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二九章 毫不手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一切妥當,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高則玉笑了,當即看向了下方院子里的庾慶,向其打出了手勢,示意可以出來,示意都溝通好了,示意可以出城了。

  那手勢卻令庾慶后脊背發涼,一顆心如墜冰谷,哇涼哇涼。

  也差點驚出一身冷汗。

  若不是自己修煉的觀字訣看人嘴唇動靜便能推斷出是在說什么,只怕今天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算是徹頭徹尾體會到了什么叫做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的感覺。

  就在剛剛之前,他還把人當做救命恩人,心里還真是發自肺腑的感謝,人家說什么他都乖乖照做。

  瞬間一股恨意生,胸膛內涌起無盡的憤怒。

  他看了看四周,默想了一下倉庫里的情形,腦子里迅速做出了反應,也抬起了手,朝一墻之隔、一條道路相隔的城墻上的高則玉招手。

  高則玉招手讓他出城。

  他招手讓高則玉過來。

  城墻上,并排而立的兩人一愣,守將問:“怎么回事?他在搞什么?”

  高則玉也愣住了,又再次朝庾慶招手,再次示意庾慶快走。

  庾慶心中冷笑,他倒要看看誰熬的住,他就不信這狗官能不過來,繼續招手。

  果然,高則玉掃了眼浩大京城,有點急了,對守將道:“也不知他怎么了,可能是有什么要交代,我去看看。”

  守將沉聲道:“你快點,我們時間不多,老家伙的人馬一到,就麻煩了。”

  “知道知道。”高則玉轉身就走,拎了官袍下擺快速下了城墻臺階,那名隨行吏員也跟上了。

  兩人一前一后快速回到了倉庫院子里,再次與庾慶碰面了。

  高則玉沉著一張臉埋怨,“你怎么回事?讓你快走,你還磨蹭什么,還想等著朝廷人馬來抓你嗎?”

  庾慶:“大人,我剛想到一個重大秘密。大人如此厚待于我,士衡無以為報,想到此去怕是再難回京,遂決定將此秘密告知大人。”

  “……”高則玉意外,臉上不滿頓消,反有些好奇道:“是何秘密?”

  庾慶看了看四周,做了個請的手勢,請倉庫里說話。

  高則玉看了眼城墻上,給了個暫緩的手勢,隨后便跟庾慶進了倉庫。

  倉庫里那些坐在麻袋上的衙役還在,正在閑聊之類的,高則玉看了看,似乎還不如外面院子里說話方便。

  庾慶卻再次畢恭畢敬地伸手去請,指向了倉庫內部角落里隔出來的一個單間,平常應該是給庫管休息的地方。

  對比起來,在這里確實是比較適合私下談話的地方,高則玉沒多想,立刻快步走去,且走的還比較快,因為時間不多,要抓緊。

  走近了一看,推開門里面無人,入眼便是一張辦事的桌子,桌上還擺著簽筒之類的,裝著一筒勞力用來計工的簽籌。

  后面隔了個簾子,庾慶走去撥開簾子一看,發現后面是一張用來休息的床。

  確定了屋里沒人,庾慶才松開簾子回頭,見到那吏員也跟進來了,當即伸手示意,“這個秘密只能告知大人一人,勞煩回避一下。”

  秘密自然不能讓過多人知道,高則玉也回頭揮了揮手示意。

  那吏員只好出去了,過去關門的庾慶還示意他站遠點,一副怕他偷聽的樣子。

  那吏員撇了撇嘴,也無奈,只好再走遠了些。

  庾慶這才關門回頭走去。

  高則玉道:“是何秘密快說吧,時間來不及了,你還…你想干什么?”話鋒突然一變,高大人的嗓音都變了。

  其實也沒什么,就是庾慶的行為有些異常,邊朝他走來時邊拔出了劍。

  然后就隨手玩似的,劍鋒漫不經心地隨便架在了高大人的脖子上,問:“為何害我?”

  高則玉一臉牽強,“你在說什么?”

  庾慶重復了一段話,“只待其一出城,便立下殺手,切不可失手!”

  高則玉此時的表情才真正精彩了起來,有驚慌,有驚疑,一臉沒想到的樣子,沒想到眼前這家伙隔那么遠還能聽到他們的談話。

  “為何害我?”庾慶再問。

  高則玉反倒坦然了,“害你不是哪一個人的事,你若是連為何害你都不知道,問來又有何意義?

  事到如今,是我百密一疏,我認了,我束手就擒做你的人質,你應該能撿條命了。多余的你也不用問,我也不會說,到了我這個地步的人是不能亂說話的。”

  庾慶漠然道:“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高則玉呵呵一笑,“能考上探花的人,不是蠢人,你也不敢殺我!你清楚的,我是朝廷五品命官,你殺了我,就算另一批人搶到了你,有這么多雙眼睛看到,你在責難逃!”

  哪怕劍架在脖子上,他還是很輕松地攤了攤雙手,“所以,我束手就擒做你的人質,你乖乖等另一幫人來把你帶走就好,這是對你最有利的結果,傻子才想不開,你說呢?”

  庾慶手中劍下移,抵在了他的心窩部位。

  高則玉被頂的后退,退過了用來隔間的布幔,他才隱隱感覺到了些不對,沉聲道:“你不要亂來!我不露面,你逃不出城。陛下已經下旨拿你,如今整個京城不管哪個派系的都在到處抓你,你是跑不掉的,唔…”

  他說話的聲音在不動聲色的越來越大,意圖不動聲色的向外面報信,然對面的人不傻。

  眼前劍光一閃,抵在胸口的劍鋒突然刺在了他的口中。

  口中傳來了劇痛,被一劍刺破了舌頭,瞬間鮮血汩汩外涌。

  高則玉嗚嗚有聲,口中含著劍鋒說不清話,只能是一個勁地擺手示意庾慶不要亂來,這次真的是慌了,發現自己在官場呆久了,有點不習慣這種不按常理來的人。

  退到床沿撞了下腿,就在他跌坐后倒的瞬間,庾慶突然拔劍,另一手直接一把摁住了他的臉頰,當場將其摁翻在被褥上,人順勢而上,膝蓋頂在其后背。

  腦袋悶在被子里的高大人“嗚嗚”求饒,雙手拍打被褥,想求救。

  庾慶面無表情,一劍下去,從他脖子下面過,繼而又一劍帶血拔出。

  懶得啰嗦,直接抹了高大人的脖子。

  鮮血瞬間噴涌,侵染棉被。

  庾慶順手扯了被子把他腦袋一悶,起身一腳踩著那裹住的腦袋,順手又是一劍刺下,直接扎進了高大人的后背心窩。

  高大人的身子還在抽搐,庾慶已拔劍跳下榻,劍歸鞘,快步到了大門口,開了門,朝聞聲看來的那名吏員招手,“大人叫你。”

  吏員立刻快步而來。

  他一進門,庾慶關門,見他看來,庾慶指向布幔后面。

  吏員當即走去,掀開布幔一看,還沒看清怎么回事,心窩一涼,繼而才有劇痛感傳來,看到了自己胸口冒出的帶血鋒芒,想發聲發現脖子已經被人掐死了。

  嘎嘣!庾慶直接捏碎了他的喉嚨,將人送飛到榻上陪了高大人,自己長劍歸鞘又轉身掀開了布幔,開了門,朝外面的衙役招手喊道:“再來個人。”

  那十一名歇著閑聊的衙役當即爭搶似的,紛紛跑來,最后見有跑的快的,其他稍慢的只好作罷,眼睜睜看著同僚進去了。

  不過門關了沒一會兒,又開了,庾慶又在哪喊,“高大人讓再來個人。”

  一伙人又搶著跑來,搶了先的導致余者憤憤不平。

  好在高大人的需求比較大,過會兒又招呼一個。

  衙役們都很配合,能被高大人招呼,似乎都很欣喜的樣子。

  一個接一個,很快,十一個衙役都進了房間。

  最后一個走到門口往里一看,扭頭就想跑,是被人一把扯進去的。

  最后一個衙役消失在房間里時,門沒關,一股血腥味散出。

  血太多,流淌到了門口,被門檻擋住了才沒有流出。

  庾慶邁過門檻走出,關了門,大步向倉庫外走去。

  高則玉不是說這么多雙眼睛看到,殺了他高大人,他庾慶也在責難逃嗎?

  于是庾慶采取了最簡單的笨辦法,把這些蛇鼠一窩的東西全給殺了滅口!

  瞬間便是十幾條人命,你死我活的口子上,毫不猶豫,毫不手軟!

  不過比起他的太師叔,比起當年把追殺阿節璋一家的一百多號人全部屠了個干凈還是差了點。

  臨近庫門時,他解下了腰間劍鞘,扔在了門下,劍也豎靠在了門上。

  庾慶空了雙手,大步到了院子里。

  城上守將見他露面了,看了看浩大京城,有點焦急,擔心另一波人隨時會到,就差揮手催庾慶快走了。

  然庾慶又招手了,朝守將招手,示意他過來,還指了指倉庫里面,一副高大人找的樣子。

  守將在墻垛上捶了一拳,不知高則玉搞什么鬼,難道不知道時間很緊嗎?

  也不知是什么事情能讓高則玉進了倉庫能不出來。

  他相信高則玉不可能不知輕重,也就是說,倉庫里有什么事情比眼前的事情還重要。

  他當即快步下了臺階,幾乎是跑下了城墻,他倒要看看高則玉在搞什么。

  就隔了城墻腳下一條道的距離。

  走不了幾腳路就到了,跟庾慶照面時還忍不住多看了兩眼,畢竟是四科滿分的會元,還是探花郎。

  庾慶見他沒帶人來,反倒覺得省事了,揮手里面請。

  不用他請,守將也是大步直闖,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進了倉庫四處看,沒看到人。

  尾隨而入的庾慶順手拿了靠在門上的劍。

  怕對方實力過高,省去了拔劍動靜。

  隨其后順手輕飄飄把劍就架在了守將的脖子上,一副送上門來的樣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