵。

  其它的不說,千里迢迢跑回來,還想找阿士衡了解藏寶圖的事,結果人家走了,大老遠撲了個空。

  小師叔忽冷笑道:“能信手撒出十幾萬兩銀子救災民,還挺有錢的嘛。只是另一邊卻要搶自己師兄區區幾百兩銀子,那就有點過分了。”

  庾慶當場雙手捂面,牙疼到不行的樣子,“這事不要再提了,等我咽了這口氣再說!”

  看他一副死了爹娘的樣子,小師叔就知道事情可能有點內情,再說了,這小子是能抱著錢睡覺孵蛋的主,能捐出十幾萬兩銀子他怎么就有點不信呢?何況哪來那么多錢?

  庾慶忽又愕然道:“你在山里呆著,哪聽說的這事?”

  小師叔呵呵,“你名氣大了去了,都快成救苦救難的活神仙了,連鎮上賣菜的老頭都在議論你。”

  “唉!”庾慶又是一聲嘆,發現這消息還真是長了翅膀了,他也算是事后直接趕回來了,沒想到風聲比他還先到。

  他起身,拿了油燈走到大桌子旁放下,然后掏出了那張藏寶圖,鋪開在了桌上,回頭招手,“師叔,過來,有一場富貴與你分享。”

  “別變著花樣找我要錢,我沒錢。”小師叔先給了預防,才慢慢走過來。

  庾慶:“你這話說的,真的,你看,我這是藏寶圖!”

  小師叔湊近瞄了瞄,不屑道:“騙鬼呢?才畫了不到三個月的東西,還敢說不是別有居心?”

  庾慶頓時驚為天人,“師叔,你還有這鑒定的本事?以前怎么沒聽你提過?”

  啪!小師叔照他后腦勺就是一巴掌,指著畫上鐘若辰留下的落款日期,“鑒定個屁!你當我瞎還是當我傻,這也敢拿出來說是藏寶圖?”

  庾慶小汗一把,是自己忘了,算了,先用事實說話。

  他先將畫折疊,然后對照燈火搓動,把那八個字套出來后,他再示意其看。

  小師叔盯著嘀咕:“欲得長生,同穴之地…什么意思?”也感覺到了這位掌門這樣做似乎有點深意。

  “我代替阿士衡赴京時,為了便于有人接應關照我,阿士衡曾交給我半幅字畫當進鐘府的信物……”庾慶把事情經過大概講了下,字畫來歷也算是做了交代,重點當然是自己無意中參透了這幅復制畫的奧秘。

  一聽是這么回事,小師叔也來了精神,再次端起那幅字畫來照著燈火比對,對照出那八個字后,又嘀咕了一遍,“欲得長生,同穴之地…”

  庾慶:“顯然,這個同穴之地就是洞天福地所在的關鍵。仙家的洞天福地啊,師叔,只要找到了,咱們就發大財了。”

  小師叔瞥他一眼,“看你那點出息,上面寫著‘長生’呢,你瞎了眼看不到嗎?跟這比起來,錢算什么?”

  庾慶不以為然,“師叔,沒錢的長生,要來何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