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章 收賬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他也搞不懂蹊蹺在哪,發現蘇應韜四人的反應突然間也不正常了。

  那邊的張滿渠已經順應著庾慶的問話嗯了聲,“暫時恐怕是這樣。”這一開口似乎又覺得回了庾慶的話有些尷尬,又看向了許沸化解,“許兄,張榜以后,你待如何?”

  “呃…”許沸一時間還真不知該如何回答。

  蟲兒一副當做什么都沒聽見的樣子,繼續在旁給眾人添水。

  庾慶嘴角勾起笑意,倒要看許沸這個提前知道了答案的人該如何回答。

  他對許沸是走是留也沒什么興趣,他能這樣坐下跟幾人聊天,甚至不惜冒出京城首富的話來,就是為了掌握蘇應韜四人和詹沐春的去向。

  沒辦法,這幾人對自己的印象太深刻了,阿士衡根本不能在幾人面前露面。

  會試之后,他要想辦法讓幾人從這世界上消失。

  事情是他沒處理好招惹出來的,他不能給阿士衡留下這么大的隱患,這個屁股他必須得擦干凈。

  至于許沸,有把柄在他手上,妖界出來后還跟著一起扯了謊欺騙列州和司南府方面,加之要出幾千兩銀子,以后應該可以介紹給阿士衡認識。

  “還沒決定,看看情況再說。”許沸含糊其辭。

  不一會兒,眾人的話題又回到了會試的題目上。庾慶的目的已經達到,便不再吭聲了,大家再問到他頭上,他也是擺擺手直接說忘了。

  拙劣的借口,一點都不帶掩飾,就是這么耿直。

  見他如此,大家也就不再多問,繼續聊自己的。

  庾慶乖乖旁聽,坐等許沸交錢。

  午飯的飯點快到了,許沸自然邀大家在曹府就餐,然庾慶實在是沒耐性再聽這些人叨叨的話題,不想再等下去了,借口答應了‘舅舅家’必須要回去,附帶著向許沸暗示了一句,“字據現在給你?”伸手就要到袖子里掏出來的樣子。

  許沸摁住了他的手,請其他人稍等,先帶了庾慶離開。

  最終,庾慶如愿以償的從曹府賬房那領到了四千兩銀票,拿到了錢的他也很守信用,干凈利落地給還了借據。

  此事終于告一段落,許沸算是松了口氣,從賬房走出時他也忍不住問了句,“你舅舅家,那個鐘氏真是京城首富?”

  他有點不明白京城首富的外甥怎會這德行。

  看曹府的氣派,庾慶就知道有些東西瞞不住這里,老實承認道:“沒有,你沒看出那幾位是勢利眼么?不搞出點噱頭怕他們對我不客氣,這畢竟是你家,怕會搞的你難做,我也是為了你好,隨口圓場而已。”毫不掩飾自己在說謊,還補了一句,“當然,你要是喜歡看他們知道真相后的反應,等我走了后,你可以告訴他們。”

  他才不怕蘇應韜等人知道真相,知道又如何?耍他們一趟還能換一頓客氣,不耍什么都沒有,反正他不會覺得丟臉。

  許沸無語,當面捅破,搞的幾人難堪,自己腦子有病還差不多。

  被庾慶這么一提醒,他反倒不敢亂說了。

  哭笑不得后,他再次客氣邀請庾慶留下用餐,

  庾慶也再次拒絕,先找蟲兒拿回了火蟋蟀,之后又表示想見見許沸的舅舅。

  許沸搖頭:“我舅舅白天幾乎都不在家,基本都在外面應酬,你見他做甚?”

  庾慶示意手上裝了火蟋蟀的罐子,“這東西什么來歷,你是清清楚楚的,那是連幽崖也想得到的東西,肥水不流外人田,與其賣給別人,還不如賣給自己人,你幫我問問你舅舅有沒有興趣,以前說好的價錢不變,就一萬兩!”

  許沸很想問問他,誰跟你自己人?然而有些話只能是放在心里,“士衡兄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們家真的不需要,你還是另找買家吧。”

  若是其他賣家,他不看價錢的話,也許還有可能圖火蟋蟀的新鮮稀奇買了,可出售方是庾慶,他莫名就很排斥,是那種白送給他也不想要的感覺。

  庾慶卻不肯輕易放棄,“算了,看在你我交情的份上,八千兩如何?”

  許沸無奈道:“士衡兄,幽崖是什么樣的存在你不會不知道,誰都搞不清幽崖要這東西干什么,誰都不知道這東西留在手上是利還是弊,我等凡夫俗子實在是不敢輕易招惹,不能只為圖個新鮮買個莫名其妙還可能招麻煩的東西,你另找買家吧,我們家真不敢碰。”

  話說到這個地步,庾慶也不好再勉強了,只能是就此告辭。

  出了曹府,上了馬車,馬車骨碌碌去,庾慶車內微微搖晃。

  他拎起裝有火蟋蟀的金屬罐子看了看,“唉!”嘆了口氣,突然間發現了這東西不好賣。

  是許沸的話提醒了他,和幽崖有關的東西,聽著都心頭一凜,有錢人家搞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怕是不敢輕易買下。

  可問題是,他若是不提和幽崖有關,只當個普通稀罕物賣,似乎又賣不出高價來,賤賣又不太甘心,起碼也得值個一千兩才對得住自己在古冢荒地的冒險吧?

  可是,哪怕就算是賣一千兩,也還得找有錢人家,普通人家能拿出一千兩銀子的不多,怎么可能花一千兩買這東西。

  哪怕五百兩或者三百兩,也還是一樣的道理。

  他的底線是三百兩,低于這個數那還不如自己養了,雖然在山里面三天兩頭殺生搞骨頭喂食有點麻煩,但起碼能省點燒水的柴火事。

  想到這,又覺得山里面最不缺的就是燒水的柴火,省了燒水的麻煩卻多了搞骨頭的麻煩。

  最大的問題是,鬼知道這東西能活多久,蟲子的壽命大多不長,萬一也和某些普通蟲子一樣,活不到一年就掛了,那…他心里默默下調了價錢底線,實在不行的話,一百兩也賣!

  越想越鬧心,遂不想了,放下了火蟋蟀找點高興的事,摸出了剛得到的銀票,再次美滋滋地清點了一遍。

  不多不少,又賺四千兩,忍不住親了口,才舒舒服服地塞回了懷里,拉開了窗簾看向窗外的京城。

  殺人,撈錢,事了辭紅塵,回山靜心修,偶爾想美人。這是他參加會試之后的盤算,把玲瓏觀上下整頓好是自己的責任,然后天大地大玲瓏觀內老子最大,做個無憂無慮的掌門,享受九坡村年輕姑娘們最仰慕的眼神……

  “公子,劉府到了。”

  馬車在一座府邸門口停下,庾慶鉆出車親自登門,找劉府西席明先生。

  結果劉府告知,明先生告假助鐘府舉子參加會試后就一直沒回來。

  庾慶意外,遂打聽了明先生家住那里,之后再輾轉去找。

  他找明先生沒別的,就像許沸等人談論考題一樣,估計考題的事很快就要傳開,也會傳到明先生的耳朵里,想必明先生一聽到考題就會震驚,就會意識到他事先掌握了考題。

  他早就醞釀好了事后找明先生好好談談,避免出現不可控的情況。

  然而找到明先生家時,其小小庭院的宅子里只有兩名美姬,明先生不在。

  兩名美姬正是劉府和鐘府花錢請來伺候明先生的,據二人說,明先生會試那天回來收拾了點東西便離京了,說是要出去走走,反正一走到現在就沒再見過,不知去了哪,也不知什么時候回來。

  庾慶傻了眼,這到哪找去?

  沒辦法,只好心里帶著疙瘩離開了,擔心明先生會想不開告狀之類的。

  出現了可能節外生枝的狀況,惴惴不安的他一時間也沒了找火蟋蟀賣家的心思,開始到處打探明先生的下落……

  貢院,依然是重兵把守,表面看來靜悄悄,內部忙碌的情形卻讓許許多多的人為之牽掛。

  考生出來后,貢院便再次嚴密封閉了,考生的卷子不能離開,朝廷派來主持會試的相關人員也一律不得離開。也就是說,考生離開了,相關官吏還得繼續被關一段時間,直到所有考卷判出結果為止!

  上萬人的卷子要在短期內全部判完,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判卷人員的壓力不小。

  批卷房共分四房,每房一個主考官,每個主考官也被稱作判卷總裁,四道考題就是四位主考官分別出的,題目由此分類判決。各房同一個類型、同樣的題目內容看多了,多少有些麻木,考卷內容是好是壞幾乎是一眼就能看出個大概,不出彩的答卷很容易被黜落。

  賦論房內,一群判官讀卷,其中一名體態微胖判官依序扯來下一張考卷,他那坐了半天已經麻木的表情突然微動,眼神亮了一些,卷面上不錯的字跡讓他醒了點神。

  字好卻不知文如何?他心中嘀咕,目光把這份卷子從頭看起。

  看著看著,已有些坐躬的腰慢慢直起,一手肘撐在了桌面支著下巴,另一手五指竟在桌面輕輕有節奏地敲擊了起來,看的入神的表情中不時浮現若有所思感,思維明顯被卷子上的內容給引導了,在思想上與之計較長短。

  看到最后,收手后靠,雙手抱著肚子,拇指動作較多,緊抿著嘴角,一臉的糾結難斷。

  最終,還是不敢對這份卷子輕易下論斷,他站了起來,拿了這份卷子朝賦論房的總裁走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