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二二章 辭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一二二章辭呈  錦國御史臺以御史中丞為主,下設左右御史,意為御史中丞的左右副手。

  左御史年已老邁,姓齊,年近老退。

  聞聽庾慶來見,多少有些意外,但還是讓人去招呼了進來。

  庾慶一進左史公務房,俯身便拜,“下官阿士衡拜見左御史大人。”

  齊左史端坐案后,捋著花白胡子,端著姿態,沒什么好氣道:“原來是探花郎,今日有緣得見,還真是本官的福氣。”

  話里的不滿溢于言表,當然,也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庾慶捧著的官服,有點不知是幾個意思。

  沒辦法,沒見過庾慶這么不識相的,來御史臺赴職這么久了,竟沒點混仕途的覺悟,居然一次都未來拜會過他。

  他倒不是要庾慶給他什么好處,而是感覺庾慶抱上了中丞大人的大腿后有點不把他給放在眼里。

  連起碼的尊敬都沒有,還不允許他說兩句怪話不成?

  庾慶愣了一下,他又不傻,多少品味出了點味道,當即上前幾步,將官服放在了人家的案上,又掏出了辭呈,雙手奉上,“下官知錯了,特來向左史大人請罪!”

  不知什么東西,齊左史接了打開,眼睛不太好,拿遠了點才看清文帖上的內容。

  不看清還好,一看清是辭呈后,頓時“啊”了聲,忙抬眼,看了看案上官服,竟有些結巴地問:“請…請罪?”

  庾慶拱手道:“下官不通人情世故,實在是不適合走仕途,就此向左史大人請辭,從今往后一別兩寬,左史大人保重!”說罷扭頭便去。

  他去意已決,這次聰明了,不再啰嗦,扔下東西就跑人。

  下站的幾名官吏當場驚呆了,新科探花才來御史臺沒幾天就辭官,這不是開玩笑吧?

  這樂子是不是有點大了?

  加之聽了庾慶剛才的話,幾名官吏皆驚疑不定地盯向了齊左史,皆以為是他逼的探花郎辭官了。

  除了這個理由,他們實在是想不出還能有什么別的能讓前途大好的探花郎辭官。

  懵了半會兒的齊左史旋即也反應了過來,又“啊”了聲,臉色大變,緊急站起時,腰間咔嚓一響,導致再次“啊”了聲,扶住了自己的老腰。

  前一聲“啊”是吃驚,后一聲“啊”是動作太大把老腰給閃了。

  他也顧不上了老腰的疼痛,揮手朝著庾慶離去的背影疾呼,“探花郎…阿士衡,留步,老夫并非此意,你誤會了老夫!”

  庾慶當做沒聽到,大步走人。

  那心態叫做一個心中舒暢,你們玩去吧,老子不奉陪了!

  齊左史哪能安坐,揮手朝堂內幾人喝道:“還看什么,還不快攔下他!”

  幾名官吏連聲應下,趕緊小跑著去追人。

  一名隨侍要來扶也要去追的齊左史,卻被齊左史拒絕了。

  齊左史揮著手中的辭呈示意,讓隨侍趕緊把庾慶的官服端上,得趕緊送回去擺平這事。

  老人家那叫扶著一個老腰去追,一輩子做夢也沒想到能遇上這樣的事。

  試問,鬧出個逼得探花郎辭官算怎么回事?

  而且這個探花郎還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四科會元。

  傳出去不說朝廷怎么看,天下人的唾沫星子估計也能淹死他。

  自己已經快要老退了,馬上退休了,再搞出個這樣的事實在是吃不消。

  因而顧不上自己的地位,也顧不上自己的老腰,得去追!

  一手揮著辭呈喊著,一手扶著老腰,側躬著站不直的老腰,追去!

  一群人如此大呼小叫之下,很快驚動了整個御史臺。

  御史臺內很快亂作了一團。

  一群文官哪攔得住庾慶,去意已決的庾慶左右揮手連撥,一個個便踉蹌開了。

  “士衡兄,你不能想不通啊!”

  聞訊趕來的林成道大驚失色,也追到了御史臺大門外阻攔,也被庾慶一把給撥開了。

  捧著他官袍的人攔在他跟前,也被庾慶一把撥開了,他的官帽當即一路滾下了臺階。

  “阿士衡,老夫命你站住!”

  扶著老腰快步追出來的齊左史拼命大喝一聲。

  走下臺階的庾慶停步轉身,朝眾人拱了拱手,最終對著齊左史鞠躬一下,“諸位無須再勸,是我無心仕途,與左史大人無關,從此山高水長,有緣再會,就此拜別!”說罷轉身大步而去。

  臺階上的一群人愣愣的,皆面面相覷。

  扶著老腰、腰躬著的齊左史亦凝噎無語,花白胡須在風中微微飄動。

  庾慶的話算是當眾給了他一個交代,他堂堂四品大員今天為了勸一個九品芝麻官也是真的不容易。

  人群中的林成道神色異常復雜,昨天一頓豪闊宴請,沒想到竟換來一場這樣的送別。

  他腦子里在晃悠庾慶前前后后搞辭呈的事,鬧了半天,敢情人家是玩真的,這是為什么呀?

  都不明白,臺階上的一群人都想不通,明明有大好前程等著,為何要辭官?

  對面樹蔭下等候的馬車立刻驅動過來,兩名護衛見御史臺內涌出這么多人的情形,不解其意,待庾慶登車時方問,“公子,他們這是怎了?”

  哪怕看到了臺階上滾下了一只官帽,做夢也不會想到庾慶是辭官。

  走上車轅的庾慶一掀車簾鉆了進去,坐下后抓了自己的佩劍在手,發現還是這玩意的手感好,哈哈大笑著回了句,“他們愛怎樣就怎樣,和我們無關了,走,去請帖上的地址,咱們請客去。”

  車夫和護衛自然是聽他的,一輛馬車和兩匹馬載著人踏踏而去。

  御史臺大門外的高高臺階上,一群大大小小的官員無語目送著,皆有恍然如夢的感覺。

  齊左史看了看還握在自己手中的辭呈,嘆了聲,“誰知道中丞大人在哪,速去個人通報!”

  這事他做不了主,也不敢做這個主,否則逼退探花郎的帽子搞不好又要扣他頭上。

  其實一個小小芝麻官辭官沒什么,可這個芝麻官的背后不簡單,事情弄成這樣還不知會變成怎樣的走向,齊左史身在京城多年,是有一定嗅覺的,已經感受到了風雨欲來……

  御史中丞裴青城沒在別的地方,身在玄國公府內,正與一身錦衣玉帶的玄國公應小棠一起逛花園。

  邊逛邊聊,兩人聊的正是庾慶要辭官的事。

  這已經是庾慶第二次要辭官了,裴青城看出了庾慶是真不想留了,也是要找應小棠拿個主意,該如何排解此事。

  這里還沒商定結果,便有國公府的下人跑來稟報,“國公,御史臺來人了,說有緊急要事見裴大人!”

  絡腮胡子有點發紅的應小棠看了裴青城一眼,見他皺了眉頭,遂道:“讓人過來吧。”

  沒一會兒,一名算是裴青城心腹之一的六品御史臺官員快步來到,先拱手向兩位行禮后,便疾報道:“大人,不好了,阿士衡遞了辭呈、交了官袍,辭官走了!”

  應小棠和裴青城雙雙瞪大了眼睛,見過著急的,沒見過辭官也能這樣著急的。

  之前裴青城才阻攔過,兩人都沒想到庾慶還能干出背著裴青城再來一次的事。

  裴青城瞬間黑了臉,沉聲道:“沒人阻攔嗎?”

  “攔了,攔不下啊,他扔下辭呈和官袍就跑了,齊左史為了追他,連老腰都給閃了……”來者將御史臺內發生的情況大致講述了一遍。

  “胡鬧!”裴青城怒不可遏地跺足怒斥。

  應小棠有點懵的樣子,反問:“會試能考出四科滿分的人,竟能干出如此混賬之事?”

  裴青城火冒三丈的樣子,失態了,“國公是不知道,那廝行事確實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他對仕途上的東西簡直毫無任何覺悟可言,不像他父親能在陛下和司南府中間周旋那么久,我真有點懷疑他是不是阿節璋調教出來的,氣煞我也!”

  應小棠擺手,“先不要氣,這事一出,恐怕有人要順手下刀,這小子是主動把自己脖子送到了別人的刀口下!”

  裴青城又跺腳道:“我來之前才提醒過他,已經挑明了告訴他,有人在針對他造勢,要對他不利,讓他不要在這風口浪尖上節外生枝。現在看來,我也不知道他是沒有聽懂,還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簡直混賬到家了!”

  應小棠:“先不管這些,先把他辭呈摁住,沒有辭呈就還能改口,此事要快!”

  “我現在就回去。”裴青城拱了拱手,急匆匆轉身就走。

  “你御史臺是監督別人的,你的座駕不好在京城內馳騁沖撞,坐我的車去,能快點。”應小棠喊了一聲,讓裴青城留步后,立刻回頭喝道:“備車!”

  很快,玄國公車駕備妥,不但是裴青城緊急登車,就連應小棠也臨時決定跟去,有他在的話,好隨時調遣人手應急,算是做了以防萬一的準備。

  鞭聲一響,國公車駕立刻隆隆奔跑起來,前面有坐騎率先開路,后面跟著一堆衛士。

  盡管如此,一路上還是未能避免一些磕碰。

  但已經顧不上了,一行火急火燎趕到了御史臺。

  裴青城下了車立刻快步拾級而上,應小棠逗留車內等消息……

  左史公務房內,正讓人揉腰的齊左史突見人闖入,見是裴青城,立刻慢慢站起欲行禮。

  裴青城不跟他廢話,直接問道:“阿士衡的辭呈呢?”

  此話一出,公務房內的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不敢吭聲。

  裴青城立刻意識到了不對,怒喝:“阿士衡的辭呈給我!”

  齊左史尷尬道:“中丞,你來晚了一腳,就剛剛,吏部突然來人,把阿士衡的辭呈給要走了!”

  裴青城冷目驟然掃向四周,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不用說,定是外界安插在御史臺的耳目走漏了風聲,否則消息不可能這么快傳出去。

  不過也能理解,這么多人的地方,有外界耳目很正常。

  “老齊,我看錯了你!”裴青城對齊左史冷冷砸下一句話,就此轉身大步而去。

  齊左史一臉苦澀,他若堅持,吏部拿不走那份辭呈,至少不可能硬搶,起碼能等到中丞大人回來再做決斷,但是老退在即的他不想得罪人。..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