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一三章 人間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一一三章人間好  紫裙女子彎腰往桌上放下了托盤,目光在兩人臉上一轉,最后定格在庾慶臉上,盈盈一笑,“探花郎來了,我怎敢托大不見,何況甚是仰慕。”已是向著庾慶款款欠身,“山野小店怠慢了貴客,小女子葉點點見過阿大人。”

  林成道有些無語,正常情況下,自己這位姑姑是不見客的,或者說是幾乎不在外人面前露面,怕被渠荷山的人暗下毒手,這也是夕月坊許多人的常態。

  人雖在此隱居,并不代表有心人不知道你在這里。

  當然,他也不忘趕緊向庾慶解釋一句,“士衡兄,我可沒說來的是你。”

  這個他沒亂說,讓人報信通知這邊時也不好對報信的人說是探花郎要來。

  名叫葉點點的女子調侃道:“不用你說,整個夕月坊怕是已經有不少人知道探花郎來了此地。你也是,既是帶探花郎來,也不事先遮掩一二,難道不知昨日里才跨馬游過街嗎?四科滿分會元,昨天不知多少人在路邊翹首以盼,焉能不識。”

  林成道終于知道她為何知道庾慶來了,說到這個也尷尬,只因是身邊同僚,相處在一起的,反而還真沒往那方面去想,也就換了個便裝遮掩。

  庾慶目光還在葉點點身上打量,他一看到漂亮女人,心里就想親近,但不代表他會怎樣,理智尚存,問:“林兄,你姑姑看起來怎么比你還年輕,莫非駐顏有術?”

  林成道干咳一聲,“輩分大,年紀確實沒我大。”

  葉點點也解釋了一下,“他的爺爺是我母親的親哥哥,兄妹倆的年紀本也差的大。我母親成了修行中人后,早期醉心修行,與我父親認識也晚。”

  “哦!”庾慶終于了然的樣子,之后又不知該如何稱呼對方,這邊和林成道稱兄道弟的,他只好生分一點,“老板娘是靈植師?”

  葉點點笑道:“算是吧,以前的事,已經過去了。”

  庾慶是對錢比較感興趣的人,所以問的問題也比較俗氣,“難道種靈米什么的不比開這個‘小鮮樓’賺錢?”

  葉點點搖頭,“您覺得這夕月坊是適合擴充靈田的地方嗎?最主要的,靈米的市場早已被那些門派給把持了,他們不會隨意讓人分一杯羹,不得到那些門派的允許,他們聯壓之下隨時能讓你虧個血本無歸。”

  庾慶又哦了聲,大概懂了,倒是自己少見多怪了。

  葉點點隨后又將托盤里的酒菜往桌上擺放好,指著托盤里隱隱有一層氤氳覆蓋的魚片,“探花郎,這冥魚就得生吃才鮮美,也能最大程度食得其蘊含的靈氣。廚子已經在將魚骨熬湯,好了自會奉上。你們慢用,我就不打擾你們談事了。”欠了欠身就離開了。

  她直奔那兩名護衛去了,讓那兩名護衛客廳里坐,說是給他們也弄點吃的。

  然而那兩名護衛壓根不敢吃喝這里的東西,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護衛有護衛的職責所在,依然站在原地,不敢讓庾慶脫離他們的視線。

  對此,葉點點也能理解,也沒勉強,否則就是為難人家了。

  林成道摸著嘴上的兩撇小胡子,還是有些納悶的,不知姑姑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是什么意思,難道真的就是為了和探花郎見面打個招呼?

  疑問放在心里,回頭還是得招呼庾慶請用,幫庾慶倒酒。

  做都做了,這么貴的食物,庾慶也不客氣,提了筷子挑起一片魚片就吃,入口冰涼,一咬爽彈,略有甘甜,口感著實不錯,吃著清爽,入腹后也確實感覺到了絲絲縷縷的靈氣在擴散。

  果然是好東西,又連下幾筷子。

  沒一會兒,又有精致小菜上來,與冥魚的口感很搭,可見這‘小鮮樓’是花了心思做這一餐的。

  兩人吃吃喝喝聊著,好月好景好風情,林成道也借此機會表達了自己想離開文庫的心情。

  寒窗苦讀,考取了功名,誰愿意一輩子守倉庫?

  只因當初的徇私所為是中丞大人最討厭的,御史臺真的沒人愿幫他。

  庾慶滿口答應了下來,表示一定幫忙美言。

  只是答應的太痛快了,林成道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感覺不太踏實。

  酒足菜好后,也不是久留之地,兩人遂起身離去。

  然并未能輕易離去。

  葉點點已經備好了筆墨紙硯在前廳等著,雖沒打擾二人私下小敘,人卻在此等候多時了。

  林成道一看這架勢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忍不住撓頭,終于明白了姑姑為何要露面。

  被攔的庾慶卻沒這方面的覺悟,只是再次拱手道謝而已。

  葉點點卻順話道:“探花郎若真有心感謝,不妨留下墨寶給小鮮樓蓬蓽添輝。”

  “墨寶?”庾慶愣住,才意識到這筆墨紙硯是給誰準備的。

  葉點點:“探花郎的詩賦小女子亦拜讀過,真乃一絕,一句‘了卻生前身后名’囊盡了天下多少人的堅忍與惆悵,當初深夜小讀,令小女子至今心緒難平,如今得見探花郎真人,不厚顏相求又如何對得住自己?還望探花郎成全!”

  庾慶很無語,早知是這樣,打死他也不會來。

  什么詩賦,他哪寫得出來,連句委婉話都不給了,抬手撫著額頭,哎呀嘆道:“不巧了,我一喝酒就寫不出詞賦,喝酒誤事,林兄,喝酒誤事啊,今天怕不能如你姑姑的愿了。”先混過今天,反正明天就辭官走人。

  林成道干笑,也不好說自己姑姑什么。

  葉點點被這直白干脆的理由給搞愣住了,旋即立馬退而求其次,“為小鮮樓留幅字也行。”

  庾慶再次無語,這走路都好好的,他總不能說自己連字也寫不了吧。

  關鍵是一頓飯吃了人家的幾千兩銀子,若連幾個字都不肯寫的話,好像確實有點說不過去。

  他試著問了句,“寫什么字?你說寫什么,我照抄好了。”

  葉點點掩嘴竊笑,“探花郎說笑了,看您自己雅興,您想寫什么都行,只要是您的親筆墨寶就好。”

  什么叫盛情難卻,庾慶今天體會到了。

  被請到文案前后,盯著白紙有點懵,真有點不知該寫什么,頭回遇上這種事有點不知所措也正常。

  他目看籬笆院墻外那山谷里隨風晃動的光影,想到那光景繁華,對比玲瓏觀的冷冷清清,心有所感之余,又試著問了句,“真的隨便寫什么都行?”

  葉點點頷首認可。

  庾慶嘆了口氣,旋即提筆蘸墨,落筆在白紙上就是唰唰唰的三個大字:人間好!

  寫完就擱筆了,還聳了聳肩,心想,是你自己說隨便寫什么都行的,你自己當場說出的話總不好自己反悔吧,反正老子明天就辭官走人了,你們愛高興不高興,以后估計也不會再見了。

  “人~間~好!”林成道歪著頭嘀咕念叨了一聲,略有費解感,不知這位士衡兄寫這么直白的三個字是什么意思。

  這一聲費解的嘀咕,頓令庾慶暗感羞臊,就知道自己不行,裝啥大尾巴狼,果然是喝酒誤事。

  他能感受到自己確實是受了點酒興的鼓動。

  葉點點稍琢磨后,卻是興奮到瞬間面有紅光,竟忍不住擊掌一聲贊,“好一個人間好!甚妙!絕妙!隨手落筆便是金珠寶玉,探花郎真不愧是舉世無雙的大才子!”

  庾慶略怔。

  兩名護衛忍不住靠近了看寫的東西,還有附近抹桌子的老嫗也下意識湊近了。

  林成道略訝異,不知姑姑為何給出這么高的評價,試著問道:“此話怎講?”

  有點納悶的庾慶也拭目以待。

  葉點點白他一眼,“虧你還是個有功名的正經讀書人出身,你細品其中意境,明擺著的俯瞰意味你沒品出來?”

  聽她這么一說,再看‘人間好’這三個字,確實有種超凡脫俗俯瞰人世間的味道。

  葉點點:“尋常情況下,世間人怎會說出‘人間好’這樣的字眼?你再品品探花郎的功名,那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滿分會元,舉世無雙。探花郎就好比是天上的謫仙人下凡,探花郎是站在他那個高度說這個話的。

  為何要說‘人間好’?只因在小鮮樓品嘗了一頓晚餐,便讓謫仙人留下了‘人間好’的感嘆!

  我為小鮮樓向探花郎求取墨寶,探花郎便贈小鮮樓‘人間好’三字,這對一酒家來說,還有比這更高的贊譽嗎?”

  庾慶聽完,不由去看自己寫的那三個字,內心有些懵懵的。

  林成道已是恍然大悟,經姑姑這么一說,他才發現這區區三字的意境竟是直沖云霄,竟然飄蕩著淡淡的仙氣,再加品味,頓由衷而嘆,“士衡兄確實是高明,區區三字就將自己拔高到了俯視人間的境界,不但夸了小鮮樓,還帶著把自己給夸了,且夸的不露痕跡,相輔相成。四科滿分的會元就是不一樣,隨手就能見真章,難怪能寫出那種一氣呵成的東西,林某這次真是心服口服了!”

  鐘府的兩名護衛頓時也懂了那三字的意境,看向庾慶的眼神中已充滿了崇拜,自認打死自己也寫不出這般有意境的東西,認為算是親眼見識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才華。

  葉點點此時看庾慶的眼神也有難以掩飾的崇拜感,指著墨寶提醒庾慶,“探花郎,您忘了具名。”..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