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一四章 兇手的氣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一一四章兇手的氣味  庾慶正有些發呆,被這兩位給夸懵了,并未感到高興。

  連他自己都在品味自己寫的東西,有點懷疑這兩位是在一唱一和的故意恭維自己。

  原因嘛自然是想哄自己開心,好讓自己痛快幫林成道的忙。

  他心里暗暗冷笑了一聲,當老子會吃這一套?這兩位還真是小瞧了自己。

  他自己也在暗暗告訴自己,沒必要捅破,吃了人家幾千兩銀子的東西,人家愿意演,自己就當不知道好了。

  不過署名這東西,他倒是懂的,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提筆唰唰補上了。

  不是自己的名字,是阿士衡的,某年某月于此。

  寫完一擱筆,已是暗暗警醒自己,這京城真的不能再留了。

  他發現最近總有人在他耳邊提什么讓他寫這個寫那個的,連眼前出來吃頓飯也不能幸免,再這樣下去,就算是明先生在京城都保不住自己,遲早要露餡,必須要趕快離開了。

  事了告辭。

  葉點點自然要親自送別。

  臨近門口時,林成道攔了她一下,又請庾慶稍等,招呼了葉點點去后面說話。

  兩人到了后院山崖邊,林成道才忍不住嘆道:“小姑,你搞什么呀,沒看出他有點不愿意嗎?干嘛還逼他題字啊!”

  葉點點:“他現在的名氣大的很,有他的題字,生意怕是都要好很多。”

  林成道:“小鮮樓的生意不好嗎?應該還能賺點吧?”

  葉點點:“是能賺點,有些事情你不懂。他們幾個背離師門跟我到此,也都是修行中人,修煉是需要資源的,要充足資源就需要大量花錢。我們能怎么辦?既不能賣弄歌舞,又不好出賣色相,在這種地方僅靠做點吃的維持,不易。

  能花的起錢來這地方吃喝的,你以為真有幾個懂的不成?別看有點錢,其實都是附庸風雅之輩,這位探花郎的才華舉世無雙,名氣足夠大,正好對他們的胃口,既然來了,那就順便唄。我知道我俗氣了,可是沒辦法不面對現實。”

  “唉!”林成道無言以對了,已經這樣了,再說什么也沒了意義,只好走人。

  跟出來的葉點點再次送客,也親自拿了四支煙花出來,拉響綻放了,很快便有四個野人跑來,接了庾慶四人下山。

  目送了客人離去,葉點點回了院里,直奔正堂,捧上了那幅字觀看,眼里是濃濃的欣賞意味。

  看了一遍又一遍,最終一聲嘆,“出手便是珠玉,不愧是個才華橫溢的人,連字都寫這么好。好好的一幅字卻要被我拿來求財,真正是給玷污了,算我對不住他,將來有機會再報答吧!”

  回頭將字給了那老嫗,“探花郎在小鮮樓嘗鮮后,便忍不住留下墨寶感嘆‘人間好’的事,連夜放出風聲去,這字也立刻裱起來,就掛這客人進進出出的正廳。估摸著明天開始,你們就得忙起來了。”

  “知道了。”老嫗當即小心卷起字畫走了。

  四只野人先后陸續停在了夕月坊的牌坊下,庾慶四人也從簍子里走了出來,拾階而上,準備離開夕月坊。

  后面的人群中,一個白衣蒙面女子和一個黑衣蒙面女子暫停在路邊,沒敢跟太緊。

  白衣蒙面女子之前就一路暗中跟蹤庾慶四人到了小鮮樓外,因搞不清四人深淺,不敢輕舉妄動,又覺得自己可能勢單力薄,后去找了個幫手來,就是身邊的黑衣女子。

  兩人在小鮮樓外的林中守候了好久,等到了幾人出來后,又繼續跟下了山,跟到了這里。

  白衣蒙面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當初與丈夫在古冢荒地主謀了襲擊趕考隊伍的白蘭。

  當初將傷做了一番調養后,她便趕赴了京城。

  沒有別的,就是為丈夫報仇。

  她想要找到殺害自己丈夫的兇手。

  她在京期間一直在想辦法接近那批參與護送的大箭師,她記得兇手遺留的氣味。

  她已經想辦法弄到了那批參與護送的大箭師的名單,繼而逐個排查那些大箭師的氣味。

  然而那些大箭師的行蹤由不得她來掌控,至今為止也只甄別了一半而已,并未發現兇手。

  如今赴京趕考事宜已經全面結束,落榜舉子要返回列州,護送的人員也要隨隊返回,也算是繼續順帶護送。

  據打探,隊伍明天就要出發了,那些大箭師要再次集結在一塊,這有利于她的甄別,之前一個一個接近真的是太難了,接近的次數多了也意味著危險系數的增加。

  她今晚正要離開這里,要提前去返回列州的途中做安排。

  誰想,就在她動身離開夕月坊時,準備離京的當口,突然從一擦身而過的人身上,聞到了殺害自己丈夫的兇手的氣味。

  再看兇手的樣貌,是個年輕人,她居然不認識。

  那些大箭師長什么樣,她拿到名單后為了便于行事,基本上都遠遠辨認過。

  她知道那些大箭師的樣子,而這個年輕人她可以肯定不是大箭師當中的一員。

  可是兇手的氣味又不會錯,那個氣味是讓她刻骨銘心的,是不會記錯的,她有這方面的天賦!

  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也搞不明白了,遂叫了同伙來幫忙。

  最近在京對大箭師一系列的偵查都是這位同伙在盡心竭力幫忙的,這次摸對方的底肯定也要同伙幫助。

  這位同伙不是別人,正是她丈夫的親姐姐,正好隱匿在夕月坊。

  人從山上下來,到了燈光下,不再背光了,且能全面確認看清庾慶整個人的樣貌了,黑衣女子驚訝了,“是他?”

  白蘭也感到了訝異,問:“姐,你認識他?”

  看著庾慶拾階而上的黑衣女子回頭,皺眉道:“你是不是記錯了氣味,他怎么可能殺云嘯?”

  白蘭搖頭:“那氣味刻進了我的靈魂,絕不會有錯的。”

  黑衣女子反問:“你知不知道他是誰?”

  白蘭不解,“是誰?”

  黑衣女子:“他就是本屆的新科探花,就是那個考了四科滿分的會元,他就是那個阿士衡,他不可能有能力殺云嘯!”

  白蘭一愣,忽顫聲道:“就是那個來自列州的大名鼎鼎的會元郎,是不是?”

  如今的‘阿士衡’名氣大的很,知其名的基本都知道他是哪里人。

  “……”黑衣女子神情一怔,讀懂了她話中的意思。

  白蘭眼中已浮現了淚光,顫聲道:“姐,那他一定是從列州過來的是不是?那他一定是從案發之地經過了的是不是?云嘯死的時候,他也有可能在殺害現場的是不是?姐,這是不是可以說明我沒記錯兇手的氣味?姐,兇手就是他!”

  “這…”黑衣女子不否認她的說法,但依然驚疑不定,“可他怎么可能有實力殺了云嘯?他就算是從娘胎里開始修煉的,能具備殺云嘯實力的可能性也不大呀,除非有什么不為人知的機緣還差不多。他一赴京趕考的書生,你覺得他像是能殺云嘯的人嗎?”

  “姐,你沒發現他的佩劍不正常嗎?他這個書生隨身攜帶的是打打殺殺用的重劍,這就不是個簡單的書生!”白蘭淚眼盯著已經站在了臺階最上面的庾慶,“現場有他的氣味,兇手就算不是他,他也必然在現場出現過,抓住了他,也許就能知道真兇是誰!”

  這話倒是在理,黑衣女子點頭表示認同,見庾慶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坡上,當機立斷道:“那就不能讓他進城,城里動手搞出了動靜容易出意外,被盯上了就難以脫身。

  聽說他住在一個富商家里,京城的大富商幾乎都有高手在保護,要動他干脆就趁現在。

  只是他身邊護衛的實力不知深淺如何,看起來倒不像什么高手。

  這樣,我對這里的地形熟悉,我去試探。

  若他護衛不能擋,我就順便把那小子抓走。

  若是勉強能敵,我就想辦法把護衛給引開,然后你再動手抓人。

  若真是高手,你就不要妄動,我會借助這里地形想辦法脫身。

  屆時咱們再從長計議,敵明我暗,知道了目標就好辦。”

  見姐姐說的在理,白蘭應下,“好,姐,你小心點。”

  黑衣女子說走就走,迅速閃身去了一家商鋪后面,很快又再次現身,不過已經將裝束做了改變,快速登上了離開山谷的臺階。

  白蘭與她隔了段距離后,才跟了過去……

  庾慶一行四人不慌不忙而行,馬車和坐騎依然在附近等著他們。

  與看守的車夫碰面后,庾慶和林成道上了馬車,兩名護衛翻身上馬。

  馬車開動后,沒了其他人在邊上,庾慶終于問出了心中的疑惑,“林兄,你姑姑好歹也能賺點錢吧,可我看你連代步的馬車都沒有,住的房子也頗為窄小,難道你姑姑就不能支持一二?”

  說到這個,林成道輕聲嘆道:“倒不是姑姑不支持,姑姑也經常想幫我改善一二,只是我又不養家糊口,就我孤身一人,犯不著要多好。有些東西咱可以接受,有些東西不好伸手的,我堂堂男兒,若連自己的基本生活都要靠別人,那活著還有何意義?若如此廢物,還不如一頭撞死!”

躍千愁說  以前五千票加一更能把我加趴下,現在居然能倒欠我六章,心酸!..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