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章 故人來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滾!”

  一聲怒吼,響徹鐘府東院,大上午的庾慶忍不住發了脾氣。

  以前多清凈的東院,清凈到他每天都可以打坐修煉,如今莫名其妙多出了一堆的鳥事。

  昨天下午剛把東院里里外外打掃了,今天居然又要上屋頂翻瓦,給廊柱上漆。

  昨天量了衣服尺寸,今天居然又要重換什么被套和窗戶紙什么的。

  昨天拒絕了跟鐘粟一家子一起吃飯,今天又來說道。

  沒完沒了,哪來那么多破事,把他騷擾的實在受不了了,本就心煩意亂的他終于發火了。

  當然,有這么大的火氣確實和心情有關,至今搞不懂自己為什么就考上了會元,還他祖宗的滿分會元,一晚上沒睡,從昨天想到今天,愣是沒想明白真正的問題究竟出在哪。

  若僅僅是考上,他也認了,可以當做意外,可現在他自己對自己都解釋不過去了,到底是怎么弄的?

  沒想到姑爺突然發這么大的脾氣,下人們嚇了一跳,皆戰戰兢兢、唯唯諾諾退下。

  屋檐下一陣徘徊的庾慶又回了屋內,肚子里火氣難消,裝了壺水,又把火蟋蟀扔進了水里,燒茶喝。

  人坐在邊上琢磨,現在該怎么辦?

  這也是他從昨天想到今天都未能想出辦法的事情。

  他現在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收場了。

  若僅僅是考上榜了,也許還有點轉圜的余地,現在若敢跑,朝廷不找個天翻地覆才怪了。

  問題是自己這回把阿士衡給坑慘了。

  沒保護好人家,讓人家斷了手不說,如今還幫人家把會試給考成功了,還考上了會元,還是滿分的,他相信阿士衡也會關注京城會試情況,只怕這結果說出來連阿士衡自己都不會相信,估計得懷疑是同名的。

  自己這一考,等于是把阿士衡這條路給徹底斷了。

  對不起阿士衡。

  對不起師父他老人家,臨終前還托付自己護送阿士衡進京趕考來著,這回是一樣都沒有做好。

  也對不住自己。

  更可恨的是,鐘府這邊還火上澆油,居然公開了阿士衡準女婿的身份,一幫下人已經開始喊他姑爺了,這真是有不怕死的,還有自己上趕著往梁上的繩圈里套脖子的。

  他都不知道自己逃跑后,鐘家還有鐘家那位大女兒該怎么辦。

  他本想告訴鐘府真相,然而現在真的是不敢開口了。

  原因簡單,一開口,就不是兒女婚事那么簡單了,他一跑,鐘府會扛不住的,一旦鐘府為了撇清自己,先一步把他給出賣了怎么辦?堂堂玲瓏觀掌門被抓去三堂會審然后砍頭示眾?他無法接受這個下場。

  有這擔憂也不是沒原因的,會試前后鐘府對自己的態度太明顯了,頗為反復,人情冷暖的一面已現,可見阿士衡當初交代先不要讓鐘府知道真相是明智的。

  現在到底該怎么辦?

  愁啊愁,腸子都快愁斷了,愁到他連賣火蟋蟀的心情都沒有了。

  他現在滿腦子想的問題逐漸歸一,跑還是不跑?

  萬分糾結,這一跑,阿士衡父子的心血就徹底被他給毀了,可關鍵是他認為自己留下也沒用,搞不好還要把自己小命搭進去,相對來說肯定自己的小命更重要啊!

  偏偏阿士衡又不在身邊,出現了這樣的事情,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

  自認為是好漢一條,此時卻有無路可走的感覺。

  隨手摸進了早就收拾好準備走人的包裹里,一包靈米摸出,啪!袋子被他無意識捏爆了,靈米散了一桌。

  是從鐘府弄的,不多,也就幾袋,本想落榜了告訴鐘府真相后順便帶走的,現在真沒了任何發財的心情,完全是要這靈米有何用的心情。

  各種心情歸于一句話,自己這回捅出了大簍子,捅出的窟窿堵都堵不住了!

  屋內漸漸起了白霧,霧氣漸大,庾慶手上把玩著靈米,依然在走神。

  忽然,有咯嘣咯嘣的聲音響起。

  庾慶醒神,低頭一看,發現火蟋蟀不知什么時候從壺里爬出來了,正趴一堆靈米上啃咬。

  咦!這家伙會吃靈米?

  在荒古死地沒用靈米喂過嗎?

  仔細一想,還真沒有用靈米試過,待到后面想喂時,靈米已經被他們給吃光了。

  再看看屋里飄蕩的霧氣,伸頭看了眼茶壺,明白了火蟋蟀從壺里爬出的原因,因自己走神,壺里的水都燒干了。

  庾慶虹絲一拎,又將火蟋蟀拎回了壺里,然后大把大把地抓起桌上的靈米往壺里悶,‘活埋’火蟋蟀。

  放平常應該是舍不得這樣糟踐靈米的,如今的心情真的是,要這靈米有何用?

  就在他六神無主散漫之際,有下人來到,稟報:“公子,外面來了兩人,其中一人自稱許沸,說是您的朋友,前來拜會。”

  許沸?庾慶一聲冷笑,不提許沸還好,一提他就恨的牙癢癢,腸子都悔青了。

  要不是許沸那家伙搞到了答案,他能弄成這樣?早知道自己救的是白眼狼,就該讓他死在妖界,免得為禍人間。

  他本想讓許沸滾的,眼不見心不煩,然想了想還是“嗯”了聲,不知許沸跑來干嘛。

  下人快步離去,還回頭多看了眼,心里嘀咕,考的那么好,光宗耀祖,不正該高興嗎?怎么感覺這位公子反而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沒多久,許沸和蟲兒來了,一個龍行虎步神采奕奕,一個低頭尾隨黯然神傷。

  “士衡兄,恭喜恭喜呀。”邁過門檻的許沸拱手哈哈大笑,旋即又揮手掃了兩下,東張西望,“哪來這么大的水汽?”

  坐席臺上的庾慶收了只腳搭手,沒好氣一聲,“恭喜我什么?恭喜我要死了嗎?”

  “呃,十年寒窗苦讀換來這場大勝,正當慶賀時,何出此晦言?”許沸奇怪,也不用請,自己找了地方坐,他跟庾慶確實是比較熟了,何況還共患難過。

  庾慶哼哼冷笑道:“看你這么高興,想必你也考上了吧?”他看過榜,但沒注意過許沸的排名,哪有心情去注意。

  這輩子的心情都沒這么糟糕過。

  許沸擺手,一副汗顏不已的樣子,“慚愧,慚愧,僥幸誤中,這次考的更差,一百五十多名后,算是勉強上了榜吧,跟士衡兄你不能比。”

  庾慶頓時陰陽怪氣道:“你看看你那矯情到可惡的嘴臉,鄉試一百多名后,和會試一百多名后有可比性嗎?欺負我沒讀過書嗎?就憑你鄉試的成績,怎么可能上榜,你作弊搞來的成績吧?”

  許沸被他說心虛了,忙辯解道:“純粹僥幸,再說了,你不也鄉試一百多名后,不照樣考上了,還是榜首,這又該如何解釋?”

  庾慶冷笑:“老子就是作弊考出來的,老子當你面就認了,你敢承認嗎?”

  此話硬是搞的蟲兒沒了心思傷神,心驚肉跳,生怕庾慶講出真相來。

  “……”許沸凝噎無語,旋即苦笑,“士衡兄別逗了,你的實力我知道,列州文華書院的時候我就領教過了。”還朝庾慶擠眉弄眼一下,那意思是,那個秘密你知我知。

  說罷又掏了掏耳朵,因總感覺有什么嘎嘣嘎嘣的聲音在響,忽見到壺里的靈米內陷著動了動,才察覺到動靜來自何處,一張臉不由湊了過去,“士衡兄,這里面是?”

  庾慶直接伸手撥開他的臉,“看你那張嘴臉就煩,別玷污老子的靈米。”

  許沸沒氣,一貫認為這位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不過也看出來了點什么,試著問道:“士衡兄,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天大的心事,庾慶卻有苦難言,偌大個京城愣是找不出一個能讓他訴苦的人,撇過這個話題,“別東扯西扯,說吧,找上門來什么事。”

  許沸回頭看了眼蟲兒,從袖子里摸出一份新的奴籍放桌上推過去,“士衡兄,我是來兌現承諾的,請笑納。”

  承諾?什么承諾?庾慶心里嘀咕,看著也不像銀票,伸手拿起查看……

  鐘府大門外,一輛精工細做的馬車來到,車體透著低調的奢華。

  車夫勒停了馬車,回頭道:“先生,鐘府到了。”

  車廂里坐著一個貌似三十來歲的英俊男子,錦衣華服,頭頂一支紅翡發簪別住滿頭烏發,玉面星眸,長的極為俊逸,眉眼開合間略有一股慵懶意味。

  聽到外面說到了,他順手從腰帶上抽出了一只小鏡子,對著自己照了又照。

  門房看來的馬車便知不是一般的座駕,主動下來了打探,“敢問來客有何貴干?”

  車簾內只伸出了一只白皙的手,手指細長,夾著一枚玉佩遞予,男子溫吞輕笑的聲音傳出,“拿去給阿士衡,就說故人來訪,他自會明了。”

  看這派頭,門房不敢輕慢,道了聲稍等,立刻扭頭去通報。

  東院里的庾慶正在跟許沸推諉,他要蟲兒干嘛?沒用,還要多花錢養一個人,逃跑時可能還不方便,自然是不肯收,讓許沸帶回去。

  蟲兒在旁暗泣,淚珠兒一顆顆滑落。

  此時門房到,稟明來意后,將那塊玉佩奉上,“來人不肯說自己是誰,只說公子看到這個自然會知道。”

  庾慶目光一觸及玉佩便愣住了,旋即露出大喜神色,一把將玉佩搶到手中翻看,欣喜喊道:“有請!快快有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