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零八章 真家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一零八章真家伙  “哎喲,士衡,怎么搞這么晚回來,累著了吧?”

  庾慶一腳踏進東院,便見到了立馬起身而來的文簡慧,后者那叫一臉的關切,也真的是等了好一陣了。

  庾慶有點意外她會在這里等著,當即拱手行禮,“還好,不累。”

  文簡慧嗯聲否認,“天還沒亮就出去了,兜兜轉轉忙到天黑才回來,怎么可能不累。”回頭立刻對跟著的左右丫鬟道:“還愣著干什么?沒看姑爺勞累了一天嗎?快去催人上熱水,催人上熱飯吶!”

  兩個丫鬟立刻應聲提著裙子小跑了起來。

  庾慶欲言又止,算了,問:“嬸嬸可是有事?”

  文簡慧能有什么事,她的忙都在嘴上,把自己的情緒當了真,自己感覺又忙又累而已,嘆道:“沒什么,就是過來看著點,我要是不操心點,這幫下人什么都做不好。你爹娘也不在了,我就是你娘了,至少以后跟你娘也沒什么區別了,你日子要過好了,我不操心誰來操心?”

  “唔…”庾慶無言以對,只能是拱了拱手表示謝過。

  之后就聽了一通噼里啪啦的嘮叨,庾慶想著馬上要對不起人家一家子,乖乖在那聽著,心里郁悶,不知這老娘們什么時候能消停,發現這比進宮一趟還累。

  他盼著對方早點走,文簡慧偏不,熱水來了,還親自指揮丫鬟伺候洗手洗臉之類的,就差親自上手了,最后又盯著庾慶用餐,讓這個多吃一點,那個多吃一點。

  嘮叨著又多嘴了一句,說一家人在一起吃多好之類的。

  好不容易把這女人給熬走了,庾慶一回頭就躺在了席臺上……

  回到內宅正廳,看著一張案上堆滿的禮盒,文簡慧臉上笑開了花,拿起這張附帶的禮帖看看,又拿起那張看看,很是滿意。

  文若未在旁蹦蹦跳跳,喊著拆開看看,突然間來這么多禮物,早就手癢了的樣子,要不是怕母老虎發威,她早已經上了手。

  稍候,鐘粟從外面回來了。

  庾慶回來后,李管家過來通告了一聲,他才正式出面去見外面排隊的客人,借‘阿士衡’的名義拒客,把話說圓了,盡量不得罪人,總之就是讓大家請回,禮是不會收的。

  外面的人為何打著各種由頭送禮,他自然也清楚,這邊也收到了消息,也很意外,沒想到‘阿士衡’一到御史臺就能被中丞大人點做身邊人,還真是讓這邊喜出望外。

  他自然明白區區一個九品芝麻官哪值得這么多人送禮,人家想送的是那位中丞大人,奈何沒資格攀附,才打中丞大人身邊人的主意而已。

  一腳邁入正廳的鐘粟愣住了,看著滿桌的禮盒愣住了。

  文簡慧回頭一看,笑呵呵道:“回來了,人都打發走了?”

  真正是發自內心的笑,鐘府什么時候有過這種排著隊送禮的場面,從未有過,鐘家雖然是富貴人家,但外人也沒必要對鐘家這樣,今天別開生面,算是風風光光開了眼界了。

  臉面上分外有光,格外開心。

  鐘粟沒回她,指著那堆禮物問,“你這是怎么回事?哪來的?”

  文簡慧:“哎喲,我知道什么能收,什么不能收,你放心,不是外面那些人送的,這都是我平常來往的那群姐妹送的一點賀禮!”

  正因為是平常來往的姐妹們送的,她才開心,感覺到了大家開始奉承自己的意味,以前跟自己不順眼的都放低了姿態,這個女婿太給自己長臉了,這才剛一腳踏入官場呢,想想將來她就心情大好。

  鐘粟瞬間臉色一沉,“你在騙鬼還是在騙自己?你心里真的沒點數?我告訴你,有些人送禮是為了拉關系,有些人送禮則是不安好心,你信不信你今天收了這禮,明天‘阿士衡’的名字就有可能被人在朝堂上拎出來提,你忘了他是從狀元貶成探花的?你不知道他爹的事還被人惦記著?人家正愁找不到地方下手,你倒好,主動送個把柄給人家!平時是少了你穿戴還是少了你花銷,你缺這點能坑死你女婿的東西嗎?”

  文簡慧神情一僵被說的笑不出來了。

  文若未嘴角一抿,悄悄往后退了,再也不敢提拆開禮盒了。

  涉及到‘阿士衡’的事情,向來不吭聲,向來口口聲聲全憑爹娘做主的鐘若辰,此時面有憂慮神色,已經是為未來夫君擔憂上了,銀牙用力咬了咬唇,竟忍不住埋怨了一句,“娘,這禮不能收。”

  鐘粟指著文簡慧的鼻子警告:“以前這些禮你可以隨便收,但是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你給我聽好了,哪家送來的,就原封不動的給哪家送回去,一件都不能落,今晚就要全部送回去!”

  文簡慧終于弱了一回底氣,嘀咕了一聲,“不用你說,我知道怎么做。”

  東院,躺在席臺上的庾慶摸出了那豆蔻大小的鈴鐺,在手里搖啊搖,輕輕搖,用力搖,慢慢搖,急速搖。

  搖了好一通都沒任何反應,他不得不坐起嘆了口氣,將鈴鐺收了起來。

  很明顯,小師叔已經遠離了京城,已經跑出了目前音字訣境界能聽到的范圍。

  沒了做商量的人,他算是徹底絕了留京的念頭。

  這京城他壓根不敢呆了,這一浪又一浪的驚濤駭浪,每次拍打的都恰好是他的弱點,他實在是有點吃不消。

  何況早就和小師叔定好了計劃的,授官后立刻辭官走人,不可能等到什么半個月后受那些個活罪,再拖下去,等著跟阿士衡的老婆完婚嗎?

  心意一定,起身從袖子里掏出那卷字畫,塞進了自己胸襟里藏好,然后端了一盆骨頭,去了書房。

  書房里燈點上了,書架上拿了金屬罐子,又把‘大頭’拎了出來,順手扔進了一盆骨頭里,讓‘大頭’咔嚓咔嚓啃去,自己則坐在了書案后面研墨,琢磨著今天看到的辭呈范本,醞釀著如何下筆。

  鐘府也沒有給他配個紅袖添香的丫鬟,怕他跟丫鬟干出什么不好的事來,配男仆的話,庾慶也不要,生人勿近,不想被人打擾自己的修煉。

  心中有了文章后,他扯了張紙來,燈下落筆打草稿,反復涂改。

  中途,骨頭盆里當當響了兩下,是‘大頭’在報信,表示吃撐了。

  有些事情反復經歷后,‘大頭’知道自己吃撐后要干什么。

  庾慶聞聲起身,去拎了肚子撐成了雞蛋的‘大頭’,出門去水池邊,讓‘大頭’沉水放了幾個黑屁,才又將吊死鬼似的‘大頭’給拎回了書房,扔進了骨頭盆里讓‘大頭’繼續吃。

  坐回書案后,草稿上涂涂改改了好幾遍,庾慶才對自己的辭呈滿意了,這才找來一份空白的帖子,打開了照著草稿完美地抄好了。

  對著燈光吹干了墨跡,再欣賞確認一遍,滿意點頭,合好了往桌上一放,就等著明天交給那位裴大人了。

  了去了一樁大心事,他終于有了閑心再欣賞自己今天從御史臺弄到的疑似好東西,也沒辦法忍住不去欣賞。

  卷軸從懷里拿出,拉開一看,已經到了劍訣收尾,遂重新倒卷了一次,卷到了劍訣的開篇,端在了手中開始揣摩,晃悠在了書房內來回走動,看透一點就將卷軸對卷一點。

  有過今天在文庫觀過一遍的基礎,他知道自己這次再觀需要注意什么看點。

  練劍訣,先練擒龍手,為何要先練?劍訣有云:手有擒龍意,方可縛蒼龍。

  庾慶一看便知其中意思,想要持劍爭鋒,首先要拿的住劍。

  他將擒龍手的前幾式細看揣摩后,將卷軸放在了桌案上,忍不住對比著擺出了手勢,嘗試著運功,按照其要義往手上行氣,照其法發力。

  劍訣就是劍訣,沒有匹配的內功,只有招式和駕馭的心法。

  運功好幾次,功力在雙手上的運轉皆磕磕絆絆,不夠流暢。

  但他并未放棄,反復幾十次后,才終于逐漸熟絡,功力開始以擒龍手的訣竅在雙手蓄力收放。

  骨頭盆里又當當響起,庾慶只好收神,又拎了肚子撐圓的‘大頭’出去了一趟。

  再回來嫌‘大頭’讓自己分心,沒再繼續讓‘大頭’去吃,直接將其扔回了金屬罐子里關押。

  省心后,他又擺出爪形,再次按照擒龍手的心法運功發力,來回在書房內走動練習。

  一直練到確認自己能隨心熟練駕馭后,感覺有點手癢,感覺這一直抓空氣不過癮,經過一旁擺放了三缸綠植的三層三角立架時,竟忍不住朝其中一根立桿順手來了那么一爪。

  一爪抓住,驟然以擒龍手的發力方式猛然發力一握。

  砰!當場一聲炸響。

  手腕粗的立桿,被抓的部位瞬間沒了,爆成了四散的木渣。

  庾慶一愣,看了看自己剛抓出去的手,有點茫然。

  門外突然有人敲門,“公子,怎么了?”

  是鐘府的護衛。

  庾慶哦了聲,“沒事。”轉身就去收桌案上的卷軸。

  咣當!又是一片砸響。

  他回頭一看,只見剛才那一人來高的三角立架已經傾覆,養著綠植的三大缸子已經砸碎在地。

  書房的門被直接推開了,鐘府護衛還是闖了進來,無視了傾覆砸碎的東西,快速掃了眼書房內的各角落。

  庾慶忙道:“沒事,不小心弄翻了。”人卻背對著將卷軸塞進了袖子里。

  確認沒事,加之庾慶又請他們出去,說這里明天再讓人收拾就好,鐘府護衛只好退下了。

  待到書房再次關閉上后,庾慶立刻到了倒地的三腳架旁,伸手再次握住了立桿,以尋常運功發力的方式一握,在握的那截在他手中慢慢捏成了碎渣。

  憑他的修為是能將這枯木捏碎的,也能捏成渣,但絕不能瞬間將其給捏爆了,他的修為和功力還沒那么霸道。

  他一把掏出了袖子里的卷軸,又扯開了看,兩眼綻放出了異彩,蹲在那嘀咕,“死太監沒有亂寫,這玩意竟然是真家伙…”

躍千愁說  無言寄相思!..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