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章 字畫的秘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這金屬軸筒,他很熟悉,甚至是連上面的花紋都不會記錯,因為他也有一只。

  此物有兩只,正是當年的虞部郎中阿節璋親自命人打造的,一只在阿節璋手上,一只則給了他保管。

  鐘粟接到了手中又細細翻看。

  庾慶略感意外,感覺鐘員外接此物時,手似乎有些顫抖,心頭不禁閃過疑惑,憑這位的財力怎會將一幅破畫看的如此重要?

  轉念一想,可能因為是自己女兒的聘禮吧。

  但心中曾有過的一個疑惑又再次閃現了一次,這兩家怎會用一幅破畫當做兒女終身大事的聘禮?尤其是憑阿節璋當年的身份。

  從鐘粟的反應上,他隱隱感覺這畫只怕沒那么簡單。

  又不由想起了阿士衡再三交代此畫不能遺失,他感覺阿士衡似乎有什么事情瞞了自己。

  翻看后,鐘粟擰開了一頭蓋子,倒出了輕薄似絹布的半幅畫,僅憑畫布的材質手感他就知道應該不會有誤。兩手再攤開畫一看,眼中越發呈現異彩,沒錯,是他見過的那幅畫的裁剪后的另外一半,不會有錯。

  還有一半本就在他手上,如今兩張半幅都到了他的手上。

  他表面克制,心中實則是激動翻涌。

  激動之余,唏噓復唏噓,感慨復感慨。

  別人不知道這幅字畫的意義,他卻是清清楚楚。

  也正是因為這幅字畫,他才和當初的虞部郎中阿節璋走到了一塊。

  當年的阿節璋執掌虞部,權勢正隆,而他只是一個小商賈,按理說兩人是很難有什么淵源的,他倒是想巴結,奈何地位相差懸殊,想見人家一面都難,根本巴結不上。

  只因那時的他繼承的是夫人家的家業,一些風言風語不好聽,他不甘心只守著文家那間鋪子,遂想盡辦法搭上了工部的線,好不容易才從工部撈到了一點小規模的活干,組織了一批人手經常往山里跑,也是在那時才接觸到了虞部。

  有一天,他的干活隊伍突然接到虞部的緊急調用,同時被調用的還有其它幾支隊伍,抵達現場后才知道虞部郎中阿節璋也從京城趕來了,同來的還有不少司南府的人員。

  之后,一群人按指示進入了一座地勢兇險的大山深處,抵達地點后才知道是要挖一座古墓。

  而挖出墓志銘后才知此地埋葬的居然是一位前朝大將,他也不知京城這些人是如何找到如此隱秘之地古墓線索的,總之挖墓這種事肯定是他們干,費盡艱辛掘出入口進入墓中后才發現猶如一座地下迷宮。

  然而讓他想不到的是,古墓中竟然有妖邪守墓。

  之后經歷的是他鐘粟永生難忘的恐怖,不斷有廝殺慘叫的動靜,或懾人的聲響,不斷有人倒下,差點嚇的他魂飛魄散,他帶去的人都是普通苦力,哪扛得住,都死光了。

  他也以為自己死定了,最后是怎么活著出來的他也不知道,總之見到感覺是活路的路就逃,完全是憑本能和感覺逃命,結果還真的就稀里糊涂的從一座深坑里爬了出來。

  然而他剛爬出坑,便目睹了匪夷所思一幕,一名司南府人士似乎受了重傷,顯然是剛從地下脫險的,手里拿著一只古銅長匣,正向外面等候的阿節璋稟報情況,說什么找到了,可以通知大家撤退了。

  結果阿節璋趁其不備,突然一劍將那重傷的司南府人士給刺殺了。

  措手不及的后者倉促回擊,亦一掌將阿節璋打的飛了出去吐血。

  而那司南府人士也搖搖欲墜地掉向了下方的深坑,被一只石筍給貫穿了。

  他鐘粟真的是驚呆了,沒想到會看到這一幕。

  而阿節璋也看到了他,拄劍爬起,向他走來。

  他感覺到了不對,嚇壞了,自然就跑。

  阿節璋已受重傷,在崎嶇山地根本追不上他,無法滅口,便喊住他,告訴了一些情況。

  是關于這座墓的。

  修行界一直有傳言,說這世間有幾處仙人居住的洞天福地,其中一處名為‘小云間’。

  傳說‘小云間’的仙人返回仙界前,遣散了侍奉的侍女,其侍女回到人間后嫁給了一位大將軍。后來侍女染了重疾,臨終前才透露了自己曾侍奉仙人的過往,并給了一幅字畫給那位大將軍,說此畫是她描繪的一副地圖,依圖能找到‘小云間’所在。之后是一場亡國大戰,大將軍戰死,追隨其血戰的心腹手下搶了他的尸體,舍命殺出了重圍,之后無人知道那位大將軍被安葬在了哪。

  傳言那幅能找到仙家洞天福地的字畫已做了大將軍的陪葬。

  據說傳言源頭來自埋葬那位大將軍的心腹手下,其人臨終前把這個秘密告知了后人,而其后人起了貪心,又無能力獨自達成,找人合作時導致秘密流出。

  就因為這個傳言,那些尋找仙家遺跡的人都想找到大將軍的墳冢,而最好的辦法自然是找到那些參與過埋葬大將軍的人。

  之后有沒有人找到過大將軍的埋骨地誰也不知道,隨著歲月流逝,傳言也就成了世間流傳的一個傳說而已。

  聽到這里,鐘粟已經大概猜到了這次挖的那座古墓是誰的。

  果然如此。

  湮滅于漫長歲月的古墓,所有痕跡都已經被塵封,阿節璋說他也不知道司南府是從哪挖出的尋找線索,竟然真的找到了古墓,就說明傳言很有可能是真的。

  而從開挖的情況來看,竟然有妖邪沉寂于古墓中守墓,明顯不正常,阿節璋懷疑那位大將軍生前已經去過了‘小云間’。更何況從墓中出來的司南府人員已經找到了那幅陪葬的字畫。

  正因為如此,阿節璋才殺了那位司南府人員,殺人滅口!

  只因阿節璋不想這挖出的字畫再傳出去禍國殃民,他在虞部多年,深知這種開山辟地的尋找有多勞民傷財,他對皇帝尋仙的行為早已經是深惡痛絕。

  鐘粟當時不解,問道,既然如此,讓皇帝找到了長生術,以后自然就不用再勞民傷財去尋找了,豈不是好事?

  阿節璋說他想的太簡單了,說皇帝若得長生,皇室父子必相殘,錦國皇室必成眾矢之的。

  阿節璋斷言,皇帝若得長生,那才是錦國大亂之伊始,無數百姓將陷入一場浩劫!

  總之,阿節璋因受傷無法殺鐘粟滅口,又不想鐘粟泄露秘密,不得不與鐘粟談妥了條件,后一起隱瞞了這個秘密。

  后來,古墓的傳說也許只是個傳說,后續司南府也有更多的人趕來了,又與墓中妖邪大戰一場,將古墓搜了個底朝天也沒有找到那張傳說中的寶圖。

  好在,這種事情司南府似乎已經司空見慣了,這么多年針對各種線索的核實往往都是如此,哪有那么好找的仙家福地,只是白費了那些心血未免可惜。

  再后來,鐘粟得到了來自阿節璋承諾的回報。

  生意人發財,不一定要順風順水,也不一定要有多強大的能力,有時候一輩子只需要一次機會就夠了。

  在阿節璋不動聲色的安排下,鐘粟自然得到了那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

  這些事情,他的夫人文簡慧都不知道,也不會告訴她。

  而為了安撫鐘粟,也是為了兩邊都能安心,阿節璋更是不惜降貴紆尊把自己親生兒子和鐘粟女兒定了婚。

  那幅字畫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一分為二的。

  參與了那樣的秘密,鐘粟也沒了回頭路,隱瞞多年不報,一旦被朝廷或司南府發現,還不知是什么下場。

  但當時為了改變命運是豁出去了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再后悔已經晚了。

  此時再見到這半幅畫,往事歷歷在目,試問他鐘粟如何能不感慨萬千。

  這也等于是一件信物,等于是確認‘阿士衡’身份的信物。

  雖然能通過列州鄉試,列州那邊肯定已經檢驗過‘阿士衡’身份的真偽,但見到了這東西心里也能徹底安心,畢竟這東西的秘密阿節璋不可能告訴別人。

  半幅字畫看過確認后,鐘粟又裝回了金屬軸筒里,而后塞進了袖子里,也終于能底氣十足的開口了,“士衡,婚約你也知道,迎娶的聘禮你也主動送上門了,我既然與你父親有約,就不會食言。這樣吧,你父母都不在了,一些事情我們就代勞了。你們小輩的婚事我們大人會操辦好,你安心備考,待會試之后,就讓你們小兩口擇吉日完婚。”

  “……”庾慶腦袋嗡一下,有點懵,脫口而出道:“這么快?”

  幾個意思?鐘粟臉色瞬間難看,“委屈你了不成?”

  庾慶話一出口就意識到自己說了蠢話,忙改口道:“叔父,小侄不是這個意思,小侄的意思是說,小侄至今一事無成,實在有愧,待到金榜題名后再風風光光迎娶令愛也不遲。”

  原來是覺得自己配不上,鐘粟臉色稍霽,淡淡問道:“那你覺得你何時能金榜題名?”

  庾慶尷尬道:“這個…小侄暫時也不知道,但小侄一定會盡力。”

  鐘粟沉聲道:“你的意思是說,你一屆考不上,我女兒就再等你三年?你要是十屆都考不上,難不成我女兒要等你三十年不成?與若辰同年的女子,兒女都滿地跑了,你見過幾個快二十的姑娘家還不嫁人的?你若是覺得我女兒配不上你,你大可以直接挑明了,我絕不勉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