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三四章 寧死不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感慨至此忽又“咦”了聲,搖頭道:“不對,是地母先去了鐘府,后才收二女為徒的,先后順序是這樣的沒錯吧?”

  孔慎點頭,“沒錯。”

  梅桑海立問:“地母如此尊貴脫俗之人,怎會隨意降臨區區一個商賈人家,這其中定有什么原因。”

  孔慎:“老爺,打聽了,特意找了相關知情者過問,連主持抄家的唐公公都問了,但凡知情的一個個都諱莫如深,明顯都已經被封口了,好心的提示,不要多問,否則是給自己惹麻煩。”

  “不要多問,會惹麻煩?”梅桑海嘀咕自語,眉頭緊皺,陷入了深沉思索中。

  孔慎繼續道:“地母一發話,這邊出手的態勢立刻就變了,各種查證的真相立馬就浮出來了,證明了阿士衡并非摔冠而去,官帽是挽留之下不小心失手滾落在了臺階下,御史臺那邊有好多的目擊者都能作證。

  也沒有任何人聽到阿士衡辭官時有過任何怨言,更沒有任何目擊者能證明是阿士衡殺了人,刑部甚至還有好多人跳出來說阿士衡不可能做到這些,表示兇手肯定不是阿士衡、肯定另有其人,總之就是在為收手快速準備臺階下。”

  “哼!”梅桑海一副見怪不怪的冷笑,不過還是再次仰天一聲幽嘆,“唉!”

  孔慎知其在惋惜,這邊一直在暗中盯著阿士衡,好不容易捕捉到了動手的機會,也是這邊迅速在暗中推波助瀾的,以為阿家的事終于能徹底結束了,誰知卻是以這種匪夷所思的方式收了尾,白費了心機,如何能不惋惜。

  良久后,梅桑海自嘲一笑,“送份賀帖跟賀禮去司南府,賀喜地母娘娘收得高徒吧!”說罷甩袖而去,意興闌珊。

  當空星月,滿山清輝,薄霧裊裊,山如龍脊。

  深山老林中,一群身穿干練勁裝的朝廷檢跡、追緝高手湊在一起,打著火把圍在一張地圖前。

  一冷面漢子指著地圖道:“終于合攏了,好小子,終于把他給圍住了。”

  一面頰凹進去的漢子嘆道:“這家伙,天還沒暗時,我們還能一路緊咬其行跡,還能判定其去向橫插攔截,待這天色將暗起了薄霧后,便滑的像條泥鰍。膽子也忒大了,我們后續人手補充上來了,那么多人拉網搜捕,他竟還敢從我們中間見縫插針,竟敢逆向穿插回去,要不是這次調來的人手足夠多,反復反撲、反復圍追堵截,還真就差點被他給溜了。”

  “還好方頭用計,讓他一頭扎進了口袋里,這回應該再也跑不了了吧。”

  “確實,還是頭回遇上這么滑溜的人。”

  “不得不說,能在這片深山老林和我們這么多抓了半輩子人的人繞上個半夜,也確實是有本事,這能耐我算是服了。”

  “探花郎嘛,四科滿分的會元,百年難得一見的人物,頭腦肯定非同尋常,腦子肯定好用,我今天也算是見識了。”

  “是啊,怪可惜的,這么個人才怎么就想不通辭官了呢,明明有大好的前程,完全沒道理的,我到現在都不信高大人和那群伙計是他殺的。”

  “我之前也不相信,不過…這么多人被他搞來搞去繞了這么半夜后,我反倒有些相信了。話說,一個書生,有這本事,且如此沉著冷靜,你們不感覺像是那種慣犯嗎?這種人,悄無聲息殺了高大人和那群伙計恐怕也是有可能的。”

  聞聽此言,聚在一起談論的幾人默了默,皆微微頷首,有了相似的認可度。

  “怎么辦吧,現在收網嗎?”

  “再等等,那位探花郎太滑溜了,大家被他折騰的累了半天,好不容易要收場,千萬不能在臨門一腳時出意外又讓他跑了。這再讓他跑了,他吃了這次的虧,長了教訓,憑他的反應和頭腦,想再把他裝進網里幾乎不可能,再想抓到他就難了。

  倘若這么多人,這么大的陣勢都抓不住他一個人,都還能讓他跑了,那咱們這臉還有朝廷那張臉也沒處放了,咱們這幾個統絡具體抓捕的人等著回去受刺激吧。

  網口先不要有松動,就這樣圍死了不要動,等其他人手集中過來了,再放人進去合圍,外面的口子決不能松懈,決不能給他任何可趁之機。”

  “沒錯,半晚上都折騰過來了,不在乎再等這點時間。這探花郎確實太滑了,還是穩妥點好。”

  眾人嗯聲贊同。

  很快,后面來了一片火光,幾只火把護著一名身穿深緋四品官袍的人,在崎嶇不平的山林中深一腳、淺一腳地到了。

  圍著商議的幾人立刻站起,一同拱手行禮,“喬大人。”

  來者跺了跺腳上的泥,竟忍不住罵了臟話,“媽的,老子大半輩子干的這行,之前以為離京城不遠,人馬快速撲來了,以為很快就能結束,誰能想居然折騰到了后半夜,還真是活見鬼了。

  這位探花郎讀書有點讀歪了心眼,書本里還教人怎么鉆山的嗎?得了,等收吧收吧出了山回到京,估計天也亮了。那個,誰給個準話,聽說已經圍住了,確定嗎?”

  面頰凹進去的漢子道:“大人,確定了,這次應該是圍住了,應該是跑不掉了,我覺得現在還不宜動手,等撒開的人手再來一些,網口不松的進去抓,比較穩妥點。”

  那位喬大人擺手道:“不妄動是好的,人困著別動,別把人給誤傷了,上面剛才傳了話來,說已經撤銷了對這位探花郎的抓捕,說高則玉不是他殺的。”

  “啊,鬧了半天又撤銷了,這拿我們玩呢?”

  “不是他殺的誰殺的,抓到了真兇不成?”

  “我哪知道,上面怎么說,咱們怎么辦就好。”

  “不是,如果沒有抓到真兇,那這位探花郎便依然是嫌疑最大的,起碼也得把這位探花郎先給抓住了再說吧。審訊過后確定了是誤會,再放也不遲嘛,我們保證不冤枉他就是了。”

  “就是,他不做賊心虛跑什么啊,沒事干嘛把我們溜來溜去的。”

  “老喬,我說,都是一個坑里爬過的,你不能升了官就跟我們打官腔吧?”

  “哎喲喂,你們都是刑部的精銳,都是刑部的爺,你們都是我祖宗好不好,我哪敢跟你們擺架子。”

  “那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給個痛快話呀,要么抓,不抓就走人,把人困著不動是什么意思,拉我們弟兄陪你山里看星星呢?”

  “具體怎么回事我目前還真不知道,上面傳訊來就是這么說的,說會有人來跟我們對接此事。”

  一片薄霧籠罩的山澗深處,山里鉆來鉆去,早已不成人樣的庾慶小心翼翼靠近山澗邊緣觀察了一陣,察覺到前方也還是有一群人封鎖著,又不得不縮了回去。

  他已經意識到了,自己好像被困死在了這山澗里。

  但他依然是不甘心,依然是不斷地四面八方到處尋找突破口。

  他覺得,合圍的人肯定是要有動作的,只要有動作就會可能有破綻,就有可能被他鉆空子。

  然而圍住他的人沒有給他可趁之機,就是死死圍著不動。

  這讓他暗暗著急,這不會是要拖到天亮吧,真要是天亮了,霧散了,他想逃都難了。

  突然,四周出現了大片的光亮。

  庾慶迅速四顧,只見四周的朦朧霧氣中似乎出現了許多的火把。

  火光成圈,然后又從四面八方傾瀉進許多條的火龍,火龍沒有直接插進包圍圈,而是如漩渦般繞著圈的朝中間卷動。

  “……”庾慶無語,不斷轉身觀察四周。

  很快,一群人舉著數不清的火把將他團團圍困在了中間。

  唰!他驟然拔劍在手,準備拼死一戰。

  也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既然左右都難逃一死,他不愿受辱而死。

  自己好歹是一派掌門,死的有個人樣也不算給玲瓏觀弟子丟臉,至少躲在玲瓏觀的三位逃犯師兄沒資格笑他。

  他只是有些不甘,三位師兄都能從朝廷的追捕下逃脫,他這個掌門居然沒能跳掉?

  心中最后的哀怨是留給小師叔的。

  他一直覺得小師叔是玲瓏觀最有本事的,對小師叔的話一貫也比較信服。

  小師叔教他辭官跑人。

  他深以為然,于是照做了。

  媽的,沒想到是這樣的結局。

  自己可能是玲瓏觀有史以來最短命的掌門吧。

  也不知自己口袋里辛辛苦苦賺來的一堆銀票最后要便宜哪個王八蛋…

  忽有幾道人影橫空飛來,四個灰衣人抬著一張椅子飛來,用木棍和椅子臨時拼湊的抬轎,椅子上坐著一個女人。

  簡易抬轎落在了庾慶跟前,四名灰衣人隨后退開了,并示意靠的太近的人一起后退。

  椅子上的女人站了起來,看看四周大批人馬圍困的情形,又怔怔看著庾慶一身狼狽不堪的樣子。

  無法想象那個跨馬游街讓無數人仰慕的舉世無雙的才子,竟會落到這般舉世皆敵的境地。

  瞬間落淚,抬袖抹著眼淚哽咽,“姐夫,你怎么弄成了這樣?”

  庾慶微笑,這個女人他在鐘府是見過的,當時是丫鬟打扮。

  聽說鐘家長女文靜,次女調皮,他當時就猜到了這位是鐘粟的女兒文若未。

  如今聽到稱呼,證實了自己的猜測,當然,此時也有點疑惑,問:“你怎么來了?”

  文若未抽泣道:“走,姐夫,回去吧。”

  “回去?”庾慶笑了,原來是來勸降的,看了看四周的火光,呵呵道:“回去個屁,幾千人抓老子一個,老子不服!想抓活的,不可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