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零三章 游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出了宮,再與外面一群同進士會面,所有在場進士皆免不了以羨艷的目光看著三個端著官服的人。

  尤其是詹沐春,更是一步走完了許多人要用許多年才能走完的路。

  在場的同科,基本上也只有詹沐春一人被授予了實缺。

  新科進士入職,基本上都有一個學習再到歷練的過程,詹沐春則是蒙受天恩直接一步邁入了歷練的階段,一縣主簿,還是京城的一縣主簿,不知羨煞多少人。

  這個位置所處地域很復雜,確實很歷練人。

  而庾慶和另一位榜眼所授職缺明顯就是屬于學習階段的,學習無深淺,能讓你學一兩年,也能讓你學個七八年,什么時候能有所進階看各自造化。

  這時,有六部干員來到,朝眾進士喊話,讓二甲的進士下午趕往吏部報到,三甲的同進士也要去吏部預留隨時能聯系上的住址。

  庾慶正琢磨著該去哪報到,好認個辭官的路,總不能跑到皇宮來辭官吧?

  忽見到不遠處,有一名面白且顯得嚴肅的紫袍三品大員正在朝這邊招手,面生的很,沒見過。庾慶看看詹沐春,又看看榜眼殷吉真,發現兩人都沒朝那邊看,那位大員是在朝誰招手已經是顯而易見了。

  庾慶指了指自己,那位紫袍大員點頭,庾慶立刻過去。

  看著大家的老太監立刻陰陽怪氣喝斥道:“亂跑什么?宮里是你能亂跑的地方嗎?回去站好了!”

  此話一出,立刻令眾人的目光都盯向了庾慶。

  許沸心中嘆一聲,這廝果然是事多啊,跑哪都不消停,又想干什么?

  庾慶沒辦法,只好空出一只手指了指那位紫袍大員。

  老太監回頭一看,那紫袍大員微微點頭致意,老太監趕緊點頭哈腰一下,又趕緊對庾慶換了笑臉,“既是梅尚書找您,探花郎您就快去吧,我在這等著您就是了。”

  梅尚書?庾慶心里嘀咕,感覺這個‘阿士衡’的身份確實很復雜,背后怕是不知道牽涉到多少人,早上才跟御史臺的老大親近了一下,這會兒又冒出個尚書大人。

  他雖不懂朝廷這些個事,但又不傻,知道這些人接近自己肯定都和‘阿士衡’的身份有關,不然那些個三品大員誰有閑空理你。

  沒辦法,還是得老老實實過去。

  一幫進士眼中又冒出羨艷之光,這動輒和三品大員親近,是頭豬的也看出了阿士衡的背后有關系,許沸愣住。

  庾慶跑到那個什么梅尚書跟前,端著東西躬身道:“下官拜見大人。”

  賜了官袍,授了品級,便可以稱官了。

  梅桑海刻板的臉上浮現出了難得的笑意,“我是如今的工部尚書梅桑海,你父親跟你提到過我嗎?”

  庾慶頓時頭疼,不知這位和阿節璋關系的深淺,不好回答,只能含糊其辭道:“大人的名諱聽著耳熟,不過我父親平常也不太跟我說這些。”

  “是嗎?”梅桑海這語氣也不知是信還是不信,繼續笑道:“當年你父親執掌虞部時,我是你父親的親信手下,經常去往你家,你小時候我可是經常抱你的,一轉眼都這么大了。”

  “呃…”庾慶現在能想象到阿士衡早年的生活環境,佯裝汗顏道:“下官這個確實不記得了。”

  梅桑海:“那時候你還小,不記得也正常。剛在朝堂上聽到,你去了御史臺,那種口舌之地適不適合你不提,你父親出自工部,如今工部由我執掌,于情于理我都該看著你點,想不想來工部?只要你自己愿意,我可以為你協調。”

  一聲冷笑從旁傳來,“你說調就調?這恐怕由不得你一個人說的算吧,要我御史臺的人,是不是也該先經過我御史臺的同意?”

  庾慶回頭一看,正是那位御史中丞裴青城,發現這位總是從側面冒出,給人總是盯著人的感覺。

  他能怎樣?官微又人生地不熟的,在這些實權大佬面前只能端著東西躬身行禮。

  “裴大人。”梅桑海收了笑臉,“自然是要你同意,但也要考慮下面官吏的意愿,下面官吏若實在是不愿干了,強留辦不好差事,也沒道理。”

  裴青城立馬扭頭看向庾慶,厲聲道:“你愿意嗎?”

  “呃…”庾慶無語,心里卻有一番嘀咕。

  在他看來,這個梅尚書還是挺講道理的,至少看起來比裴青城更講道理。

  加之聽說又是阿士衡父親的親信,他心理上已經偏向了梅尚書。

  然而他又不得不考慮到一點,進了阿士衡父親親信的手下,自己想辭官怕是會有阻力,相對來說應該是去一個對自己相對刻薄點的地方更好一些。

  他心里做出了選擇。

  不過嘴上卻不敢說出來,兩名紫袍大員霸氣外露,他一小蝦米不敢亂攪和,怕被震出內傷來。

  不吭聲也算一種態度,裴青城當即不理了,“還愣著干嘛,把另一個喊上,跟我走。”

  另一個?什么另一個?庾慶愣了一下,隨后才反應過來,應該是指同分配到御史臺做校書郎的榜眼,當即就走,沒兩步又想到忘了點什么,再扭頭朝梅尚書躬身拜別,后者微笑點頭。

  庾慶跑回同科跟前,朝榜眼喊道:“殷吉真,跟我來,快走。”

  同樣端著托盤的殷吉真趕緊出來,老太監立馬尖著嗓子道:“干什么呢都?”

  庾慶忙空一手指了裴青城,“裴大人讓我們跟他去。”

  老太監又是回頭一看,結果發現裴青城正冷眼盯著他,頓時嚇了他一哆嗦,這可是連陛下都敢懟的主,被其害得杖斃死的太監一只手肯定是數不過來的。

  得罪誰都不好得罪這位,若被這位大佬盯上了,那真是要了命了。

  裴青城親自要人,老太監不敢不給,趕緊答應道:“去吧去吧。”

  于是兩個端著托盤的家伙沒有等到和同科一起排隊出宮,而是跟在了裴青城的身后走人,頓時又惹來一陣羨艷目光。

  出了宮后,見到宮外云集的馬匹,裴青城愣住了,才意識到了不對,自己一心想著梅桑海的舉動,想著順便把人帶回御史臺,竟忘了新科進士們還要跨馬游街來著,自己這個時候把榜眼和探花都給拉走了,游街少了這兩位算怎么回事?

  他回頭看向宮里,發現那老閹貨居然不提醒一下,這是存心想看自己鬧笑話不成?

  他準備回頭再收拾那老太監,此時還是干咳了一聲,轉身對跟隨的兩人道:“忘了你們還要跨馬游街,你們先回去吧,下午再去御史臺報到。”

  “……”庾慶和殷吉真雙雙無語,又雙雙回頭看了眼宮門,只能是應下。

  裴青城又揮手招了宮門守衛過來,幫兩人報備了一下情況,否則出了宮的兩人是回不去的。

  得了通融,裴青城便扔下兩人跑了。

  轉身面對宮門的庾慶和殷吉真面面相覷,都沒想到自己還能再進宮一次。

  沒辦法,兩人只好又端著托盤乖乖回去了。

  只是這又跑回來的情形讓人感覺好奇怪。

  榜眼和探花也沒想到自己能遇上這樣的事,大庭廣眾下的感覺挺丟人的。

  庾慶越發感覺裴青城這人不太靠譜,對比起來還是感覺梅尚書更可靠。

  庾慶邊走邊說,唆使了殷吉真去解釋。

  于是回到老太監身邊后,面對一臉狐疑的老太監,殷吉真道:“裴大人讓游完街后再去找他。”

  人群中豎起耳朵聽的許沸樂了,發現士衡兄果然是事多,走哪都能冒出事來。

  “……”老太監凝噎無語,倒是沒再說什么,之后讓一名小太監領了一甲的三位去換衣裳。

  三人再露面時,狀元郎一身量身定做的深青官服,另兩位則是淡青色。

  走回時,庾慶不時低頭看看身上的官袍,摸摸自己的帽翅,心中嘆息,估計玲瓏觀歷代弟子中自己是唯一個。

  一群新科進士們看到三人已率先穿上了官袍,自然又是一陣羨艷。

  時辰差不多了后,老太監領著大家伙排好隊出了宮門,外面的馬匹也都羅列好了,大家按著順序上馬就是了。

  鼓響,鞭響,敲鑼打鼓開始,游街隊伍正式出發。

  事先清好的街道兩旁,早已經是擠滿了人,一路的呼喊迎接動靜。

  騎行在前面的三人是很明顯的,只有三人穿著官服,一看就知是狀元、榜眼和探花。

  四方云集在京城的人或妖,都在一覽如此盛況。

  大家想看狀元是一回事,有許多人想看的是滿分會元是哪個,傳說中百年難得一見的人物啊!

  鑼鼓喧天,人聲鼎沸,鞭炮噼啪銜接不斷。

  更有不少女子拋出花瓣、鮮花和絲絹,欲引起注意。

  還有嬌媚喊聲,狀元郎看這里,探花郎看這里之類的。

  如此萬眾矚目,如此的風光,不知讓多少落榜士子飲恨,恨自己不是馬背上揮手招搖的一員。

  也堅定了許多學子的志向,男兒當如是!

  蘇應韜、潘聞青、房文顯、張滿渠四人也在街道兩旁的人群中,眼睜睜看著熟悉的人跨馬游街而過,滿眼的復雜和羨慕。

  “探花郎,接著!”

  忽響起女子的脆聲吶喊。

  一朵打了結的絹花打在了庾慶的胸前,他順手拿起一看,發現上面居然還寫有某個女人的名字以及住址之類的。

  他回頭一看,發現那朝自己招手的女子長的一般般,也不知哪來這么大的勇氣和自信,隨手就將絹花往后面扔了,誰愿接誰接去。

  總之他沒什么笑容,內心是惆悵的,原來游街是這么回事,堂堂玲瓏觀掌門居然在干這種事。

  他擔心的是,這一趟下來只怕搞不清有多少人認識自己。

  遙想自己一路赴京時想要的低調,此時發現就像是笑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