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四五章 無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發錢,發錢的一直在發錢。

  掏錢,掏錢的一直在掏錢。

  長期饑餓帶給身體的影響,不是一時的管飽能解決的。

  青年夫婦的體虛是實實在在的,雖然吃了幾塊大餅,可長途跋涉到此,體力也是份消耗,又站這里忙了許久,夫妻二人都有些扛不住了。

  冒虛汗,甚至是有些手抖。

  面對災民,背對他們的庾慶沒注意到。

  找了塊木板搭在拒馬樁上坐著的守將卻注意到了,喊了聲,“兄弟,他們兩個可能吃不消了,不如讓他們先進去吧。”

  庾慶回頭一看,明白了。

  守將又道:“你要是信的過我,我叫幾個弟兄過來替他們,比他們兩個人發的快。”

  發的快?敢情不是發你的錢!庾慶腹誹,白了他一眼,但還是默許了,走去收回了夫妻二人手上未發完的錢,一個人各給了七兩,給完還抱歉一聲,“只能給你們這些,見諒。”

  夫妻二人明白每人多給二兩的意思,加起來四兩,不超過五兩,而五兩可以多救一個人。

  錢不多,是一份心意。

  夫妻二人相視一眼,雙雙行禮,“謝恩公!”

  男子隨后問:“敢問恩公尊姓大名?”

  “別啰嗦了,就當從未見過,走吧。”庾慶不耐煩地大手一揮,他現在的心情確實不好。

  夫妻二人無奈,只能又是欠身一禮,這才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

  那守將也起身走了,挑幫忙的人手去了。

  背對了一陣,庾慶才回頭目送離去的青年夫婦,他真不知道這二人緩過來后彼此間該如何面對。

  女的被陶永立他們糟蹋的時候,他想幫,可他手上沒有糧,他手上的糧被早先的一批災民給搶了。而夫婦二人是饑民,只想要吃的,他拿不出來,夫婦二人也愿意和陶永立他們做交換。

  他能怎么辦?他一路上見了太多的饑民慘況,他沒辦法干出阻止夫婦二人獲取食物的事來。

  當然,他也可以憑面子說服陶永立他們放過那女人,然后再憑面子從陶永立他們那拿塊餅給他們。

  可是又能有什么意義?

  受災的女人很多,他攔一次是沒用的。

  他坐視了不堪的一幕發生。

  也并沒有后悔自己對陶永立他們下手晚了。

  若不是發生了不堪的事情,也不會在交易發生的時候聽到上宛城就在附近的消息。

  他們攜帶的干糧沒辦法把那么多人帶出災區,也許挑選一些人帶出去販賣反倒真的是在救人,至于道德什么的,在這人吃人的地方還有道德嗎?那些站在局外吃飽喝足了講道德的人都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都是畜牲,應該讓那些人來體驗一下的。

  他也是獲悉了上宛城在附近,才下了動陶永立他們的決心。

  守將很快帶了五名精干人手過來,庾慶扔了一些銀票給他們,五人在橋頭站成一排發錢,速度果然快了很多。

  發錢速度快了,如流水,庾慶也越發心疼。

  心疼是其次的,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后,庾慶眼中漸漸浮現出驚恐。

  零錢快發完了,可城外聚集的難民卻沒有絲毫減少的跡象。

  這不可能吶,自己的零錢,加上陶永立那三位的零錢,估計得有上萬人進了城吧,城外怎么還有這么多人?

  很快,他反應了過來,他所看到的城外難民數量只是城外這個方向的。

  城外其它方向也有難民聚集,如今這邊有了進城的口子,于是都慢慢朝這個方向集結了。

  明白后,他那神情有牙疼的感覺,待會兒零錢發完了怎么辦?

  怕什么來什么。

  零錢發完了,五位發錢人的手上也空了。

  面對一群災民的庾慶,下意識慢慢扣緊皮包,沒了再拿錢出來的意思。

  不知有多少災民因此而心弦一顫。

  他們一直不敢出聲,希望能維持永恒的進度,希望能平平安安輪到他們,既怕沒規矩惹得庾慶不高興,也怕出什么意外,一直在盯著那慢慢癟下去的皮包在祈禱的。

  突然,一個人對著庾慶跪下了。

  緊接著,附近的人也都對著庾慶跪下了。

  然后現場聚集的人就如同突然退去的潮水一般,月光下的人一層層向外波及,紛紛跪下了,紛紛對著庾慶跪下了。

  遠處看不清這邊發生了什么的災民,短時間內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知道跟著做就不會有錯,也紛紛跟著跪下了。

  這種場面有誰經歷過?

  是不言不語、不聲不響跪下的。

  沒有山呼萬歲,沒有任何叫囂哀求,只有安靜。

  數不清的人默默跪下,默默看著庾慶,眼中滿是乞求神色,卻沒人說話,零星響起的啜泣聲反而令人感覺更壓抑。

  無聲,有時比有聲的力量更強大。

  至少是令庾慶的靈魂感受到了極為強烈的震撼,這股無聲的力量震撼到令他頭皮發麻,他能讀懂這些災民的無言表達,這些災民真的是沒了辦法啊,真的是把他當做了唯一能救他們的人!

  護城河邊的守軍們,也瞬間如同被石化了一般,皆怔怔看著這一幕,也同樣感受到了強烈的震撼。

  他們見過無數跪地乞求的災民,但沒見過這么多災民無聲跪盼的場面。

  從來沒有,此生是第一次見到!

  有軍士用力咬緊了嘴唇。

  有軍士面龐淚下無聲。

  漸漸的,守將及所有軍士們的目光都定格在了庾慶那一動不動的后背,不知道這個人會做出什么樣的抉擇。

  當然,不管他做出什么樣的抉擇,都不會有人埋怨他。

  因為沒有資格。

  沒任何人有資格去責怪他,連那些饑民都難得清醒知曉的,所以無聲。

  因為沒人比這個人做的更好。

  面對跪著的無數目光,庾慶甚至能感覺到身后的守軍也在盯著自己,現場似乎被凍住了,搖曳的火光也被氣場壓抑了動靜般。

  庾慶慢慢抬頭看天,心里暗操老天大爺!

  眾目睽睽下,他手動了,忽扯開皮包,抓了一把銀票,轉身揮舞著朝坐在拒馬樁上的守將怒吼道:“沒零錢了,你他娘的告訴老子該怎么辦?”字字啼血般的怒吼,紅了眼,眼球在這瞬間充斥了血絲,要跟人拼命似的。

  他希望守將說出一個能讓他合上包就能扭頭走的理由來。

  守將深呼吸,慢慢在拒馬樁上站起,知道沒零錢確實有點麻煩,給一群難民大額的銀票,讓他們自己去分,肯定要出事,交給官兵去負責的話,現在的官兵還值得信任嗎?

  他突然扭頭,亦怒吼道:“老鬼,你去一趟錢莊,以最快的速度把錢莊的人帶過來!”

  那名叫老鬼的軍官大聲道:“大人,錢莊這個時間肯定關門了啊!”

  守將再次怒吼,“那就多帶幾個人去,把錢莊的門給我砸開了,只要人沒死,就給老子帶來!”

  “是!”老鬼大聲領命,趕緊招呼上一小隊人跑了。

  火氣都有點大。

  其實整座城里最受煎熬的就是這些守軍,從他們幾乎都黑著的眼圈上就能看出。

  有些事情,城里的百姓可以只在背后議論,官員可以居府衙做決策,可他們這些守在城墻上的人,卻是每天都能親眼看到城下人吃人的慘劇在發生。

  哪個正常的人能受得了這個。

  每天看著城下的不斷哀求,卻什么都不能做。

  聽到守將大喊的解決辦法,跪在地上的災民頓時哭成一片,也許是喜極而泣,卻沒人站起來,繼續在那跪著等。

  被一群人跪拜著,如同被施了定身術的庾慶,無言仰望星空,攥緊皮包的手似乎快要攥出水來。

  老鬼不負所望,沒讓這邊等太久,把錢莊的人緊急帶來了。

  錢莊的人辦這種事顯然比庾慶他們老道的多,趕來后先在城門口擺了兩張桌子開張,掌柜的則親自帶了兩個伙計到了橋頭,與庾慶和守將溝通后,立刻擺開了架勢,向庾慶伸了手,“銀票!”

  庾慶咬著牙掏出了一張面額一千兩的給他。

  掌柜的拿著銀票稍作鑒定后,唱道:“整一千兩銀票一張無誤,兌兩百人通過。開始吧!”銀票納入了自己的袖子里。

  庾慶立刻揮劍,指了一路災民先過來。

  兩名伙計一個捧著印泥,一個拿著印章。

  一個給災民手上蓋章,一個點數。

  掌柜的不時唱上一聲,“蓋了章的去城門口桌子前,憑蓋章領五兩銀錢進城。”

  一個個通過的災民到了城門口的桌子前照做,一個錢莊伙計提筆涂抹掉印章,另幾個伙計則發銀子,領到錢的災民直接進城,就是這么一整套的流暢。

  這進城的速度可就比之前快多了,吊橋口子上啪啪不停蓋章就放行,那叫一個快。

  “整一千兩一張,兌兩百人通過……”

  人通過的快,庾慶再次掏錢的速度也快了。

  “整兩千兩銀票一張無誤,兌四百人通過……”

  “整五千兩銀票一張無誤,兌一千人通過……”

  庾慶掏出的銀票面值越來越大,他此時的心情無人能知……

  城中驛館。

  “大人醒醒,詹大人,到了時辰,該醒了。”

  被交代了定時過來喊起的衙役在一張榻旁催著。

  “啊…”詹沐春突然驚叫坐起,喘著粗氣,看清眼前人,才松了口氣,擺手示意其退下。

  這一夜過的,做了一晚的噩夢。

  他這一天天的太累了,倒下就能合眼,只是這不敢去見的士衡兄,卻在夢里跟他相見了,把他罵了個狗血噴頭,還拉著他去看災民的各種慘況,他在夢里拼命向士衡兄解釋。

  兩人在夢里糾纏到他剛剛醒來。

  醒了醒神后,忽側耳傾聽,發現原來不是夢里的聲音,而是外面真有亂哄哄的動靜。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不成?

  他趕緊穿上鞋襪,匆匆穿戴后跑了出去一看究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