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六章 答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庾慶嘿嘿笑,“可能也談不上什么嘲諷,可能是對先生的誤解吧。”

  明先生拍下了茶盞,“少跟我陰陽怪氣,有話直說,有屁快放。”

  庾慶繼續嘿嘿,“又能說你什么,說什么估計先生自己也能猜到。說先生長期醉臥花叢,沒有師德啦,依我看就是嫉妒。又說先生會試考了九屆…唉,不說也罷,話挺難聽的,竟敢辱沒先生,我怒之下讓鐘府把他給關了起來,他竟不服叫囂…唉,算了,這般小人不理會也罷。”

  說完,他伸手到袖子里抽出了張紙遞予,“先生看看這個。”

  明先生瞅著他神情觀察了陣,然后才接了那張紙到手,抖了抖,看上面字跡便知是庾慶的字。

  這些日子接觸下來,有點他不得不承認,那就是庾慶確實寫得手好字,字體動靜間自有股靈韻。

  紙上內容看完后,抬眼問:“什么意思?”

  庾慶嘿嘿道:“與先生相處了差不多半個月,直未曾好好向先生請教過學問,今天心血來潮,特意擬了幾個題求教先生,不知先生能否解答二,容學生開開眼界?”

  明先生冷笑,抖著紙問:“你這是在考我嗎?”

  “豈敢豈敢。”庾慶拱手求饒狀,“就是想請先生留下點墨寶,好容學生空閑時揣摩學習。”

  明先生瞅了眼紙上內容,“出題分策論、經史、賦論、詩詞,這四道題是標準的錦國會試出題格式,尤其是這篇賦論出題,涉及國士與君王之間的關系,出題者的格局不低,這真是你出的題?”

  聽他這么說,庾慶心里嘀咕,看來還真有可能是會試考題,表面卻呵呵笑道:“是我出的,就是隨手出題,哪有什么格局。”

  明先生隨手將紙甩了出去,嗤聲道:“要把這四題答完,下午時間怕是不夠,犯不著給自己找罪受。”

  庾慶將題撿起,又雙手奉上,“先生,下午夠了,您隨便答答就好。”

  明先生臉的沒空,扭身就在那擺放枕頭,準備睡覺。

  庾慶則再次捧著考題恭請,“先生,您剛來時說過的話,學生記得清清楚楚,至今言猶在耳。您說您教人,愿學的就教,不愿學的,教了也沒用。如今學生誠心想學,還望先生不要對學生食言!”

  明先生手上動作僵,凝滯良久后,隨手放下了枕頭,轉身盯著庾慶看了陣,哼道:“不是我食言,而是作答這四道題,需要不少的精力,我昨夜未休息好,精力不濟,現在不是最佳的答題狀態。”

  庾慶要的就是他這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精力不濟的狀態,對方真要是拿出了勢頭,他還不敢找他答這題,忙道:“怎感勞先生嘔心瀝血,能學到先生的點皮毛就足矣。先生勿再推遲,簡答下就好,簡單下就好!”

  接下來已經不是在請了,而是直接上手了,直接挽了明先生的胳膊,將人推拉著送到了書案后請坐,并幫人擺好了考題,鋪好了紙張,還親自在旁幫忙研墨。

  看著送到手的筆,明先生陣無語,冷眼斜睨在旁殷勤的庾慶,壓根不信這是庾慶出的考題。

  他懷疑就是那個所謂的口出狂言的下人出了題考他。

  如他所言,出題者格局不低,難怪敢口出狂言。

  庾慶讓他簡單隨便答答就好,他卻暗暗打起了精神。

  手執筆,目光落在考題上,感覺畫面似曾相識,時空似乎錯亂,竟有剎那的恍惚,仿佛回到了當年。

  面對考題,股沖動涌上了心頭,花叢酒醉糜爛自棄度日,消失殆盡許久的感覺竟再次蠢蠢欲動了起來。

  手筆遲遲未落,他盯著考題久久沉吟,稍后竟還慢慢擱筆了。

  庾慶以為他還不肯從,剛想再勸,又及時察覺出了點什么,看出他進了另種狀態,趕緊噤聲。

  明先生慢慢站起,負手在書房內踱步來回,時而低頭,時而昂首閉目,時而行,時而停。

  庾慶當即退到了角落避免干擾人家,允許人家思考。

  時間差不多過了半個時辰,明先生忽大步走回案后坐下,提筆蘸墨,落筆便書,先抄題,再按格式行,筆尖在紙上彈跳飛旋,個個、行行字跡飛速脫離筆尖而出。

  庾慶則趕緊上手幫忙,直在旁磨墨不停,讓明先生直保持著潤筆狀態,避免墨干,助其書寫不停。

  這寫,好家伙,那真是書寫不停。

  做完題,再扯紙來看下題,又快速落筆疾書。

  直寫,時間點點過去。

  直寫,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

  寫到感覺明先生的手有些顫抖。

  寫到兩頰泛紅,漸至酡紅,宛若酒醉。

  那書寫的感覺,是庾慶從這頹廢混日子的先生身上從未見過的感覺,非常特別的感覺,似進入了種在冰天雪地獨自狂舞狂奔的狀態,我自高歌凍死不休的狀態。

  庾慶不由暗暗唏噓搖頭,果真是個癲狂度日的人,難怪混成這樣。

  天色漸黑,室內光線漸暗,庾慶察覺到后迅速幫忙掌燈,把這里有的燈都給點上了,助先生明室如晝。

  外出去其它房間取燈火時,看到院門外探頭探腦準備送餐的下人,庾慶連連揮手,讓滾開,不讓打擾,下人只好退離。

  沒多久,鐘員外和李管家也來了。

  這東院每次都以溫書、學習、備考為由,不讓外人入內打擾,可內部終究是個什么情況誰也不知道,這邊心里也直沒底,正好這次給了個機會,也算是借口吧,兩人悄悄入了東院探究竟。

  只見書房里燈火通明,兩人相視眼,這得是點了多少燈火?

  二人到了門口往里看,只見書案上、書架上及明先生周邊擺了圈七盞燈火,此時的明先生真可謂是名副其實的‘明先生’,連背后都被照的光亮。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先生正全神貫注奮筆疾書,而庾慶則在旁幫著研墨。

  好幅相得益彰的教學畫面。

  這幕算是讓鐘員外松了口氣,再看看外面天色,不由流露出頷首贊許的神色。

  鐘員外二人也不是做賊,腳步聲沒能瞞過庾慶的耳朵,庾慶回頭看,立刻示意噤聲,示意不要進來,不要打擾。

  本想進去看究竟的鐘員外會意。

  既然是明先生到了回家的時間都不肯結束課業,而學生也在恭敬求學,他還有什么好說的,見之欣慰,立刻帶著李管家悄悄離去了。

  二人出了小院門口,鐘員外捋須嘆道:“曾風聞這位明先生或不太敬業,今日見,方知是謬論。臨近飯點了,豈可讓先生餓著肚子回家,通知伙房多加幾道好菜,我要好好款待先生。”

  “好。”李管家應下。

  而就在兩人走后不久,書案后的明先生扯來張白紙,盯上了最后道題,是詩詞題。

  主題就兩個字,功名!

  也就是要求筆者秉持‘功名’的涵義寫首詩詞。

  畢竟是作詩嘛,庾慶本以為他這次要多思考下,誰知明先生只是目光在題目上掃,便再次落筆疾書,寫下了《朝天闕》三個大字做詩名,再點點筆墨成詩篇。

  時來紫氣多耕耘,

  窮經皓首求功鳴。

  朝入得君王殿,

  了卻生前身后名。

  氣呵成,筆收尾的那句話,似乎耗盡了明先生的生,令他頹然后靠,癱在了椅子上,臉色不太好看,下下的喘息著,提筆的手在顫抖,目光渙散著似在追憶著什么。

  最后個考題就這么簡單做完了?庾慶有些無語,偏頭盯著案上的四句詩打量。

  大概是在說什么好的時運到來都是因為辛苦付出,頭發都學白了只為求功名、只為鳴驚人之類的,旦立足朝堂了就要怎樣怎樣的意思吧。

  寫的好不好他是不懂的,只能大概看出點意思,明先生寫的大概就是他自己,尤其最后句大概能讓人體會到這位先生的心情,些事情先生并非像表面上看到的那般不在乎,其實是想給自己生前和死后個交代的。

  啪嗒,明先生拿不住了筆,手筆砸落在了地上。

  庾慶回頭看,看他氣色不對勁,人和氣皆疲弱,面若死灰的樣子,當場嚇跳,別隨便做幾道題就把人給寫死了,那還真是扯不清了。他趕緊摸出了隨身的藥瓶,倒出了粒小丹丸,納入了明先生的口。

  丹丸入口,藥氣立刻沖天靈醒腦,在口回甘,在舌胎上快速生津,稍醒神的明先生意識到了是補氣血的藥物,下意識咽入了腹。

  藥力漸漸散發向四肢百骸,他臉頰又開始泛紅,整個人終于慢慢生動了起來,呼吸也有力了,人開始慢慢坐起了。

  同時在給他把脈的庾慶也終于松了口氣,松開了手,問:“先生,您覺得這若是會試題目的話,憑您現在的作答能不能考上?”

  這簡直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明先生真正是老臉紅,沒敢在學生面前說自己能考上,有些含糊道:“口氣寫完了,未曾審閱明辨,待我拿回去仔細看后再修改潤色潤色。”說罷就要伸手去收起答題帶走。

  誰知庾慶比他手快,三下兩下的就把所有稿紙給搶到了手,哈哈道:“不用修改,不用修改,這樣就行,說好了的,隨便答答就行,不敢有勞先生再費心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