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二章 天之驕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四份卷子都被幾人拿了起來。

  字跡反復被辨認后,耿大人唏噓,“哪是什么很像,分明就是!你看這相同的字,書寫筆道一模一樣。”

  這話令現場一片安靜,四位大人更是相視無語。

  更多的是驚疑,不敢相信四房的頭名都是出自同一人,問題是四房對這四份卷子都給出了滿分,這意味著什么?

  這種會試的評分是有一定講究的,拿到四個‘劣’的自然是落選了,拿到四個‘中’也只能算是四科都剛剛合格了而已,不意味著你就考上了,而且很大的可能是落榜了。

  想也能想到,四門科都只考了個及格而已,就想成為貢士不成?

  拿到四個‘良’的,概率上有可能通過會試上貢榜,結果還要看達到這個標準的人多不多。

  拿到四個‘優’的則毫無疑問了,肯定入貢了。

  但一個人把四題都考出剛好一樣結果的可能性很小,四題得分肯定會有高低起伏的差別。

  規則上又會有另一種區別對待。

  譬如‘優’有九、十之分,大多得優的人都是九分,不是特別杰出的一般是不會給十分的。所謂文無第一,容易引來爭論,所以文字上的比較,極少給滿分,給滿分是極罕見的事情。

  所以,誰能拿到一個滿十的‘優’,其它三題只要達到‘中’的標準,達到了及格的標準,就上榜了,就入貢了。這有個說法,各方面都不差,且精通一道,是朝廷用的上的人才。

  一個滿分,加三個及格,就能入貢了,四個滿分還用說嗎?

  當然,目前只是字跡像,只是估計大概率上是一個人的卷子,在真相揭露之前誰也不敢篤定。

  事到如今還有什么好嘚瑟的,還看什么答題內容,都沒了心思去看。

  楚大人已經是揮手指揮道:“快點快點,趕快開名,看看是誰。”

  耿大人忍不住問:“萬一真是同一個人怎么辦?”

  羅大人苦笑,“都已經進入登記造冊這一步了,四道答題都已經湊在了一起,還能因為懷疑是同一人筆跡就改判不成?真要這樣搞了,朝堂上能罵死我們,等著下獄吧,天下士子的口水也能淹死我們。”揮手,“開吧,開名吧,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有能同時占了四房魁首的天之驕子出現!”

  聞聽此言,另三位主考官皆頷首,立刻示意隨堂官過來開名。

  隨堂官立刻拿了小銀刀過來剖開卷子糊名,宮中派來的校書郎執筆在旁做好了登記的準備。

  先開的是策論的卷子,隨著糊名揭開,只見上面寫著:列州梁陶縣,阿士衡!

  “阿士衡…”旁觀的主考官中有人嘀咕念著。

  校書郎當即將看到的考生名諱及某一卷的評分記下了。

  又開賦論卷,一看那露出的名字,四房總裁立刻面面相覷,沒錯,果然是同一人。

  再開經史卷,露出的地名和名諱依然與之前相同。

  “嘶!”大學士羅頁文已是倒吸一口涼氣,掐著胡子驚嘆,“如此才子,不該是無名之輩,之前為何不曾聞名?”

  詩詞卷最后開的,糊名處依然是規規整整寫著的那八個字:列州梁陶縣,阿士衡!

  現場凝滯的氣氛突然如爆炸一般,圍觀者突然間就是一片嘩然。

  盡管事前已經隱隱知道了結果,可四房主考官還是被震驚的久久難以開口。

  “天吶,還真是出自同一人!”

  “會試當中,四科同時考滿分的舉子,你們可曾見過?”

  “到哪見去?據史載,錦國開國以來,出現過兩個,這應該是第三人!”

  “百年難得一遇的事情竟然被我們給撞上了。”

  “還好,有這么多人親眼看到了,否則非要懷疑我們在作弊不可。”

  “看你這話說的,羅大人吶,就算是作弊,也不敢給這么高的分數啊!哪個作弊的考生敢要?”

  “今日之后,此子必將名揚天下!我等恰逢其會,幸甚至哉!”

  貢院內的轟動外界不知,轟動過后也不能耽誤羅列排名的正事,不能耽誤放榜的吉日。

  所有考生的糊名揭開后,四卷分數合一后,達到了及格標準的有八千多人。其中有大量的重疊分數,譬如很多人考出了二良二和的。沒關系,再按策論、經史、賦論、詩詞的順序排。

  朝廷取士,首要重的還是實干能力,哪怕是紙上談兵,分數相同的情況下,以策論分數高的優先。還有相同的,再以經史分數高的為先,再就是賦論,詩詞乃小道,排在最末。

  梳理出了所有排名后,相關人員又反復核實,避免有誤。

  直到放榜的前一天,貢院大門才開了個小窗口,將一封密件傳遞了出去。

  密件內寫著排名群體的規模,編列出了好幾種可選項,譬如以一優三良的成績來劃錄取線會錄取多少人,以四良的成績來劃線又會錄取多少人。

  早已等候在外的一小將接了密件,立刻率領數騎隆隆直奔皇宮,要將密件轉交朝廷內閣,內閣再根據貢院給出的幾種選項來議定錄取線,之后再報皇帝批準。

  密件內不會涉及任何人的考試成績和名字,防范有人劃錄取線時有私心。

  也就是說,一開始會錄取多少人誰都不知道,要看到這屆考生的總體成績朝廷才會做出決斷,若發現總體水準不錯,可能會多取一點,總體水準比較低的話,就有少取的可能。

  在這點上,貢院的主考官們是沒有任何權力的。

  待到朝廷內閣的批復回到貢院后,掌握了分數線的貢院再次忙碌了起來,為第二天的放榜做準備……

  會試放榜并非殿試后的金榜,榜單就在貢院外揭曉。

  天還沒亮,貢院外就擠滿了人,而且還有人不斷從四面八方趕來。

  一群軍士將烏泱泱的觀榜人員隔離在了大牌樓外。

  大牌樓上蒙著一大塊的紅布,紅布后面的名單關系到許多人的前途和命運,兩旁一排排一盞盞紅燈籠高掛,還未開榜就已經烘托出了喜慶。

  現場吵哄哄一片,到處是各種議論的聲音,此時在現場的反而大多都不是考生本人。

  天漸漸亮了。

  風塵仆仆,背著包裹戴著斗笠的明先生也在其中,身上穿的是粗布素衣,人剛靠近現場不久,便被后續來到的人給擠實在了,想獨善其身都不可能。

  會試開始后,他就離開了京城,去了一個湖邊的村莊,泛舟湖上釣魚。

  那個地方他不是第一次去,自從他不再參加會試后,每屆會試一開始他就不想呆在京城,不想再聽到任何有關會試的事,想等到會試徹底結束后再回來,然而這次還是沒能忍住,翻來覆去睡不著,連夜走回了京城,熬到城門開了又鬼使神差地來了這里。

  從他第一次參加會試開始,三十多年的歷屆會試放榜,他每一次都在榜下悄悄觀望,可榜上永遠看不到自己的名字。

  從小頂著神童之名,自詡滿腹經綸,十幾歲便考上舉人,十六歲便以舉人的身份參加會試,那是何等殊榮!被人贊為天縱之資,是被父老鄉親們寄予厚望的天之驕子,提親的人踏破門檻,合適婚配年齡的女子任由他挑選。

  他選了家鄉一位他自認為是最美最溫柔且最賢淑的女子為妻。

  曾經的他是多么的驕傲啊!

  后來他栽在了這里,跌倒在這里后便再也爬不起來了。

  于是命運刻在了這里,魂鉤在了這里,躲不掉,也跑不掉。

  嘈雜聲中,明先生腦海里一團亂麻似的,聽不到身邊人在說什么,斗笠被人碰翻落地踩爛了都不知道。

  當陽光照在了牌樓上,當光線漸漸覆蓋了整團紅布,令整塊紅布鮮艷欲滴時,鼓聲忽然隆隆響起,貢院的大門打開了,四位主考官領著一群判官出來了。

  四位主考官登上了牌樓下的臺階,對百姓們遙遙拱手,隨后分列左右。

  咣!隨著一面大銅鑼被敲出震耳的聲響,四位主考官各扯住一條紅綢一起拉動,覆蓋在牌樓上的紅布便滑落了下來,露出了后面刷的雪白大幅告牌,告牌上寫著紅字,寫的正是通過會試的入貢名單。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緊盯。

  告牌上的字體很大,但最頂上單獨列出的一行字跡格外大,每個字足有臉盆那么大。

  鮮紅且無比顯眼的三個大字:阿士衡。

  后面附一行小字:列州梁陶縣。

  三個大字下面又另有一行小字:策論(拾),經史(拾),賦論(拾),詩詞(拾)。

  然后下面才是一排排與小字字體同樣大的其他人的排名,阿士衡的名字是唯一沒有標示排名的,也不需要標示,所有人一看就明白,獨占鰲頭!

  “阿士衡…”

  “列州人啊,嘿,會元是我們列州人,阿士衡是我們列州人……”

  “那下面附的四個‘拾’是什么意思?上屆會試沒見下面還寫這么一行小字的。”

  無數人的驚嘩和羨艷聲匯集在貢院外的上空。

  “……”明先生一臉震驚,現場沒人有他受到的沖擊大,嘴張的能塞下一顆雞蛋。

  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再看名字后面附帶的何方人士,沒錯,自己教的那小子說過自己就是列州梁陶人。

  那家伙…那個需要自己拿棍子敲打才肯學的家伙居然考上了?不但考上了,還一舉奪下了會元?

  震驚!無比的震驚,震的腦袋里嗡嗡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