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三一章 獻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裴青城深以為然地頷首,阿士衡已經是令皇帝震怒,若再讓對手坐實殺害朝廷命官的罪名,那就真的徹底沒了活路。

  對手自己是不能說自己知道阿士衡假扮衙役跟了高則玉走的,但對手知道突破點在哪,知道鐘府是知情的,一定會去撬開鐘府的嘴。

  “是!”

  立刻有人領命,緊急趕赴鐘府。

  而應小棠等人則徘徊在了城門口一帶,為兩件事費解。

  首先是阿士衡有沒有在守將李旗駕離的那輛馬車上。

  其次是倉庫里的人究竟是不是阿士衡殺的。

  很快,有軍中老手勘察了現場來報,“國公,里面十三具尸體皆死于劍傷,應該是死于同一人之手,兇手的劍上應該有未磨平的豁口。”

  應小棠與裴青城相視一眼,若真是阿士衡干的,能有這么大的本事,能不動聲色的殺了這么多人?還能挾持守將李旗送其出城?

  介于這些,應小棠等人有理由懷疑可能還有人介入了此事,不知對阿士衡來說是敵還是友。

  沒多久,城外輕騎飛馳來到,急報:“國公,守將李旗駕馭的馬車已攔下。李旗被人割頸,死于車內,不見兇手蹤跡。有理由相信,兇手殺了李旗后,令馬匹受驚繼續前行以障眼,兇手本人則在半路逃逸。李旗部從已在沿途可疑之地檢跡,以確定兇手逃向。”

  又殺一個?

  剛殺一個五品文官,又殺一個六品武將?

  應小棠和裴青城目光又碰了碰,兩人感覺這事越鬧越大了,發現兇手有點瘋。

  兩人深知,哪怕是對手,也沒有干出在京城內直接刺殺阿士衡的事來,也是要想辦法在阿士衡頭上按上罪名,要借由名目而殺才行,哪能這樣肆無忌憚。

  沒等太久,挾持李旗出城的馬車又回來了,也拉回了李旗的尸體。

  軍中老手檢驗過后,在應小棠這邊低聲道:“兇手應該是同一人。”

  現在也不好大聲說話,已經有不少朝廷官員趕來了。

  黑著一張臉的刑部尚書,更是親自帶著一群刑部人馬親自到場勘驗。

  紫袍級別的朝廷大員來了好幾個。

  這不是小事,朝廷五品、六品官員就這樣被人謀殺了,還死了一堆衙役,這是公然挑釁錦國朝廷,觸及了權力結構階層的利益,也就是犯了這些人的眾怒。

  這些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為了避免哪一天同樣的事情落在自己頭上,必然是要出重手震懾的。

  總之,此風絕不可長!

  “駕!”

  刑部一群快馬隆隆疾馳出城。

  刑部尚書一聲令下,刑部最精銳的,也可以說是整個錦國最精銳的檢跡、追蹤高手成批出動,儼然是要全力追查兇手逃向。

  這種類型的力量,不是哪個江湖勢力能比的,全面而專業。

  應小棠繃著一張臉冷眼旁觀,亦不好說什么。

  他剛剛曾好心建議,派軍方的人馬去協助緝拿,貌似悚然一驚的對方竟直接強勢拒絕了。

  對方就差說出軍方的人不可靠……

  鐘府院外,前后門守了約上百人手。

  正是玄國公派來的人,私下也提醒了鐘粟這邊,切不可承認高則玉帶走了阿士衡,把情況也跟這邊講了。

  獲悉有人直接把高則玉給殺了,鐘粟也是心驚肉跳不已,自然是保證絕不會張口。

  然而外面傳來的一陣嘈雜令他夢碎,令他領會到了什么叫做現實很殘酷。

  跑到門口看動靜的李管家那叫一個心驚肉跳,禁衛軍!

  上千人馬直接將鐘府給圍了,這上千人馬身穿的皆是暗紅色甲胄,這是直屬于皇帝的禁衛軍!

  只有皇帝才能調動的禁衛軍直接把鐘府給圍了,李管家如何能不心驚。

  玄國公派來的人馬倒也剛烈,硬堵著門口,不讓禁衛軍進!

  “怎么,想公然抗旨嗎?”

  與之對峙的禁衛軍兩邊分開,走出了一名上了年紀的宦官,直接對堵在門口的人馬亮出了一支金批令箭。

  堵門的人馬一驚,紛紛單膝而跪。

  宦官朗聲道:“陛下有旨,鐘府涉嫌包庇要犯,即刻查封,鐘府上下一干人等全部收押,交由刑部嚴審,有阻撓者可先斬后奏!”

  門后的李管家聞言大驚,趕緊跑回府內報信。

  傳旨完畢的宦官面對一群下跪人員喝道:“還不讓路!”

  堵門人馬立刻起身,快速讓到了兩邊。

  沒辦法的,城門一帶行兇的兇手有點鬧出格了,犯了眾怒,相關權力階層迅速動作了起來,驚動了皇帝直接調動禁衛軍插手,不是他們能阻擋的。

  宦官由此大搖大擺而入,挾勢而來,趾高氣昂。

  這破門而入的場面,驚的鐘府亭臺水榭間的下人們雞飛狗跳。

  闖入的禁衛軍已經是直接開始抓人了,不管什么身份,一律先扣下再說。

  “唉!”

  內宅的鐘粟聞報仰天而嘆,怕什么來什么,還真的來了。

  他轉身朝向了一處閣樓,揚出了手勢。

  很快,砰一聲炸響。

  咻!一道白天看不清的煙花沖天而起,拖著一道紅線直沖蒼穹。

  李管家和杜肥皆錯愕看去,連他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京城之內,有一座清幽山林,入山則幽,山上樓閣棟棟添錦繡,山外便是世間繁華。

  此乃京城數得上的好地方,本是皇家私產園林,后被皇帝另做了它用,也變成了另一個聲名顯赫之地,司南府!

  司南府外不遠處的街道上,瘸子老吳一直在盯著鐘府方向,一直在眼巴巴等著。

  眼看時間都快傍晚了,突見遠處空中隱隱有什么升空,還以為是自己看花了眼。

  他揉了揉眼,再細看,見到有紅霧散開,亦大驚,立馬轉身朝司南府正門而去。

  一瘸一拐地緊急跑去,他知道的,一旦鐘員外動用了‘趕著見’,那就說明情況危急。

  司南府門口是有守衛的,守著外圍的也正是禁衛軍人馬。

  瘸子老吳還沒接近,便被門口守衛指著,示意不要靠近。

  瘸子老吳怎么可能不靠近,趕緊上前拱手道:“勞煩通報地母娘娘一聲,小人要向娘娘獻寶!”

  隨便來個人就要向地母通報,那不是玩笑么,這和皇宮門口隨便來個人就讓向皇帝通報有什么區別。

  再看老吳的穿著,分明就是個下人。

  當場就被守衛推飛了出去,一個屁墩摔倒在地翻了幾個圈。

  守衛喝斥,“此地不是你胡鬧之地,再不滾,小心你狗命!”

  瘸子老吳撐地爬起,手腕上傳來劇痛,立感手腕起碼是扭了,他回頭看了眼空中隱隱散盡的紅霧,再看看進不去的司南府大門,頓時心急如焚,奮力爬了起來,朝著山上引吭高喊:“小云圖,小人有重寶小云圖要獻給娘娘,小人要獻小云圖給娘娘……”

  竟敢在此大喊大叫,簡直是活膩了,上去兩名守衛就是拳打腳踢。

  “小云圖,小人要獻寶,小云圖,小人要獻寶……”

  被打的口鼻冒血在地翻滾的瘸子老吳依然是拼了命的嘶聲吶喊。

  “住手!”

  有門口進出的司南府人員突然停步大喊,快步過去推開了毆打的守衛,蹲地問:“你說什么圖?”

  瘸子老吳年紀不小,哪經得住這樣的毆打,肋骨已被踢斷了幾根,胳膊也被踢斷了一只,牙齒也打落了好幾枚,口鼻鮮血汪汪,一只眼睛轉眼便腫的只剩了一條縫。

  然聞聽問話,急劇喘息的他,還是奮力斷斷續續大聲道:“小云圖,小人獻給地母娘娘的是小云圖!”

  門口守衛不懂小云圖是什么東西,這司南府人員卻是一聽就懂,吃驚不小,上下打量了一下老吳的穿著,不知這尋常百姓何以知道‘小云圖’這種東西,忙問:“圖在哪里?”

  瘸子老吳躺在地上努力喘氣,泄了一口氣,竟有點說不出話了。

  那司南府人員當即將他扶坐起,一掌扶在他后背,運功注入內力,幫其梳理氣息。

  老吳當即喘出一口氣,“寶圖只獻給娘娘,不見娘娘則寧死不給!”

  那司南府人員沉聲道:“你要明白,這世間自以為是或腦子想不通的人很多,若誰想見娘娘,只需編造個理由出來,娘娘就要會見的話,那成了什么?”

  “小人明白。”瘸子老吳用力點頭,探手摸上了自己另一只已不能動彈的手,握住了一根食指,突然一下‘咔嚓’響,竟當著對方的面當場掰斷了一根食指,整個人疼的直哆嗦,口角血水混著口水一起掛絲而落,哆嗦著回話,“若有虛言,命若此指!”

  剛才毆打他的守衛震驚,面面相覷。

  那司南府人員亦動容不已,當即將人橫抱了起來,飛奔上山……

  此時的鐘府,已被肅清。

  不管是主人,還是下人,都全部給集中在了前院,連同護衛一起,上百號人全部跪在了地上,被圍了一圈的禁衛軍看押著。

  鐘粟面色慘然。

  文簡慧抽泣,不知好好的一個家何以會突然落到如此田地。

  跪在一起的兩姐妹神色各異,文若未咬著嘴唇左看看右看看,鐘若辰面無表情。

  鐘府下人則是一個個戰戰兢兢。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下方的""記錄本次(第132章獻寶)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