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一章 美男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看阿公子的樣子,似乎是貴客,門房不敢耽誤,趕緊應聲而去。

  一路小跑著到了大門外,于馬車前恭敬道:“公子有請,貴客請跟我來。”

  馬夫于車轅上搬了踏腳的凳子放地下當臺階。

  車門,一支折扇挑開了車簾,俊逸男子鉆出,高挑個頭往車轅上筆直一站,給人雪嶺千秋一枝梅的醒目感,頓令鐘府看門護院的人眼前一亮,是個略帶慵懶風情的美男子。

  男子一手后背,一手上的折扇很自然地輕輕敲打著自己的胸口,左右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目光最后落在了鐘府牌匾上。

  有馬蹄踏踏聲來,是杜肥領著兩名隨從外出辦事回來。

  車轅上的男子回頭看了眼聲音來處,這才邁步,從容不迫地一腳踩在凳子上,再一腳落地,在下人的恭請下拾階而上,扇子垂在手中擺晃著,畫著圈耍。

  歸來的杜肥勒停坐騎,跳下馬,韁繩扔給了下人,略有疑惑地繞著來客的馬車轉了圈,這才慢慢上了鐘府的臺階,依然是一步三回頭的樣子,門口又問看門的,“什么人,來見誰的?”

  看門的回:“不知道,來人沒通報姓名和來歷,說是東院阿公子的故交,得了阿公子準許的。”

  “公子的故交?”杜肥一臉錯愕,又再次轉身盯著馬車打量,是帶著滿滿的狐疑神色進的門。

  內里,李管家剛好出來,看到他的樣子,喊道:“老杜,想什么呢?”

  杜肥抬頭,招手讓他過來了,問:“可看到剛才進去的客人?”

  李管家:“看到了,剛遇見,是個醒目的美男子,打了個招呼,說是公子的客人,這已是今早的第二波客。”

  杜肥:“那你可知剛才那人是誰?”

  李管家:“公子的客人還能是什么人,應該是同屆的考生吧?前面來的那個就是。”

  杜肥搖頭,“我見過他,他怎么可能是本屆考生,他不是,也不會是什么考生,你知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李管家遲疑:“初來乍到,我哪知道,有什么問題不成?”

  杜肥看了看四周,低聲道:“顏州,上平府的那個趙紅裳,你知道吧?”

  李管家愕然,“聽說過,上平府的女首富嘛,你想說什么?”

  杜肥:“當初員外跟上平府那女的談筆買賣,我照員外的吩咐去摸那女人的底時,見過這男的,他是那女人養的面首,就一個吃軟飯的。”

  李管家頓時驚疑,“顏州的上平府和列州的長名府相隔遙遠,公子怎么會認識這種人,你不會是認錯了吧?”

  杜肥:“不會,這人的樣貌好記,不會記錯,還有門口的馬車,就是趙府的座駕,怎么可能會錯。這男的名字我記不起來了,等我回去翻翻,當時摸的底應該還有記載。”

  李管家:“會不會也是老大人的人?”

  杜肥搖頭,“以老大人的風骨,是不會讓下面人吃軟飯的。”

  李管家頓有些憂心,看著東院方向憂慮道:“也不知公子知不知道這人身份,跟這種人來往,讓人知道了,有些話怕是會不好聽,娶大小姐本就容易招來吃軟飯的嫌疑,好不容易考上會元能抹平這方面,若要是和這種人湊一起揚名了,那就真成了一丘之貉,得勸公子自重啊!”

  誰說不是呢,杜肥默默點頭。

  東院,許沸算是看出來了,這位士衡兄壓根沒了心思應付他,也不知來的是什么客人,能讓士衡兄如此喜出望外。

  罷了,既然如此,自己也就不打擾了,許沸將蟲兒的奴籍放回了案頭,就此告辭。

  “喂,許兄,我真用不上。”庾慶喊了一聲,拿上蟲兒的奴籍就要追上塞回之際,恰好,大門外新的客人來了,令庾慶兩眼一亮,瞬間將許沸拋到了腦后。

  許沸也差點撞上來客,來客手中扇子順手一頂,抵在了許沸的胸口,避免了兩人的相撞。

  許沸忙抱歉一聲,趕緊讓路,不過也還是忍不住多看了來客兩眼,沒想到士衡兄的客人竟是位風度翩翩的美男子。

  見許沸告辭了,領著客人來的門房又伸手請了許沸一起去。

  蟲兒站在正廳門口一側,淚流滿面,心亂無路。

  他眼睜睜看著許沸去了,想跟去又不能或不敢跟,自己現在已經不是許沸的奴仆,依照官方律法,自己已經成了士衡公子的奴仆,可士衡公子又已經說的很明白了,用不著他,不喜歡他,不要他。

  他走又不能走,留又不招人喜歡,除了哭,他現在已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庾慶哪還顧得上他,已是一臉笑嘿嘿朝美男子來客迎去。

  美男子一見是他,當場愣住,愣步原地,待庾慶到了跟前,才提扇子砸了下他的腦門,“你小子怎么也在這,混吃混喝來了?”

  庾慶拱手,想打招呼,忽又想起什么,回頭道:“蟲兒,泡茶。”

  雖說不想要蟲兒,但使喚起蟲兒來,還是挺順口挺習慣的。

  蟲兒抹了把淚,用力點了點頭,還是進去干活去了,壺里的靈米倒出來收拾好,清水洗茶壺,裝水扔蟲子燒開水一氣呵成,也算是在庾慶身邊做習慣了。

  美男子一看庾慶的樣子,就明白了,有外人在,不好說話,介于玲瓏觀的隱晦,也就不再多言,在庾慶的引領下負手踱步而行,同時打量著院子里的環境。

  兩人進了廳內,盤膝在席臺的矮桌前坐下,恰逢蟲兒將吊死鬼似的火蟋蟀從熱氣騰騰的開水中拎了出來,開水涮了涮茶壺倒掉,再蓄清水,又放蟲子下去。

  拎了只蟲子放水里,這是泡茶?蟲茶?古怪一幕吸引了美男子注意,有點將他看懵了。

  很快,茶壺里開始冒熱氣了,水漸漸沸了。

  美男子立刻低頭又抬頭,腦袋上上下下看個不停,茶壺下面沒看到炭火,伸出腦袋又往茶壺里看,看到了里面發光發熱的蟲子,頓驚疑不已。

  庾慶在旁笑嘿嘿看著,就知道會這樣,所以才叫蟲子泡茶給他看的,就喜歡看這位一副鄉下人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水徹底煮開了,蟲兒拎出火蟋蟀放回了金屬罐子里,開始給兩人泡茶,一人奉上一杯。

  美男子愣愣看著遞到眼前的熱氣騰騰的茶,一臉狐疑抬頭,問:“這是茶?”

  “不是茶還能是什么?”庾慶伸手道:“請用。”

  美男子一邊眉頭略挑,扇子敲了敲桌子,又指向庾慶,一字一句道:“你先喝!”

  庾慶直翻白眼,“至于么,搞的我還會下毒害你似的。”說罷端了茶盞,示意他仔細看好了,然后輕輕吹著熱湯,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嘬。

  美男子還真是伸長了脖子,夠著腦袋,睜大了眼睛仔細看著,生怕庾慶耍詐的樣子。

  庾慶也夠意思,表演的清楚明白,愣是一口氣將一盞熱茶強行喝下去了小半盞才放下,“這回放心了吧?”

  美男子:“這茶有什么特別的味道嗎?”

  庾慶:“沒有,你大可以放心喝,就是正常的茶。”

  美男子:“那我為什么要喝它?”言下之意是,我沒喝過茶嗎?非要喝這么沒譜的茶。

  庾慶竟無言以對,嘆道:“這不是讓你長長見識嘛。”

  美男子:“這見識,眼睛看看就好,沒必要用嘴去試,惡心。”

  “我…”庾慶有點沒脾氣了,嘆道:“你知道那蟲子是什么嗎?”

  美男子不說話,打開了扇子輕搖扇風,冷眼旁觀的樣子,等他自己把話說完。

  賣關子沒賣出名堂來,庾慶只好自我解釋,“這蟲子名叫火蟋蟀,是幽崖這次發任務要抓的東西,你想想看,幽崖想要的東西能不是好東西嗎?這次來京城,從古冢荒地過的時候,我順道弄了一只,這東西果真是好啊,連喝茶都方便了。”

  看他進入了自夸模式,美男子不動聲色,繼續搖著扇子等著他吐露真實目的。

  果然,庾慶一番自夸后就來了真章,“當然,東西雖好,可若是您看上了,我也可以便宜點孝敬給您。”

  圖窮匕見,美男子不為所動道:“你一窮山溝里爬出的貨色,身上的土氣都還沒退掉,知道什么是好東西嗎?真要是好東西,就你那點尿性,早就捂褲襠里當寶貝了,你覺得好就留著自己用吧,別想著從我這里騙錢,少嘮叨幾句回頭我還能給你幾兩銀子買糖吃。”

  幾兩銀子?庾慶瞪眼,正想拍出銀票告訴他,如今的自己還能是幾兩銀子就能打發的嗎?

  誰知美男子已經盯上了蟲兒,見蟲兒抹著眼淚哽咽哭不停,兩只袖子都濕透了,還能繼續有條不紊的干活,倒是少見,笑道:“還是頭回見這小子身邊有女人。丫頭,怎么了?他欺負你了?是睡了你,還是吃了你,你告訴我,我幫你出這口惡氣。”

  蟲兒頓時一臉驚慌,慌忙擺手,眼淚都顧不上擦了。

  庾慶也差點被那話給嗆死,拍著桌子提醒,“你能不能別這么惡心,人家是男的,不是女的,你什么眼神吶?”

  “男的?”美男子手中搖動的扇子一僵,神情凝滯,兩眼盯著有些慌亂的蟲兒仔細打量了一下,微微側耳,但蟲兒已經不哭了,遂道:“那個,你自己告訴我,你是男的還是女的。”

  蟲兒當即小心翼翼道:“是男的。”

  聽此話時,美男子耳朵微微顫動了一下,之后挑了挑眉,又搖動扇子,盯著庾慶問道:“你個鄉巴佬那雙能看出好東西的眼睛,確定他是男的,不是女扮男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