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九章 弱苗而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總之在夫婦二人看來,庾慶這話就是拿狀元沒問題的意思。

  有如此佳婿,縱有某些方面的壓力,也值了。

  殿試的事不提,文簡慧忽道:“士衡吶,我也頗喜歡詩詞,你改天能不能抽空寫上幾首送我?”

  最近與她常來往的貴婦人們,也是接二連三的登門,想當面向會元郎求詩,順便看看滿分的會元郎長什么樣來著,奈何鐘粟惱怒,殿試前絕不讓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打擾庾慶,那些貴婦人只好把求詩的事拜托在了文簡慧身上。

  鐘粟一聽就知道自己夫人安的什么心,臉頰一繃,有時候真不知道這女人腦子里裝的都是什么,人家剛出考場,哪怕要提這個也要容人喘口氣吧?當著準女婿的面吵起來又不合適,下意識也看庾慶反應。

  庾慶自然是很無語,之前有個死太監求詩,他都不知道如何交差了,這里又冒出個要幾首的,還讓不讓人活了?

  他也好說話,皮笑肉不笑地給了一句,“好。”

  文簡慧自然是喜笑顏開。

  不過幾人很快發現,乘坐的馬車駛出返回時竟遲遲難有行動,撥開簾子往外一看,才發現外面竟有人故意堵了路。

  “會元郎出來。”

  “會元郎露面給我等瞧瞧。”

  “對,不讓我等一睹會元郎風采,便不讓會元郎過去。”

  “出來。”

  “出來。”

  到最后,喊出來的呼聲竟在現場響成一片,把文簡慧臉色都嚇白了,何曾見過這聲勢。

  鐘粟沉著一張臉。

  庾慶靠在車廂上,面無表情的看著車棚頂上的花紋,不管外面什么動靜,無所謂了。

  好在朝廷人馬就在附近,聞如此聲勢不敢讓庾慶出事,一堆人馬火速持刀槍過來,驅離了堵路的人,為鐘府馬車開路護送,可謂虛驚一場。

  這場面倒是令其他參加殿試的貢士們羨慕不已,倒希望剛才被圍堵的是自己。

  殿試過后,宮外人群漸漸散去,眾考生們都在期待明天的金榜排名。

  按慣例,殿試的考卷今天就要出結果,明天就要張貼金榜。

  不比上萬人參加的會試,這才兩百來人參考,又僅有一道考題,當天出結果不難……

  “老爺。”

  “夫人。”

  “姑爺。”

  這是庾慶回到鐘府后一路聽到的稱呼。

  府內臨分開之際,鐘粟再次邀請道:“如今會試、殿試都順利過去了,你總算可以松口氣了,中午一家人一起擺一桌慶賀一下吧。”

  文簡慧也很熱情,“是啊是啊,士衡,值得一家人一起慶賀一下。”

  這邊是有心撮合小兩口見一下的。

  這已經不知是鐘家第幾次邀請了,庾慶自己都快拒絕到沒詞了,干脆搬出了大道理,“叔父、嬸嬸,男未婚,女未嫁,暫時還是不見的好。”

  他這么一說,夫婦二人頓有些尷尬,搞的他們不知禮數似的,只能是作罷。

  告辭而去的庾慶心里唏噓長嘆,不和阿士衡的未婚妻見面,是為了避嫌,其它的事情他交代不過去了,這件事情上他自認還是能給阿士衡一個交代的。

  駐足目送的鐘粟道:“看來是我們想多了。”

  之前屢次邀請不到,這邊又不是木頭,隱隱感覺庾慶似乎是在故意回避他們的女兒,如今才知是這個原因。

  文簡慧亦點頭,“這讀書人的禮數方面就是講究。”

  鐘粟當即回頭警告,“既知人家在意這方面的禮數,你就要把你女兒看好了,出嫁前就在自己院子里呆著,盡量避免和別的男人見面,別被瘋婆子似的老二給拉著亂跑,免得讓人看輕了。”說到小女兒,他自己都頭疼,真不知哪個門當戶對的正經人家敢娶。

  “還用你來說?兩個女兒不都是我在管……”文簡慧一通埋怨。

  東院,庾慶一回來,正在亭子里擦拭石臺、石桌的蟲兒立刻放下活跑來,“公子回來了,公子累嗎?”

  “累,心累,遠不如殺兩個人輕松自在!”庾慶自嘲了一聲。

  蟲兒當他開玩笑。

  庾慶走到屋檐下,直接坐在了臺階上,手往肩膀上指了指。

  蟲兒立刻爬到他后面更高的臺階上坐下,衣服上用力蹭了下雙手,才放在庾慶肩膀上幫他按摩揉捏了起來。

  小師叔說什么讓他不要欺負蟲兒,還消了奴籍扯出什么師弟來拉平輩關系,庾慶不吃這套,掌門就是掌門。

  所以他從一開始就決定不慣蟲兒這毛病,不能讓蟲兒養成倚仗小師叔無視他這個掌門的情形出現,遂給蟲兒增加了一些干活事項。

  于是平常只打掃衛生的蟲兒,如今又要兼顧給庾慶捏捏手腳、按按肩膀之類的。

  這些活,蟲兒以前跟著許沸時,許沸都不帶這么當牛來使喚的,總之庾慶現在能自己不動的就不動,怎么使喚蟲兒能讓自己覺得舒服就怎么使喚。

  可反觀蟲兒,反倒活過來了,之前的哀哀戚戚或局促不安反倒沒了,和庾慶的關系又變親近了,一天天的漸漸變得開心的很,好像活干的越多越高興似的。

  捏著肩膀的蟲兒關心了一句,“公子,殿試考的怎樣?”

  庾慶哼了聲,“考的怎樣你心里還沒數嗎?會試我怎么考上的你又不是不清楚,就一點抄的本事罷了。”

  蟲兒搖頭,“話不是這樣說的,我聽許公子說了,就算公開考題也未必有人能考出滿分,所以公子的才華顯而易見。”

  庾慶揚起一只胳膊往后撈,摸上了蟲兒的臉,捏住了蟲兒的鼻子用力搖晃,“腦子呢?都說了抄的,有才華也是別人的。”

  鼻子不能通氣的蟲兒悶聲道;“是公子低調而已。”

  “唉!”庾慶服了他,撒手放過。

  正這時,李管家從門外現身,大步走了過來,蟲兒見狀趕緊起身規規矩矩欠身行禮。

  庾慶也站了起來拱了拱手。

  李管家過來也沒別的事,同樣是問一下考的怎么樣了,辛不辛苦,有沒有什么需求之類。

  見沒事,他又離開東院直接去了內宅找到了鐘粟。

  請了鐘員外到一旁后,李管家低聲細語道:“員外,按慣例,殿試成績今晚就會出來,咱們在宮里也有些關系,要不要讓幫忙關注一下?”

  在京城掙下這么大的家業,鐘家在宮里或多或少都認識一些人,尤其是一些負責采買的太監。

  鐘員外想了想,搖頭道:“沒那個節外生枝的必要,你以為我們不去聯系,里面的人就不會聯系我們了?算不上泄密的事,沒什么風險又能得好處,那些太監跑的比誰都快。你放心吧,士衡的排名結果一出來,會有人主動來討賞的,你準備好賞銀就行了。”

  李管家想想也是,哈哈笑道:“員外言之有理,那好,今天我就守著等消息,消息一到立馬通知員外。”

  心情都還不錯,入了貢榜的,基本上就已經是立于了不敗之地,無非是金榜上的排名高低而已,憑鐘府準女婿的成績應該是再差也差不到哪去的……

  月色如水,巍巍宮城。

  太平殿,錦國皇帝處理政務的場所,入夜后便燈火通明,氣氛異于尋常。

  殿試文章和考生名冊皆在,今科三甲排名便決斷于此。

  殿內時而安靜,時而傳來君王和臣子們的議論聲音,還有卷子的糊名被打開的報名聲,有“阿士衡”的名字報出。

  一陣贊譽聲歇后,守在殿外側耳傾聽的一名小黃門捂了捂肚子,到旁找了同班告假,說是肚子痛憋不住了,先行離開了。避開注意后,小黃門左右看了看,快步往后宮方向去了……

  都城夜幕下,哪里火光最亮,哪里便最繁華。

  鬧中取靜的梅府,幾樹暗香掩映的書房內,一身便裝的工部尚書梅桑海伏案批寫一些東西。

  管家孔慎匆匆進入了書房,直接對書房內隨時伺候的侍女揮手示意了一下,侍女立刻靜悄悄退下了。

  孔慎走到書桌旁彎了彎腰,稟報道:“老爺,宮里傳了話出來,三甲名單雖還在商定中,但那個‘阿士衡’已經率先有了結果,正是本科的新科狀元。陛下看過優選出的考卷后,阿士衡的答題入了圣眼,被陛下金口欽點。據說會試之后,陛下對此子就頗為欣賞,甚至殿試時還準備與之殿前答對。”

  梅桑海手中筆勢一僵,皺眉嘀咕,“會試頭名,殿試再奪魁,阿節璋倒是調教出了個好兒子。”手中筆慢慢擱在了筆架上,后背靠在了椅子上,整個人盯著燈盞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目中神色晦明不定。

  稍候忽出聲斷定,“有人在蒙蔽圣聽!”

  孔慎忙問:“怎講?”

  梅桑海:“若無人故意遮掩阿士衡的出身,陛下就算不黜落,也不可能喜歡。若無人蒙蔽,以陛下的耳目聰明,不可能至今都不知道他是阿節璋的兒子。”

  孔慎一驚,“沒錯,有人在背后發力相助!”

  “相助又如何?弱苗而已。”梅桑海淡淡一句,似已有定意,波瀾不驚道:“阿士衡是阿節璋的兒子,阿節璋因被陛下罷官逐出,導致一家人遭遇橫禍,滿門血仇,焉能輕易忘卻?若反倒對陛下感恩戴德,真心或假意?若是假意,又是何居心?你去安排一下,讓陛下身邊的長伴提醒一下陛下,就這樣提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