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五章 不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敢情是考出了比會元還高一個檔次的名堂。

  還有這種名堂嗎?文簡慧已經不是驚到了,而是聽懵了,這已經超出了她的觀念,沒想到自己家居然出了個百年難得一見的人物,居然還是自己女婿!

  躲在后面摟著姐姐胳膊偷聽的文若未嘖嘖不已,不時晃動姐姐的胳膊,那意思在說,姐姐你聽到了沒有?

  鐘若辰已是眉目含春,喜難自禁,心中情愫百轉千回翻轉出蜜意來,還是頭回聽到一群男人這樣喋喋不休的去夸一個男人的。

  她雖還未見到那個男人的面,卻已經是感覺到老天待自己不薄,給了自己一個這么好的丈夫。

  鐘粟等人才發現自己這些人直到現在才搞清狀況,才發現這一家子除了能賺點錢確實有點膚淺。

  門外人影一晃,庾慶來了。

  帶路的下人將庾慶領到后,退下時還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進去的背影,有點納悶,也有點稀奇。

  會元啊!貢榜之首啊!這得是多大的喜事啊!他跑去東院傳話時,也特意恭喜了,誰知這位坐在席臺上扶把劍冷冷靜靜聽著,聽完后面無表情的站起,就這么跟他來了。

  考上了會元,聽到了如此大的喜訊,身為當事人居然能從頭到尾沒一點反應,他也算是服了。

  進入大廳的庾慶偏頭冷眼打量著一群會館來人,到了鐘粟等人跟前后先行拱手行禮,“見過叔父、嬸嬸。”

  廳內眾人多少有些疑惑,目光難以脫離他的馬尾辮,不知他為何這樣隨便就出來了。

  文簡慧連連抬手示意免禮,那叫一個笑容可掬,盡力展現自己的和藹可親。

  鐘粟也是滿面紅光,笑的有些合不攏嘴,但好歹是長期在場面上走動的人,表現還算矜持,頷首贊許道:“考的不錯,中榜了,這是列州會館派來向你報喜的,有事與你交代。”指向一群小吏。

  現場除了庾慶外,幾乎全部都是一臉堆笑的樣子,極為喜慶。

  一群小吏也在上下打量庾慶,也想看看能考中這百年難得一見成績的人長什么樣,是不是有奇人福相。

  待庾慶一靠近,這些人很快便笑不出來了。

  首先庾慶自己就沒笑臉,面無表情道:“主事的出來回話。”

  “是我,是我。”為首的精瘦漢子立刻上前,點頭哈腰道:“程貴見過公子,恭喜公子以四科滿分高中頭名貢士。”

  庾慶根本不接這茬,平靜問道:“你們是列州會館的?”

  精瘦漢子繼續點頭哈腰,“是的,是奉館令大人之命前來向您報喜的,另外…”

  庾慶出言打斷,“我在列州會館也呆過,怎么沒見過你們?”

  一群小吏中當即有人道:“見過的,公子我們見過的,公子在會館進出時經常用一塊手巾捂住口鼻,可能是會館有什么味道不太好聞…”

  庾慶又掃他一眼,感覺好像是有點眼熟,又打斷道:“你們說你們是來報喜的,憑據!”

  他這么幾句話砸出來,還挺降溫的,一群小吏發現自己有點不像是來報喜的,反倒像是來投案自首的,他們還是頭回遇上這么冷靜的爺,往屆報喜哪個不是喜笑顏開的,甚至是興奮到手舞足蹈,搞的他們都以為自己找錯了人。

  豈止是這群小吏,這氣氛搞的連鐘家人也笑不出來了。

  “有有有。”那精瘦漢子趕緊遞上了文帖,“這是朝廷禮部發往會館的文帖,里面有正式告函,還有禮部加蓋的大印,請公子勘驗。”

  庾慶接到手,翻看細看,只見上面寫著‘阿士衡’的考試排名,正式告知他入貢了,著五日后進宮參加殿試,上面也確實蓋著一方大印,是不是真的他不知道。

  見他冷靜處理的樣子,旁觀的鐘粟竟有老臉一紅的感覺,才發現自己之前一直挺失態的,竟還不如一個年輕人沉得住氣。

  文簡慧也是看庾慶那從容不迫的樣子越看越滿意,心中暗贊,果然是要考狀元的人,跟其他俗人比起來就是不一樣。

  “姐,看到沒?那就是以后要與你朝夕相處的男子,我沒說錯吧,姐夫長的是還挺好看的吧?”

  后堂,姐妹兩個趴在隔堂的小塊鏤空氣孔上,偷看外面的動靜,文若未在姐姐耳邊嘀咕。

  朝夕相處?鐘若辰窺視著廳內的庾慶,遐想了一下那個畫面,瞬間一臉羞赧,連耳朵根子都紅了,掐了妹妹的腰間肉擰了一把,低聲薄啐,“叫你胡說八道!”

  害臊歸害臊,但確實看到了自己要嫁的人長什么樣,確實如妹妹所言,頗為英俊,那筆挺的身板里似乎透著一股無形的力道,是她以前跟著父母出門時見過的油頭粉面的公子哥身上所沒有的。

  而對方的穿著打扮也讓她暗暗松了口氣,她真怕是那種恃才傲物的男人,一看那馬尾辮就知道是個比較隨意的人,應該不會很難親近。

  文若未嘀咕沒完,“姐,看到沒,能考上會元的人就是不一樣哦,那叫一沉著冷靜,這么大喜事都能無動于衷呢。全場就他最平靜從容,連爹和杜叔他們都不如呢。”

  鐘若辰滿懷憧憬,心中囈語,這就是要與自己白首偕老的男人……

  庾慶將手中文帖反復仔細查看了幾遍,沒看出什么漏洞來,文帖一合,沉吟不語。

  那精瘦漢子見他看完了,又道:“館令和傅大人有交代,讓您進宮參加殿試前先抽空回一趟會館,首先是他們想見見您,其次是宮里有宮里的規矩,有些事情要交代和安排,一些進宮的禮儀不可避免也要學習一下。”

  庾慶也就是一聽,不置可否,手中文帖竟又順手抵還給了對方,看的所有人一愣。

  精瘦漢子下意識一接,接到手后發現不對,忙雙手奉還道:“不是,公子,這個我不能帶回去,這是給您的,您參加殿試還要憑此進宮呢。”

  誰知庾慶遞出去后,壓根就沒再接回的意思,直接對李管家道:“李叔,給我備匹馬。”

  李管家疑惑,“做甚?”

  庾慶忽扭頭看向隔堂鏤雕氣孔,隱約看到了偷窺的目光,早就察覺到了后面有人。

  后堂趴在氣孔前的鐘若辰感覺自己目光和庾慶的目光瞬間直接對上了,嚇一跳,嚇得趕緊從鏤雕氣孔前退開,手捂著心口,心慌意亂,擔心被庾慶認出,擔心會被誤以為是有不良嗜好喜歡偷窺的女人,臉色都嚇白了,后悔不已,悔不該來偷看。

  文若未一手拍在了她的肩頭,嘴朝氣孔一撇,很拽的樣子擺了擺手指,很有經驗的樣子表示外面看不到里面的。

  庾慶也只是回頭一看,誤以為是鐘家的下人,沒往其他人身上去想,回頭又對李管家道:“我去趟貢院。”說罷就走。

  “呃…”捧著文帖的精瘦漢子一愣,旋即趕緊追上,“公子,您先把這文帖接收了再說。”

  庾慶:“你先帶回去。”

  “啊?這…這個哪有帶回去的,不是,公子,這文帖非同一般,牽涉到圣上親自主持的殿試,是內閣勒令今天酉時前必須送達的,絕不能逾期,我這么個小人物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和朝廷內閣對著干吶,您不接了給個簽押,我回去交不了差啊!咱們往日無仇近日無冤,您這樣,我飯碗會保不住的,我全家老小就指著我呢,公子,公子…”

  精瘦漢子慌了,追著哀求,又不敢對這位正當紅的滿分會元郎硬來,人家若是往地上一躺,他這輩子就完了。

  廳內的一群小吏也慌了,從未遇上過這種事,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大家是來一起發財的,不是來一起背鍋的,當即亂做一團,一起跟著追了出去,紛紛喊著公子請留步。

  廳內跟出來的鐘粟和文簡慧也有些傻眼,不知這是什么情況。

  看一群人就這樣一窩哄似的突然跑沒了,鐘粟忽醒神,對一旁的杜肥道:“你親自去看著,千萬不能讓他出事。”

  現在是真心不敢讓庾慶出任何意外。

  杜肥點頭,迅速離去。

  撞見一群小吏的鐘府下人們紛紛止步觀望,皆好奇是怎么回事。

  一群小吏一路圍著庾慶又說又勸,然而庾慶死活就是不接文帖,更不用說讓他簽押了。

  偏偏遇上的還不是什么文弱書生,一群人堵路都攔不住,活見鬼了!

  行至鐘府大門口的照壁前時,不耐煩的庾慶突然一個閃身登空而去。

  人呢?一群小吏凝噎無語,皆仰頭望,人影嗖一下,躥空走高就沒了?

  他們繞到照壁后面一看,沒看到人,隨后倒是聽到大門外傳來一陣馬蹄聲。

  一群人跑出大門一看,好家伙,真跑了。

  庾慶等不及李管家安排坐騎,見門口停了一群馬,也不管是誰的,直接解下一匹騎上就跑了。

  “啊?公子,那是我的馬!”一名小吏疾呼。

  精瘦漢子則大喊,“公子,京城不能縱馬狂奔!”

  一群人隨后解了坐騎緊急追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