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三五章 再無相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不不不!”文若未連連擺手,知他誤會了,趕緊解釋,“姐夫,我不是來勸降,事情已經過去了,不抓你了,你就算不回去,他們也要撤回去了。”

  不抓了?庾慶心里表示懷疑,這么大陣仗圍捕了半天,不就是沖他來的嗎?說事情已經過去了,他有點不信。

  然一想文若未剛才登場的畫面,再回頭看向那四名護送的司南府人員,心頭又微微一動,試探道:“你爹的那幅畫有用了?”

  文若未連連點頭,又對他做了個小聲的手勢,低聲道:“是的姐夫,但是字畫的事不讓對外宣揚呢。姐夫,地母娘娘親自出面了,我們都沒事了,事情真的已經過去了,姐姐為了你親自向地母求情的呢,也是姐姐讓我來見你的呢。”

  庾慶愣住,再次環顧圍而不剿的四周,心想,看來鐘粟的保命策略是真的奏效了。

  但愿或慶幸的心態交織,希望不是在做夢,希望是真的,之前被圍追堵截的好慘,累的夠嗆。

  然對方一口一個‘姐夫’的叫著,著實讓他牙疼,還說什么是她姐姐在幫他,這個真心無法面對。

  他現在只關心一點,問:“你確定我就算不回去,他們也不圍捕我了?”

  文若未著急道:“真的,姐夫,你怎么就不信呢,我真不是來勸降和騙降的,事情真的過去了,我向天發誓…”

  庾慶抬住,不讓她發什么毒誓,“既如此,那就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京城那鬼地方太過兇險,我壓根不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到處是坑,哪怕誰都不招惹就辭個官,也能被人往死里整,那都什么人吶,都是一群變態。我奉陪不起,京城我就不回了,你們回吧!”

  既然沒事了,他就更不可能回去,不趁機遠走高飛,難道還要回去幫人寫詩作賦應付六百年大慶嗎?

  好不容易躲過一劫,又想給自己搞出個千千劫來嗎?

  不能夠,打死他也不會回去!

  文若未頓哀求狀,“姐夫,人不都有點約束的嘛,又不是山里的野猴子可以無拘無束,我還經常被我娘逼著做我不愿做的事呢,大家不都這樣過來的嗎?姐夫,跟我回去吧,回去跟姐姐認個錯,姐姐會原諒你的。”

  還要去跟你姐見面認錯?庾慶越發抗拒,擺手拒絕道:“文若未吧,我叫你一聲文姑娘吧。文姑娘,以后不要再叫我‘姐夫’了,是我配不上你姐,算我對不住他,愿今生與你姐姐不再相見,免得尷尬,回去的事就此打住,不要再提了。”

  文若未悲憤道:“為什么啊!現在誰都知道姐姐是你的未婚妻,如今你不要她了,讓她怎么辦,讓別人怎么看她呀,讓她以后還怎么嫁人吶?你不能給了姐姐希望,又親手毀滅啊!”

  庾慶是真想現在就告訴她真相,然而事情鬧到了這種地步,沒有一步是對的,已經是一團亂麻,鬼知道眼前的事情有沒有真正徹底結束,至少目前他是不敢再對任何人暴露自己和阿士衡的底細的。

  這事真的是要他和阿士衡見過面商量后,讓阿士衡自己看著辦的。

  所以,他只能搖頭道:“文姑娘,回去吧,就當我從未來過京城!”

  文若未一臉苦楚道:“姐夫,我太了解姐姐的性格了,你現在回去,跟她認個錯,服個軟,她就一定會原諒你的,她一定會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定會任勞任怨好好做你妻子的。

  姐夫,你現在回去,事情還能挽回,你若就此拋棄她,她會恨你一輩子的,她一定會恨死你的!她沒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姐夫,你不能這樣對她呀!”

  庾慶也被她說的有點不太好受了,可是真的很無奈,心里苦笑,我若真跟你姐姐在一起了,哪天你姐姐知道了真相的話,恐怕才是真的要恨老子一輩子,我何苦來哉!

  何況有些事情他能做,有些事情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做,那是朋友的妻子。

  萬般糾結心緒,最終也只能是化作一聲苦笑,“文姑娘,真的回不去了!我有我的原因,也許有一天你們會知道是為什么。”

  四周火光照映下,哀求無果的文若未淚崩了,顫肩啜泣,淚眼婆娑地凝視著庾慶。

  幾番抬袖抹淚,她最終從袖子里摸出一支金屬軸,一支庾慶也熟悉的金屬軸。

  她遞給了他,泣聲道:“是姐姐讓我來見你的,姐姐讓我把這個給你,并讓我帶一句話給你。姐姐說,從此以后,鐘家和阿家的恩怨一筆勾銷,再無相欠!”

  其實這才是她真正前來的目的,她之前的話都只是她個人的意思,如她自己所言,因為她了解自己姐姐,她想盡力幫姐姐挽回這段姻緣的。

  在她個人看來,多好的一段姻緣啊,多少人羨慕的一段姻緣啊,鬧崩了不值啊!母親已是以淚洗面了…

  庾慶見之一愣,寶圖不是獻出自保了么,現在給他是幾個意思,總不會給個空的吧?

  他接了東西到手,眼中有疑惑神色。

  “姐夫,你好狠的心…”文若未罵了一句,便扭頭抹著淚走了。

  她召回了那四名灰衣人,坐回了椅子上,四名灰衣人又抬著她騰空飛掠而去。

  很快,四周的火光也開始整隊,開始撤離。

  沒太久,此地便陷入了安靜。

  庾慶沖出了山澗,并一路小心觀察,并未發現有人的跡象。

  他又快速沖到了一座山巔,登高望遠,看到了一條撤離深山的長長火龍。

  真的走了?

  唰!庾慶長劍歸鞘,迅速打開了手中的金屬圓筒,倒出了里面的東西。

  東西一上手,憑手感他就知道不是同一件東西,原裝畫他不止一次摸過。

  這是某種輕薄布料,抖開在月光下細看,訝異發現,不是半幅畫,竟是一幅完整的畫。

  其中半邊圖樣,他一眼便能認出,就是阿士衡給自己的那一半,和自己見過的簡直是一模一樣,連有印象的草木大小都并無二致的樣子。

  另半邊的圖畫則沒見過,但一看就能明白,和自己見過的合在一起就是完整的一幅。

  隨后,他又在自己熟悉的那半邊圖畫角落里發現了一行字。

  寫著“某年某月某日若辰臨摹補裂”字樣。

  庾慶一看日期,稍一估算,這不就是自己剛到京城沒幾天的日子么?

  再稍微揣摩完整字樣,他大概明白了,這是鐘若辰親手將兩張半幅的畫臨摹合一了,另一半應該就是鐘家手上的那半幅。

  看著看著,他忽苦笑出聲來,亦輕輕一聲幽嘆,這東西大概印證了文若未轉達的話吧,果然是再無相欠!

  然而,本就不是他的女人,他也沒什么好憐惜的,很快便將男男女女的破事拋到了腦后,注意力真正到了這幅畫上,鐘粟說過,這他娘的可是能找到仙家洞府的藏寶圖啊!

  如今全圖在手,他腦子轉過彎來后,整個人突然就興奮了。

  這里不是研究藏寶圖的地方,東西收起來,塞進了鼓鼓囊囊的衣襟里。

  他身上原本有假扮衙役時背負的挎包,但那東西連同衙役的衣裳都被他給毀了,做好了萬一被抓你們沒有證據能證明是我殺的準備。

  之后左看右看一陣,辨明了方向,迅速躥下山遁離。

  一路的翻山越嶺,費了好一番勁,才出了山,跑到了官道上。

  確認的確沒人再捉拿他后,立刻朝背離京城的方向連夜趕路。

  遇到一個小鎮,辦了入住,并砸錢讓店家幫忙給弄了一身衣裳。

  洗漱沐浴祛除了一身的狼狽,從店家弄來一根骨頭扔給了火蟋蟀啃后,就迫不及待在油燈下研究起那張藏寶圖,然而研究來研究去,也沒看出任何名堂。

  畫里有好幾十座山峰,沒有任何標示,也不知這些山究竟在什么地方,畫上的文字也只是一些贊美山水的詞賦,這些個是藏寶圖?著實讓他費解。

  琢磨來琢磨去,不知不覺天就亮了,陽光照在了窗上刺眼,他才醒神吹滅了油燈。

  洗漱一把,對著鏡子把頭發往后面一攏,隨手扎成了自己習慣的馬尾,對著鏡子里的自己嘿嘿一笑,拿上東西就走。

  他沒有在這座小鎮逗留,這里離京城畢竟還是太近了,大白天的還是要盡量趕路才好。

  鎮子上逛了圈,買了匹馬。

  一出小鎮,才知是處好山好水之地,昨夜沒能看清。

  山清水秀,鎮外還有一處大湖泊,倒映藍天白云。

  連天氣都這么好。

  馬背上的庾慶深吸一口氣,一臉的迷醉神情,好久沒這種自由自在呼吸的感覺了。

  暢快之下,他竟不管鎮外的人來人往,忍不住張開雙臂“啊”大聲而悠長的吶喊起來。

  總之就是感覺痛快,在那狗屁京城小心翼翼裝模作樣都不知道自己裝的像不像,憋的慌。

  頗有種掙脫了枷鎖,今日方知我是我的感覺。

  突有破風聲傳來。

  庾慶緊急后仰,只見一顆石頭從眼前飛過,立偏頭看向石頭飛來的方向。

  茵茵綠草地的湖畔,一輛馬車,有一人坐在湖邊釣魚,還有一個兩邊臉頰有難看疤痕的漢子站在釣魚人身邊,后者正在朝他招手,示意他過來,似乎就是投擲石頭的人。

  被自己的大喊大叫吵到了?庾慶疑惑,驅馬靠近后,發現釣魚的是個老漢,老漢的胡須和頭發頗有特色,像是被染紅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