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九章 庭院幽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劉府。

  劉行招劉員外擦著一頭汗,有些疲憊地返回了內宅正廳,坐下便對端來飲品的劉夫人沙啞著嗓音道:“第六批了,我嗓子都說啞了。”

  劉夫人將飲品放在了丈夫跟前,“快喝了,潤嗓子的。”

  劉員外苦笑搖頭,之前怎么都沒想到,這貢榜開榜竟會引起軒然大波,竟還波及到了劉府。

  原因無他,劉員外也是鐘粟的朋友,劉府西席就是鐘粟借用去的明先生。

  明先生指教學生本就很出名,這下好了,竟然指教出了一個四科滿分的會元來,一瞬間,前來拜會的人就差點踏破劉府的門檻。

  不為別的,都是為了自家兒郎來的,或求劉府將明先生割愛,或求與劉府共享明先生的才華。

  能登劉府門的,自己個人的事不會隨意求人,都是為人父母后,為了自家兒郎才能低下這身段來。

  劉府也很為難啊,高價聘用明先生為西席,不就是為了自己兒子的將來么,鐘粟那邊是為了應付一下會試才松口借用一下的,現在你也想要,他也想劈柴似的劈一點明先生的時間走,那他自己的兒子怎么辦?

  雖不想得罪人,但還是得苦口婆心的解釋,說啞了嗓子。

  劉夫人卻頗為興奮,“四科滿分的會元啊,聽說是百年難得一遇的,看來這個明先生確實有點本事。我不求他把我兒指教出四科的滿分來,但凡將來能讓我兒考上個會元,讓我折壽我也愿意。”

  劉員外指了指自己的嗓子,“等著吧,這還是剛開始,后面還不知道要應付多少人。”

  劉夫人在他肩頭捶了一下,“你得慶幸咱們捷足先登了,現在多少人想受這罪還沒這機會呢,總比你去求別人強吧。”

  “唉,先應付著來吧,就怕碰上不好拒絕的。”嗓子疼,劉員外不想多說了,指了指自己的腳,“跑來跑去的,我這腳啊,老毛病又犯了,幫我捏捏。”

  劉夫人搬了張凳子來,拎了他腳褪了鞋襪。

  正邊聊邊捏著,外面管家跑來了,還沒進門就大喊,“員外。”

  明顯有急事,劉員外揮手讓他進來。

  管家匆忙入內,奉上一封信,“員外,明先生來了,遞了辭呈的。”

  辭呈?劉員外一愣,迅速奪信到開了翻看。

  劉夫人有點急了,“好好的,他遞辭呈做甚?難道是有人出了更高的價挖他?”

  管家搖頭,“不知道啊,他說該說的都在信里。”

  信上內容就是辭去西席,說什么老母年紀大了,要回去盡孝,請劉府另請高明之類的。

  劉員外猛的收腳站了起來,問:“人呢,可曾攔下?”

  管家焦急道:“攔了,讓他等您當面說,可他不愿多言,直往大門口去了,我們也不好對先生用強,只好急告員外。”

  劉員外立刻二話不說跑了出去。

  “鞋,把鞋穿上。”劉夫人高喊一聲。

  劉員外沒有回頭,一只腳沒穿鞋,赤著一只腳跑了。

  待他跑到大門口,發現人已經走了,門房說馬車剛動身,于是他又追出門去,見到了還未出巷子的馬車,喊出一聲,“攔下!”

  立刻有能躥空走高的護院飛奔而去,落下后勒停了馬車。

  光著一只腳跑到的劉員外已是氣喘吁吁,請了明先生現身。

  “先生,若是劉府有怠慢之處,盡管直言,定當改正,不必如此。”

  “先生若想照顧令母,不妨接來京城,我自遣人悉心照料,不勞先生操心。”

  “可是報酬給少了?劉某愿再加倍,先生覺得多少合適也不妨直言。”

  “莫不是先生已覓得了更優渥的去處?”

  “可是小兒頑劣惹惱了先生?”

  “可是伺候先生的姑娘不懂事,不能讓先生盡興?”

  劉員外連問了一堆原因,明先生皆搖頭表示不是,說該說的都在信里,就是要回老家。

  這時,劉夫人也小跑著把自己小兒子帶來了,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

  兒子一到,劉員外立刻厲聲呵斥,“給先生跪下!”

  少年猶豫了一下,不知怎么回事,但看父親要吃人的樣子,趕緊跪在了明先生的跟前。

  見劉員外光著一只腳,見學生如此,見劉夫人哀求挽留,明先生一聲長嘆后說出了實話,“員外不要多想,和其它原因無關。家母年事已高,恐時日無多,而我沉淪京城多年,為子不孝,何以為人師?另則,三年后的會試,我想再試身手,以了夙愿,此去即是歸心再造,亦是長伴慈母左右贖罪。員外,夫人,此言肺腑,就此別過,勿念!”說罷對一家人拱手作揖。

  劉員外愣愣,感覺今天的明先生確實不一樣了,整個人氣質都變了,頭發梳理的整整齊齊,人也變得清爽了。

  明先生伸手扶起了跪著的少年,微笑著摸了摸他腦門,“好好學,莫要辜負了父母的一番苦心。”之后轉身登車,鉆入車內,喚了走,車夫才再次揚鞭驅動。

  馬車一路往夕陽盡頭去。

  劉夫人扯了下丈夫袖子,焦急道:“多加錢不行嗎?”

  劉員外苦笑,“哪一行做通了都不缺錢,人家在乎的不是錢,人家說的很清楚了,是要一了夙愿。為我自己兒子耽誤他再考,說的出口嗎?有這樣的道理嗎?這京城煙花地是真的留不住他了……”

  夜幕下的京城,華燈璀璨處處,不乏鶯歌燕舞,不乏人頭攢動,鼎沸處的夜生活熱鬧非凡。

  鬧中取靜之地,車馬護衛一行歸來,停在了燈籠高照的‘梅府’大門外。

  此地梅府不是尋常人家,乃錦國工部尚書的府邸。

  車簾揭開,一相貌普通卻身穿二品官服的男人露面。

  能一手把住的如墨山羊胡子,眉心一道清晰皺痕,可見經常皺眉,加之面白卻顯刻板,一看就是少有笑容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工部尚書梅桑海。

  一身酒氣未消,一場宴請結束后才歸來。

  管家孔慎跑了出來相迎,陪同著一起歸內。

  一路遇見的下人不用行禮,紛紛主動回避便可。

  一直到庭院幽幽深處,到了幾樹暗香掩映的書房內,孔慎幫尚書大人褪下官服,端了熱水放下毛巾,才道:“不是同名,確認了,榜首會元就是阿節璋的兒子。”

  熱水中擺弄毛巾的手一頓,梅桑海沉默了一陣徐徐道:“四科滿分,那位老大人調教的還真不錯,說來我當年還抱過那小子。如今竟敢毫不遮掩的用真名現身,看來其志不小,來勢洶洶啊!阿節璋如今在哪?”

  他之所以稱呼阿節璋為‘老大人’,是因為他當年正是阿節璋的直系手下,虞部直屬的一名員外郎。

  阿節璋被罷后,正是他高升接了阿節璋虞部郎中的位置。

  歷數這二十年不到的時間,從虞部員外郎,到虞部郎中,再到工部侍郎,最后成為了朝廷六部尚書之一的工部尚書。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一直在工部內部成長,幾個臺階一步步走上來,走的很穩。

  他當年確實抱過阿士衡。

  孔慎:“死了。”

  “死了?”梅桑海猛回頭,似乎不信。

  孔慎道:“從列州那邊附的考生情況來看,阿士衡的父母皆是亡故狀態,所填的父母身份也皆是‘鄉民’,倒也談不上在瞞報,阿節璋離京歸隱后自謙為‘鄉民’也并不為過。目前剛知道其身份,能查到的也就是列州那邊的官樣名堂。”

  梅桑海默默洗手,“當年你不是說阿節璋還活著嗎?”

  孔慎:“當年情況不明,沒有任何消息反饋,在事發地附近找到了埋尸之地,遍數阿家上下的遺體,確實是不見阿節璋和他那個兒子的。如今既然已經露了面,想查明阿節璋是什么時候死的不難。”

  熱毛巾敷了把臉,扔回了臉盆里,梅桑海走回書案后坐下,“小心點,也許人家正等著你去查。當年以為已經足夠了解他,結果一百多號人出手,竟沒一個活著離開的,背后究竟還隱藏了什么樣的存在,你我都不清楚。”

  孔慎:“此子歸來,必查當年之事,一旦獲知真相,必然報仇,不如先下手為強!”

  梅桑海:“你以為現在就你知道他是阿節璋的兒子?阿節璋當年在位的時候,利用簡在帝心的職務之便、利用自己與司南府的交情所構織出的權勢,明里暗里不知道幫了多少人,連陛下當年盛怒之下想殺他都沒能殺成,他在朝堂上有多少黨羽可想而知,那小子頂著本名現身是有算計的。現在已不知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那小子,妄動是找死!”

  孔慎遲疑,“大人,那就由得那小子乘勢而起不成?”

  梅桑海:“他既然已經一腳踏進了規則之內,就得按照規則之內的辦法來,看誰不順眼就直接暗殺,那是大忌,會犯眾怒的。難道以后的朝臣們都要放下規矩,直接舞刀弄劍殺個你死我活不成?壞了規矩,動搖了根本,連陛下也不會容我們。你別忘了,當年是誰告的密,陛下才是知情人,你只要一動手,陛下就知道是誰干的。阿節璋被罷官后才能動,就是這道理。”

  孔慎明悟頷首,卻皺眉道:“難道就這樣放任?”

  梅桑海靠在椅背閉目養神,“還輪不到我們動手,阿節璋的兒子,先讓陛下去品一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