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一九章 帶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有些責任他承擔的起,有些責任他也不便去承擔。

  迫于此,他楚天鑒不得不憋著一口氣做退讓。

  徐覺寧回頭看了眼那個拿槍指著自己的人,然而看不清面容,人家戴著面甲。

  已到大門口的庾慶等人目睹了這件事的后半場。

  庾慶頗感驚疑,沒想到狼衛這般強勢,竟敢當場掃司南府后司執掌的面子,而楚天鑒竟就這樣忍氣吞聲去了?

  魏鱗的目光也落到了庾慶等人的身上,漠然道:“不相干的人退下!”

  跟出來的鐘粟、杜肥、李管家面面相覷,雖懼于人家的強勢,可鐘粟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拱手詢問:“大人,不知找阿士衡究竟所為何事?”

  魏鱗:“軍機要務,不是你該問的。我再說最后一次,不相干的人退下!”

  鐘粟等人皺眉。

  庾慶不想連累鐘家,倒是一人做事一人當,回頭示意道:“鐘叔,沒事的,你們先進去吧。”

  好漢不吃眼前虧,李管家也扯了鐘粟和杜肥的袖子,一行只好退了回去,門口的門子也全都退進去了。

  現場又安靜了,在一群狼衛的注目下,庾慶走下了臺階,拱手道:“下官阿士衡,不知諸位武將大人找下官何事?”

  魏鱗上下打量他,目光在庾慶腰間佩劍上略頓,隨后問道:“你認識一個叫‘白蘭’的妖修嗎?”

  什么鬼?庾慶腦子一轉,想起了點什么,叫‘白蘭’的妖修他不認識,但他倒是聽人說起過,當初在古冢荒地聽那老鼠精提到過這么號人物,好像是自己所殺豹妖的夫人。

  他不知道對方問的是不是這個人,若問的是這個人,那為何要問這個,難道這些人和那妖修有交情不成?

  他環顧一眼狼衛虎視眈眈的場面,心弦緊繃,搖頭道:“好像沒聽說過。”

  魏鱗:“你確定沒聽過?”

  庾慶搖頭,“沒什么印象。”

  魏鱗手一揮,立刻有一名狼衛跳下坐騎,直接將那具黑豹的尸體給拖了過來,隨手就甩到了庾慶的腳下。

  魏鱗對那豹尸抬了抬下巴,“這個認識嗎?”

  又是黑豹?庾慶心中咯噔,他記得自己殺的就是一只黑豹,不過已經被自己斬首,這只卻還完整著,究竟怎么回事?

  他確實不認識眼前這只黑豹,搖頭道:“不認識。”

  魏鱗:“既然不認識,那她為何要在夕月坊外謀害你?”

  庾慶錯愕,“謀害我?沒有吧,它沒有謀害過我呀!”

  魏鱗看他樣子不像有假,提醒道:“你從夕月坊出來不久,她騰空撲擊你的時候,被我方大箭師射殺了,你當時下過馬車,還親眼見過中箭的她,怎能說不認識?”

  “啊?”庾慶吃驚不小,“它就是那黑衣女子?她謀害我?我真不認識她,她謀害我干什么?”說到最后一句,腦海中有念頭閃過,想到了那只被他殺死的黑豹,猜也能猜到兩者之間有關系。

  可問題是,這只黑豹怎么會知道是他殺了另一只黑豹,許沸泄密了不成?

  魏鱗:“她叫黑靈兒,這十幾年一直隱居在夕月坊,她有個弟弟叫做黑云嘯,白蘭就是她的弟媳,昨晚她針對你的行動在先,白蘭策應在后。你確定你不認識他們?”

  言下之意很清楚,無緣無故,他們為何要害你?

  庾慶猜到了大概的原因,卻依然搖頭否認,“不認識。”

  魏鱗盯著他沉默了一陣,徐徐道:“我方將夕月坊合圍后,并未搜到白蘭,她應該是在合圍前跑了,你自己多加小心吧。”說罷撥轉坐騎而去。

  地上的黑豹尸體立刻被拖走,一群狼衛亦如潮水般退下。

  魏鱗坐騎才出巷口,便被飛奔來的一騎攔下,一人靠近了遞給兩卷文書,“統領,查到了一點有關那個白蘭的情況。列州赴京的考生,古冢荒地遇襲,根據所抓妖修提供的口供,那次襲擊,就是黑云嘯和白蘭這對夫婦策劃的。阿士衡與這些妖修可能有關聯的地方,目前能查到的也就是古冢荒地事發時。這兩份文卷都是列州護送人馬交差的口供。”

  魏鱗當即在月光下打開了一卷文書查看,正是所謂妖修的口供,指證了黑、白夫婦策劃了襲擊事件。

  繼而又打開了另一卷文書查看,這份則是庾慶、許沸和蟲兒的口供,講述的是古冢荒地遇襲后的經歷。

  看完這些,魏鱗緩緩回頭看向了鐘府,手中文卷抵還,“白蘭上次與他有交際的地方,也是他失蹤了一段時間的地方,這真的是巧合嗎?阿士衡可能沒講實話,立刻查一下這個許沸和蟲兒的下落。”

  他身為狼衛的內衛統領,就是負責狼衛內部安防的人,自有一定的甄別眼力。

  “是!”麾下領命。

  之后,一群狼衛才算是徹底從鐘府周圍消失了。

  庾慶靜靜站在門口目送,心中滿是疑惑,那豹妖若是襲擊自己的話,為何會是軍方的人出手射殺,軍方總不會是在保護自己吧?還有就是這些人為何要對兇手追查不放?

  門口下人出來了,圍墻上有護衛冒頭了。

  鐘粟幾人也出來了,鐘粟走到庾慶邊上問:“怎么回事?”

  庾慶納悶搖頭,“不清楚,有點莫名其妙。”

  對他來說,有些事情也沒必要跟他們說。

  鐘府歸于平靜,庾慶一回東院,立刻奔正廳的沙臺旁,一手插進了沙子里面,拽出了那只匣子,快速打開了查看。

  見到匣子里的劍訣還完好存在,才松了口氣。

  明天就要走人了,這寶貝他肯定要帶走的……

  蟲兒的下落現在也許不好找,許沸的下落卻是一找一個準。

  再次出現的一群狼衛,又把曹府給圍了。

  把曹府上下給嚇的,曹府主人曹行功不得不出面,陪著笑臉與門外狼衛略點頭哈腰一圈后,才朝居中的魏鱗拱手道:“軍爺,不知找再下外甥何事,可是他犯了什么事?我與兵部侍郎黃大人也算是…”

  魏鱗一口打斷:“少廢話!我再說最后一次,讓許沸出來見我!”

  曹行功皺了眉頭,一臉陰霾,但還是回頭對管家示意了一下,“讓他出來吧。”

  “誒。”管家弓腰一下,旋即快步跑進了院內。

  沒一會兒,許沸帶到。

  一看外面陣勢,許沸便膽戰心驚,戰戰兢兢見禮,“下官許沸,不知將軍找下官何事?”

  “不相干的人回避。”魏鱗又是一聲令下清場。

  很快,整個曹府露面的人就只剩下了許沸一人。

  魏鱗偏頭示意,一名狼衛跳下坐騎過去,給出了一份文卷讓許沸看。

  見許沸的眼力在月光下看著費力,遂閃身而去,摘了曹府門口的一只燈籠,親手提了給許沸照明。

  許沸又不傻,稍微一看就知道這是什么,正是他、庾慶、蟲兒在古冢荒地失蹤回來后的交代。

  只是不明白突然讓自己看這個是什么意思,而且還如此興師動眾的,搞的他心驚肉跳不止。

  見他看完了,魏鱗問道:“許沸,你們的這份口供中可有什么遺漏,或者說是不是隱瞞了什么?”

  許沸目光亂閃了一下,搖頭道:“沒有。”

  他的心理素質比起庾慶來可就差遠了。

  關鍵是他現在不敢承認,搞不清事情有多大,也不知欺瞞朝廷的事給抖出來后會不會影響到自己的前途,如今舅舅正在為他這個同進士的職缺想辦法活動呢。

  魏鱗面無表情的凝視了他一陣,淡淡一句話,“帶走!”

  立刻有一根繩索兜頭而來,當場將許沸給綁了,一拽,許沸整個人便飛起。

  “你們干什么?你們想干什么?我是朝廷命官,我是朝廷命官……”

  許沸連聲驚叫,沒用,已被人提溜糧袋似的,擱在了巨狼的后背摁著,隨著撒開了腿馳騁的巨狼走了。

  一群狼衛又瞬間如潮水般退下了。

  沒多久,曹行功快步跑出家門,確認自己外甥被狼衛抓走了,臉色很難看,突大聲道:“備馬!快備馬!”

  一匹快馬緊急牽來。

  曹行功連護衛都顧不上帶,翻身上馬撥轉方向便疾馳而去。

  一路不顧京城不得縱馬狂奔的規矩,快速穿街走巷。

  好一陣狂奔后,他來到了一座豪門大宅的后院,未走大門,而是連連敲響了后門。

  后門開出一道縫,門子一看是他,連句多話都沒有,立刻放了他進去,顯然熟悉認識。

  穿雜院,入幽庭,一路小跑趕路,終于在亭臺樓閣中的一處水榭紗幔外氣喘吁吁停下了,喚了聲,“大人。”

  一名上了年紀的老者躺在躺椅上,飄蕩的紗幔擋著,看不清真容。

  老者在泡腳,兩名女婢跪在地上,各捧其一腳按摩。

  “大晚上的,何故氣喘吁吁而來?”里面老者問了聲。

  “大人,小人那外甥被狼衛給抓了……”曹行功噼里啪啦的把事情經過給講了遍,最后一掀衣衫下擺,竟噗通跪在了紗幔外,“小人實在是沒了辦法,求大人搭救!”

  里面老者徐徐道:“連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你讓我如何搭救?老夫是能直闖狼衛駐地要人,還是能大晚上叩開宮門驚擾陛下救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