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三三章 力保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其他不懂情的人則聽了個滿頭霧水。

  女扮男裝者,“信口之言,讓人如何相信是真?”

  鐘粟道:“小人自己可以作證。十八年前開挖‘冠風揚古墓’時,小人也在現場。”

  此話又令眾人訝異,楚天鑒忍不住問道:“當年你也在現場?”

  鐘粟:“是。小人那時還沒發家,組了一群民夫跟著虞部做工,鉆深山老林討點辛苦錢,十八年前那次就曾被虞部調去挖那座古墓。進入古墓后的情形至今想起依然是毛骨悚然,內有邪祟作亂,死傷無數,我拼了命的逃,見洞就鉆,我自己都不知自己是怎么跑出來的。

  逃出后不久,我見到了身上有傷的虞部郎中阿節璋,他手上拿著一幅字畫,當時我并不知是怎么回事,他把字畫塞給了我,讓我即刻離開回京,說回頭會去京城找我。小人當時不過一民夫領隊,哪敢不從,自是領命倉惶回京。

  后來,阿節璋果然如約找來,拿到畫后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突然提出要和我結兒女親家,為兩個小娃娃定親。小人是高攀,欣喜若狂,自然是答應了下來。不過阿節璋有條件,就是要將此事保密,兩家的關系,包括有關字畫的一切,統統要求保密。

  親事定下來不久,阿節璋就暗中對我進行了扶持,我的生意這才慢慢做大了。后來阿節璋被罷官,他被逐出京城前,又找到了我,將那幅字畫給一裁兩半,雙方各留一半,當做了定親信物,說將來讓阿士衡憑半幅畫登門當作迎娶我女兒的聘禮。

  他說的一切,我無不從命,也不敢問為什么,問過他也不告訴我,問了也是白問。那次一別后,就再也沒有和阿節璋見過面,這些年只零星接到過一些書信,信上也不肯透露任何信息,我連他在哪都不知道,想回信都沒辦法回。

  直到今年會試之前,我都不知道阿節璋的兒子要來赴京趕考,是阿士衡突然暴露出來讓我們知道了,我們這才把他從列州會館接了過來,開始安排他的起居生活與婚事,準備兌現婚約把女兒嫁給他。

  我們也沒想到阿節璋居然能把兒子給培養的如此之優秀,四科滿分的會元百年難得一見,更兼輕松登上一甲。

  一切本該好好的,闔府上下也正歡喜著,之前也沒看出他有什么不正常,誰知他入職沒幾天,居然就搞出了這樣的事。今天匆忙歸來告別時,刑部司高則玉高大人突然跑來,說阿士衡把事情搞大了,說朝廷要殺阿士衡。

  高大人因和我的私交,愿意幫忙送阿士衡離開。

  離開前,獲悉自己連累了我們,阿士衡與我私下一談,告知了這幅畫的秘密,說一旦真的被連累,就讓我把這幅畫獻給司南府,獻寶自保。他交代完這些后,就跟高大人去了。”

  整個經過講到這里就結束了。

  等于是把應小棠那邊派來的人的叮囑全然不顧了,還是說出了阿士衡被高則玉帶走的事。

  不說沒辦法圓場。

  事到如今,對鐘粟來說,誰的叮囑他都不會管。

  不管是誰,對他恨也好,怨也罷,你應小棠那邊既然保不住我,那我就要自保,拼盡全力也要保住家小。

  此時他只想護住自己的妻女!

  不到最后關頭,他也不想交出這幅畫的,直到禁衛軍破門而入,他便知道不交是不行了,必須要自保了,家里這三個女人皮嬌肉嫩,哪經得住牢房的非人酷刑。

  事實上,在庾慶逃離之前,他就跟庾慶說了,一旦發生不測,事是你惹出來的,責任是要往你身上推的。

  庾慶當時也答應了配合的。

  而這也是庾慶敢無牽無掛對高則玉等朝廷命官痛下殺手的原因,鐘家已預備了自保手段,并不怕被連累,他大可以我行我素。

  對這些個說法,鐘若辰依然是面無表情。

  文簡慧則很驚訝,她當初只感覺那定親不簡單,沒想到背后還有這樣的故事。

  文若未哦著一張嘴,聽呆了,如同聽了一場天書一般。

  宮里的那宦官滿眼訝異,眼睛眨了又眨,顯然沒想到這里會冒出陛下最關心的事情,也終于明白了那位女先生為何會法駕親臨。

  楚天鑒看向那女扮男裝者,沉聲道:“也就是說,小云圖確實在冠風揚的墓里,十八年前的那場行動也確實找到了小云圖,是阿節璋監守自盜,誤了我們十八年,此獠實在是可惡!”

  女扮男裝者看了看手中的圖,真假一時間不好絕對斷定,不過鐘粟既然敢以十八年前見證人的身份親自作保,這是把身家性命都搭了進來的,想必不會有假。

  她慢慢將圖卷好,納進了袖子里,目光又盯向了鐘若辰,“四科滿分的會元確實值得驕傲,我也許沒辦法讓你成為四科滿分的會元與那家伙媲美,但可以讓你在另一途拔尖,讓你在另一途傲視群倫,讓你在另一途成為一個他不可企及的存在。丫頭,成就一個最好的自己,成為一個讓他仰慕的存在,讓他追悔莫及,才是對他今日行為最好的回答。怎樣,想不想跟我走?”

  此話一出,楚天鑒有種意料之中的神色反應。

  鐘若辰沉吟不語,亦驚疑,不敢確定對方的意思。

  不見答復,女扮男裝者又看向了文若未,“喂,那個草包…不用東張西望,說你呢。”

  文若未聞言正左看右看,聽聞后話,與對方目光對上了,頓時愣住,‘草包’竟是喊我的樣子?

  她一個姑娘家還是頭回被人喊‘草包’,對于這個稱呼她內心表示抗拒和不接受,臉上表情也擺明了不滿意。

  女扮男裝者道:“想不想學上一點保護你姐姐的本事?”

  楚天鑒眼中再次閃過意外神色,一個摸骨,一聲‘草包’,他知道這意味著什么,這兩姐妹是因禍得福對了這位的眼了……

  天黑了。

  皇宮外,停著一輛馬車,站著一個人。

  應小棠孤零零站在宮門前。

  他屢次傳話求見皇帝,然而皇帝就是不見,宮門緊閉,就是不為他開。

  宮外守將亦過來好言勸了幾次,也未能勸退。

  這位老將軍擺明了,皇帝若一直不見,他就一直在這里站下去。

  他知道阿節璋的兒子這次是真的危險了,錦國相關的上上下下的權力階層快速聯袂而動,恐怖的朝廷力量正式運作了起來,為了抓一個人,一大片人手和高手如一張大網般灑了出去。

  擺明了就算是大海撈針,也要把阿士衡給撈出來!

  根據他掌握的情況,朝廷這邊已經正式傳書附近的妖界,請求妖界那邊協助抓捕,這是要讓阿士衡無處可逃。

  他有時候真不知阿士衡是傻呀,還是真不知朝廷力量的恐怖,真以為朝廷逃犯是那么容易逃掉的不成?

  他想干預,想暗中幫一把。

  然而皇帝直接出手把他給摁住了。

  皇帝甚至出動了禁衛軍直接去抓鐘府的人。

  皇帝這次徹底偏向了另一邊,摁住了他,讓另一邊全力施展。

  如今甚至連宮門都不讓他進了,連面都不跟他見,儼然是不抓到阿士衡絕不罷休的態勢!

  他仰望星晨,恍然如夢,不知今夕何夕。

  燈火闌珊的廣場外跑來一人,不是別人,正是御史中丞裴青城。

  他一路跑到了應小棠身邊,喘著粗氣道:“國公,鐘府的禁衛軍撤了。”

  應小棠面色凝重,沉吟道:“就怕鐘家經不住刑部的酷刑會招供,好在目前還沒人親眼見到人是誰殺的。”他以為鐘家人已經被抓走了。

  裴青城擺手,“不是,國公,禁衛軍沒抓人,地母親自去了鐘府,保了鐘府上下平安,禁衛軍一個人都沒有抓就撤了。”

  “……”應小棠驟然轉身,瞪眼道:“姓裴的,說夢話呢?那娘們怎么可能去鐘府保人。”

  裴青城攤了兩手,哭笑不得道:“我之前也不信,想盡了辦法核實,結果事實確實如此。保的還不止鐘家,好像已經讓楚天鑒向宮里和那幫人遞出了話,阿士衡的事就此作罷,讓就此過去,讓那邊罷手放阿士衡一馬。”

  “還有這樣的怪事?”

  “是啊,簡直匪夷所思,具體真相現在一時間不明,我還在讓人打探。”

  “那娘們想干什么,能有這好心?”

  梅府。

  幾樹暗香下的石徑上,梅桑海負手來回走動不停,眉頭緊皺,令眉心那道刻痕越發深刻。

  好一陣后,管家孔慎步履匆匆而到,“老爺,打探到了。”

  梅桑海沉聲道:“怎么回事?”

  孔慎嘆道:“據說是阿士衡的那個未婚妻在地母跟前為阿士衡求了情。”

  梅桑海似乎不信,“一個黃毛丫頭,能說動地母?”

  孔慎苦笑:“老爺,人算不如天算,誰也想不到的是,地母莫名其妙的就看上了鐘家的兩個女兒,收了那兩個丫頭做親傳弟子,已經有人在向司南府發帖賀喜了,這鐘府…還真是一步登天了!”

  “……”梅桑海當場傻眼,最終仰天一聲幽嘆,“看來這人吶,真的是有命的,有人忙碌一生無所獲,有人躺著都能因禍得福,這樣都不能置那小子于死地,哪還有什么公平道理可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