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一章 受命于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賦論總裁官是當朝大學士羅頁文,正坐在首席查看被眾判官黜落的卷子,這些落選的卷子多少要過一眼,首先是防誤判,其次是有這態度也能讓眾判官謹慎行事。

  來到案前的微胖判官雙手奉上卷子,“大人,學生愚鈍,這張卷子恐怕還得您親自來明斷。”

  有其他判官聞言忍不住回頭看了看。

  抬眼看的羅頁文哦了聲,也有些意外。

  還是那句話,文無絕對,難以細分絕對的高下,只能判以水準高低。

  水準以‘成’來論,一桶水裝了幾成滿的意思,用來比喻學問,十成自然就裝滿了。

  滿數為十,又分四個檔次。

  一張卷子的作答,五成以下的水準評‘劣’,自然也就是黜落了。

  十之五六評‘中’,十之七八評‘良’,九和十就是‘優’。

  不過一般情況下判官給人評‘優’時,通常都給九成,都會留一分余地,很少給人評十分滿意,除非碰到十分優異者,給了也能得到大多人認可,不會遭來太多非議,才會不吝給予,否則就是自找麻煩。

  這就是羅頁文疑惑的地方,有這么多等級可劃分,感覺模棱兩可的地方高一點或低一點都可以,判官有這權力,做不了決定是怎么回事?當即暫停手上看的黜落卷子,接了遞來的那份查看。

  看著看著,他眉頭忽然一皺,繼而又慢慢舒展開來,后又會微微一皺,目中神色頗給人陰晴不定感。

  看到最后,似乎反復看了好幾遍,最后竟忍不住盯著最后幾句話輕輕嘀咕起來,“聚民之地為國,民哀則國衰,佑民者,真國士也。陛下受命于天!陛下受命于天…陛下受命于天……”賦文最后一句話讓他反反復復很是念叨了一陣。

  此時他才反應過來這篇賦論是怎么回事。

  破題沒問題,國士能成為國士,是皇帝給的還是天命造就的又或是自己努力來的。

  答題正常的論述,就是國士與三者之間的關系。

  鎖院之后,他看了這么多答卷,都是這種正常的論述邏輯,不是說無君就無國士的,就是奉天承運的,要么就三者兼顧的,唯獨眼前這張卷子完全偏題了。

  說白了,這位答題者認為國士和三者之間都沒什么關系。

  這位答題者通篇大論的,不去論述國士與三者的關系,反而在慷慨激昂地解釋另一個問題,什么叫國士!

  遍數古今,一個個早已遠去的人物在答卷文字間鮮活了起來,一件件可歌可泣的歷史煙云似乎就飄蕩在眼前,令人蕩氣回腸,最后匯聚成一句話,也是考卷上的最后一段話:聚民之地為國,民哀則國衰,佑民者,真國士也!

  看到這,換了任何判官都會認為,答題者認為國士是在為國為民不為私利的付出中擔當起來的,在諷刺那種精致利己的所謂努力,否認與天命有關,甚至否認與帝王有關。

  就憑此,判官不看的皺眉才怪,可問題卻在最最后出現了神奇的轉機:陛下受命于天!

  若把這一句蒙蔽掉,通篇都是別的意思。

  若把這一句加上,通篇驟然翻轉,瞬間顛倒了乾坤。

  所以哪怕是羅頁文也忍不住反復試讀確認。

  聚民之地為國,民哀則國衰,佑民者,真國士也!

  誰是真國士?后面輕飄飄點出一句,陛下受命于天!

  于是,整篇答卷的意味定性是,答卷者通篇否認了國士與三者之間的關系,告訴了大家什么才是真正的國士,若真有國士的話,護佑萬民者才是真國士,誰有資格守護萬民?陛下受命于天!

  若真有誰運承天命,唯有陛下!

  好不容易從答卷中回過神來的大學士端著卷子忍不住搖頭好一陣。

  他發現這答卷者偏題偏的離譜,卻又偏的沒問題呀!

  頭回見識到這樣的事,今天算是大開眼界了。

  砰!隔壁批卷房內突然傳來猛然拍桌的動靜。

  又有人怪叫一聲,“好!好一個‘一朝入得君王殿,了卻生前身后名’,好好好!”

  這邊閱卷的判官都被驚動了,包括羅頁文在內,都在面面相覷,原來是隔壁有人在拍案叫絕。

  羅頁文笑道:“看來李大人是遇上好的詩詞了,否則以他的見多識廣不會這般失態。”

  微胖判官略欠身,“大人明鑒,想必是如此。”

  羅頁文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又落在了手上卷子上,問:“此卷你怎么看?”

  微胖判官:“還請大人明示。”

  羅頁文:“問你,但說無妨。”

  微胖判官:“竟敢直評陛下,下官不敢妄議,請大人定奪!”

  羅頁文微笑,一猜就是如此,考題涉及帝王,答題者不可避免也要涉及,但都借古喻今,這直接說‘陛下’二字就是不偏不倚地指當今圣上了,加之是篇奇文,撞上的判官不好定奪可以理解。

  但也正因為如此,微胖判官心里是怎么想的,羅頁文已經是心里有數了,遇上這種卷子,若不是真覺得好,直接黜落便可,犯不著還拿來給他看,顯然內心里是不舍的。

  抖了抖手上卷子,羅頁文頷首贊許道:“如正道滄桑,如大地蒼茫,卻又驟然如坐云端,更難得的是,竟能在會試中寫出這般一氣呵成的文章,我也是頭回見識到。字毓靈秀,文采飛揚,蕩氣回腸,且一氣呵成,如此心性,想必其它題目做的也不會差,老夫理當成全!”

  微胖判官正訝異大學士竟給出如此高的評價,羅頁文已經是把卷子往桌上一鋪,直接提了批卷的朱筆,跳過下面判官,自己在試卷上親筆寫下了一個鮮紅的‘十’字,竟給了個封頂的最高成績。

  涉及當今圣上,下面判官與圣上少見,不敢定奪,羅頁文卻是經常與圣上見面的,多少知道一些圣上的心思,就憑這突兀冒出的‘受命于天’的字眼,這馬屁怕是就要拍進陛下的心坎里,陛下怕是就想讓天下人看到。

  而這通篇文章的前面,怕是又要對了另一批人的胃口。

  這人吶,就是這樣,總喜歡看自己喜歡看的東西。

  所以不但是奇文,還是篇兩邊討好的奇文,他沒理由不玉成。

  當然,玉成之前他也有些猶豫,心頭閃過一個陰影,有點懷疑,此文會不會是那個示意出題者安排的考生,若如此的話,他便要減去一分,將‘十’變成‘九’。

  在朝為官,既要生存下去,又想守著一些本心往往便得如此折中,就像眼前這篇兩邊討好的奇文一般,暢所欲言到最后似乎意識到了不妥,還是以畫龍點睛的方式來了個峰回路轉。

  后來一想,又覺得不是,若是那人安排的考生,便不會推翻那人的出題,于是才放心給了‘十’的評判。

  親自批閱后,羅頁文扯起卷子交給了微胖判官,揮手示意就這樣,后者領卷退下,回了自己位置上繼續批卷……

  又數天后,當所有考卷全部判卷完畢,要正式羅列會試排名時,四房主考官終于在庭院中碰面在了一塊。

  羅、李、楚、耿四位大人相視哈哈大笑,忙完了最緊張的判卷,剩下的事情便簡單了。

  李大人問:“各房頭名想必都出來了吧?要不,好文共賞,咱們先開各房的頭名?”

  羅大人指著他笑道:“你前些日子拍案叫絕,整個院子都聽見了,必是有所得,心里按捺不住了吧?”

  幾人齊哈哈。

  笑歸笑,事還得辦,按李大人說的辦并不誤事,更不違規,何況大家也確實想看最好的。

  于是四房又再次按照規矩合一協作,所有考卷都搬運到了一座大堂內,登記造冊的東西也都準備齊全了,人員聚集在了一起,各自分工。

  四位主考官又湊了團,不過都拿了一份卷子,一起放在了一張案上,李大人指著自己的說道:“你們的字多,一時間看不完,來,都先來看看我的。”說罷自己還讓開了,給三人騰了空間。

  另三位大人當即擠在一起,腦袋往中間瞅。

  “喲,李大人竟給一首詩判了個滿十。”

  “呵呵,誰也別說誰,你看看,四份考卷都是滿十。”

  “沒想到啊,本科會試四房居然都不留余地,都給出了判滿分的卷子,罕見!”

  “朝天闕…咦,有點意思…”

  “一朝入得君王殿,了卻生前身后名…一朝入得君王殿,了卻生前身后名……”

  “好一個《朝天闕》,題指‘功名’二字作詩,卻用短短四句寫出了一生,連死后也不落,卻又在題范之內,好詩!判滿十不為過!”

  聞三人言,李大人捋須搖頭,洋洋自得狀。

  “咦?”羅頁文忽流露驚悚神色,指著東南西北拼一塊的四份考卷,“你們看字跡,是我眼拙嗎?我怎么感覺這四份卷子出自同一人之手?”

  此話一出,另三位趕緊細瞅辨認四份考卷的字跡,不看還好,越看越像。

  別說他們,連旁聽的下官也忍不住圍了過來。

  李大人忍不住伸手拿起了兩份卷子,把兩邊文字徹底靠在了一起做對比,比著比著嘴里嘀咕,“是很像,至少這兩份似乎真是出自同一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