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一五章 截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一一五章截殺  不過隨后又補了句,“當初手上還有點小小權力的時候,這些也不缺,后來手上權力沒了,這些身外之物也就突然間沒了,沒的自己一時間難以適應,后來看倉庫看久了也就慢慢適應了。”

  繼而又看著車頂喃喃,“我倒寧愿從未有過那些東西,那樣也許我的家還在…”

  庾慶能理解他說的意思,之前聽他提起過,就是因為在京城有了些權力,有了點出息,想把家人接到京城來享受更好的生活,誰知赴京的途中馬車掉下了山崖,父母、妻子和一雙兒女都沒了。

  如果不是他想把家人給接到京城來,家人恐怕還真不會有什么事,而霉運似乎也從那一刻開始了……

  搗騰了裙裳,解開了頭發的黑衣女子快步走向目標馬車。

  然而目標馬車小跑了起來,她僅靠走路的方式有點跟不上,跑快了又容易打草驚蛇,因那兩名護衛在不時觀察四周。

  她知道抓庾慶這種人會在京城引起多大的轟動,所以務必謹慎。

  恰好又有一輛回城的馬車從旁以更快的速度跑過,她探臂騰身,順便掛在了那馬車后面,還能借此避開那兩名護衛的注意。

  因途中車來車往,所搭馬車被逼的靠邊,只能跟在前方馬車的后面,一時間無法再超越。

  黑衣女子雙手泛起淡淡繚繞的煞氣,一個挺身就落在了車頂上,繼而一個起跳,揮開雙爪就朝前方馬車撲了過去。

  然她人還在空中,便驟然驚覺到了不對,倉促凌空翻轉,似欲躲避什么。

  卻未能躲過。

  只因來自夜幕下的攻擊不止一處。

  三個方向,九道無影物,幾乎是同時射來,當場將她封殺在了空中。

  她警覺性很高,反應夠快,但還是被殺了個措手不及,拼命躲過兩三道,可還是有十幾朵血花在她身上綻放,每道貫穿她身體的無影物都在她身上綻放出了兩朵血花。

  她剛搭乘過的那輛馬車的車夫,感覺下雨了,只是雨滴似乎有點熱,抬手抹了把臉上的雨水,感覺手上好像有顏色,還沒借燈光看清,便聽路上砰一聲,天上竟砸落了一個人。

  落地的黑衣女子掙扎站起,驚恐之下還想逃逸。

  連步子都還沒邁開,當面三道無影物射來。

  一道貫穿了她的額頭。

  一道貫穿了她的胸膛。

  一道貫穿了她的小腹。

  她的眼中帶著絕望,被無影物貫穿的身體昂頭,“噗”出一口鮮血。

  整個人拼命想站穩了,卻站不住,似帶著巨大的遺憾噗通跪在了地上。

  面對最后致命殺機襲來的地方跪下了,腦袋忽然無力一垂,耷拉在了胸口,口角鮮血淅瀝瀝不停。

  她身后那匹拖著馬車的馬,身體上亦綻放出了血花。

  無影物貫穿了她后,又貫穿了那匹馬。

  那匹馬發出“唏律律”悲鳴,膝蓋一軟跪翻在地。

  也令馬車磕頭蹌地,車夫失衡撲向了地面,馬車簾子后面也滾出兩人哎喲亂叫。

  不遠處尾隨,做好了配合準備的白蘭驚呆了,滿眼的難以置信。

  突然,她心頭又莫名涌起一股強烈的不安。

  瞬間,幾乎是不想任何原由的,四周連看都不再多看一眼,第一時間閃身斜撲了出去,不管不顧地躥了出去。

  就在她躥離的剎那,數道嗖嗖聲從她剛才站立的位置閃過。

  她已經跳下了山坡,朝夕月坊躥去。

  一蓬蓬塵土在她身后、在她左右的山坡上炸開,無影之物在緊貼著她追殺。

  已經身化一只通體雪白的豹子,矯健如虛影般左右毫無規則地亂竄,她已有應付類似追殺的經驗。

  此時,那似煙花燃放的急驟鏗鏗聲才接連回蕩。

  不一會兒,雪白豹子躥入了人群中,躥入了夕月坊,快速躲閃沒了身影。

  暗中射殺她的人并未放過她。

  地面草叢如風吹過低頭的麥浪,三名黑衣人從黑夜中沖出,足不沾地,草上疾飛,如一道青煙般閃過,手上皆拖著刀,拖刀追向了雪白豹子消失的方向……

  夜幕下突兀響起幾道鏗鏗炸響,尋常人聽來,會以為是夕月坊那邊又在放煙花。

  馬車內與林成道閑聊的庾慶卻是驟然握劍,并唰一聲拔劍在手。

  別人能聽成煙花炸響,他不會,他是經歷過這場面的。

  類似聲響,他聽過不止一兩聲,一兩百聲是有的。

  當時困在囚籠里的情形,他印象深刻,這分明就是大箭師弓弦炸響的聲音。

  一聽,外面弓弦炸響的動靜還不止一兩聲。

  林成道見他驟然拔劍,錯愕道:“士衡兄,你這是?”

  庾慶一把揮開他,立馬沖了出去。

  又是弓響,又是在馬車里聽到,他汗毛都炸起了,第一反應就是先離開車廂再說。

  跳下馬車時,已能聞到擴散開的血腥味,路上來往者已是驚呼聲一片。

  庾慶看到了拔劍警惕的護衛,看到了落地后爬起又被射殺的黑衣女子,看到了后面傾覆的馬車,看到了不遠處一閃撲往了坡下的白衣女子,聽到了后續的射殺動靜,看到了拖刀跳往坡下追殺的三名高手。

  “怎么回事?”提劍在手的庾慶問那兩名護衛。

  兩名護衛搖頭,一人指了指被射殺的黑衣女子,又指了指被射翻的馬車,“也不知這些人是什么背景,竟惹的大箭師出手,似乎還不止一名大箭師。”

  后跟下車的林成道聞言略吃驚,“大箭師?軍方怎會突然在此對人截殺?”指了指馬車傾覆后倒地哎喲的幾人,“這些是什么人?”

  “不知道。”護衛還是搖頭,一人盯著跪地的黑衣女子,“看起來像是軍方在追逃。”

  安全第一,庾慶看了看四周,道:“頭回來就能碰上打打殺殺,看來這夕月坊還真的是不安全,咱們還是趁早離遠點的好,別被殃及池魚!”

  林成道趕緊附和,“士衡兄言之有理,走,快撤!”

  沒什么好說的,趕緊走人,就在兩人要重新爬回馬車之際,咻一聲響,嘹亮,有些別樣。

  眾人皆回頭看向響聲來處,只見一道紅亮的焰光沖天而起,那焰光飛的很高,且紅的刺眼,不像是正常的焰火。

  昂頭看著空中的林成道愣愣道:“這是作戰信號,我在京城多年也少有見到,看來還真是軍方的人。”繼而趕緊朝眾人揮手催促,“走吧,走吧,快走吧,別搞的封閉了城門回不去。”

  他和庾慶趕緊鉆回了馬車內,車夫揮鞭驅使的馬車狂奔,兩名護衛翻身上馬緊隨其后。

  一行并未跑出多遠,馬車便不得不緊急剎停了靠邊站。

  呼隆隆的聲音傳來,成群結隊的狼群疾沖而來,巨狼,比拉車的馬匹還大一些。

  牙尖爪利,面目猙獰,體軀魁梧高大,重要部位還有甲胄保護。

  每只巨狼身上都騎著一名身穿盔甲的武士,武士蒙面,不見真容。

  不說這般成群結隊而來的氣勢,光那些巨狼就嚇得拉車的馬夠嗆,驚慌亂動,車夫那是拼了命的拉緊韁繩。

  “這是什么人?”趴窗口的庾慶問了聲。

  同樣趴窗口的林成道一臉凝重,“狼衛!”

  這里話剛落,外面就有吶喊聲傳來,“合圍夕月坊,不許放走任何人!”

  外面沖鋒的狼衛立刻兵分兩路,沖下了官道的狼衛上山下坡亦如履平地一般。

  煙塵翻滾,嚇人的狼衛總算過去了,這里馬車再次趕路,車夫連連揮鞭抽打才將馬匹驅使動了。

  然而跑了沒多久又再次被逼停了,不得不再次靠邊站。

  又有大隊人馬過,三千鐵騎隆隆疾馳,地面震動,席卷起的煙塵直往馬車里鉆。

  同時聽到鐵騎人馬不斷往后面階梯傳令的聲音,“抄夕月坊,所有妖修一律暫押,不許漏過任何一個角落!”

  庾慶和林成道面面相覷,兩人沒想到自己才從夕月坊出來,朝廷大軍就要把夕月坊給抄了。

  “你姑姑不會有事吧?”庾慶關切一聲。

  林成道猶猶豫豫道:“好像是要抓妖修,小鮮樓沒有妖修,應該沒事吧?”

  不管有事還是沒事,就這動靜,一行不可能再回小鮮樓,回去了也沒用。

  待大軍人馬一過,一行又趕緊趕路。

  這次還算順利,城門也沒有封,就是進城的時候被盤查了,一查是御史臺的人,也就沒人敢刻意為難,快速放行了。

  今晚感覺是個不平之夜,庾慶和林成道也沒了再到處逛的興趣。

  馬車先把林成道給送回了家,而后才返回了鐘府。

  馬車在鐘府門口一停,鉆出馬車跳下的庾慶便愣住了,只見門口有一個老熟人正和門房站一起,還是個女人,正是司南府的唐布蘭。

  庾慶意外,不知這女人跑來干嘛,剛拾階而上,門房先跑到他身邊嘀咕了一聲,“公子,家里來了客人,是找你的。”

  庾慶嗯了聲,沒多問什么,眼前不明擺著么,上前拱手道:“唐姑娘,還真是稀客呀!”

  唐布蘭頷首,“不過月余未見,公子已是今非昔比。”眼中的意外味道很明顯,真的是沒想到自己當初接送的竟是這么一個大才子,以前不太正眼瞧庾慶的她,此時有正兒八經打量的意味。

  說罷伸手相邀,“探花郎里面請,有貴客在等你。”

  “呃…”庾慶愣了一下,怎么搞的是她家似的。..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